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小说 > 国家机器[末世] > 25.二十五 将错就错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有那么一瞬间, 叶明晓以为这人不是在跟她说话。可他眼睛不光望着她,还快步向着她走了过来。

    刹那间, 叶明晓心中无数个转念, 在那人再度开口前怒视着他,连珠炮般质问他:“你是谁啊,谁是你嫂子!你这人怎么乱说话!”

    那人一拍脑袋,嘿嘿笑了:“哎哟, 不好意思。在这看到你太惊讶,差点忘了, 你还不认识我。我叫伍刚,跟我们陈营长关系可好了。”

    陈营长?那又是谁?这人真的找的是她吗?

    她在心里迅速回忆了一遍:她之前在充和市做过伪装, 但毕竟过了这么长时间, 那些化妆品恐怕早就被汗水洗掉了。而且, 她的伪装要同穿着, 神态,身姿和小动作配合起来才是一个整体。现在没有需要伪装的环境, 即使她脸上有稍许残余, 但不一定不会被人认出来。那么, 这人是认错人了?还是……

    不过, 他们是松海来的兵……想起岳晋尘的提醒,叶明晓心中警铃大作。

    她仍是那副横眉怒目的模样:“什么陈赢长陈输长的, 不认识!”

    伍刚一愣, 又仔细打量了她一下:眼前这女孩皮肤虽是黑了些, 脸上也有些脏脏的, 但她这么狼狈是能理解的。从宁桂出来的,哪一个不狼狈?能全须全尾地从那闯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好吗?

    而伍刚之所以一眼认出这个“嫂子”,主要是那双眼睛给他的印象很深,他是侦察兵出身,比一般人更留意细节:跟大部分深棕色眼睛的华国人不同,叶明晓这双眼睛的颜色是浅褐色。二十来岁的女孩子双眼本来就亮如晨星,明眸流转间,令这双原本看上去很无辜的,浅褐色的大眼睛多了分迷离感。

    这样的气质,不刻意隐藏的话,是十分独特的。

    不过,对方女孩都说不认识自家营长了,他也不好死追着认亲,便讪讪地笑:“不好意思,那可能是我认错了。”

    没想到,这女孩挡住他的去路,眼睛并不看他,音量却低了些:“哎,你说那姓陈的,他也来这了?”伍刚一愣,却见这女孩横他一眼:“喂,问你话呢!”甜甜的声音中带着点娇憨的蛮横。

    看着这女孩羞涩又别扭的表情,再想起那天晚上陈越面对自己那有口难言的表情,伍刚觉得,他好像明白了某些“真相”:难怪那天营长不承认这女孩是他女朋友,这俩人肯定是闹矛盾了!

    作为兄弟,这时候怎么能不帮一把?

    他马上来了精神:“他是来宁桂了,但他现在不在这。”

    “哦,”叶明晓垂下眼皮,有点落寞地道:“那他去哪了?”

    “他进城去了。”

    “啊!进城?城里那么危险,他,他不会有事吧!”

    嗯,这么着急,看来还是挺在乎营长的嘛。

    伍刚对这个又漂亮,又知道关心人,还有点小脾气的“嫂子”挺有好感,主动安慰道:“嫂子你别担心,营长进城前准备很足的,上面才给我们送来了一千多套防暴服,就算对付不了那些疯子,营长也受不了伤。”

    防暴服?

    叶明晓撇撇嘴:“少骗人了,你们又不是武警,谁会给你这些东西?”

    对他们部队还有点了解,难道是营长告诉她的?

    伍刚心里琢磨着,指了个方向:“看见那个帐篷了吗?里面还有几百套堆着,我们一人两套都有多的呢,不信你自己去看。好了我要做事,不能跟你说了,嫂子你就放宽心,营长肯定会没事的。”

    于冰阳和孙霄在旁边都看傻了:这是那个一人独闯农科院,行事干脆利落,能不说话就不说话,满脸写着“酷”这个字的御姐吗?这分明是个普普通通的,为情所困的小姑娘啊!

    于冰阳还想跟上去看热闹,被伍刚脸一抹,伸手一拦:“上车去,等我们一个个检查。”

    伍刚说的帐篷前有两个配枪士兵在把守,见叶明晓探头探脑的,一个人驱赶道:“这不能看,快走。”

    叶明晓娇娇一笑,两只眼睛弯成月牙:“兵哥哥,我就是好奇,我不动你们的。”

    那两个军人看叶明晓果然站远了一点,但也只是往外挪了两步,不好再说她,只是忍不住要把目光多往她这看两下。

    叶明晓恍若不觉,笑嘻嘻地问:“兵哥哥,你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我在城里没看见你们呀?”

    两个士兵只是奉命看守这些物资,并不是站岗,对纪律的要求也就没那么高。

    被娇娇甜甜的小姑娘一口一个“兵哥哥”地叫着,两个男人心里不甜也要美上三分,其中一个看着面善些的就开口了:“你是在哪?我们有不少地方都还没来得及去。”

    等于冰阳下车找到叶明晓时,发现对方已经跟两个看守物资的士兵打得火热了。

    听见她的话,对方却道:“你们先走吧,我还要在这待些时候。”她得去看看胡乐和郑新有没有安全回来。还有那辆被她扔在城南的斯宾特里有好多辛苦搜集来的物资,套现的几十万块钱都得去拿,更别说还有吴长东,这个正常情况下应该还在上学的男孩子。

    既然带了他出来,总得负点责,不能拍拍屁股走了。

    叶明晓原本就没打算跟曹洪健他们一道离开。

    于冰阳有点意外:“你不跟我们一道走吗?”不过想想,假如她男朋友在这的话,想多留会儿见男朋友也是人之常情。

    叶明晓点点头,问于冰阳:“曹教授还在睡吗?”得到对方的点头肯定后,她便道:“那等曹教授醒了之后,请你帮我跟他道个别吧,跟他说,我以后一定会去拜访他。”

    于冰阳答应下来,临走之前,她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和地址留给她,真诚地说道:“谢谢,如果你回平京,欢迎去我家做客。”

    叶明晓站起来,目送着大巴车的离开。忽然,大巴车上一个陌生的面孔从她面前经过,她皱起眉头:那人不是农科院的人,他是,那个叫刘正华的省政府巡察员吧?

    刘正华的确是在大巴车上,他趁着大巴车停车检查时终于找到机会挤了上去。

    这些当兵的得留在这儿继续救人,他则必须赶回松海向省长汇报宁桂的情况和他这一路的经历。而他想离开,于公于私,同样是要去松海的,农科院的大巴车就成了他的首选。

    在方便的时候,很多人是不吝啬于表达自己的善意的。何况刘正华有正当的职业,还是为救他们来的,除了人功利了点,跟他们又没仇,于是,他很顺利地上了车。

    往正在熟睡的曹洪健方向看了眼,刘正华笑着跟身边人攀谈起来:“想不到各位能在那么多疯子的包围下逃出来,真了不起。你不知道啊,我听见农科院的各位学者科学家身陷险境的时候,那叫一个心急如焚啊!我当时就说了,就是拼了我这条命,也要把各位国家栋梁救出来……”

    他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大堆,最后好奇地问道:“能给我讲讲,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吗?”

    刘正华说话很有感染力,那人想到自己死里逃生的经历,还有刘伟健的疯狂,也感慨起来:“说起来,我们能逃出来,还真多亏了小叶。”

    “小叶?”刘正华张望着:“是哪位英雄?这得好好表彰啊!”

    那人指指窗外:“就是她,要不是她,我们恐怕都要死在那了。”

    刘正华顺着那人的手指看过去,正好跟叶明晓看了个对脸:挺普通的一个小姑娘,能有什么能耐?

    他心里嘀咕了一句,想到对方也是国内有名的大拿,只好装着兴致勃勃的样子笑着道:“哦?她怎么没上来?”

    “她等着见她男朋友,好像说她男朋友在宁桂出任务。”前排有人插了句嘴。

    ……

    等伍刚抽空来看叶明晓,大家都听说她是自家营长的“女朋友”后,那些原本还有些生疏的士兵热情了不少。

    叶明晓因此知道了更多外界的消息,等她了解得差不多,准备找个机会离开时,一辆军车从城南方向开了过来,一名年轻的战士跳下车叫道:“再搬二十箱□□,麻醉针头和药水来十箱。”

    伍刚迎上去问道:“怎么要这么多东西?”

    士兵道:“南边有些逃出来的人说家里人还在里边,愿意跟着咱部队行动,好看看能不能找到自己的家人,咱们正好也缺人,得给他们配点东西吧。”他从口袋中取出一张纸条:“这是营长批的条子。对了,上面写的,还要五十支□□,两百套防暴服。”

    伍刚取了条子一边看一边问:“营长怎么去你们那了?”

    “那我哪知道,营长爱去哪去哪。”士兵脾气还挺冲。

    伍刚踹他一脚:“好好说话。这不是营长的女朋友来了吗?人家在这等着见营长呢,他跑你那去了,还怎么见?”

    士兵扫叶明晓一眼,嘿嘿笑:“我说呢,原来这是嫂子啊。这有什么,既然是嫂子来了,那就一起过去呗。”

    见两人一起看她,叶明晓咽咽口水:“那去了马上就能见到他吗?”

    士兵想了想,说道:“营长交代完又进城去了,不过粮库的路终于打通了。他就是要出来,也是从城南出来,你最好去城南等他。”

    叶明晓哼了一声:“真是个大忙人哪。”说完,当先跳上了车厢。

    士兵忙道:“那不是坐的地方,你我坐前边驾驶室吧。”

    叶明晓不耐烦地摆摆手:“坐哪不是坐,路又不远,你们快点搬完了好走。”

    士兵和伍刚又劝说了两句,见叶明晓说累,坐下来就是不动,也只好随她去了。

    半个小时后,这辆载满了物资的军车停了下来。

    叶明晓揉揉酸痛的筋骨,发现下车的地方就是她来宁桂被几个士兵拦下的地方。这里建起了好几个帐篷,不少老幼在帐篷中休息,不时传出几声嘶心裂肺的嚎哭。

    跟送过来的士兵打了招呼后,她四下走了走,发现吴长东正帮着几个士兵搭帐篷,忙得不亦乐乎。而胡乐妈一脸呆滞地坐在路口,望着宁桂的方向不说不动。

    叶明晓心中一紧:郑新也不见人影。

    她悄悄地朝田野中退去,人群中吴长东似有所觉,直起身往周围看了看,恰巧看见一个黑色的背影。

    他急忙追上去叫道:“姐,你回来了?”

    叶明晓没想到他发现了自己,只好转身道:“你先回去,我办完事再来找你。”

    “还有什么事?”吴长东不解地问道:“我听那些当兵的说了,农科院的人已经救出来都走了,姐你怎么还要进城?”

    “我跟胡乐和郑新约好了完成任务后碰头,现在他们还没回来。”这两个是她拉去救人的,他们引开那些感染者,不可能走太远。农科院的人救出来后他们应该很快能得知消息,现在两人都没回来,她不能当作没事发生一样走人。

    吴长东沉默了,叶明晓没走两步,听见身后的少年说道:“姐,你带我一起去吧。”

    叶明晓停了一下,回头:“你是认真的?”

    吴长东有些忐忑,但还是点了点头。

    叶明晓看了他一会儿,似乎是在判断他够不够格:“好,你先把这套衣服穿上。”

    吴长东纳闷地接过东西,打开一看,顿时双眼一突:防暴服,她从哪弄来的?!

    两个小时后

    陈越纳闷地瞪着眼前这小子:“说啥胡话,你哪来的嫂子!”

    小伙子都快急哭了:“我说真的,伍副营长就说的是这是嫂子,我还专门载了她过来见你,怎么人转脸就不见了呢?”

    陈越气笑了,“编出花来了是吧?能耐啊,把东西弄得不对数,还给我编了个媳妇出来。”

    “我真的没骗你啊营长,”小伙子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钱:“我把东西搬完了,发现最底下压了三千块钱,还以为是谁掉的。后来想了想,这该不会是嫂子留的买东西的钱吧?”

    “嫂什么嫂?!”陈越拿过钱数着数着,突然想起一件事:“你给我说说,那女的长什么样?”

    “脸圆圆的,眼睛大大的,一笑起来——”

    “俩眼睛弯成月牙。”

    “对对,营长你不是认识的吗?”士兵惊喜道。

    陈越翻出手机里的相片:“你看是不是她?”

    “应该是吧,”士兵回忆着道:“嫂子,哦不,那女的皮肤黑点,但是神态,脸型……”

    手机一下被从眼前拿开,陈越的脸上风雨欲来:“她从哪个方向走了?”

    士兵苦着脸道:“我不是说了吗?我不知道!”

    “你——”陈越气得捶了一下军车,车厢发出“空”地一声闷响。

    他拿着手机转身走向人群:这么多人在这,总有人见过这女人吧!

    士兵望着他的背影,喃喃道:“都藏着人家的相片了,还说不是媳妇,看这急成什么样了。”

    陈越顿时一个踉跄,回头吼道:“你给我闭嘴!”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5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