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 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 谢谢

    “叶明晓?叶明晓竟然是在这!”

    年轻的女警员瞟了来人一眼:绿军装,现在满大街都是。

    她心不在焉地对电话那头道:“如果想把车带回去的话——”

    “哎,我问你话呢, 你咋不答我。”一个绿军装耐不住打断了女警员。

    女警员白他一眼:“没看我忙着吗?”又对电话那头道:“记得带好公司的法人身份证和营业执照来我们派出所办理手续。”

    她匆忙挂断那个电话, 随手点开一个网站,上面置顶的,鲜红的帖子是她之前看过的——

    独家:这个惊天曝料是私人行为, 发布人叶明晓已经神秘失踪,她是不是被政府找到关起来了?

    女警员心里如煮开了锅的开水一样:叶明晓?那个租车的人真的是他们说的叶明晓吗?如果是的话,车还回来了,那人呢?不会是真的……

    “这位美女,不好意思,他不会说话, 我们是松海市xx军的, 来这里公干, 想请你们给我们一点支援。”

    另一个绿军装将第一个人推到一边, 笑眯眯地向她出示了自己的军官证。

    军官证上显示,他叫陆潜,职位是陆军上尉。

    女警员脸色仍然不好, 但缓和了一点,“你们有什么事吗?”

    头一个人正要说话, 陆潜推了他一把, 抢先道:“就是刚刚的叶明晓, 请问你们是在哪发现的她?”

    话一出口,陆潜立刻感觉到了女警员神色的变化,她警惕地问:“你们问这个干什么?”

    陆潜微一迟疑,女警员已道:“没有正当理由和程序,当事人的**我们不能随便透露。”

    另一个绿军装一下急了:“怎么叫没有正当理由?我们又不是骗子,她散播谣言扰乱——”

    陆潜咳嗽一声,道:“是的,我们xx军找她有点事,请贵所配合帮忙找人。”

    “哦,”女警员坐下,冷漠地道:“那请你们走正规程序吧。”

    她的心里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难道是真的?叶明晓真的知道了某些不能透露的秘密,在被那什么追杀?那她告诉了这些人,岂不是……说起来,儿子幼儿园的园长也发了病,要不是叶明晓那则公告,婆婆坚持去了幼儿园把儿子接回来,恐怕……

    在派出所因为叶明晓产生争执之际,叶明晓的心情却难得的好。

    靠吴长东对这座城市三教九流人物的熟悉,自己不仅顺利把八十万套了现,还买到了几张真实的身|份|证,不同登记人的电话卡,甚至是一套仿真度极高的驾驶证和军官证。

    她甚至打包了好多份学历证书,学生证,工作证,记者证等乱七八糟的证件让那贩子一道给办了。

    吴长东望着那一摞捆扎得几乎有半条手臂长的假|证,整个人都麻木了。

    而充和市文华路的派出所,陆潜等来人和警员们的交涉在把所长找到后有了结果:“小李,你就配合一下这位陆同志,把案件情况简单说说吧。”

    被找到时,所长正带着一众干警配合充和市的驻留部队在街上执勤,听完两边人的说法后很快做了决定,准备再赶回现场。

    所长发话了,小李也无可奈何,她只好拉着脸对陆潜等人道:“我们缴获的赃车是在机械局的巷子口找到的,你们也听到了,那车是个叫叶明晓的人租的。”

    一街之隔,叶明晓看看表,夜色初至,现在已经是晚上六点十四分了。她道:“我们在这吃完了饭再赶路。”

    有个本地人带路就是方便,尽管街上店铺几乎全关了门,吴长东还是带着叶明晓找到了一个半歇业的小面馆。

    当第一口热乎乎的汤面吮进嘴里时,叶明晓那颗动荡不安的心立即找到了安放之处:细滑的面条在喉咙里滚过,牛肉筋膜弹牙,伴着鲜香适口的汤水喝下,这样普通的一餐饭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吃到过了。

    值吗?叶明晓。

    值的,即使为了这一碗面,为了这个做面的人,也是值的。

    自从全世界的土地渐渐减产绝收后,之后凭借中和剂种出的果蔬粮食都有了渣粘微苦的口感,那种东西,不要说味道有多好吃,只能说勉强毒不死人而已。

    吴长东神色怪异地看着叶明晓无比满足地把汤底的大颗胡椒,葱花和姜丝都细细咀嚼着吃下咽进肚,等她放下筷子后,整个碗底干干净净,像刚洗过似的。

    ……这个老板总是在刷新自己对她的认知。

    “我们走吧。”叶明晓对吴长东露出了认识以来,第一个真心的笑容。

    听完那个报警电话后,陆潜当即就确认了报警人是他要找的叶明晓!尽管声音有些闷闷的,但瞒不过他!

    可惜在给那个赌窝头子成三认过照片之后,成三坚称自己并没有见过照片上的女人。

    陆潜不会知道的是,在辨认照片时,有那么一瞬间,成三脑海中浮现了一双似曾相识的大眼睛,可那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这双眼睛上的女人眼角是上挑的,神采飞扬,那个小保姆一样的丫头眼角下垂,眉毛稀疏,一看就畏畏缩缩的一脸丧气,操着一口乡下土话,而且皮肤也黑一块白一块,长着虫斑。关键是,那是东子的女朋友!东子怎么可能找得到照片上这样的女人当女朋友!

    成三连连摇头,否认得很坚决。

    陆潜的线索,又断了。

    对方为什么突然报警?没了车她准备怎么办?她现在又在哪?陆潜被这三个问题深深困扰着,一时没有急着出发。

    “连长,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潜站在派出所门前点了支烟:“你随便去哪找台有网线的电脑,上球球跟营长留个言汇报,说在充和市发现了她的踪迹。”现在所有的移动通讯工具都不能联系,只能用这种方法了。至于营长什么时候会看到,这就不能保证了。

    之前陆潜跟着两杠一星陈越在农家乐前的岔路口兵分几路追踪而来。

    陈越认为叶明晓很可能回平京,追着国道的方向走了,另外一组人觉得她还在松海市,又返了回去。只有陆潜被分到了往S301省道充和市的方向,都想不到在这个最不可能的方向找到了叶明晓的行踪。

    “那你呢?”

    陆潜掏出一张相片,指指巡逻的绿军装:“我找这些兄弟们打听。”又道:“其他人跟我来。”

    几路人中,分给他的人是最少的,只有二十个人。天降大灾,目前各兵团都缺人干活,出来找叶明晓的人当中有一部分已经被调回去了。

    走下马路前,一辆黑色的奔驰斯宾特从他眼前驶过。

    车上,吴长东在问叶明晓:“我们这是去哪?”

    叶明晓当然没有回答他,但他的问话让她开始回忆:走省道去关闽要经过哪些地方?

    平京市某国家农科院

    穿着白大褂的老教授对送来的土壤样本得出了结论:“一号样本毒性最弱,四号样本最强,里面的辐射性物质还没有检测出来。但无一例外,这些土壤会降低种子的活性,能降低多少,还需要进一步实验。能问一下,这些土壤是哪里来的吗?”

    来人沉默片刻,道:“四号样品,是刚从你们楼下的花坛里挖来的。”

    “这不可能!那块土壤是用的我们新研制的营养土!”

    松海市某农家乐

    白炽灯一阵闪烁,停了大半天的电终于来了!

    瘫在沙发上的刘小明跳起来去打开电脑:对网虫而言,断网绝对是最严重的刑罚。

    他娴熟地输入一串网址,加载完毕的首页上斗大的“独家”两个字触目惊心,点进去,里面的回帖速度快得惊人,各种阴谋论满天飞。

    刘小明舔舔嘴唇,找到发帖按钮,神色兴奋地在标题栏打下一行字——我觉得,我在今天早上见过叶明晓

    除了如今各地正在如火如荼进行的感染者清理活动之外,叶明晓这三个字现在绝对是华国热度最高的名字。

    帖子发出去没多久就有人点进来看,并留言质疑:吹牛不上税,楼主可劲吹吧,我今早还见过奥巴驴呢!

    刘小明脸涨红了:他本来是想分享大八卦的,没想到刚发帖子就被嘲讽一脸,不能忍!

    他噼呖啪啦怒打下一行字:不相信就算了,本来我也不敢确定的,可我家人很确定,她在圆点工作,是个记者,还姓叶。关键是,她走之后,有人专门来找过她。至于找她的是谁,我怕查水表,就不细说了。

    这段回复一敲上去,帖子的流量立刻巨增。刘小明只刷新一下,就多了好多个回复。

    有的人继续质疑,有的人半信半疑地在追问细节,让刘小明上更多证据证明他说的是真话。

    这些人中,就是没有一个人相信他!刘小明又是愤怒又有种自己是历史见证人的,隐秘的兴奋,他打着字回忆着回道:她瘦瘦的,个子挺高的,脸圆圆的,眼睛很大,长得挺甜的。

    刘小明的描述如此具体,有些人有点相信了:真的?楼主求更多!

    在那些人的追问下,刘小明正准备把叶明晓怎么到他家的详情发表出来,在回复之前,他又刷新了一下网页。

    一个ID为“冬冬最懂”的留言像一盆冷水一样浇下来:你们这群人真是够了!这样追根问底要干什么?把叶明晓扒光人肉她吗?别忘了楼主说的,有人在找她!你们问得这么详细,是想帮谁找到叶明晓?别忘了,没有她的提醒,你们当中有多少人会得病!做人要知道感恩闭嘴!楼主,有料不说会憋死你吗?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376.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