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玄幻小说 > 是江还是湖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直路
    看着四周的情况,陈非凡也知道此时不是琢磨自己武功的时候,雪蟒已死,可这雪蛇却是杀不尽,现在还是走为上策。八一中文 S≈S≥S≥.≈9XDS.COM

    这一路上大大小小的雪蛇到处都是,数量虽少,但出现一批又一批的也麻烦,落在最后面的陈非凡稍一使劲,也赶上了前面七人。

    八人边跑边杀,都不记得杀了有多少条,只知道这手中的兵器不曾停止过。

    不知道跑杀了多少时间,众人只听得阿木说了声“快到了。”,纷纷抬头看去,现这林子的尽头就在前方十几步距离。

    说也奇怪,这一出了初雪林,就没有了雪蛇,连身后那些也没有追赶上来,这些雪蛇似乎在惧怕什么,一条条都不敢离开初雪林半步,只能留在林中吐着白信眼睁睁地看着八人跑出了初雪林。

    刚才还未现,等现在危机已过,大家精神一松懈,这才现几乎每个人被那群蛇给咬过了。

    大家穿得都是皮帽、兽皮大衣、皮裤和皮靴,包裹地紧实,所以被咬的都在手上,好在雪蛇没毒,除了手上留有些细小血洞,奇痒难忍外,也没多大痛楚。

    阿木看见一干人等都伸手去抓奇痒之处,慌忙阻止道:“万万不可抓破!”

    “为何?”萧沐风问道,这痒实在是痒到骨子里去了,不抓则更痒,刚才还只是痒在手上,现在却是浑身上下都开始痒了,让人有种万蚁上身的感觉。

    阿木也一脸难受样“这痒是越抓越痒,到最后一不可收拾,抓到后面,就算抓破皮抓碎肉,也是止不住的痒。”

    众人一听开始有些慌乱,张晓华忙问道:“有什么办法能治?”

    阿木回答道:“不用任何草药,只要忍上一天一夜就会痊愈。当然也有止痒的草药,就在这初雪林中雪蛇窝边有,在我们所住的地方也有,但现在回去太危险,大家还是先忍一忍,看看有什么其它办法。”

    除了佐天和李沐瑶没被咬到外,其他人都被雪蛇咬到过,浑身痒又不能抓,让所有人都手足无措。

    看着佐天没什么事,陈非凡忽然想起第一次和佐天见面时的情景,当时自己就是靠着灵罡剑气破除了他的诡异剑气,那么自己的灵罡剑气可以止这种痒吗?

    一想起灵罡剑气,陈非凡又有些无奈,刚才自己全身的剑气已被幻影灵剑吸个精光,要不是硬提了丹田的那口真气,现在早就酥软在地上了。

    其实在这一年中,陈非凡最大的收获,不光是扎实的基本功,还有了一种真气,就是那种气沉丹田的真气,但这种真气不是因为凡天谷的无心诀,他在凡天谷从来没学过他们的独门心诀,他也不知道这真气是怎么来的,也无法用内视看到,只是在几个月前突然感觉到。

    想着想着,陈非凡也顾不上别人的眼光,连忙深吸了一口气,盘腿坐到地上,微微闭起了双眼。内视了片刻,他现体内的果真只剩下若有若离的一缕灵罡剑气,而丹田处的那股真气依旧只能感觉到无法“看”到。

    他知道光凭这一缕剑气,如果再碰上什么危险事物,自己根本就无法对付,如今只好静心慢慢调息一番,看看能不能恢复一些剑气。但就在他刚静下心来的下一秒,那刚才还能稍稍克制住的痒病,此时如山洪暴一般,来得又快又猛,根本控制不了,一下子就打乱那已平静的心境。

    就在忍痒难耐的时候,陈非凡一咬牙,再一次从丹田中提出了那一股看不见却能感觉到的真气,然后依着感觉让它在全身游走了一遍。在他想来这真气就算不能彻底止痒,也可以缓解一阵子,等他静心调息之后,再用剑气去试着止痒。

    这真气起初还好,也就只是随着陈非凡的意识游走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但一接触到那一缕剑气之后,却生了预想不到的变化,原本已经可有可无的剑气渐渐地又多了起来,而那股真气此时已经无法感觉到了,就连丹田中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难道是那股真气转化成剑气了?陈非凡有些搞不明白,但此时也没时间去弄清楚这事了,当务之急就是用这团灵罡剑气去试着止住全身的痒。

    紫红色的剑气在体内转了两个轮回,陈非凡明显感觉到身上的痒有些缓解了,再看那团剑气也没消耗多少,看来这痒病比当初佐天的那股诡异剑气要弱上许多,由此推断这灵罡剑气不但是攻击之气,还是疗伤之气。

    陈非凡越想越欣喜,再仔细看去,又现这剑气此时已经是紫中带着一丝红,而不是以前的半红半紫,这让他更加高兴。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在体内转了几个轮回,等到完全感觉不到痒时,陈非凡才慢慢睁开双眼,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站在面前的张晓华则一脸笑嘻嘻地问道:“大哥,你还痒吗?还痒的话,就让这位李姑娘帮你治一下好了。”

    “你们都好了?”陈非凡有些不感相信地看着眼前这几人,刚才他们还和自己一样咬牙忍痒,怎么如今一个个却眉开眼笑的,好似根本没生过一样。

    不待别人答话,阿木把右手大拇指一翘道:“李姑娘乃神人也。”

    “大哥,你一坐就是半个时辰,我们大家都好了,一直等着你起来。对了,你还痒吗,要不让李姑娘也给你治治?”萧沐风问道。

    “不用,我也好了。”陈非凡摆了摆手,然后朝李沐瑶问道:“不知李姑娘用了何种医术,把他们全都医好了?”

    李沐瑶笑而不答,反而朝陈非凡问道:“那陈公子是用了什么医术把自己给治好了?”

    陈非凡知道她会这么问,所以早就想好话语:“我体内有一股奇特的真气,刚才就是靠它才把这痒给止住的。”

    “真气这东西还真是神奇。”李沐瑶也没刻意去想陈非凡这番话的虚实,“我是用一种叫做治疗术的魔法把他们治好的。”

    陈非凡虽没见过那“治疗术”,但亲眼见过张凡那徒手生火的本事,他也知道自己的兄弟不会骗自己,所以相信李沐瑶的话。

    既然现在都已无碍,而且还在原地浪费了半个时辰,八人决定事不宜迟,各自收拾一下,重新踏上路程。

    从林中出来后,眼前尽是一片片的雪地,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根本就看不出哪里有上山的路,更奇妙的是从这里往上看,看不到山顶,似乎这山体不是越往上越细,反倒像是一层凹一层凸的反复重叠而成,再加上上面云雾袅绕,和山体上的雪色连成一片,如果找不到上山的路,那想要上山顶还真是件困难事。

    幸好有阿木在,但还是花了大概半个时辰的时间,当阿木指着面前看似平坦的雪地道:“这就是直上的路。”时,其余人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里离刚才那初雪林的出口有两三里那么远。

    “这里就是往上的路!”阿木再一次肯定道,“路”旁一块被雪所覆盖的无字小石碑和一截几乎快看不见的木片,正是他要找的记号。

    “你为什么那么确定这就是上山的路?”陈非凡问道。

    阿木上前用手擦掉小石碑上的雪,又用脚拨掉地上所插木片周围的厚雪,然后道:“这石碑和这木片就是当初村人上山所留下的记号,我想就是这里了。”

    “哪路呢?”张晓华还是看不见这条路,除了长着一些高低不同稀稀落落的树外,到处都是雪白一片,根本就没有路的痕迹。

    阿木又往前走了几步,用手中的猎叉刨了刨地上的积雪,不一会儿地上就出现了久违的泥土色,再刨得大了一点,还现这泥土中夹杂着一些平整的碎石块。

    “这就是路!”阿木指着地上认真地回答道。    

  http://www.9xds.com/book/7240/5075701.html

  请记住本书域名:www.9xds.com。就喜读书手机版阅读网址:m.9xd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