就喜读书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女主:禁欲男神撩不停! > 第1174章 军营里的桃花妖48
    [9xds.com(就喜读书网)]

    “迷迷!”

    晏绯懊恼出声,下刻便被苏迷叼住唇儿,轻轻吮了几下。

    前一秒,还在气恼的晏绯,后一秒,火气全消,翻身将她压下,反守为攻,毫无章法亲吻着。

    苏迷见他跟小兽似得,抱着脖子一通乱吻,忍不住笑了起来:“别亲脖子,痒。”

    “不让我亲,我偏亲!”

    晏绯冷哼出声,可即使这样说,他还是亲了两下,便转移了阵地,渐渐往下游移。

    “好像大了许多。”

    男人吮着吮着,眉眼倏地一亮,满眼惊喜望向她。

    苏迷低头看了看,眉梢微扬,赞同道:“确实大了些。”

    “这都是我的功劳。”晏绯得意勾唇,笑眯眯的模样,异常嘚瑟。

    苏迷无奈笑笑,伸手摸|摸他的头,然而下刻却翻身跨坐,再次占据主导。

    她半挑眉眼,动手褪去官服,同时勾唇轻嗤:“我喜欢在上面。”

    “让我在上面一次,好不好?”

    晏绯想要扳回主局。

    苏迷蹙眉,却是反问:“我今个那么累,你还想睡在我身上,岂不要累死我?”

    “你是说……单纯的睡觉?”

    “不然你以为,我辛苦一日,还要回来宠幸你?”苏迷挑眉反问,哼了一声:“我身子受不了,做多了会肾虚,我如此瘦弱,你忍心么?”

    “不忍心。”

    “那我们睡觉罢。”

    苏迷俯身趴在他身上,再度闭上眼,不一会便进入睡眠。

    听着女人稍重呼吸声,晏绯垂眼望着她,桃花眸中尽是心疼怜爱。

    “很快,我们便能见面了。”

    男人缓缓闭眼那刹,一抹诡谲幽光骤然乍现,下瞬便转瞬即逝。

    *

    翌日。

    苏迷下了朝,独自觐见西雲帝,成功得到令牌后,立即带兵出宫。

    一行人到了大理寺,苏迷直奔天牢,将漠桑带回了宫。

    看着四周贴有符纸的房间,漠桑眉头倏皱:“你到底在搞什么?”

    “很快你便知道了。”

    苏迷勾勾唇,神秘一笑。

    漠桑心里越发不安,总觉得这女人,一定会算计她。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

    苏迷眉眼倏冷,静静望着她片刻,忽而勾唇笑问:“你跟南战翼在一起这么久,对他可有几分感情?”

    “没有!我只想让他早点死!”

    漠桑立马否认,脸色很是难看。

    苏迷似看透人心般,望入她的眼,清晰捕捉她眼底的惊慌,笑意更深:“放心,我不会反悔,一旦这件事过去,南战翼一死,我便还你自由。”

    “若你敢骗我,即便是死,我亦不会让你们好过!”

    漠桑厉声警告。

    苏迷未答,意味深长勾勾唇,凌厉转身离开。

    *

    当晚。

    苏迷换下官服,身穿一袭黑袍,木簪半挽三千墨发,随意松散肩头,无形多了几分仙风道骨之姿。

    仅仅数月,一个人竟能产生如此大的变化……

    这对于欧阳启来说,简直是不敢置信。

    可她却偏偏做到了。

    “又见面了。”

    苏迷勾着唇角,来到河边的面馆,坐在欧阳启的对面。

    “苏大人传唤在下,所为何事?”

    欧阳启口吻疏淡,莫名有些敌意。

    苏迷恍若未见,径自向老板要了一壶酒,先行斟满一杯,随即扬眉望向他:“喝一杯?”

    欧阳启未答,皱眉望向她,再度沉声发问:“苏大人若是无事,在下先回府了。”

    “不瞒你说,圣上想要南将军的命。”

    欧阳启刚起身,听到苏迷的话,立马坐了下来,神色凝重望向她:“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欧阳军师觉得,本官为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坐上正一品官的位置?”

    苏迷扬眉反问,神色间多了几许无奈。

    欧阳启是个聪明人,经她一说,立马猜到其中的内情,复又思忖道:“你为何要告诉我?”

    “欧阳军师与男将军对本官的提携,本官一直铭记在心,此次南将军有难,本官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但本官亦明白,若与皇家为敌,势必会牵连家人,而本官只有一个弟弟……。”

    “你想我怎么帮你?”

    欧阳启打断她的话。

    “跟聪明人打交道,就是好。”

    苏迷勾唇轻笑,随即正色道:“本官早便说过,南将军功高盖主,定会引起圣上的不满,本官此时亦是身不由己,只能按照圣上的旨意办事。

    南将军此次势必在劫难逃,本官唯一能做的,便是保住南将军的性命,但同时亦希望,军师能保护好我的家人。”

    “圣上想如何处置将军?”

    欧阳启继而追问。

    苏迷闻言皱眉,欲言又止,似乎难以开口。

    欧阳启见她不愿相告,冷冷勾唇笑道:“本军师可以答应帮你照顾家人,但你要明确说出圣上的具体计划。”

    两人都在绕圈子,但欧阳启比起苏迷,多少还差了点。

    苏迷故作为难皱眉:“想来军师应该明白,本官找您的原因。”

    欧阳启没有回应,等着她主动交代。

    苏迷反复思索,继而沉声道:“请恕本官不能直言相告,但本官想要提醒军师,南将军此次必定失去所有大权,军师最好留下后路,自保为上。”

    欧阳启闻言,眸光闪了闪。

    沉默了片刻,终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疑问:“你明知当初将军命你押送司徒扬,是想试探你,若你有丝毫不对,便会在途中除掉你,此时为何又要关心我与将军?”

    “本官之前已经说过原因,若没有军师的提携,本官难有此番作为。”

    苏迷虽然这样说,但欧阳启始终不信。

    见他用复杂眼神望着自己,苏迷眸底闪过冰冷异色,随即勾唇笑道:“总之,本官希望军师好好的,若您相信,那便早些做好准备,若您不信,那便算了。”

    话落,苏迷拿出一块碎银子,放在桌上,随即起身离开。

    欧阳启启了启唇,想要叫住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在原地坐了许久,最后伸手拿起酒壶,仰头一饮而尽,神色间却略显复杂。

    *

    两日后。

    安插将军府中的眼线来报,南战翼已醒,但目前还未能接受,自身苍老的面态。

    ——

    ps:下章有替换,勿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