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 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谢谢  叶明晓猛地睁开眼睛。

    这是一间面积狭小的一居室, 发黄的墙壁上印着灰色的水迹,靠近卫生间的木板门角落处见缝插针地长着一小块青苔,床脚的小书桌上凌乱地堆放着几本书, 黑色的水性笔搁在摊开一半的笔记本上, 而桌上的手提电脑还缠在一堆电源线中间,在电脑的旁边,是只咬了一半的小面包和一根黑色发圈。

    眼前的这一切, 似熟悉又似陌生。

    最后,她的视线落到书桌最边缘那个蓝色海豚造型的闹钟上。鱼尾卷成圆形的小海豚环抱着同色的钟盘, 时针正好走到七点二十七分, 日期——

    她梦游一样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滑开屏幕点出日历, 2029年9月1日!叶明晓的身体微微一震。

    她记得太清楚了, 这一天, 正是后世科学家们公认的, 末世来临的那一天,而这里……是末世来临前她最后住的出租屋!

    叶明晓伸出双手——十指纤长, 指节功能完好, 不是十年后小指指骨被砸断过, 再也不能蜷曲的那只残手。

    她狠掐了一把虎口,好疼。

    那么, 她这是, 重生了?

    叶明晓不敢置信, 即使在那些苦苦挣扎生存的日夜里,她做过的,最美的梦里也没敢梦的事竟然真的发生在了她身上!

    她起身猛地拉开水蓝色印花窗帘,窗外的人声车马声好像被打开了结界一般,奔涌狂啸着向叶明晓涌来——

    操着河东省口音的卖包子大婶嗓门嘹亮:“是要两个包子吗?”

    在大婶旁边,炸油条的大铁锅“滋啦啦”地响,焦香的油烟气氤氲着,升腾着,把路过的人都包裹起来。

    两个穿着蓝白运动服的中学生骑着自行车,左拐右拐,艰难地从人流中穿行而过。

    公园里打太极拳的老太太老大爷们已经说笑着在往回走。

    这一切都那么真实。

    叶明晓像一个贪恋人间阳气的幽魂一般,深深地吸气,呼气,在烟火红尘中流连不去。

    活着,真好。

    “铃铃铃铃”,海豚小闹钟突兀地响起来,叶明晓的思绪瞬间被拉回到现实,再看闹钟,分针定在了七点三十分。

    距离地狱之门打开的时间只剩两小时。

    叶明晓腾地跳起来,她得做点什么!

    做什么,她暂时没想出来,但有一点很清楚:这场瘟疫灾难是整个人类的大劫之始,假如她独善其身,到最后也只能跟着所有人一起毁灭,她——

    叶明晓冲到书桌前打开电脑盖子,又合上,不行,她个人影响力不足,贸然发出警告很容易被传为笑谈,不会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而且,有些事需要她亲自去验证……又拿起手机打算报警,拨了两下也放下了……万一警察盘问,她怎么回答?她还不能暴露!至少,不能暴露得太快。

    只有两个小时的富余,纵然她有不令自己卷进来的千般智计,也需要时间去施展,何况她现在只是个平凡的小白领,能使用的资源太有限了。而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叶明晓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房间里转了一圈,直到杂乱无章的思绪被另一串舒缓悦耳的钢琴曲打断——她的电话响了。

    付嘉,那是谁?

    从记忆里搜索着这个名字,叶明晓滑开接听键,夹着耳机开始从衣柜里翻找衣服。

    “晓晓姐,起来了吗?”打电话的女孩声音娇娇软软的,带着点本地口音。

    她直接问道:“你有什么事?”

    女孩声音还是软绵绵的,不急不缓:“是这样啦,我昨晚上吹空调着了凉,现在人很不舒服,想跟你请个假。”

    叶明晓随口嗯了一声,准备挂了电话。

    付嘉的话还没说完:“今天微博和公众号上的文章我已经准备好了,放在公司电脑没带回家,再麻烦你去了帮我发一下就行,好吗?密码是你之前给我的那个,文件地址待会儿我发给你。”

    叶明晓能耐着性子把这段废话听完,是因为她终于想起来这个女孩是谁——她是末世前公司新来的,被分配在她手下的实习生,也是新闻部对外微博和公众号的管理员。末世来临前的那一天她也打过这一通电话,自那天之后,叶明晓再也没见过她。

    叶明晓答应了她,提醒道:“你今天别去医院了,买了药就在家休息吧。最近出现一种新型传染病,据说很烈,不少人都中招了,现在医院塞满了人,你注意不要被交叉感染了。密码也再给我发一遍。”

    付嘉紧张起来:“传染病?我怎么没听说?晓晓姐,你是有什么内|幕消息吗?”叶明晓在这个城市生活得比她长,又是跑新闻的,或许就有点人脉知道些常人不知道的消息。对她的正色警告,付嘉不敢不当一回事。

    挂断电话时,叶明晓已经有了主意。

    把应该是头天晚上放在床头搭配好的套装划到一边,叶明晓随便擦了把脸,换上一身轻便的牛仔裤和T恤衫,足蹬一双球鞋,拿起放在角落的网球拍——这是屋里唯一一件像武器的东西。

    这次出门,应该再也不会回来了。好在她的东西不多,叶明晓只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把屋里剩下的食物搜刮一空,带上所有证件,银|行|卡和电脑,叼起书桌上剩下的面包,转身跑下楼。

    她住的这间出租屋位于城乡结合部,环境是差了点,但是交通便利,生活设施齐全,房租也便宜,距离她的工作单位圆点网络公司只要十分钟车程。

    出了楼梯口,叶明晓迎面差点撞上一群刚锻炼回来的老年人。

    走在最前方的老头大声抱怨:“你们这些女同志就是娇气,不就是吹了些冷风吗?居然说倒就倒了,还能走吗?要不我背下你?”

    他问的是个银白发色的胖老太太,老太太喘得很急,被两个稍年轻点的中年妇女一边一个架着,她自己则是用湿纸巾搭着额头,声音嘶哑地回话:“不用,我家快到了,坚持一下没问题。小李,小张麻烦你们了。”她没捂住的半边脸上,是不规则的红色瘢痕。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看到这一幕,叶明晓的心还是狠狠一沉——末世是由这场瘟疫拉开的序幕,它集中爆发的时间虽统一被认为是在九月一号上午九点半左右,但在这之前早有预兆,想不到刚出门就碰上一个疑似病患。

    她抱着最后的希望走上去:“阿姨,我是医生,您能给我看看舌苔吗?”

    叶明晓长着一张很富亲和力的圆圆脸,她声音柔和,提的要求并不过分,老太太痛快伸出舌头,还问:“小姑娘,我是什么病,看出来了吗?”

    她的舌苔中心紫中带黑。

    叶明晓不知道怎么回答她,这种后来被命名为恶红瘢热症的瘟疫,一直到她死去都没有被攻克。它是一种传播极其迅速的烈性传染病,即使是银发老太太这种初级症状,也是发病就注定了死亡的结局。

    她最后道:“问题不大,不用去医院,回房一个人躺着,安静地睡一觉。不过,这个病传染性很高,生病期间注意一定不要跟其他人接触。”睡上一觉,不用醒来最好,万一醒来了……她环视着老太太周围的人,好几个脸上都出现了淡淡的红斑,不会弄错的。

    叶明晓深吸一口气,走进巷子口的小超市,那里有一部老式公用电话机。

    “老板娘,打个电话,”叶明晓递给老板娘两张百元大钞,“赶时间,你帮我去货架上拿点东西吧,剩下的是你的。”

    叶明晓经常在这买东西,老板娘跟她很熟,没多想就答应了。叶明晓随口报出一大堆远离柜台,一时又找不到的货品,等老板娘离开视线,她立刻拨通110,沙哑着低声道:“喂,我要报案,有人投|毒。”

    接电话的是个小姑娘:“您说有人投|毒?请问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有什么人在投|毒?”

    叶明晓综合上辈子得到的消息,报了几个地点:“碧海街,市第一中学,432工厂……有人在投烈性生化毒|品。”

    接线员一时没有回答,叶明晓报的这些地方要么是人口稠密地区,要么是兵工厂等敏感单位,涉及的地方之广,听上去就像闹着玩似的。

    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这恐怕将会是华国建国近百年来波及范围最广的一起投|毒案。110不是没有过被疯子电话骚扰的经历,那些人编出的报警理由比这离奇的比比皆是。

    对付这种人,接线员早有经验:“女士,您知道您在说什么吗?如果您报假警的话,我们根据——”

    老板娘捧着一堆杂货在往回走,叶明晓连忙打断她:“我当然清楚报我假警会被拘留,你们现在派人去看,说不定还能拦得住。别的地方我不清楚是谁在投|毒,但是第一中学,投|毒的是个姓梅的食堂杂工,他就把毒|品放在稀饭里,你们快点去,晚了等孩子们吃过饭就完蛋了!”

    十年了,叶明晓或许不记得很多事,但第一中学发生的这起投|毒案,即使再过十年,她也不会忘记。因为这起事件的性质之恶劣,造成的后果之惨烈,影响之深远,再无人能出其右。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6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