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 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 谢谢  她打开老古董手机,看着绿色屏幕上闪动的时间, 借着那点微弱的绿光取出之前在超市采购的加厚口罩,耳塞和泳镜, 起身出了农家乐地下室。

    想在这三个小时里裸|露在地表正常行走其实很简单——护好眼耳鼻七窍,不令那些地外来客钻进身体即可。

    当然,以尘埃们无处不钻的特性而言,身体里没有一丝半点堆积是不可能的。未来的十年中,科学家早研究出来, 这些构造特别的小东西可以少量停留在人体中, 不会影响身体健康,造成行动不便。

    农家乐的门窗紧闭, 窗外灰滢滢的,泛着渗人的绿光。要是换了另一个胆小的人看到此时情状, 恐怕要吓得叫起来——这场面,活像经典鬼片的场外布景。

    但叶明晓知道, 这只是那些尘埃太过密集的结果。三个小时后,它们跟大气中的水分子结合, 将会越来越重,直到它们坠落到地上被吸收进土地,天地之气便会重新清浊分明。

    这将带来另一场灾难。

    叶明晓神色微紧, 打出了醒来后的第一个电话。

    电话迅速接通:“叶明晓?”

    叶明晓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下:这是她新换的那个, 还没打过电话的古董手机和新手机卡啊!这人怎么还是一下就把她认出来了?

    不过, 她知道时间紧迫,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你们应该还有能调动的人员吧?”

    对方“嗯”了一声,声音难得有些急迫:“我一直在等你电话,你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倒是变相解释了之前一口叫出她名字的事。

    叶明晓对他的要求不置可否,转而道:“好,你们先分拨一部分人手到医院,将没按照要求隔离起来的恶红瘢热症患者按照最危险等级将其隔离并严加看管。另外一部分人就去挖土,能挖多少挖多少——”

    “挖土?”对方罕见地打断了叶明晓的话,不解地问道。

    “是的,”叶明晓解释道:“最好挖农田里的肥土快点封存起来,塑料纸壳都行,只要不是太过透气的材质都可以用来装这些土。因为这些宇宙尘埃渗入到土地中,将会使土地减产,在中和剂研制出来之前,没受污染的土地会有大用。”

    “你怎么不早说?!”对方激动之下,声音一下大了起来。

    叶明晓镇定地反问:“早说你会信吗?还是早说你们有多余人手作准备?”

    对方一滞:“对不起,是我情急苛责你了。”如果不是九点半的这场离奇可畏的全球**故,他也不可能对叶明晓所说的话不加查证便照单全收。

    叶明晓却很明白他的心情,并对他的敏锐和反应能力感到佩服:华国已彻底消灭饥|荒有半个多世纪,现在的华国,只要肯劳动,就有饭吃。除了那些经历过困苦年代的老年人,如今的华国人起码有八成都不知道饿肚子是什么滋味。但叶明晓带来的这个消息,对方很快明白了它的可怕之处——饥|荒,随之而来的必将是天下大乱!

    华国的人口已是困难年代的五倍之多,如果骤然回到饥|荒年代,所引起的系列问题将会更加可怕。难怪想到今后的艰难困苦之处,令他这样泰山崩于前都恐怕不会动容的人也会情绪失控。

    听得出来,他的道歉很诚挚,叶明晓接受了他的歉意,想起昏迷前看到的电视新闻,安慰道:“你们已经做得比我想象中的更好。而且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样糟,”她意有所指:“毕竟目前知道这事的,只有你我二人,我们比其他人多了这么多反应时间,来得及准备很多东西。而且,这些被污染的土地不是全部都不能再用,挖深一点,总有合用的土地。”只是会减产很多。叶明晓默默道。

    “要挖多深才能有有用的土地?”岳晋尘现在不想浪费一秒钟时间。

    这个问题,叶明晓就真的不知道了,她只能实话实说:“抱歉,由于地形地貌不同,这需要科学家的实地堪测数据为依据。现在所有的浅层土壤都还可以用来种地,按照宇宙尘埃下沉融入的速度来算,你们至少还能挖半天。”接着,她又毫无保留地说出恶红瘢热症患者苏醒后的症状和危害,告诉他如何在尘埃中保持清醒的方法,便准备挂断电话。

    “谢谢你,叶小姐,”对方诚挚地说道,“我是岳晋尘,如果你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助你。”

    岳晋尘?这是谁?

    叶明晓敢肯定,她并没有在末世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有这等能力的人,不该在末世中是藉藉无名之辈。那么,只有可能他前世死得很早。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这样的人物盛年早逝?

    疑惑只是一闪而逝,叶明晓听出了对方的言外之意,她微微一笑:“我以为岳先生你会说,我一定会找到你。”

    “不,我相信,叶小姐不会喜欢这样相见的方式。”岳晋尘又强调道:“如果有困难,你可以打这个电话来找我。”只这一句话,对他而言,已经是很重的承诺。

    说完这话,岳晋尘自己都微微一惊:他并不是个冒失的人,这个叶明晓身上疑点太多。按理说,他应该在调查清楚她身上所有疑点后再抛出橄榄枝,但是……想起对方镇定而清甜的声线,还有她那则石破天惊,却不失公心,深具分寸的公告。岳晋尘觉得,把信任赋予这样的人,并不是不可接受的事。

    “我记住了,多谢。”叶明晓笑了笑:“不过,我还需要一个固定电话联系你。顺便说一句,这三天里,所有的移动通信方式均会失灵。”

    对方没有立即选择求助,岳晋尘意外,却又不意外。他把自己的所有联络方式全报给了叶明晓,最后道:“保重。”

    “保重。”

    岳晋尘的承诺很重要,相信他也是真心想帮助自己。但叶明晓知道,她不能太过倚重这个承诺。她再明白不过,从她选择将自己所知的一切曝露给全世界开始,她就陷入了空前的危机中。

    如果她还想自由地在外行走,那么,就不能把自己的命运完全交给另一个人处置。

    叶明晓裹紧外套,戴上全副装备,举步走进了厚重的尘埃风暴中。

    想掌握自己的命运,只能靠自己。

    农家乐外的马路上零零散散停着几辆车,车主人和乘客都歪倒在位置上无知无觉。

    叶明晓出了门,原本只是轻轻拂面的微风突然卷起一堆落叶,狂呼乱啸着朝她冲撞过来。

    除了这莫名的怪风,整个世界像死在了漫天的灰尘中一般,静得可怕。

    叶明晓找到那辆刚租的别克七座商务车开始启动,顺便打了个电话。

    意料之中的,电话没有接通。

    像岳晋尘这样有决断力,又有良好的地下避难条件,并且行动力绝佳的人毕竟是少数。

    叶明晓叹了口气,踩下离合器。

    白色的别克GL驶出这条有些破败的乡村公路,叶明晓眯着眼分辨了一下蓝色的路牌,果断选择了左转驶向H301省道。

    那里是她末世来临后的第一个目的地——海东省充和市。

    半个小时之后,农家乐老板娘一家醒来,发现那位本来准备在她家休闲玩乐的叶小姐早已走后多时。

    在对家人的担忧中,四小时后,老板娘等回了自己的丈夫和公司放大假的儿媳妇。

    一家人就像华国千千万万的家庭一样,只把这一天当成了一个气候离奇,叫人有点不安的普通一天。

    然而,三个小时之后,他们迎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走了?她什么时候走的?”为首的两杠一星军装男问道。

    “不知道。”老板娘见那人皱眉,忙道:“她是在我们醒过来之前走的,起码有半天了。”

    “那她有没有什么不寻常的地方?跟你们说过什么不寻常的话没有?”

    “不寻常?”老板娘仔细回忆了一番,问道:“她工作日跑来我这里玩,算不算不寻常?”

    见问不出东西,两杠一星准备招呼同伴一道离开。

    刘小明在旁边看了半天,见他们要走,实在忍不住了,大着胆子问道:“这位同志,你们要找的人是不是就是叶明晓?”

    两杠一星没答话,他锐利的目光审视地看了他一眼。

    刘小明被看得心里一慌,忙笑着道:“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们要是不方便回答可以不用理我的。”

    “走吧。”两杠一星收回目光,带着同伴快步离开了农家乐。

    等他们一离开,刘小明立刻打开手机,调开他昏迷之前在看的帖子《独家:这个惊天曝料是私人行为,发布人叶明晓已经神秘失踪,她是不是被政府找到关起来了?》。

    快速浏览完所有的回帖,刘小明目光闪烁着,手机屏幕却彻底黑下来——没电了。

    该死,电和网络信号到底什么时候能来!

    他不知道的是,在自己开了几年的二手车驶出城外时,有两个人敲响了他家的门。

    门当然不会开。

    敲门声惊动了林佑的邻居,这位眉毛画的细细的大妈探出头:“他不在吗?不可能吧?每天这时候他都在家的。”

    扎着马尾辫的女孩问:“怎么,大妈跟这家的户主很熟吗?”

    大妈道:“林佑啊,他住这有七八年了,以前这孩子有点独,现在可能是因为爸妈死了,人长大了不少,见面了还知道给我们打个招呼。”

    那就是不怎么熟了?

    女孩“哦”了一声,抱着文件板要走:“那大妈你忙着吧,我们先去下一家看看。”

    社区下午布置了任务下来,要求他们当天把社区里人员的健康状况,分布情况来个摸查。她跟同事爬了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楼梯,还有好些户没去到呢。

    她同事却有不同意见:“大妈,这个林佑你还知道些什么吗?”

    大妈还没说话,女孩不乐意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快去把其他地方走一遍好快点回去交差。”

    男孩看了眼大妈,背过身压低声音道:“我是觉得有点不对。明明政府已经说了,让大家在屋里待着别乱跑,这个人大晚上的一个人不知道跑哪去了,你不认为很可疑吗?”

    他自觉声音放小了不少,但楼道本来就空旷,大妈勾着脖子,听了个正着。

    她跟那女孩同时一惊:“你是怀疑他干坏事去了?”

    “我就说这个林佑有哪不对劲!”

    两个年轻的社区工作人员齐齐回头:“哪不对劲?”

    大妈突然吼了一嗓子已经有点后悔,连忙也压低了声音:“你们俩先进来,我们再说。”

    屋里的大电视除了一遍遍地播报政府警告,还有各地疫情控制情况。大妈一把抢过遥控器关掉电视开骂:“死老头子一天到晚就知道看电视,别看了,出事了!”

    坐在摇椅上跷着二郎腿的大爷一下跳起来:“你这娘们——”

    眼看大妈家即将开始家庭战争,两个人连忙一边一个架住:“大爷大妈快别吵了。”

    “是啊,大妈,你不是说有情况要反映的吗?”

    “没错,我就觉得,这个林佑有不对劲。”大妈说话有点啰嗦:“这孩子出国前不太懂事,等回来了就像变了个人似的,看着还是冷冷淡淡的,但嘴会叫人了。”

    这算什么情况?

    假装在看报纸的大爷直接嘲笑:“还不兴人家孩子长大了懂礼貌了?”不等大妈跳脚,他又道:“我觉得他有一点特别不对劲,就是他以前吧,走路有点外八,现在整个腿直直的,走得可正了。”

    两个年轻人同时皱眉:这能说明什么?

    倒是大妈一惊一乍的:“你也看出来了?还有啊,他以前特别不爱吃青椒,现在经常做菜就买那个。还有还有,他家里的鱼养死了之后再没买过了,我记得他以前很喜欢养小动物的。”

    “对对,我还想起来一件事。上次我跟老刘在公园钓鱼时,远远地看他跟一个姑娘走在一块,结果回来我问他哪去了,他说他一个人去图书馆了。”

    “……”

    华国某些地区盛产一种叫“朝阳区群众”的神奇生物,你明明性格孤僻,家门紧闭,几乎不同邻居来往,从不麻烦别人,也没有奇怪的朋友。但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些以退休大爷大妈为主体的朝阳区群众们是怎么隔着屋门把你家情况摸得比你自己还清楚的。

    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这位名叫林佑的普通人隔壁,就住着这样的两个“朝阳群众”。

    连那个最漫不经心的马尾辫,在听完两个大爷大妈琐碎的情况汇报后,也逐渐变了脸色。

    宁桂市跟充和市的总人口数差不多,但实际面积几乎是充和市的三个大。

    这些多出来的面积一部分是山,一部分是水。

    华国农科院在宁桂的基地就在宁桂近郊一个依山傍水的山脚下。

    看到那栋熟悉的白色楼房时,胡乐激动得快哭出来了——

    他觉得自己这表现一点也不夸张,真的。平时一个小时就能打一个来回的距离,他们三个足足走了三个小时!

    期间,他差点被这个开车的疯女人甩下来三回,差点被突然冒出来的疯子扑下来一回,真的被突然冒出来的疯子抓到过一回,不小心把扫把弄掉了两回,当然,他们又不得不杀回去从那群疯子手里抢回来。

    最后,居然是他的小电驴先受不了的,它的后车胎爆了。

    他就坐在只包着一层车胎皮的后座上差点被颠成了一个智障不说,眼看电瓶车越来越慢,那些疯子都快跑得比车快的时候,那个开车的疯女人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跳下车,从一台老头乐电动车里徒手抓出个头发花白的老疯子,把自己塞了进去!

    还好她有点良心,还知道等他们俩进去再启动。

    老头乐的体积比他的小电瓶大多了,也就走得更慢,虽然有了掩体,但为防那些疯子跳出来挡路,他跟郑新两个一点都不敢停地舞着两把大扫帚不知道有多久,总算快到农科院了!

    他这一路,简直堪比西天取经九九八十一难!

    “呵呵呵呵。”胡乐瞪着农科院的方向傻笑起来。

    郑新摇摇他,担心地问道:“胡乐,你没事吧?”

    胡乐擦了把脸,发现自己的袖子和脸都是湿的:他居然哭了。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69.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