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小说 > 国家机器[末世] > 21.二十一 谁杀了他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泛着银光的钥匙插|进锁孔, 近乎无声地转动了两圈半, 最后,“咔嗒”一声轻响, 门开了。

    王江海跟在同事们的身后进了门。

    厚重的黑布窗帘把白炽灯的光明牢牢锁在房间里,明明有四个大男人在房间各处翻动着东西, 却硬是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他扶了扶眼镜, 平静下来,目光投向卧室里的电脑。

    他今年才毕业进入松海警界,还没有出过外勤。但这次情况特殊, 局里领导听完两个社区工作人员的汇报, 立刻就把他派过来了。

    这个叫林佑的人, 除了在不该外出的时间外出之外,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在破解开机密码的途中,王江海抽空看了眼同事们的进度,一个在对冰箱里的物品照相, 一个去了书房, 还有一个在客厅里四处转悠。

    他们每个人的脸色都越来越凝重。

    半个小时后, 屋里所有的东西被复原, 四个人驱车回到了局里, 并见到了一整天都不见人影的局长。

    “我在他的冰箱里发现了一盒S国的特产青芥, 已经食用了大半。”

    “厨房的垃圾堆里也有食用过的虾壳,”另一名警员补充道:“据了解, 林佑对海鲜过敏, 他不吃海鲜。”

    “他家里几乎没有任何娱乐设备, 书架上的书也几乎没有打开过。”同事的目光投向王江海,王江海一愣,同事问他:“你在他电脑上发现他有喜欢玩的游戏吗?或者说他平时爱在电脑上做什么消遣?”

    “没有,”王江海补充道:“除了浏览一些新闻网页外,就没有了。我查了一下他的wifi使用情况,发现他手机上有一款游戏,但几天才打开一次,玩得也不多。”

    “什么游戏?”

    “呃,是一款S国很风靡的游戏,”王江海很困惑:“这款游戏有华国版,他为什么会用S国版?”

    家是一个人最放松的地方,每个人在外面都会不同程度地戴上自己的面具,只有在自己感觉到很放松的地方露出些微破绽。

    再会演戏的人也不可能连吃饭睡觉独处时持续不停地表演。

    “你能获取他的账号吗?”

    说到自己的专业,王江海充满了自信:“不太难,给我点时间。”

    局长点点头,让王江海去另一个房间破解密码,屋里的谈话继续。

    等他再回来时,正好听见局长的论断:“指纹鉴定报告出来了,这不是林佑在公安机关留的指纹。基本可以肯定,这个林佑是在去国外的那段时间被调的包,真正的林佑可能已经遇害了。现在还有两个问题需要解决,他今天去哪了?他出门干什么?”

    问完这两个问题,局长办公室的电话响了。他做了个安静的动作,接起电话,只简短了说了几句话就挂断了:“哦,你好。是吗?对,没问题!”

    王江海把密码递给局长,局长看了一眼,道:“正好,国安的几位同志要过来,说他们发现了一点情况需要我们配合。我等会儿会让他们一起参加我们的侦查。小王,你再把这个账号上经常联系的人,曾经说过的话都整理出来。”

    国安?王江海的呼吸一下粗重起来:连国安都来了,这个林佑真的是间谍?

    黎明时分,林佑间谍案在数地几个部门的配合下,有了初步的结果,这份结果最后到了陈志祥手中。

    “人抓到了吗?”

    “抓到了。只是从抓到开始,他试图服毒未果后,就一个字也没说过。”电话那头顿了顿:“他似乎有个同伴对我们的警务系统很熟悉,因为事发时,我们是在充和市机械局,也就是疑似叶明晓最后出现的地点找到他的。”

    这是对付叶明晓的?

    陈志祥的嘴唇瞬间崩直:“查!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把那个人揪出来!”

    华国内部的警务系统自成网络,根本没有连通公共网络,林佑的同伴只有隐藏在警察当中,使用警局的电脑才有权限进入系统!

    “是!”电话那头又道:“还有一件事,昨天下午,松海xx军去了几个人,向充和派出所请求过支援,他们中有人也得知了这个地点。”

    “就是说,消息也有可能是从他们那泄露的?”陈志祥将烟头狠狠捺在烟灰缸中,道:“好的,我明白了,我会亲自跟张将军沟通,让他们跟我们配合调查。”

    同时拿到这份结果的还有另外一个人,那人挂断电话,轻声自语:“安余,你的这个闺女,也太能耐了。”

    他步出办公室,将结果通报给了正在等候的几人,得出结论:“根据我们掌握的所有证据,基本可以确定,这次病毒的投放主要是S国在主导实施,至于背后有没有其他国家的影子,还在查证当中。能不能取得关键性证据将真相揭发出来,就要看我们在S国同事的了。”

    农科院宁桂分所

    即使已经近在咫尺,走到农科院也并不轻松。这一路的农田当中散布着数道黑影,那些黑影坐在田地中一刻也不停地在往嘴里塞着食物,有的田地明显被吃空了一小块。

    这些黑影中有穿着军装的,也有穿着便服的。

    电动车必须开得很慢才能保证不引起足够的注意。

    叶明晓下车之前,胡乐鼓足勇气问:“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叶明晓双眼从他那身在马路上滚过,被感染者撕破过,几乎快变成乞丐装的衣服上滑过,微微笑了:“不用。”

    她双眼中并没有嘲笑之色,而是融上了一层暖光。

    郑新闷声道:“我会很快来找你的。”

    借着满天星斗的光芒,叶明晓潜伏到离农科院大门口的梧桐树上,她打开手电筒,冲电动车的方向上下晃了三下。

    电动车的车灯骤然打开,“啪”的一声脆响后,胡乐大声开叫:“嘿嘿嘿,你们这些疯子,来抓你胡爷爷啊!快来啊!”

    黑洞洞的窗口中,有人激动地在叫:“是小胡,我听见小胡的声音了!”

    除了嘶吼声,隐约还能听到窃窃的说话声,这令叶明晓的精神大振。

    电动车开得很慢,始终保持着比人的跑步快一点,但又快不了多少的速度,胡乐在车上探出半个身子,一会儿甩出一个响炮,将那些感染者的火力牢牢集中在了自己这一方。

    叶明晓躲在树上,看到那些在一楼围堵的感染者在胡乐的刺激下开始朝外飞跑,没一会儿就一个也不剩了。

    除了围墙里的感染者,田野里伏着的身影有的也开始转向,但有的头也不抬地继续扎在田地里大啃大嚼。

    这些像嗜食鬼一样的怪物余生中只会为了吃和寻找食物而活动,在饥|荒年代,人们除了要跟饥饿做斗争,还要竭尽全力从这些怪物手里保住食物,并且不被他们感染。

    那种饿着肚子还要同感染者拼命,只为抢到一捧大米的时代,叶明晓再也不想经历第二遍。

    爬下树之前,她拿出之前让吴长东在充和市买的新手机,用录音功能录了一句话,把它设置成闹钟,将闹钟时间定在三分钟之后。随后,她折下一段树枝握在手中,另一只手则拿出了电锯。

    快速绕过农科院的花坛,叶明晓先朝中间的楼洞丢了一个甩炮——这是在老头乐的车厢里翻到的,应该是先前的车主人买来给自己小孙子的玩具,她和胡乐一人半盒正好拿来吸引感染者的注意力。

    楼洞里传来沉重的脚步声:果然还有感染者滞留在这里没走,听声音,为数应当不少。

    不过想想也是,这栋楼有六层高,而且分主楼和副楼一共三栋楼,地况这么复杂,据郑新说,因为知道曹教授在这里,他们团长足足派了四五百个人保护他和他的团队,怎么可能是区区一辆小电动车和一个人能全部引得走的?

    那声音没响两下又停了下来:这些感染者虽然能够感光感声,也有本能的好奇心,但他们不停追逐的,只会是活物。

    她将手机放在离楼洞最远房间的防盗网最上面,她自己则又冲回了门外——花坛里光秃秃的,根本没有胡乐相片里那副繁花似锦,绿草成茵的美丽,更没有地方掩护她。

    有这么多感染者,可想而知,先前栽在这里的花草到底去哪了。

    而且,院子里到处是鲜血和白骨,叶明晓粗看之下,这里至少有七八个人的尸骸,飘进她鼻端浓郁的味道表明,这些尸骸都是刚死没多久的。

    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一幕,难怪这些找不到食物的感染者久久不肯离去,难道是有人在投喂他们?

    一分钟后,叶明晓的声音突兀地响起:“这里的活人注意,如果不想被当成感染者消灭,请主动在我进门前出声。”说话过后,是一阵渗人的“嗡嗡”声。随后,这句话和那阵渗人的“嗡嗡”声在空旷的空间里来回回荡,无限循环。

    有了人声的指引,感染者们拖拖沓沓地,终于从楼道中挪了出来,渐渐在角落里聚拢成了一个小圈,有的对中间那个亮闪闪的东西嘶吼着伸出了手臂,有的则茫然地在那一小段距离里来回逡巡,似乎是在寻找什么。

    叶明晓数了数,又引了五个人出来。

    再没有脚步声从那里面出来。

    即使叶明晓知道,躲在暗处的人绝不会只有这五个,她也不能再在这里停留了。那只手机迟早会被这些人拿到手里,一旦手机被摔坏,或者说咬破,总之,如果它停止发出声音的话,他们将会重新散开。

    她俯低身体,深呼吸一口气,拿出生平最快的速度冲进了那个黑洞洞的楼道!

    她的动作已经够轻捷迅速了,但奔跑中不免会有一点轻微的声音,就是这点声音也让那几声嘶吼倏然一静。

    随后,手机上的循环录音停了。

    黑暗中,有人突地抽了一口气,发出了短促的叫声。

    叶明晓立刻便知道,一楼一定有人在。因为,这个人抽气的时候,她正好跟一个感染者对上。

    她必须尽快把这个感染者解决掉。

    树枝狠狠地抽向那个人的小腿!

    在他摔倒的那一瞬间,叶明晓欺身而上,踩住他的胸膛,另一条腿一点余力也没留,直接踩向他的颈部!

    那人不动了。

    叶明晓没空去看他是不是真晕,她在他身上摸了摸,他腰间别着一根电|警|棍和一大串钥匙,应该之前是农科院的保安。她将这些东西卸下来,闪进一楼走廊,直接走到一个房间门前,约十米之远的走廊里游移着另一个感染者,她轻声道:“开门。”

    死寂。

    她举起电锯在窗前晃了晃, “不然我把门锯开,或者把窗户砸破,大家同归于尽?”感染者转过了身。

    仍然死寂。

    叶明晓直接打开了电锯开关,“嗡嗡嗡”的声音立刻使得那些已经去到外院的脚步声纷纷转向,这个近在眼前的感染者红眼灼灼生光。

    门无声地开了,又是一声恐惧的抽气声。

    叶明晓关掉开关,另一只手却将斧子横在胸前。

    这孤寂恐惧的夜晚不知会兹生出多少魔鬼,谁知道门里站的,是人还是鬼。

    进门的那一瞬间,叶明晓已经看清了屋里的人,她快速退到角落,关掉绿屏手机的屏幕,说道:“我是来找曹教授的。”

    沉重的脚步从门口经过。

    这是不止一个人的声音,那些人回来了。这些感染者们在找不到食物的时候会不断地在吃到最后一口食物的地方逡巡,直到发现另一个目标。

    微弱的白光下,一个人对她作着噤声的动作,递过来一只手机。

    手机上写着:“别说话,他们听得到。”

    叶明晓删掉那行字,另外打了一行:“告诉我曹教授在哪,我马上走。”

    “你是来救曹教授的吗?能不能带我们一起走?”

    想了想,叶明晓写道:“如果我能找到曹教授,你们可以跟着我走。”

    手机在这三个女人手上来回传递,最后,递回给她时是这么一句话:“曹教授在主楼601,别忘了你说的,带我们走。”

    601?叶明晓一惊:那个方向……那是刚刚有人坠楼的那个房间!

    她拨开窗帘往外看,窄窄的过道里果然又挤进了三个感染者。

    她的目光突地在玻璃窗上凝住,是一个人站在她的身后举起了凳子!

    叶明晓头也不回地蹲身,后背撞向那人的腿!

    那人身体不由往前扑倒,凳子顺着惯性甩出,“哐啷”一声,直接砸碎了整面窗户!

    那三个女人都呆住了。

    一个女人尖叫着崩溃:“唐娟你害死我了!”

    叶明晓一把捂住她的嘴,冷喝道:“再叫我杀了你!”

    就凭这点胆子也敢暗算人?在末世能混过十年的人,谁不会多长几只眼睛?

    她盯着另外两个道:“快用文件柜堵!”

    那两个女人如梦初醒,生死危机,她们爆发出了巨大的潜力,那个差点砸到她的女人和另一个女人一人一边抱着文件柜,在第一个感染者赶来,快爬上窗台时,竟然真的将它搬到窗前堵了起来。

    用时不超过半分钟。

    搬好文件柜之后,那两人也不敢离开,文件柜背后砰砰的撞击声像死神的钟声一样迫近着,她们发着抖拼命抵着那个摇摇倒的柜子开始低声哭泣。

    感觉到手下的女人也安静下来,叶明晓放开了她。

    真好,这几个蠢货不但害死了自己,还把她也堵在了这。

    叶明晓开始在房间里转悠:这里通共只有一个房间,两个窗户,靠近院子的一边窗户安着防盗网,看似没有其他的出路了。

    “你别怪我,是唐娟,唐娟刚刚说,你走了肯定不会再回来的,她鼓动我们把你的武器夺下来自己走,我没同意的!”

    那女人见她没答话,又急哭了:“真的,我不骗你,你别不带我走啊!”

    因为人声的刺激,撞击声又大了不少。

    之前那个砸叶明晓的女人忍无可忍地冲上来把拖到文件柜的方向,捂住她的嘴,看样子,很想给她一刀。

    屋里还有七个同样大小的文件柜,这应该是间资料室。

    “你,过来帮忙。”叶明晓指着那个叫唐娟的女人说道。

    整个屋里,一个快吓疯了,另一个眼神也是木然的,只有这个唐娟,她眼中的生气最足,求生欲最旺盛。

    “我?”唐娟只是一愣,看叶明晓开始搬动文件柜,马上明白她要干什么,赶紧跟着往窗户的方向搬。哪知,叶明晓转了个方向:“不是这么摆。”

    文件柜最终以搭积木的形式被扭成了一个个奇怪,但摇摇欲坠的陷阱。

    唐娟的双眼越来越亮,看来她已经明白了叶明晓要干什么,还主动跟那两个女人粗略地解释了一遍这么做的原因,最后她拽住之前那个尖叫的女人,难得地和言悦色:“莉娜,别怕,你跟着我就行,我们一定能逃出去的。”

    莉娜又开始哭泣:“不行的,我害怕。”

    唐娟声音一厉:“那你想留在这被吃得骨头也不剩吗?”她连吓带哄,总算令莉娜平静了下来。

    另一个一直没出声的女人扣住她的手腕,细声道:“你害怕的话,我带你跑。”

    几人简单商量了一下引|诱的路线,唐娟抢先打开门,第一时间躲在了门后。

    叶明晓似笑非笑地看她一眼,等到第一个人进门后,带着剩下的女人在文件柜之间跑起了之字形。

    她看准时机,一等到那些感染者触动文件柜,或者走到文件柜下,要么伸脚踹,要么用手推,将那些人顺利地埋了进去!

    现在,只剩最后一个了,楼上也响起了脚步声,这时候,当然不可能是人类。

    那个剩下的感染者嗬嗬叫着,红眼睛直接锁定了叶明晓。

    门口,唐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另外两个女人也在朝门口溜。叶明晓勉力抽出斧头,握着斧头柄的手在抖:她撑到现在完全是跟意志力斗争的结果,透支体力的后果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间居然爆发了,她觉得,自己随时都会倒下。

    叶明晓的手伸向腰间,那里别着她从到手就没用过的射钉枪。从重生开始,她尽量让自己的行动在法律底线之内,因为这是一个没有崩溃的世界,她没有处置别人性命的权利,她不想当杀人犯被通缉。但现在,她想活下去,这法律,她恐怕遵守不了了。

    她不断地后退着,掏出了射钉枪。

    “啪!”叶明晓身子一震:这是枪声!

    “啊!”这是那个叫唐娟的女人的嚎叫。

    “啪!啪!”又是两声连续的枪响!

    发生什么事了?

    叶明晓极力遏制着回头看的欲|望,缓缓抬起了手臂。

    那感染者突然停了下来,他抽动着鼻子转了个身。

    叶明晓跟着看过去,是唐娟捂着手臂出现在门口,她的手臂上滴滴哒哒地流着鲜血!

    感染者嘶吼着向她扑了过去!

    唐娟咬着嘴唇,后退着离开了叶明晓的视线。感染者咚咚跨着大步追了过去。

    叶明晓扑到窗前,一个女人趴在在地上,背上洇起了大片血花,生死不知。看衣服,应该是那个叫莉娜的女人。

    有人在枪击她们!难道是不许她们离开?为什么?

    蹬蹬蹬下楼声传来。

    叶明晓来不及多想,赶紧关上房门。

    下楼的声音并没有在她这里停留,而是直奔院子之外。

    叶明晓再次走到窗前,那些感染者们像嗅到了鱼腥的猫一般,从黑夜中,从房间的阴影里蹿出来,开始了他们又一次的盛宴。

    叶明晓擦了擦脸,瘫坐在门口的地上,她必须先休息一下。

    她睡得很快,事实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真的睡着,这个夜,实在太安静了。

    再醒来时,她是被胡乐的声音吵醒的:“快来啊,怪物们,来追你胡爷爷啊!”

    不能让他们接近这里!必须得警告他们!

    叶明晓一跃而起,她冲出门冲向最尽头的卫生间——这栋建筑是那种两面有房间,夹着中间过道的格局,她之前进的房间窗户面对着院子,只有尽头的卫生间南边的窗户才是面向大门的!

    “老胡快找人来帮忙!有人劫持了曹教授在杀人!”

    在叶明晓之前,不知道是哪一层,有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他把我们五六层的铁门锁住了,我们下不去,你别——”

    “嘭!”又是一声重物掷地的声音!

    叶明晓闭了闭眼,回到原来的房间,开始在那些还在柜子下挣扎的感染者身上搜刮战利品,她找到了两只手|枪,几个弹匣。把剩下的枪和电锯装进背包,她在腰间又别了一支。

    那个年轻人大骂着开始哭叫:“隔壁的疯子,你要算帐就找你孙爷爷我,摔别人算什么本事!”哭到一半,这声音戛然而止。

    难胡乐之前说过,五楼以上的东西都比较贵重,因此,另外有三道门安在楼道,平时只开中间那一栋的门供人上下。叶明晓掏出之前在保安身上拿的钥匙,找到那根贴着“五楼中大门”标签的钥匙。

    幸运之神终于小小地照应了一下她。

    不能再耽误了!

    叶明晓找了个凳子举在胸前,提着步子,趁着感染者守在每个房间窗外,来不及回头,她一鼓作气冲到四楼,在四楼台阶上喘匀了气,才轻轻,轻轻地走上五楼,咔嗒打开了门。

    暗红的双开大门无声裂开一条缝,她闪身上了楼。

    五楼的走廊上同样散布着几个感染者,这些人应该就是之前被派来守住农科院的,现在,却成了困住屋里人逃亡的枷锁。

    叶明晓看见,这些房间有的窗户还完整,感染者偶尔拍打两下,又啃起了近在眼前的某样东西。有的窗户则是破的,窗外空无一人。

    叶明晓上到了六楼。

    手心里,是之前问胡乐要来的钥匙:“我的办公室就在我导师隔壁,好方便给他倒个茶跑个腿什么的,是603,602是我导师的私人实验室,我也有一份钥匙,有时候帮他记录数据。”

    几乎整个六楼的感染者都围堵在602发了狂地吼叫着。

    中栋的六楼南边右手方向总共就只有三个房间,601,602,603,叶明晓打开了603的房门。

    她拉开窗户,翻上窗台,踩着空调柜机,踏上了602的窗台。

    602里两个人正在无声地搏斗。

    那两人看见她,也是一惊,另一个人趁机挣脱,低声叫道:“你是跟老胡来的那个?你怎么上来的?”

    是之前说话的年轻人。

    叶明晓点点头翻进门,指指隔壁。

    年轻人正要说话,嘴又被捂住,另一个人一只手指指桌上的手机,这是个染着栗色头发,打扮成熟的美丽女人。

    叶明晓明白,拿过手机写:“隔壁有几个人劫持了曹教授?”

    “一个。”

    年轻人瞪大眼睛,抢过手机,唰唰写下一行字:“你怎么知道?”

    栗发美女没答他,在手机上问:“你准备怎么办?”

    直接打过去是不可能的。

    这层楼里少说还站着十个以上的感染者,即使她不怕惊动这些怪物,但她怕里面的人听到动静后狗急跳墙。

    叶明晓又翻出阳台,刚站出窗外,“啪”地又是一声枪响!

    子弹擦在她脚边,迸溅起一串小火花!

    那人发现她了!还选在她最难闪避的时间开的枪!

    不能腿软!不能回身!

    “啪啪啪!”

    叶明晓在枪声中果断跃上空调柜机,躲在两个窗台的夹缝间进退不能。

    “把你的枪扔进来!”栗发美女在屋里叫道。

    扔进去?把枪给她?

    叶明晓没有多少犹豫的时间,在栗发美女说话的时候,那边又是一声枪响,这个人看来很怕她来捣乱,一心要置她于死地啊!

    她把枪扔了进去。

    枪栓拉动的声音之后,栗发美女立刻伸出手射了几枪。

    叶明晓在枪声中飞快跳回了603的窗台翻身进屋。

    隔壁房间的年轻人一直在开骂:“你们这些怪物,爷爷现在有枪了,你等着,爷爷马上一枪一个,把你们全崩了!”他的骂声不知道是不是歪打正着,把这些感染者的注意力全部吸引到了自己这个房间。

    叶明晓趁机打开门上到最顶层。

    天边泛起一丝蓝光:天竟开始亮了。

    她倒空了背包里的东西,取出压在最底下的绳子,匕首和□□。

    把一头绑在门柄上,另一头绑在自己的腰间,找到601的方向,翻出了天台。

    她没有立刻跳下去,而是趴在窗台上勾着头朝下看去。

    太静了。

    静得屋里的声音她都能听清楚。

    一个男人站在窗前,举着枪,狞笑着道:“老头子,还指望人来救你吗?还是,你真的忍心看到这些人都死在你面前?”

    另外一群人中,银发老人眼中闪动着泪花,一语不发。

    他是曹洪健,没死。

    叶明晓松了口气。

    男人哈哈大笑,道:“听见了吗?亏你们这些人还天天为了这老头卖命,结果连几粒种子都不如,可悲啊,可叹!”

    曹洪健怒道:“东西我没有,要么你就杀了我!”

    男人神色越发狰狞:“你以为我不敢吗?不过,让你这些昔日的爱将,门生因为你可笑的固执坚持死在你眼前,比一枪杀了你痛快多了!”

    “你——”曹洪健一口气差点没喘过来。

    “刘伟健,真没看出来,你是这样的畜生,枉老师平时待你不薄,我们这些同门什么时候对不起你了,你竟然说下手就下手!”曹洪健身边,一个戴着眼镜,剪着齐耳短发的女生怒斥道。

    刘伟健神色一阵难堪,反驳道:“谁说道我没有照顾你们了?刚刚那些死的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小虾米,要是我不照顾你们,你以为你能站在我面前,我还能让你辱骂不还手吗?不过嘛,”他毒蛇一般的目光扫过这些人,“老师恐怕总以为我在吓唬人,如果老师再坚持不说,那就不一定了。冯艳,不如你就第一个为我向老师血荐吧?”

    他举起了□□。

    “啊!!!!”冯艳惊恐地往众人的身后缩去。

    “啪”地一声枪响!

    冯艳尖叫起来。

    直到导师拍着她的肩膀,她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死!

    她睁开眼,只见刘伟健已经倒在了血泊中。

    凉风呼啦啦从破掉的窗户里钻了进来,钻进来的,还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脱下头盔,走到导师面前伸出手:“教授,您好。”

    屋里还有一二十个人,那些人全是一脸不可置信,加惊惶不定的模样。

    曹洪健做梦似地握住叶明晓的手晃了晃,冯艳先问了出来:“只有你一个人?你,你是跟小胡一起来的!”

    叶明晓点点头,安抚道:“容我先休息一下,稍后大家跟我一起出去。”

    她环视着周围,曹洪健团队的人一个都没少。还有一些虽然不认识,但看着很眼熟的人。这些人没在胡乐的手机里出现,应该不是农科院的人。

    但能站在这间屋子里,想来也是某一个领域的能人了。

    “可你一个人……”

    有人迟疑地望着她,没把剩下话说出来。

    叶明晓安静地任他们打量,她找个地方靠坐下来,取出水和食物开始吃。

    曹洪健问道:“姑娘,你是部队上派来的?怎么就你一个?”

    叶明晓摇摇头,一笑:“不是,不过,我是谁,教授您会知道的。”对着曹洪健,她并不想隐瞒自己的身份。

    一杯热茶被放到手上,冯艳见叶明晓看过来,有点局促地道:“我看你很累,喝点热水吧。”

    叶明晓礼貌地道了谢,同曹洪健道:“我有个问题,希望您能回答一下。”

    “你说。”

    叶明晓指着刘伟健问道:“刚刚那几个女人是这个人杀的?”

    曹洪健深吸一口气,艰难地答道:“是的。”

    “为什么?”叶明晓道:“我无意冒犯,但他为什么?”

    曹洪健摇了摇头表示不知,倒是另一个人道:“可能他是怕有人出去后乱说吧。”

    “乱说?乱说什么?”

    那个人迟疑了一下,倒是一个中年胖子说道:“你也看到了,今天早上我们本来在曹老办公室开会,部队接到国家通知也赶过来保护我们了,理论上我们应该没事。但这里搞成这个样子,只怕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刘伟健在其中捣乱。”

    另一个人神色复杂地接过话:“是啊,现在想想,他是我们当中第一个清醒的人,要做手脚太容易了。”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干?”这一长串的问话中,其实这才是叶明晓最想问的,只是怕引起这些人反感,以为她要刺探机密,才铺垫了这么多。

    “其实我也奇怪,他弄出这么多事,只为了向导师要一种不会富集核辐射元素的粮种。”冯艳插了句嘴。

    “是啊,可那粮种我们都告诉他,早上已经送上京了,他死活不信,以为我们在骗他,这才……哎!”

    抗辐射的种子?

    叶明晓一下直起了身子,望向刘伟健:莫非他是……

    “怎么?小姑娘,你是想到什么了吗?”曹洪健立刻注意到了叶明晓的异状,问道。

    叶明晓正要答话,突然远处传来一阵轰隆隆,还有嗒嗒嗒的声音,她起身,快步奔向窗台。

    只见数辆军绿色的卡车朝农科院的方向开来,卡车的身后,是一群发了疯的感染者!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4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