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 谢谢  经过数小时的突击审讯, 901特大投|毒案有了重大进展。

    但参与审讯的每个人心里都沉甸甸的。因为, 终于开口的嫌犯说,他们第一次投|毒的时间其实是上午5点左右, 主要投放地点在松海的几个火车站和汽车站。

    也就是说, 那些在早上五点左右, 从松海出发的游客已经把病毒带到了全国各地。

    这还只是松海一地的情况, 还不知道全国其他发现投|毒包的城市,那些人是怎样的布局。

    几分钟后, 消息传到平京市

    “难怪明明消息来源只提及了几个一线城市,全国却有这么多地方同时有患者出现, 原来如此。”

    陈志祥自语着打了个电话:“晋尘,是我, 你陈叔, ”他把案件的情况简单同岳晋尘说了一遍,问道:“那边没再跟你联系了吗?”

    岳晋尘把电视的画面定格,尽管打了马赛克,感染者那狰狞疯狂的红眼睛依旧叫人头皮发麻。他出神地盯着那个人, 答道:“没有。陈叔,你是怀疑她的消息有隐瞒吗?”

    “在没有证据之前, 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作为曾经的一线干警, 陈志祥充分保留了以证据说话的职业特性:“但是我认为, 她没有必要隐瞒。”

    陈志祥虽然在之前的小会议上明确表示目前不想抓捕叶明晓, 但自从这个女孩子的名字浮出水面之后,他已经叫人把她过往的履历,兴趣爱好,甚至是交的朋友圈子全查了个底朝天。

    这些信息足够让他分析出叶明晓的基本性格:她的家庭出身非常干净,甚至可以说根正苗红,她个人也没有深切的海外关系,就连她的爱好也只是美食,国学等很大众的华国年轻女孩爱好。对了,她在网络上从来没表示出对政府对社会的不友好。这一点非常难得,因为很多人即使不是反|政府,但在遇到挫折不公时很难不去迁怒没有做到尽善尽美的政府。而这个女孩子做着最接触社会黑暗面的社会新闻记者,心态却一直非常积极阳光。

    面对这样简单干净的履历,就连陈志祥也找不出她会瞒报第一次投|毒的原因,那么,只有一种可能,这个女孩子不知道实际投|毒是分为两次的,她得到的情报并不完整。

    为什么她会得到不完整情报?她的情报链是从哪里断掉的?

    至于她为什么会知道宇宙尘埃会导致人昏睡,感染者提前醒来并发狂的事,陈志祥下意识地没有深想。

    岳晋尘安静地听完陈志祥的分析,道:“陈叔,我记得她说过,病毒是在遇到宇宙尘埃之后发生了变异。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原本的病毒只是具有普通传播能力,有的人即使带上了病毒,也不一定会得病。而在宇宙尘埃之后,原本的感染者们才呈现出了我们看到的,高传染高变异性?”

    “这个问题,我们还是等病毒学专家的报告出来吧。”陈志祥仍然不愿意轻易下结论,他叹了口气:“这场仗,比我们想象得更艰苦啊。”

    这场艰苦的仗,叶明晓已经有所预感。

    几乎是在进入加油站的那一瞬间,她立即打了个寒颤。

    叶明晓猛地踩下刹车,后座的吴长东顿时惊醒,叫道:“怎么了?”

    叶明晓盯着加油站便利店里的两个人,喝道:“好好待着!”快速套好之前的那套简易装备,提着一根棒球棒,打开车门钻了出去。

    这两个人一男一女,穿着加油站员工的黄色制服,几乎在叶明晓下车的时候就奔到了门外。

    叶明晓心中一惊:这两人的动作比她在充和市遇到的感染者动作灵敏多了,看来,之前他们应该吃了不少好东西,进化了一点。

    看这两人马上就要到扑面前,叶明晓钻回驾驶室,把面向加油站一面的车窗打开到刚够一个脑袋钻进来,她自己则坐在座位上,听吴长东快速贴到另一边车门吼道:“你疯了!”

    在那两个人钻进车窗的那一瞬间,叶明晓举起棒球棒,快速击打了一下男员工的头部,那员工顿时头破血流,他明显作了一个晕眩的动作,但不过片刻就重新睁开眼睛,流着涎水冲她张大了嘴巴!

    叶明晓又是一棒下去,他这才翻着白眼软倒下去,她随即回身给了那女员工一棒。

    吴长东那声恐惧的叫声还没叫出来,战斗就结束了。

    他看叶明晓打开车门,撕开胶带去缠那两人的嘴,急忙也钻了出去,用脚踩住那人的下半身,帮叶明晓把人绑了起来。

    绑完之后,叶明晓直接把人丢在原地,把车开到加油机面前,拿起油枪给车加满了油。

    之后,她又在加油站里找到了几个空油壶,把它们注满之后,叶明晓将油放进了后车厢,想了想,她掏出二百块钱,对着摄像头的方向晃了晃,将钱塞进了女员工装钱的腰袋里。

    再一次上车,叶明晓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关掉车灯。

    在夜色中几乎是无声地行驶了近十分钟之后,叶明晓停了下来——前方道路中间横了一辆军卡。

    在叶明晓减缓车速的时候,一道强烈的手电筒光亮照了过来,有人叫道:“停下来,调头,这里不能过!”

    不让过?

    这是宁桂市周边唯一一条通往G287国道的路,这里不让过,她还能回到哪里去?!

    叶明晓摇下车窗,冲车里的人喊道:“为啥子不让过?”

    “不为啥,军管了。”车里人并不露面,很粗暴地答道。

    叶明晓心里那股不妙的预感越发强烈:宁桂市,一定是出事了。

    那么,现在她要怎么办?

    叶明晓权衡了片刻,最终决定:如果前方的局势糟糕到了管控人出进的程度的话,她不介意绕过宁桂走点远路。

    她打开购买的几份地图册,准备看看最近的路线,并在其中中对比了一下,发现S301早在三年前在经过宁桂市时改过一回道,走这条省道已经不用穿过整个城市了。

    那么,不进城,避开人潮的话,她完全可以走这条路的!毕竟现在无法接通网络,各地情况不明,即使叶明晓愿意多花时间走别的路,也说不定会遇上其他意外。

    她想了想,从那一叠假|证中抽出那本军|官|证揣到身上下了车。

    吴长东睁大眼:她还真敢啊!冒充军官是要判刑的吧?

    她这边一有动静,军车的狼眼又照了过来:“说了叫你调头的,咋还不听呢?”

    强光之下,叶明晓忍不住抬手挡在眼前,举着手里的军|官|证道:“同志,我是xxx军陆军上尉赵小霞,我有任务要去江淮城,这是最近的一条路,请通容一下让我过去吧。”

    军车里有人低声交谈了几句,叶明晓继续往前走,这回就没人阻止她了。快到军车前时,有人道:“把你的证给我看看。”

    吴长东顿时摒住了呼吸。

    叶明晓从窗前把这本红红的本子递上去,面上并不见有异。

    这本证书本来就是真的,只是换了张她的相片,照片上的钢印也是那个贩子较了模子印上去的,只要不拿着放大镜比较,粗看肯定看不出来不同。

    这辆军卡中应该就只有驾驶室里的三个人,听声音,年纪都不大。

    果然,没一会儿那人就把军|官|证还给了叶明晓,说道:“赵同志,不是我们不放你,其实是前头有点乱,我们也是为你好。”

    叶明晓便问道:“我不从城里过,只走这条路怎么样?”

    这一回,那边迟疑了一下,答道:“风险肯定是有一点的。”

    “有什么风险?道路两边的人家很多,会扑出来伤到人吗?”

    “你怎么知道会有东西伤人?!”那人骇然地提高了声音。

    叶明晓皱眉:“电视里都说了,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军卡窗户“唰”地被全部按下,一个人探出头问道:“咋都说了?不是,那东西原来不止我们这一个地方有吗?我们上边还叫瞒——唉你打我干嘛,都知道了还瞒个屁!”

    宁桂市还在瞒报?这么严重的瘟疫,他们要怎么瞒?瞒到什么时候去?

    “当然不止,现在全国很多地方都曝发了瘟疫。不是,你们在这守着一天都没有别地方的车经过时告诉你们吗?”

    那个年轻的小战士说道:“我们刚来没多久。城里太乱了,我们团长说叫我们几个来把路口守着,免得有外地人不晓得的,进了城害了人家。”

    叶明晓又问道:“那你们来时那条路还太平吗?”

    有了前面交换信息拉近距离,这回小战士就爽快多了:“主要是城里乱,这条路上倒没啥人。班长,要不我们就放这个女同志过去吧。”

    另一个人这才开口,道:“那我们把车倒开,你快点过去,千万别进城。”

    他不叮嘱这一句,叶明晓也不打算再进城。沈度言只要在城里躲得好就没事,她进城可得冒着丢命的风险。

    这条城外的路没有路灯,两边的民居稀稀疏疏地站在农田后面,无一例外都黑乎乎地关着灯,仿佛一座座寂静的坟墓。

    叶明晓仍然没有开车灯,她凭着肉眼观察着路况,慢慢地驾驶着斯宾特朝大路的另外一头开去。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7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