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侦探小说 > 国家机器[末世] > 154.154
    [1ask1.com(爱阅读的卡姆)]    没看到正式章节的, 请从本章更新时间起72小时后再打开,谢谢  “省长,除了宁桂市之外, 其他所有市的市长都联系上了。宁桂市是秘书长接的电话,据他反应,市长在一线主持工作,暂时没办法接打电话。”

    “哪怕是我说, 要求市长亲自汇报也不行吗?”

    “……是的。”

    省长抽着烟,眉头深拧:“对宁桂市,我总是不太放心, 还是要派人去看看。担心情况不明的话, 你们去跟黄司令他们商量商量,向他借点人再走。”他随手点开一个网页, 将电脑转向来人:“你看,这是宁桂网友在网上发布的求助帖, 类似的帖子还有好几条, 平京已经有人在过问了。不管是不是谣言, 我们都得去看看。”

    宁桂市以前隶属于海西省,前两年因为经济圈规划才被划到海东省。在海西省,宁桂市是经济领头羊。但到了一直富庶的海东省后,宁桂的这点成绩就不够看了。

    经济相对落后,地处偏远, 语言和风俗习惯都比较偏海西的西南官话圈, 又隐约遭到排挤, 宁桂市从市|委班子到市民一直是游离于海东省圈子以外。宁桂人对海东没有归属感,甚至于很多人对外都不太爱说自己是海东人。在这里,也是省属势力最薄弱的地方。

    自从上午出事之后,省长最担心的就是宁桂市。

    省道上,叶明晓遇到了一点小小难题。

    工作以来,出于职业需要,叶明晓跑过很多个城市,就连她的车也是为了外出方便购买的。再加上末世之后为了生存曾经跟着小队出任务,她去过的地方更是遍布全国各地。

    华国高速公路体系很成熟,叶明晓不管在末世前还是末世后,只要是城市之间的出行,多是选择的高速路。只是现在进出高速路需要出示行驶证,就凭这一点,叶明晓也要放弃走高速。对于怎么通过省道和国道抵达此行的目的地关闽,叶明晓还真的不知道。

    关闽位于华国的最南端海中省,海中省是一个三面环海的半岛,跟叶明晓现在所在的海东省中间还隔着一个海西省。关闽市则是海中省辖下的一个中型海岛,不管是重生前还是重生后,叶明晓都从未到过此地。

    好在她早上在松海买过一本《全国公路交通地图》,通过地图查阅,她需要走S301到宁桂市转国道G287,通过走国道,从海西穿越到海中省,正常的话,大约一天多的时间她就能到海中。

    可惜吴长东这个临时招来的小伙计年龄不够,也不会开车,而且叶明晓在姜航那还有一笔钱没有提取,这些事都不能留到抵达目的地之后再做。

    叶明晓很快做了决定:车开到宁桂休息一天,等姜航的钱到齐后,再转道G287直抵目的地。

    到宁桂停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数小时前,叶明晓总算想起来,她前一个手机上的欺瞒软件是从哪来的——那个软件来自于她的一个网友,他们关系一度好到曾互寄礼品,还差点面基,但在叶明晓毕业前,他们就闹翻不再来往了。她记得,这个叫沈度言的网友很有些偏门左道的本事,他家就住在宁桂。

    对目前的她而言,这本事有点作用,她得去找他试试。至于对方认出她会不会做些什么……总之,相比起他的能力来说,这点风险是值得冒的。

    但2029年9月1日这一天,对很多人而言,注定是个惶恐难安的不眠夜。

    平京市某居民小区

    “谢谢你常小姐,你们要是能联系到明晓,一定转告她一声,让她——”让她什么?回家吗?家里之前还坐着好几个领导的秘书,每个人都叮嘱她,如果联系到了叶明晓,一定要告诉他们。

    可明晓即使回到了平京,她就真的能完全像没事一样地回家了吗?

    吴其君踟蹰了一下,那边已经噼哩啪啦说了一大串:“阿姨,您别着急,我们这边也在想办法,如果您能找到她,麻烦转告她一声,让她别有事自己扛着,她还有朋友,我们都很担心她。”

    又是一个自己没有消息,还反而找她刺探情报的!

    吴其君应付几句,再也无心周旋。

    她挂断电话,焦虑地在屋里来回走动:“居然真的是明晓做的,她疯了吗?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从醒来之后,吴其君找遍了她能联系到的所有叶明晓的朋友。无一例外,他们都不知道叶明晓目前在哪里。并且,每个人都为早上的公告震惊不已,反而还找吴其君打听起了情况。可吴其君知道的,并不比他们多。

    想起女儿早上打来的那通近似于预知性的电话,吴其君出于多年谨慎,在那些人来问她时,下意识地有所保留了。

    当然,这通电话是瞒不住人的,对此,她的说法是:叶明晓只打电话让她不要出门,说让她上网查消息。别的,什么也没有说,她什么都不知道。

    她求助地望向沙发上的中年男人,这个男人年约四十多岁,鼻间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看着十分儒雅。这是吴其君现在的丈夫,周雅仁。

    他推了推镜架,温言道:“你别太着急了,明晓一直是个有分寸的聪明孩子,即使这事真的是她做的,你要相信她有能力自己解决。”

    “我能怎么相信她?!”吴其君一下炸了:“这是小事吗?!她要怎么做才能解决这么些人,你没看到今天下午家里来的都是什么人吗?!那些人是我们,是我们家惹得起,是我能给她兜得住的吗?!”

    周雅仁叹了口气,倒是吴其君,她发完一通脾气后冷静下来,对无辜被炮火扫到的丈夫道歉:“对不起,我脾气太坏了。”

    周雅仁摇摇头,道:“不怪你,要是粒粒出这样的事,我也冷静不了。这样吧,我明天找我那些老朋友打听打听,看看上面对明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吴其君一喜:“真的?”赶紧道谢:“那多谢你了。”

    周雅仁是平京土著,家里虽然没在官面上有多有出息的人,但家族兄弟姐妹多,经常走动,感情都不错。而且他自己也是平京市某个区的公务员,在单位里算个不大不小的官。他想打听点什么消息,比体制外的吴其君方便多了。

    周雅仁道:“夫妻两个,要这么客气干什么?”劝她:“这事急不来,你先坐下休息吧。”

    吴其君靠上丈夫的肩膀,眼里有了泪意:“我对明晓,实在是太失职了。这样的大事,她都没跟我说一声,她这是,不信任我这个妈妈啊。”

    她的眼睛虽然闭上,脑子却在一刻不停地转动:丈夫这里愿意帮忙虽然好,但她也不能把希望全压在他身上,她得再想想办法……洪国飞那里,电话后来一直打不通,明天得早点起来去堵他。对了,还有明晓爸爸的老领导那,也不能忘了,他肯定有内部消息。还有谁来着……

    吴其君越想,越是觉得要做的事太多,得列个计划表。她睁开眼睛,打开书房的灯,在等待电脑开机的时候,她泡了杯咖啡,对周雅仁道:“你先睡吧,我过会儿睡。”

    她这样哪像是只会工作一会儿的?但周雅仁什么都没说,他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道:“你忙吧,我看书陪陪你。”

    不眠的,又岂止是吴其君夫妇两个?

    平京市某个小会议室

    这里几乎集中着整个华国最有权力的人,这些人坐在圈椅上,听最上首的那个人道:“已经确定了土壤会有问题。我认为,接下来,对内对外,我们工作的重中之重都是粮食,当然,疫病的灭杀防疫要做到位,其他事都可以先放一放。我们必须在其他国家反应过来之前,把国际市场上流通的粮食购买过来。为免让工作上的难度增加,这些大宗购买尽量安排我们的盟友出面,相关部门必须竭尽全力保证粮食渠道的安全。大家以为呢?”

    其他人纷纷赞成。

    见此,首长直接道:“国良,你回去后立刻做个计划交上来,需要哪个部门配合,尽管开口。”

    说到这里,会议室的门开了,秘书长走进来递上一份传真件:“首长,这是A国最新的《首都邮报》,首版刊文说我们趁他们军演,偷袭了他们和S国,缴获了小鹰号和吉利亚号,要求我们立即归还他们的军舰。”

    “什么?”会议室里顿时一阵小声的惊呼。这些官员们分管的范围不同,大部分人还不知道蟹嘴礁发生的事。

    首长一目十行地看完报纸,说道:“我认为,不用太放在心上,外交部先跟他们过几场。必要的时候,好好问问他们,他们的军舰趁我们国内爆发瘟疫的时候潜入我国境内,意欲何为?”言语中并未否认那几艘军舰在白海沉没的事实。

    在场人何等人精,立刻有人反应过来,兴奋道:“那些军舰真的来了,还沉了,这么大事,谁干的?”

    首长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他作了个安静的手势,开始讨论新的工作任务。

    会后,他单独把外|交|部长留了下来,说道:“必须先从舆论上压制住他们,我们派过去的专家反馈,想要吃透小鹰号的东西,最快也要半个月。适当的时候放出风声,说我们在白海打捞到了几艘军舰,想要拿回来,让他们必须向全世界辟谣认错,走我们的程序确认。这半个月,就要辛苦你们了。”

    外长双眼精光直冒,点着头道:“首长放心,我这就去安排。”快步去了。

    母亲在为女儿担忧,而当女儿的叶明晓经过四个小时的旅程,也即将抵达此行目的地——宁桂。

    后排,吴长东歪着脑袋打着呼噜,睡得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叶明晓揉揉眼睛,不远处“加油站”三个字闪着暖黄的光芒,像是信号塔一样指引着旅人们的方向。

    叶明晓打了个呵欠,看着快要见底的油表,转进了加油站。

    加油站的便利店里,听到动静的两个人齐齐扭过头,这两个人无一例外,眼里都布满了红血丝。

    ……

    冯进先赶紧拽着孙子跟上,问道:“小姑娘,那我们现在是回城去吗?”

    第一中学之前主要是因为没人安抚学生导致了一开始的恐慌,但除了高三(1)班有没被发现的感染者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安全。

    由于自己的提前示警,全国各地肯定有不同程度的防范。送冯进先来一中的路上,叶明晓已经做好了只是虚惊一场的准备,只是没想到冯尧他们班的点这么背,班上偏偏就有一个没被发现的感染者,还好她有惊无险地完成了任务。

    现在这些学生跑的跑,躲的躲,除了一两个在校园里游荡的感染者需要防范一下,早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叶明晓摇摇头,问冯尧:“你们学校的小卖部在哪?”

    冯尧一愣,指了个方向:“在那,你要干什么?”

    叶明晓揉了揉已经发疼的胃,说道:“吃饭。”她上午神经紧绷,除了出门前的小面包之外,一直没喝水没吃东西,也不觉得饿,现在放松下来,抓心挠肝的饿感就上来了。

    “我帮你买。”把他们接进阶梯教室的痘印男生一直在关注叶明晓,闻言立刻道。

    叶明晓拒绝:“不用,我自己去。”

    “我跟你一起去吧。”张超突然发现,自己插嘴插得有点突兀,挠了挠脑袋,傻笑道:“我是说,我也饿了,一起去买点东西。”

    他一说话,其他人也纷纷开口了:“我也好饿。”

    “要不我们也出去买点东西吃吧,小心一点,应该没什么事。”

    叶明晓可不想这么多人一起涌过去,赶紧道:“不要去多了,人多目标大,把那些感染者引来就不好了。”

    她这样一说,果然有不少人打了退堂鼓。有人就商量着请别人帮忙带一带。可现在校园里不知潜藏着多少感染者,没有丰厚的报酬,谁愿意冒着生命危险给别人跑腿?

    叶明晓也不管他们怎么商量的,对冯进先道:“吃完东西我送你们回去。”也不看被同学围住的张超和痘印男生。

    送佛送到西,像现在这样的乱象,学校这样的公共区域自然是能不呆就不呆的好。

    学校小卖部的门从里关着,叶明晓好说歹说,才让老板开了门钻进去,却没有马上买东西,而是道:“我先打两个电话。”

    “你刚刚说的,按市价两倍付钱。”老板紧紧盯着这个进了门还戴着头盔的怪女人。

    叶明晓无奈,拍出一张一百块钱:“这下能打了吧?”她望着老板,笑眯眯地用A国语言骂了句:“小气鬼!”

    老板一头雾水:“你说什么?”

    打电话前,叶明晓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下午两点零一分。

    第一个电话,自然还是打给岳晋尘的。

    “叶明晓?”不等叶明晓开口,他又一次准确叫出了她的名字。

    叶明晓真是佩服他敏锐的直觉,也不问他是怎么知道的,用A国语言压低声音道:“是我。”

    岳晋尘立刻道:“你这里不方便讲电话?”

    叶明晓“嗯”了一声,继续用A国语言言简意赅:“东经130.4°,北纬33.8°,让附近驻军赶往这个坐标,有惊喜。”

    “那里临近我国的白海海域蟹嘴礁地区,发生什么事了?”2029年,人类的科技极度依赖无线网络,现在全球的无线电波都出现了问题,他们联系上军队都费了好一番力气,还没来得及查证各海域情况。叶明晓报的这个海域正是公海区域,但已经很接近华国领海了,白海蟹嘴礁是以前领土争端敏感地区,但现在华国已经实控很多年了。

    “两条疯狗想来吃大户,自己先发疯弄死了自己。”叶明晓目中寒光毕现。

    因为全球经济多年持续低迷,只有华国凭借一步步的经营,综合国力不断提升,早成了饿狗眼中的美味大餐。只是这大餐自带钢叉利齿,十分不好惹,这些饿狗才一直蠢蠢欲动,却又不敢真的动弹。

    前世也是这个时候,S国和A国在附近的公海举行联合军演。9月1号上午,S国在前,A国在后,两国的几条海军军舰偏离了军演海域,悄悄驶近了华国海域。

    不管他们之前想干什么,三个小时的世界静止之后,由于无人操控,这几条军舰毫无准备地在那里相撞,就此消失于茫茫海洋之中。

    后来,S国和A国发表声明,说华国趁他们军演时偷袭了他们的舰艇,以此机会逼迫华国负责,同时放出“华国终于要称霸全球”“华国幕后黑|手”“华国要殖民全球”等谣言,在国际上对华国造成了很多麻烦。尽管这种说法漏洞百出,但这两国的确有军舰消失在华国附近海域,因此,在前世,他们的胡说八道还是很有市场的。

    华国也不是吃素的,9月1号是恶红瘢热症集中爆发的时间,这几条军舰偷偷出现在自家近海,哪有这样的巧合?谁知道他们想干什么!

    甚至诛心一点,谁知道这次瘟疫是不是他们放出来的病毒,好配合军舰登陆,打响的一次生化战争?华国外交部连续发言跟对方几国打嘴仗,刚开始还争了个不相上下,但很快,华国国内局势恶化,大小城市到处是狂化的感染者,沦陷得太快,自顾不暇了。

    各国趁此机会在华国海贸上狠狠啃了好几块肉,要不是顾忌到瘟疫,恐怕会直接登陆华国本土劫掠也说不定。但好景不长,恶红瘢热症蔓延到全球,这场始于**的灾难终于变得无可遏制。

    岳晋尘何等人物,结合到自己手上的消息,立刻明白了:“是S国和A国?”

    华国高层早有共识,现在的蓝星问题和冲突太多,早变成了炸|药桶,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是一场世界大战开始。因而,S国和A国开展联合军演时,华国也是密切注意动向的。

    “不错,”叶明晓道:“他们还会有进一步的动向,注意别吃亏了。”说完这些,她就要挂断电话。

    “等等!”岳晋尘道:“有很多人在找你,注意安全。”

    这一句或许只是随口的关怀突然让叶明晓轻轻笑了笑:“谢谢。”十年末世,早已经将她磨练成了一个理智冷静的人。其实她到现在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做出了这样疯狂的决定。但即使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得不逃亡,也许会被囚禁,她也不会后悔。

    “不,是我,是我们该谢谢你。”岳晋尘忽然道。这女孩的背景非常干净,无论她从哪里得知的这些消息,她不可能不明白公诸于众会给她带来怎样的麻烦,可她还是做了。

    “能问一句,有谁在找我吗?”叶明晓道。

    岳晋尘顿了一下,似乎在迟疑:“据我所知,目前只有松海市一部分驻军,但将来——”你会是众矢之的。

    叶明晓没等他说完话便挂断了电话,对现在的她来讲,一个敌人和一群敌人只有数量上的区别。何况,他说到松海市驻军时,叶明晓已经明白了这一次的来者是谁。

    这就够了。

    拨打姜航的电话时,叶明晓的手都在抖——之前过度运动的肌肉劳损仿佛顷刻之间就发作了。

    深切的疲劳令叶明晓更加直接:“怎么样?想好没有?”

    之前话谈到一半被强行掐断,姜航的心一直七上八下的,可叶明晓的电话该死的已经关了!公司面临转型时期,能有这样的机会不容易。这个女人算是掐住了他的要害,他苦笑:“你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想没想好的,你想怎么合作?”

    “一份稿件一百万。”叶明晓揉着酸痛的手臂,淡淡道。

    姜航呼吸一顿:“你还真敢开价!”

    叶明晓冷笑,饥饿令她渐渐失去耐心:“一百万能让全世界人都随时盯着你那破网站,如果你觉得不值,我可以找别人的。”

    叶明晓找了别人发稿的话,姜航前期顶着压力也不撤稿所作的努力就会成为泡影,虽然不清楚叶明晓的消息从何得来,但他是个商人,不会放过手边的机会。

    反正,他需要的,也只是度过目前的困境。

    “……干!”姜航咬牙道:“我怎么给你钱?”

    “给我一个身份干净的支|付|宝新号,绑银|行卡的那种。除了你我之外,不能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个号是我的。姜总你别说你弄不到,我知道你跟支|付通的刘总他们关系很好,记得把钱打到这个号上。嗯,上午的第一份稿件,就算你八折吧,八十万,我要一次性付清,稍后我再联系你。”

    三下五除二解决完姜航,叶明晓的肚子已经在擂鼓了,她随意拿了几样吃的,出门的时候正巧撞上张超和其他几个学生。

    张超举着一张纸,一样样念:“火腿肠十根,鸡汁味方便面,哎,老板你这有电话啊,我先打个电话!”他一说,其他几个跟他一道来的学生也闹哄哄地想起了自己的家人。

    这帮小子们总算想起来给家里人报平安了。

  http://www.9xds.com/book/711/193482.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