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请72小时后再打开本章, 谢谢

    ……

    冯进先赶紧拽着孙子跟上, 问道:“小姑娘, 那我们现在是回城去吗?”

    第一中学之前主要是因为没人安抚学生导致了一开始的恐慌,但除了高三(1)班有没被发现的感染者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安全。

    由于自己的提前示警, 全国各地肯定有不同程度的防范。送冯进先来一中的路上,叶明晓已经做好了只是虚惊一场的准备, 只是没想到冯尧他们班的点这么背, 班上偏偏就有一个没被发现的感染者, 还好她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任务。

    现在这些学生跑的跑,躲的躲, 除了一两个在校园里游荡的感染者需要防范一下,早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叶明晓摇摇头,问冯尧:“你们学校的小卖部在哪?”

    冯尧一愣, 指了个方向:“在那,你要干什么?”

    叶明晓揉了揉已经发疼的胃,说道:“吃饭。”她上午神经紧绷,除了出门前的小面包之外, 一直没喝水没吃东西, 也不觉得饿, 现在放松下来, 抓心挠肝的饿感就上来了。

    “我帮你买。”把他们接进阶梯教室的痘印男生一直在关注叶明晓, 闻言立刻道。

    叶明晓拒绝:“不用, 我自己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张超突然发现,自己插嘴插得有点突兀,挠了挠脑袋,傻笑道:“我是说,我也饿了,一起去买点东西。”

    他一说话,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了:“我也好饿。”

    “要不我们也出去买点东西吃吧,小心一点,应该没什么事。”

    叶明晓可不想这么多人一起涌过去,赶紧道:“不要去多了,人多目标大,把那些感染者引来就不好了。”

    她这样一说,果然有不少人打了退堂鼓。有人就商量着请别人帮忙带一带。可现在校园里不知潜藏着多少感染者,没有丰厚的报酬,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给别人跑腿?

    叶明晓也不管他们怎么商量的,对冯进先道:“吃完东西我送你们回去。”也不看被同学围住的张超和痘印男生。

    送佛送到西,像现在这样的乱象,学校这样的公共区域自然是能不呆就不呆的好。

    学校小卖部的门从里关着,叶明晓好说歹说,才让老板开了门钻进去,却没有马上买东西,而是道:“我先打两个电话。”

    “你刚刚说的,按市价两倍付钱。”老板紧紧盯着这个进了门还戴着头盔的怪女人。

    叶明晓无奈,拍出一张一百块钱:“这下能打了吧?”她望着老板,笑眯眯地用A国语言骂了句:“小气鬼!”

    老板一头雾水:“你说什么?”

    打电话前,叶明晓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下午两点零一分。

    第一个电话,自然还是打给岳晋尘的。

    “叶明晓?”不等叶明晓开口,他又一次准确叫出了她的名字。

    叶明晓真是佩服他敏锐的直觉,也不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用A国语言压低声音道:“是我。”

    岳晋尘立刻道:“你这里不方便讲电话?”

    叶明晓“嗯”了一声,继续用A国语言言简意赅:“东经130.4°,北纬33.8°,让附近驻军赶往这个坐标,有惊喜。”

    “那里临近我国的白海海域蟹嘴礁地区,发生什么事了?”2029年,人类的科技极度依赖无线网络,现在全球的无线电波都出现了问题,他们联系上军队都费了好一番力气,还没来得及查证各海域情况。叶明晓报的这个海域正是公海区域,但已经很接近华国领海了,白海蟹嘴礁是以前领土争端敏感地区,但现在华国已经实控很多年了。

    “两条疯狗想来吃大户,自己先发疯弄死了自己。”叶明晓目中寒光毕现。

    因为全球经济多年持续低迷,只有华国凭借一步步的经营,综合国力不断提升,早成了饿狗眼中的美味大餐。只是这大餐自带钢叉利齿,十分不好惹,这些饿狗才一直蠢蠢欲动,却又不敢真的动弹。

    前世也是这个时候,S国和A国在附近的公海举行联合军演。9月1号上午,S国在前,A国在后,两国的几条海军军舰偏离了军演海域,悄悄驶近了华国海域。

    不管他们之前想干什么,三个小时的世界静止之后,由于无人操控,这几条军舰毫无准备地在那里相撞,就此消失于茫茫海洋之中。

    后来,S国和A国发表声明,说华国趁他们军演时偷袭了他们的舰艇,以此机会逼迫华国负责,同时放出“华国终于要称霸全球”“华国幕后黑|手”“华国要殖民全球”等谣言,在国际上对华国造成了很多麻烦。尽管这种说法漏洞百出,但这两国的确有军舰消失在华国附近海域,因此,在前世,他们的胡说八道还是很有市场的。

    华国也不是吃素的,9月1号是恶红瘢热症集中爆发的时间,这几条军舰偷偷出现在自家近海,哪有这样的巧合?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甚至诛心一点,谁知道这次瘟疫是不是他们放出来的病毒,好配合军舰登陆,打响的一次生化战争?华国外交部连续发言跟对方几国打嘴仗,刚开始还争了个不相上下,但很快,华国国内局势恶化,大小城市到处是狂化的感染者,沦陷得太快,自顾不暇了。

    各国趁此机会在华国海贸上狠狠啃了好几块肉,要不是顾忌到瘟疫,恐怕会直接登陆华国本土劫掠也说不定。但好景不长,恶红瘢热症蔓延到全球,这场始于**的灾难终于变得无可遏制。

    岳晋尘何等人物,结合到自己手上的消息,立刻明白了:“是S国和A国?”

    华国高层早有共识,现在的蓝星问题和冲突太多,早变成了炸|药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一场世界大战开始。因而,S国和A国开展联合军演时,华国也是密切注意动向的。

    “不错,”叶明晓道:“他们还会有进一步的动向,注意别吃亏了。”说完这些,她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岳晋尘道:“有很多人在找你,注意安全。”

    这一句或许只是随口的关怀突然让叶明晓轻轻笑了笑:“谢谢。”十年末世,早已经将她磨练成了一个理智冷静的人。其实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出了这样疯狂的决定。但即使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得不逃亡,也许会被囚禁,她也不会后悔。

    “不,是我,是我们该谢谢你。”岳晋尘忽然道。这女孩的背景非常干净,无论她从哪里得知的这些消息,她不可能不明白公诸于众会给她带来怎样的麻烦,可她还是做了。

    “能问一句,有谁在找我吗?”叶明晓道。

    岳晋尘顿了一下,似乎在迟疑:“据我所知,目前只有松海市一部分驻军,但将来——”你会是众矢之的。

    叶明晓没等他说完话便挂断了电话,对现在的她来讲,一个敌人和一群敌人只有数量上的区别。何况,他说到松海市驻军时,叶明晓已经明白了这一次的来者是谁。

    这就够了。

    拨打姜航的电话时,叶明晓的手都在抖——之前过度运动的肌肉劳损仿佛顷刻之间就发作了。

    深切的疲劳令叶明晓更加直接:“怎么样?想好没有?”

    之前话谈到一半被强行掐断,姜航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可叶明晓的电话该死的已经关了!公司面临转型时期,能有这样的机会不容易。这个女人算是掐住了他的要害,他苦笑:“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想没想好的,你想怎么合作?”

    “一份稿件一百万。”叶明晓揉着酸痛的手臂,淡淡道。

    姜航呼吸一顿:“你还真敢开价!”

    叶明晓冷笑,饥饿令她渐渐失去耐心:“一百万能让全世界人都随时盯着你那破网站,如果你觉得不值,我可以找别人的。”

    叶明晓找了别人发稿的话,姜航前期顶着压力也不撤稿所作的努力就会成为泡影,虽然不清楚叶明晓的消息从何得来,但他是个商人,不会放过手边的机会。

    反正,他需要的,也只是度过目前的困境。

    “……干!”姜航咬牙道:“我怎么给你钱?”

    “给我一个身份干净的支|付|宝新号,绑银|行卡的那种。除了你我之外,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号是我的。姜总你别说你弄不到,我知道你跟支|付通的刘总他们关系很好,记得把钱打到这个号上。嗯,上午的第一份稿件,就算你八折吧,八十万,我要一次性付清,稍后我再联系你。”

    三下五除二解决完姜航,叶明晓的肚子已经在擂鼓了,她随意拿了几样吃的,出门的时候正巧撞上张超和其他几个学生。

    张超举着一张纸,一样样念:“火腿肠十根,鸡汁味方便面,哎,老板你这有电话啊,我先打个电话!”他一说,其他几个跟他一道来的学生也闹哄哄地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这帮小子们总算想起来给家里人报平安了。

    回到阶梯教室,叶明晓把吃的东西给冯进先和冯尧分了点,道:“吃完就走。”

    没吃两口,叶明晓感觉有人在看她,猛地回头过去,痘印男生吓了一跳,尴尬地笑了笑,干脆蹭过来:“姐。”

    叶明晓垂目,往嘴里大口大口地塞面包。

    痘印男生搓了搓手,嘿嘿笑道:“我听到你刚刚跟冯尧的话了,那个,你能不能带我一路啊?”

    叶明晓把最后一口面包放嘴里,“你说说你家地址,顺路的话我可以带你,但我不去市中心。”

    她答应得这么干脆,反而是对方愣住了:“啊?”随即狂喜:“顺路的顺路的,我跟冯尧住一条街,不信你问他。哦对了,姐,我叫吴长东,怎么称呼你啊?”

    叶明晓正要答话,远远地突然一阵喧哗:“我们是华国人民军队,奉命解救充和市第一中学师生——”

    军队?这来得,有点晚哪。

    叶明晓招呼着冯尧爷孙俩和张超,几个人跟着人群朝门口涌去。

    “现在上面的意思是,别的事都要暂时放下,维|稳除疫是重中之重,你可别犯浑哪——”

    从入伍起,陈越就跟在这位长官手下,对这犟牛的性子,长官早摸透了:追踪叶明晓的任务是他主动接下来的,按照他的脾气,事情没有一个结果,他绝不肯轻易放过。

    陈越翻开手机上的照片,大眼睛的女孩对他笑得眼弯弯的,怎么看也不像有魄力干出把华**政系统搅成一锅粥,还在事发后躲得无影无踪的居心叵测者。

    “刚刚路牌上显示,还有十公里,现在应该走了一半,只剩五公里了。”战友抽空瞟一眼他手机,挤眉弄眼:“这是嫂子吗?真漂亮啊。”

    陈越关掉屏幕,瞪他:“哪有的事,别瞎猜。”

    战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哪个单身大老爷们会把漂亮女孩子的相片搁手机里装着,没事还拿出来看?

    陈越不用看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只是追踪叶明晓的任务是机密,他并不好多解释,此刻见对方误会,但不再追问,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不作声了。

    他没好气地把目光投向外面,突地瞪大眼睛:“停车!”

    战友反应速度也快,一脚刹车踩下去,身体不由地往前蹿了一下,也看清了不远处的两个蠕动的东西。

    “我靠,有情况!”

    他们俩一停车,后面顿时一连串的“吱嘎”刹车声!

    陈越摸出□□,跟战友一边一个跳下车,一个去便利店,他则跑到穿着加油站员工衣服的两个粽子面前,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时,战友也跑了回来,说道:“里面没人,全是些吃空了的袋子。”

    两人行动期间,后面有不少人也下了车,众人快速把加油站搜检了一遍,倒没发现其他情况。陈越喝道:“都给我打起精神,加完油赶紧走。”

    有了这一幕插曲,车队之前那隐约放松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待到再走了约两公里,听完暂时滞留在军卡中那一车人七嘴八舌的汇报,他的脸彻底黑了。

    “陈营长,你看这情况现在怎么办?”

    说话的是省政府派来的巡察员,叫刘正华。

    陈越打开带来的地图,点了几个位置:“先去粮食局。”粮食局最靠近他们即将进城的方向,上级给他的任务很清楚:如果确定宁桂局势已经不可控制,那里的粮食必须先全抢出来。

    但刘正华得到的任务显然不一样,他反驳道:“不是先去市政府问清情况请他们协助吗?”

    陈越冷笑着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道:“把情况搞得稀烂,还妄想遮遮掩掩的,不正是市政府那帮废物吗?”

    刘正华对宁桂市政府观感也极差,陈越不去,他没有继续坚持,而是道:“那还有农科院的曹教授,这你不能不管吧。你不会以为前头去的那两个小兵能把曹教授救出来吧?”

    以曹教授在华国的地位,陈越若是不救,麻烦才大。他明白这人的小九九,直接叫道:“王连长!”

    “有!”

    “你带着你的人去农科院!”

    刘正华连忙道:“我跟王连长一起去。”去扛粮食有什么意思?如果他能把曹教授从宁桂救出来,等回去了绝对是大功一件!

    曹教授可是华国最顶尖最富盛名的农学家,他研发的两季麦享誉世界,活人无数,国内国外获得过无数次最高奖。即使回去了不论功,单凭曹洪健救命恩人这个名号,自己的好处也少不了。

    陈越双眉微拢,刘正华以为他要拒绝,忙道:“我来过宁桂农科院,到时候也能当个带路的。”

    陈越挑挑唇角,直接对王连长道:“听见了?刘处长要走前面给你们带路,还不快谢谢刘处长?”

    刘正华一僵:他到前面?带路也不一定非要走前面吧!

    陈越分派任务的时候,叶明晓正招呼她的临时队员下车。

    车一打开,里面那股血腥味立刻引来了满街游荡的感染者的注意力,他们嘶吼着朝几块活肉扑了过来。

    胡乐腿软了一下,幸好被及时扶了一把:“快跑!”

    然而两人一边一个,立刻让叶明晓拽住:“跑什么跑,骑车,笨蛋!”满大街的疯子,他们三个人六条腿跑得出去吗?!

    胡乐如梦初醒:“对对对,骑车。”几人选在这里下车,除了顺路送两个重伤员去了趟医院之外,还有一个原因——胡乐的小电瓶之前扔在这。

    城市里到处都是游荡的感染者,叶明晓他们很艰难才走到这里,即使她不怕撞到那些人,但不提那撞击的视觉效果,单说灵活性,稍嫌笨重的斯宾特也远及不上这看上去又慢又脆皮的小电瓶。

    电瓶车滴滴响了两声,叶明晓抢先跨上去,郑新立刻跟着跳上来,胡乐慢了一步,只能坐在最后弱弱抗议:“这是我的车啊啊啊啊!”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6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