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 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谢谢  “你能不能先暂时帮我瞒一下?”叶明晓小心翼翼道:“想来其他人也快追查到我身上, 你只需要保持一段时间的沉默就行了。”

    “那要取决于你接下来说的事。”

    尽管他没明说之前的那次“报案”结果, 但想来他已经收到了消息,证明叶明晓的确不是在发臆症瞎胡说,这才有了她第二次“报案”和要求他保密的机会。

    叶明晓有些紧张起来,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将会比群体投|毒事件更加荒谬,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服对方相信, 但不试一试,她怎么都不会甘心。

    她先说了一段看似与之前话题不相干的话:“8月20号晚上十一点钟左右,木星附近小行星带中的一颗行星跟它相撞,这颗小行星碎裂后的宇宙尘埃将于今天上午九点三十分左右覆盖整个地球。”

    叶明晓闭了闭眼——这才是末世爆发的最重要原因, 悲哀的是, 对于这些不请自到的天外来客,地球人即使得知了它的来历,也毫无还手和防御能力。

    她接下来的话就像在讲一个恐怖故事:“这些宇宙尘埃带有的不明物质和高辐射性,会使得了恶红瘢热症的患者发生异变,以及, 全人类的脑波受到那些不明物质的干扰, 所有裸|露在地表的人类将会有三个小时左右的昏迷时间。”

    “裸|露在地表?”

    “是的,想避免受到那些物质的干扰, 必须躲到地下去。”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些?”电话对面的人终于忍不住问道。

    叶明晓咧了咧嘴:原来他不是没有好奇心, 只是比旁人更能忍, 忍到现在才问出来。

    叶明晓看了下时间,问道:“你确定现在要听我的解释吗?你还有四十二分钟时间安排。”最好九点三十分以前找到所有病人,并将他们隔离,还要疏散所有的户外人群。

    电话那头微微一顿,叶明晓这么快就把他第一通电话里说的话还给他了,还真是不肯吃亏……

    “你还没说那些病人会有什么样的异变。”

    叶明晓吐出一口气:“你不会想知道的。”也不管那头的人会有什么反应,她果断挂掉了电话。现在说出来,只会让她之前的话看上去更像疯子在胡言乱语,得一步步让他们接受。

    因为,那些病人醒来后,会见人就咬,慢慢地,他们的皮肤会变得比普通人更坚硬,而且,他们像长了铁胃一样,除了石头土块,什么都吃,他们吃得越多,力气就越大。他们的牙齿和血液含有的毒素会在十分钟之内将正常人变成像他们一样的,毫无理智,只有进食欲|望的怪物!

    但这个变化不是突如其来的,有的感染者在苏醒初期会有清楚的意识,只有强烈的进食**。这种人有一定的自制力,可大部分人都会很快沦陷,成为被食欲摆布的,彻头彻尾的怪物。

    现在,让她先看看,在面临大劫前的国家机器会有怎样的效率吧。

    叶明晓打出了九点半前的最后一通电话。

    “明晓?”电话那头的女人声音仍然低沉冷静,即使对吴其君而言,这是她和叶明晓母女之间闹崩三年以来的第一通电话。

    “是我,妈妈。”大概是吴其君的平静影响到了叶明晓,她镇定了下来。

    吴其君没有说话,她在等着叶明晓开口。

    十年末世,跟妈妈和继父一家人相依为命八年,叶明晓早已明白,吴其君的冷淡只是因为她很多时候不知怎么表达。她对叶明晓的爱,不比任何一个人少,这份爱并没有因为她的生活状态改变而减少。

    她有点忐忑:“妈妈,有件事你一定要听我的,九点半之前你千万不要出门。”上一世,吴其君虽平安在末世里活了八年,但她在第一天早上坐车外出办事。那三小时来临的时候,她的司机突然陷入昏迷,车撞到桥墩上,司机当场身亡,吴其君身受重伤。由于拖了好几个小时才被救下来,她落下了终身残疾。这次车祸对她打击极大,甚至她八年后郁郁离世,也与这场车祸不无关系。

    “理由?”

    理由?这才是叶明晓最头疼的地方。

    叶明晓爸爸死后,妈妈独自一人挑起了生活的重担。她性格原本就倔强,自从她在平京的小公司经营得越来越红火后,不论在家还是在单位,她更加地独断专行。

    别说叶明晓没想好是否要说出重生的秘密,就是说出来,除非马上就有证据摆在她面前,否则,她九成九不会相信。

    她只好道:“公安的洪伯伯,你跟他打个电话,就什么都明白了。”她太了解妈妈了,这时候把圆点那则新闻说出来,只会令吴其君发现越来越多的不对之处,徒惹她担心。

    但愿这通电话不要把妈妈也拖进来……叶明晓默默祈祷着。

    吴其君埋怨一句:“什么时候学得神神秘秘的,有话不能直接说吗?”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

    好像觉得后面这句话短了气势,吴其君轻咳一声:“我是说,你妹妹想你了,你不回来看看她吗?”

    叶明晓忍不住笑了:“我过几天放假,会回来的。”如果是重生之前她说这句话,叶明晓只怕会以为吴其君是在故意刺激她。

    自从三年她和继父生下妹妹周粒粒,又不顾自己意愿强令自己一毕业就到她公司干活后,叶明晓跟吴其君的关系就越来越差,发展到最后跟她大吵一架,自己孤身一人到了松海市打拼。

    当年的她,只觉得妈妈跟继父和妹妹才是亲亲密密的一家人,自己则只是妈妈手下控制的傀儡和仆人,这个家令人窒息。加上吴其君强势惯了,母女俩僵持了好些年,除了逢年过节问候一句,其他时候绝少来往,比陌生人还不如。

    现在回想起来,又不是生死之仇,为什么母女两个都不能好好说话呢?等到失去的时候,再想弥补已经来不及了。

    “嗯,那你自己注意身体,回来前说一声,我让司机去接你。”挂断电话前,吴其君的语调还是放软了。

    吴其君面上的柔色还没收去,另一通电话又来了:“吴总,我到你家楼下了。”

    “好,我马上——”说到一半,吴其君突然想起女儿刚刚的电话,顿了一下:“你先到我家里来等等,我还有点事。”

    明晓是个知道轻重的孩子,她时隔三年突然打电话让她不要出门,还说得神秘又郑重,吴其君不弄明白缘由,怎么可能放心。最终,她还是找出了洪国飞的电话。

    吴其君跟洪国飞其实交情泛泛,明晓父亲叶安余才跟他是真正的好哥们。

    从叶安余死后,这位公安局长一直很照顾他们,吴其君性格好强,不愿意给人添麻烦,除非必要,绝不肯开口求人。所以,吴其君如果有事找他,能帮的,他顺手就帮了。

    洪国飞今天似乎异常忙碌,吴其君连打七八次他的私人手机,都没有打通。

    眼看时间快到九点,吴其君终于决定放弃:“算了不打了,走吧。”

    她走到阳台,抬头望了望天空——不知什么时候,天空竟然变成了灰白色,空气像混进了不知名的脏东西,那样死气沉沉的颜色,看着就让人心生压抑。

    吴其君看着天色,又拨了一次电话。

    这回,电话终于通了。

    “吴总,你有什么事吗?”一接通电话,洪局长连寒喧都来不及,直言问道。

    “洪局,最近是不是发生有什么大事发生?”吴其君试探着问道,什么事让这位性格稳重的老同学也变得风风火火的?

    洪局长那边极为嘈杂,他匆匆说了句:“我现在很忙,没时间细说,你这几天最好不要出门,哦对了,听说网上已经有消息了,你上网去看看,应该就知道了。”

    说完,他不等吴其君回话,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网络?吴其君又看了看天色,最终转身道:“这个能见度太差了,小刘,你先到我家来,我们过会儿再走吧。”进了屋,她皱眉找来眼镜,打开了家里的电脑。

    松海市某农家乐

    “叶小姐,你随便坐啊,千万别客气。”胖胖的老板娘热情地招呼着叶明晓,她的小孙子坐在小板凳上乖乖玩着城堡玩具,还时不时好奇地在看她。

    这个农家乐因为离公司近,之前叶明晓跟同事来玩过好几次,知道他家有地窖储存一些不容易潮坏的菜品,便想着来这里暂时避避难。而且这间农家乐位于海东省H301省道和202国道的交汇处,不远处还有一个高速路入口,交通很便利。等她避过这阵宇宙尘埃后,也好方便做后面的打算。

    就像她之前跟那个人说过的一样,裸|露在地表的人将会昏睡三个小时左右,在地底的人受到的影响相对浅一些。在地底越深,越不会陷入昏睡。

    这个农家乐已经是叶明晓在附近所能找到的最好条件的避难所了。

    最重要的是,农家乐不远处就有一家租车行,旁边还有个二手手机回收维修店。

    从圆点出来后,为了不轻易被人找到,叶明晓必须得换辆车上路,而且智能手机里本来就安的有GPS,万一警察找她用点黑科技,这个手机就是天然的定位追踪器。

    因此,她把手机里一些能用的东西导出来之后,就利落地把它和刚买的车扔在了松海某处小树林里。随后她又到手机回收店里淘了一款最老款的,连网络信号都无法接收的绿屏手机,并把店主多出来的一张手机卡给买了。

    但愿这点准备能让警察晚点找到她。

    想到店主望着她一脸古怪的样子,叶明晓摇摇头:如果是她看见有人花200块买了部老式手机,又花1000块买了张在哪都买得到的二手手机卡,也会觉得那人很古怪吧。

    老实说,如果不是手机卡实名制,叶明晓也不愿意花这个冤枉钱。现在她的每一分钱都很宝贵,要省着点花。

    末世之前,她是个名副其实的月光族,所有现金和银行存款加起来才只有两万多块,要不是马上就是交租和还车贷的时间,她连这两万块都存不住。租完车买完卡,她的钱就去了一半。想到接下来将面临的困境,叶明晓有点头疼。

    农家乐门口柜台的电脑屏幕闪烁着,老板娘儿子的鼠标定格在突然弹出的《国防部发布紧急通知》上,他震惊地叫了起来:“妈,你快来看哪!”

    农家乐外的省道上,刺耳的警笛声由远而近,再由近到远,至少二十辆警车呼啸着从大门外飞驰而过。

    天色灰得几乎看不出丁点蓝意。

    九点二十分。

    风雨欲来。

    从入伍起,陈越就跟在这位首长手下,对这犟牛的性子,首长早摸透了:追踪叶明晓的任务是他主动接下来的,按照他的脾气,事情没有一个结果,他绝不肯轻易放过。

    陈越翻开手机上的照片,大眼睛的女孩对他笑得眼弯弯的,怎么看也不像有魄力干出把华**政系统搅成一锅粥,还在事发后躲得无影无踪的居心叵测者。

    “刚刚路牌上显示,还有十公里,现在应该走了一半,只剩五公里了。”战友抽空瞟一眼他手机,挤眉弄眼:“这是嫂子吗?真漂亮啊。”

    陈越关掉屏幕,瞪他:“哪有的事,别瞎猜。”

    战友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哪个单身大老爷们会把漂亮女孩子的相片搁手机里装着,没事还拿出来看?

    陈越不用看就知道这家伙在想什么,只是追踪叶明晓的任务是机密,他并不好多解释,此刻见对方误会,但不再追问,也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不作声了。

    他没好气地把目光投向外面,突地瞪大眼睛:“停车!”

    战友反应速度也快,一脚刹车踩下去,身体不由地往前蹿了一下,也看清了不远处的两个蠕动的东西。

    “我靠,有情况!”

    他们俩一停车,后面顿时一连串的“吱嘎”刹车声!

    陈越摸出□□,跟战友一边一个跳下车,一个去便利店,他则跑到穿着加油站员工衣服的两个粽子面前,一看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这时,战友也跑了回来,说道:“里面没人,全是些吃空了的袋子。”

    两人行动期间,后面有不少人也下了车,众人快速把加油站搜检了一遍,倒没发现其他情况。陈越喝道:“都给我打起精神,加完油赶紧走。”

    有了这一幕插曲,车队之前那隐约放松的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待到再走了约两公里,听完暂时滞留在军卡中那一车人七嘴八舌的汇报,他的脸彻底黑了。

    “陈营长,你看这情况现在怎么办?”

    说话的是省政府派来的巡察员,叫刘正华。

    陈越打开带来的地图,点了几个位置:“先去粮食局。”粮食局最靠近他们即将进城的方向,上级给他的任务很清楚:如果确定宁桂局势已经不可控制,那里的粮食必须先全抢出来。

    但刘正华得到的任务显然不一样,他反驳道:“不是先去市政府问清情况请他们协助吗?”

    陈越冷笑着看了一眼来时的方向,道:“把情况搞得稀烂,还妄想遮遮掩掩的,不正是市政府那帮废物吗?”

    刘正华对宁桂市政府观感也极差,陈越不去,他没有继续坚持,而是道:“那还有农科院的曹教授,这你不能不管吧。你不会以为前头去的那两个小兵能把曹教授救出来吧?”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413.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