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小说 > 国家机器[末世] > 10.十 大功告成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叶明晓扯着冯进先飞快退出了那一屋感染者的视线,路过那间教室时,她拍着窗户对里面的人道:“那边的窗户快被打破了,你们得快撤!”

    她的话惊醒了呆怔的冯进先,他眼中闪过决然的光芒,举起网球拍冲向高三(1)班的教室。

    尽管那一屋的感染者表明了,自己的孙子很可能已经……但没亲眼看到之前,冯进先怎么可能死心?他没办法说出让人家小姑娘替他卖命的话,那就只能他这个老头子去拼了!

    反正孙子要死了的话,他一个孤老头子,活着也没意思了。

    叶明晓一个不防没拉住,竟被冯进先冲了回去,老头“啊啊”大叫着举起网球拍——

    “你干什么?!”叶明晓一把拽住他,怒道:“里面还有活人!别刺激他们!你别害了你孙子!”

    然而,看到这样活蹦乱跳的鲜肉,不用冯进先做什么,这本身已经是最大的刺激,教室里所有见到这一幕的感染者均激动地大吼着重重拍打起了窗户。

    那些铝合金窗户被拍得几乎快要脱离窗框!

    这么大的动静,旁边的教室自然也听见了,学生们白了脸,见叶明晓拽着冯进先退回来,终于也有人忍不住了:“赵老师,我们还是出去吧。”

    “是啊,听着好可怕。”

    学生们正犹豫不定,只见那个手上套可乐瓶子,戴着头盔的怪女人又退了回来压低声音:“一个个地出来,快!窗户要破了!”

    赵老师的手放在门把上,几度压下去,又几度松开。

    叶明晓把头盔取下来:“我也是个女的,我都不怕,你怕什么!你们现在不走,再就晚了!”她知道自己的脸很有欺骗性,是那种一看就很软的小女生。

    赵老师惊呆了:她看这女孩穿着黑风衣,身形高挑,原以为她至少是个攻气十足的御姐,她没想到头盔下的脸看着如此稚气,甚至跟她这些学生差不多大!

    是啊,她难道连这样一个小女孩都不如?

    后面学生见这个黑风衣居然是个长着着圆脸的萌妹子,也激动了:“是啊,老师,快放我们出去吧!”

    他们班很幸运,在接到学校通知之后便关闭了所有门窗,醒来后又有负责任的老师看管,一直没有乱,只是老师保守了些,才一直被关在这。但高三(1)班显然是有一个之前没有被发现的感染者提早醒来,也不知害了多少个人。

    赵老师一时心中激荡,她的手情不自禁往下一摁,门开了!

    叶明晓看准时机,不等她再退回去,一把把她拽出来,对里面的学生道:“每个人拿把椅子挡在身前,按顺序出门,别叫别出声,谁插队我抽谁!”

    说完,她也不管这些学生,拽着冯进先猫下腰往前走去,对他道:“放心,你孙子还没死。我说过,我会救他的,前提是你别再添乱。”

    意思是,他再添乱,她就不管他了?冯进先身子一颤,目光虽仍频频往后看,倒是真不敢再动了。

    教室里学生看她走了,生怕慢了一步,赶紧也跟着跑出来,却见这女孩就站在后门处,又戴上了头盔,作着手势叫他们压低身子,指了指楼梯的方向。

    隔着门还不觉得,门一开,听着旁边教室那震天的吼声,好几个学生立刻就白了脸。有个女生吓得腿软着停了一下,一个男生低声咒骂着要绕过她,叶明晓掏出斧子冲过去就是一抽:“不许插队!”

    男生被打懵了,举着凳子就要砸向叶明晓,却见这女孩不避不让地迎上来,一斧头砸向了他的腋窝!

    男生手一松,凳子掉下来正好砸到他的脚,他“啊”地大叫着跳了起来!

    叶明晓又是一脚踹向他的腿窝,斧头对着他:“鬼叫什么,快走!”拦住两个男生,指着那个腿软的女生命令道:“你们两个,扶她走。”

    她这一连串的生猛动作显然吓到了这些乖乖好学生,听着耳边震天响的嘶吼和拍打声,男生急忙一边一个,架起女生朝楼下走去。

    叶明晓一手提着斧子,一手握着锤子,像女煞神一样守在楼梯口,口中道:“你们注意放轻动作,不要被那些感染者盯上咬到就会没事。”

    她抽空看了眼冯进先,老头虽然眼睛一直不离最里边的教室,表现得极为焦急,但对她的安排并不提出质疑,很难得了。

    看最后一名学生将要离开,叶明晓叫住他,指着冯进先,对在后压阵的赵老师道:“赵老师,你也先下去吧,麻烦你俩帮我照顾一下他。”

    赵老师忙问:“那你呢?”

    她?当然要想办法把高三(1)班其他的正常人救出来。

    本来还想找几个学生帮忙,但看他们吓得唇青齿白的样子,只怕留下来,帮的也是倒忙。

    赵老师话音刚落,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突然响起。

    赵老师一抖,看叶明晓一脸平静地往那头看了一眼,以为没事,也跟着看了过去,顿时失声叫道:“他爬出来了,我们快走!”

    叶明晓推了一把冯进先,喝道:“你们先走!”自己则提着斧头折身冲了过去,抄起斧头柄顶住那人的胸,整个身子压上斧头的另一头猛撞了一下,那个人高马大的感染者竟然被一下撞了进去!见那三个人目瞪口呆地望着自己,不耐烦地挥了下斧头:“还不走?”顺便一斧头把另一个卡在窗口的感染者敲了回去。

    那些感染者只是失去了理智,叶明晓打他们,他们是知道痛,知道躲避的。

    听见几人的脚步声远去,叶明晓打开赵老师他们教室前后门,把桌子摆放的位置重新布置了一下。门口“嗬嗬”的声音响起,她回头一看,果然是一个感染者。他摇摇晃晃地,已经走到了门口。

    叶明晓加快了动作,最后一个桌子还没摆放到位,那感染者已经穿过讲台下面,快走到她面前了!

    她不慌不忙往里退去,斧子敲击着桌面吸引他的注意,叫道:“来啊!在这!”

    他嗬嗬怪吼着扑了上来,叶明晓瞅准空隙,从另一头钻出来,在他转身之前一脚把他踹进去,伸手一抽,之前被她码上去的桌子哗啦啦倒了下来,把那人埋在了最底下。

    刚料理完这个,又一个感染者走了进来。

    这些感染者应该是初期进食吸收的能量不够多,加上视力退化,行动比正常人是缓慢一些的,所以叶明晓才敢孤身一人引诱这些失去了理智的家伙。他们现在都是野兽思维,窗户能走的话,绝对想不到开门的。

    留着那块破窗户,正好钓兽。

    没有那一班学生的刺激,尤其那间教室里应该还有其他正常人吸引火力,叶明晓一个人是不足以引得一屋子感染者疯狂的。

    就这样,利用那块破玻璃,叶明晓耐心地一个个地钓人,一连钓了八个。

    看这间教室的桌椅快不够用了,而且那些被埋起来的感染者有的已经快从桌子底下挣出来,叶明晓赶紧把前后门关死,又跑去打开了另一间教室。

    回到高三(1)班时,那些外围拍打着玻璃的感染者只剩下了零星两个,她伸出斧子戳了戳围在里面的人。

    等那人一转身,她立刻看到了缝隙里藏着的人。只是看得不真,她一家伙把那挡路的家伙捣到一边去,叫道:“冯尧在里面吗?”

    冯尧跟自己的同桌缩在教室的最角落,跟他一边一个,踩住感染者的腿,用这个感染者堵住桌子的空档,同桌张超满头大汗,不比他好到哪去,抽空捅了他一下:“听见没,有个女的在叫你。”

    冯尧脚抵着桌子,手酸得几乎快顶不住另一张快凑到他身上的脸,喘着气嗤笑道:“少,少瞎扯了,都这时候,其他人早跑光了,哪个女生会叫我?”刚说完这话,他愣住了:这谁,没听过这声音啊。

    还是张超见他没回答,赶紧叫道:“他在!”他这一吼,立刻引得感染者激动不已地又扑了上来。

    叶明晓不再发问,抬起脚踹向高三(1)班的后门!

    巨响声立刻引得之前围住冯尧等人的感染者齐齐回头,被一排血红的眼睛瞪着,即使叶明晓胆大如此,也是微微一顿,随即更加疯狂地开踹!

    这种木门最是好踹。即使以叶明晓目前的力量,她踹了四五下,门“哐咚”一声打开了。

    趁感染者被门开时冲击得倒下一大片,叶明晓驾轻就熟地引着他们到设好陷阱中:“快来啊,在这呢!”

    至少有十七八个感染者一窝蜂地扑了出来,叶明晓左冲右突,在课桌间穿梭来去,那些感染者踉跄着追来,却被桌椅绊住,歪歪扭扭地摔成了一团。

    她看引得差不多了,准备从后门离开。

    一个感染者突地从桌椅间挣脱着扑出来,带得后门桌椅一下砸了下来堵住刚开的门!

    “该死!”叶明晓低咒着踢开椅子打开门,然而那人极快地朝她压了过来。他足有一米八以上,他的长臂一伸,正好勾住了叶明晓的脖领子!

    叶明晓冷不防差点被勒得背过气去,她并不转身,头也不回地用斧头照着他的手臂砸回去!趁那人吃痛缩手,她赶紧闪出门外,那手臂却穷追不舍地跟着伸了出来。

    叶明晓没来得及补刀,一个凳子忽然重重砸向那条手臂!手臂的主人“嗷”的一声大叫着缩了回去。

    她随即拍上门,喘着粗气说了声“谢谢”。

    抬头一看,却是个熟人——她上辈子的同事和伙伴张超,也是说出冯教授的事,促成了他们小队成立,取得辉煌战果的那个人。

    对于在这里碰到张超,叶明晓早有心理准备,她望向他旁边站的那个人——冯尧,这个戴着眼镜,白白净净的男生今生好好地活到了现在。

    上一世,她记得张超说过,他们俩是同桌,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等他先醒来时,一大半的同学都感染了,而且教室门不知被谁关上。他赶紧用身边的桌椅搭起了一个简单的堡垒,才暂时保住了两人的性命,但同时也被困住在了里面。

    他们在满是感染者的,封闭的教室里坚持了一天多,因为一直没人来救他们,实在没办法才强行突围。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冯尧拼死把他从教室推出去,他活不下来。

    被朋友舍身相救的滋味并不好受,尤其对张超这样重情重义的人而言,冯尧的死是他一生的心结。

    这一世,这两个少年都好好活着,这真好。

    意外的是,除了他们俩之外,高三(1)班又冲出来了一男一女。上一世,只有张超一个人逃出来。

    张超头顶着凳子,冲她咧嘴一笑:“你跟好了,我们这就下去。”

    这是末世以来,唯一一个让她跟在身后,没想着依靠她庇护的人。

    叶明晓也的确很累,她没有拒绝张超的好意,提醒道:“下楼前先观察一下附近有没有感染者游荡。”

    女生犹豫了一下,伸出手:“我扶你吧。”

    叶明晓摆摆手:“不用了,我自己能走。”终究是末世养成了习惯,她不敢把安危轻易托付给一个陌生人。

    冯尧看到自己爷爷时,这种做梦的感觉又来了:“爷爷,你怎么在这?”他在教室里苦苦挣扎着,还以为整个世界都沦陷了。没想到好不容易逃命出来,发现除了几个感染者在校园里疯狂互相追逐之外,这个世界其实还好端端地似乎没有任何变化。

    冯进先老泪纵横:“小尧,你真的还活着!”

    最后老人抱着失而复得的孙子一个劲地向她道谢:“真谢谢你了,小姑娘。”他正因为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叶明晓做的事有多困难多危险,本来还因为三十年的心血被迫交出去而产生的不甘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叶明晓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教授真想谢我的话,就请暂时保密一下我们之间的交易吧。”

    冯进先一愣,而这个在他眼里神神秘秘的小姑娘已经重新整理好衣服,戴上头盔,向外走去。

    此时的叶明晓当然不会知道,逐渐苏醒过来的华国人,尤其是华国的宅男宅女们已经在网上掀起了一拨新的讨论热潮。

    标题:坐标海西某十八线,刚刚我们全家人都晕过去足足三个小时,会不会是我们全家食物中毒了?

    1楼:这位家人一定没出门吧?别说你家里人了,我家人,我邻居,我舅舅,我表哥……全都在过去的三个小时里晕倒了好吗?

    2楼:没错,坐标河西,我们这里也晕倒了一大片。不对,除了我二姨妈之外,我们所有人都晕了三个小时。不过,我二姨妈本来在地窖里放东西,她出了地窖也晕了,不说了,她有高血压,在地上躺了好几个小时已经进医院,我得出门去看她。

    ……

    13楼:我就想问,楼上的各位手机能上网吗?我问遍了球球上的朋友,大家的无线信号全部不能用,到底是怎么了?

    14楼:回楼上,我这里也不能用了。不过,我想起来昏迷前国家发布的通知,叫我们停下手头上的事情,到一个安静密闭的空间……你们说,这次的事是不是国家知道什么啊?

    14楼的提醒令所有人都关注到了三个多小时之前国家发布的紧急通知,立刻有人跳出来阴谋论,说肯定是政府肯定搞秘密实验,用华国人做实验品,带了一波节奏。

    但毕竟大部分人不傻,有人立刻提出质疑:“什么实验连全国人都波及到了的?比地震海啸都厉害?”

    在各路报坐标和人心惶惶的揣测中,暂时没有人发现,平京,松海等国内好几个一线城市的居民在网络上消失了。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38.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