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万界之大佬都是我儿子 > 第六百四十一章 最后的审判
    [9xds.com(就喜读书网)]

    狮王突然感到一阵不安,他翻身从宽敞的床上坐起,然后挪开横在身上的两条大长腿,两个身材火辣的金发美女并没有被惊醒,翻了一个身又继续睡下去。

    狮王站起来,只穿着一条短裤,他的身子魁梧至极,虽然已经将近六十,但他的体能并不输给手下那些精力旺盛的年轻佣兵们,他肌肉高高隆起,浑身上下遍布疤痕,每一条疤痕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都是九死一生的惊心动魄。

    这是多年战火洗礼给他留下的永不褪色的礼物,同时也是他的骄傲。

    他像是雄狮一般,迈着不可一世的骄傲步子走到窗口,外面没有什么好看的风景,只有零星的篝火,和属下的狂欢。

    老实说,赞利的夜景,还不如他小时候住的村子壮观,可是他爱死这里了。

    因为这里的混乱,因为这里的无序,因为这里可以不讲规则,一切只靠力量说话。

    更因为……

    他是这里的王!

    现在整个赞利都被这位以狡诈、残忍著称的佣兵控制,虽然仍有几股势力在反抗他,但在如日中天的他面前,只是萤火之光罢了。

    他已成为这小国的无冕之王,而他的王座之下,却是累累的白骨和淋漓的鲜血。

    一将功成万骨枯!

    若是为自由和最终的和平,他会成为赞利人民的英雄,可是他却为了自己永远无法满足的欲望,将成千上万的人推入地狱深渊,他身上背负的罪孽,永远无法清算。

    他很清楚自己的罪行,甚至偶尔他自己也会想,有朝一日他死了,地狱会收留他吗?

    “无所谓了。”狮王自嘲的笑笑,“这里和地狱有差别吗?我一直活在地狱里,只不过我是最强的一个恶魔罢了。”

    正在他出神的时候,他的别墅里突然安静下来,嘈杂混乱的音乐还在,但部下欢呼惊叫却消失了。

    而且是突然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相当诡异。

    狮王心中的不详之感更加强烈,他取下随时傍在身边的枪,走出房门。

    打开门便看见守卫在门口的手下倒在地上,身上虽然没有任何伤痕,但他知道,他们已经死了。

    走下楼,楼梯处的守卫同样死了。

    别墅大院更是尸横遍野,甚至他养的几条猎犬和豹子也都死了。

    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全都死了!

    这究竟是什么力量才能做到?

    纵然狮王身经百战,也不由背脊发凉,攥紧了枪柄。

    走出别墅,外面的场景更是让他身体发冷,沿街都属下的尸体,有的甚至在不久前和他打过招呼,他杀过许多人,见过比这里更多的尸体,但从未有一次像今夜这般诡异。

    “格林!”

    “汤姆!”

    “克雷斯!”

    他大叫着几个得力干将的名字,可是得到的回应却只有夜里的冷风。

    “不用再叫了,小镇里你的所有属下,都已经被我宰了。”

    突然一个声音冷不丁的从他背后冒出来。

    狮王面色陡然巨变,直接转身开枪,可是当他扣动扳机的时候,他才发现手里的枪竟然不见了!

    他大惊失色,下意识去摸绑在大腿备用手枪和匕首,然而依然摸了一个空。

    下一刻,他腹部一阵剧痛,一股比海浪还要磅礴的力量直接肆无忌惮的撞进他的体内,碾压着他的神经。

    狮王敢发誓,他从未想过人的拳头竟然可以产生如此剧烈的痛感,就算他已将体魄锻炼到人类极限,也无法抗住这一击产生的痛感,眼泪瞬时忍不住的从眼中滚出。

    与此同时,他魁梧的身躯离地飞起,然后重重跌落,撞坍了一栋土屋。

    他的身体素质和战斗能力确实不弱,想要立刻站起来,但四肢关节像是流过极强的电压,瘫倒在地,浑身使不上任何力气。

    狮王立刻明白自己的四肢已经被对方一拳废掉,刚一张口,便呕出一口鲜血。抬头一看,一个赤裸上身,穿着沙滩短裤的人影正靠墙壁在不远处低头点烟,动作十分熟练潇洒。

    “你是谁?”狮王虽然受伤,但枭雄气魄不减,仍旧十分镇定。

    “我是正义的化身。”王小强低头看着他,缓缓吐出烟雾,“审判你罪行的法官。”

    “看看这满地的尸体,你也是个杀人狂魔,双手占满鲜血,有什么资格审判我?”狮王冷冷嘲讽。

    王小强环顾四周,平静道,“他们和你一样,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在杀他们之前,他们都承认了自己犯下的罪。”

    “你当我是个蠢货吗?你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将他们以极快的速度杀死,哪有时间让他们承认罪行?你要杀我,悉听尊便,找这些无聊的理由,简直可笑。”

    “我也会让你承认自己罪行。”王小强走过去,脚尖一挑,将狮王雄魁的身躯翻转过来,使他正面朝上,然后蹲下,双臂打直放在膝盖上,右手指缝中夹着烟,像是在蹲坑,“现在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你充满罪恶的一生。”

    说完这句话,不知怎么,狮王的眼睛情不自禁看向王小强的双眸,他的眸子乌黑发亮,仿佛是一对黑色宝石,显得幽深无比,就像是深不见底的深渊一般。

    下一刻,狮王脑中飞快闪过许多画面,是他自记事至今的所有回忆。

    五岁,残忍的肢解了一只鸡;十三岁,因为一个小玩具,用砖头砸破了同伴脑袋,鲜血淋漓,他第一次尝到人血的滋味;十六岁,加入佣兵,杀人;十七岁,杀人;十九岁,杀人……

    杀人贯穿着他整个人生,他不仅杀敌人,也杀老人、妇女,甚至还有小孩!

    他喜欢将无辜之人踩在脚下,听他们绝望祷告,看他们恐惧眼神,掌控人生死之时,会让他感觉自己是一个神。

    “真是充满罪恶的一生。”王小强叹道,“你就不怕冤魂向你索命么?”

    “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谁都有原罪,我只是替上帝清理犯下原罪之人。”狮王笑道,“他们活着时我能杀了他们,他们死后还能奈我何?”

    确实如此,别说狮王这种杀人狂魔煞气滔天,就算普通的屠夫,身上的煞气也不是一般冤魂厉鬼可以靠近的。

    “如果世上没有人任何一个人是无辜的,是不是也包括你?如果谁都有原罪,而你是替上帝清理犯下罪行之人,你是不是先将自己清理掉?”和王小强打嘴炮,狮王还太嫩了一点,“你的罪行已交代清楚,现在我就代表正义对你进行审判——死罪!由那些被你杀死的人来执行。”

    “什……什么意思?”狮王有点慌了。

    “你很快就知道什么意思。”王小强神秘一笑,对着狮王吹了一口烟,然后站了起来,退到一旁。

    下一刻,狮王看到地底突然探出一只白森森的手骨,紧接着一副骷髅钻出地面,空荡荡的眼眶内跳动着幽蓝的火焰,低头凝视着狮王。

    “幻觉而已,你以为我会害怕?”狮王心理素质过硬,根本不惧,他穿过骷髅看着王小强,“别说这是幻觉,就算你把我杀死的所有人的亡灵真的召唤过来,我也不会害怕,我说过,他们活着的时候,我能杀了他们,他们死后,岂能奈何得了我?”

    “天真啊……你以为我是要吓唬你?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他们当时的绝望和恐惧而已。”王小强掐灭烟头,“你给他们的绝望恐惧,他们将万倍偿还给你。”

    王小强话音一落,那骷髅低下头凝视着狮王的眼睛,狮王脑中立刻回忆起当时如何杀掉此人的场景,只不过的二人角色置换,骷髅成了行刑者,而狮王自己却成了受刑人。

    一股无与伦比的绝望和恐惧从他心中蔓延,被人主宰生死的感觉真的很难受,他想开口求饶,但骷髅不发一言,杀“死”了他。

    “啊!”

    狮王冷汗瞬间湿透全身,心中仿佛空了一块。

    这具骷髅消失了,但更多的骷髅从地底钻了出来,每一个眼眶中都闪耀着幽蓝火焰,齐齐低头盯着狮王,森森白骨,彻底将狮王淹没……

    半个小时之后,最后一具骷髅消失了,狮王眼睛瞪得极大,整张脸已经扭曲得不似人形,眼泪鼻涕溢满他整张脸颊,他痴痴的望着天空,天空中没有星斗,用他最后的力气说出一句,“我真的有罪……”

    在体验过他曾给旁人带去的恐惧绝望后,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真心忏悔。

    “我知道。”王小强低头看着他渐渐冰凉的身体,狮王的灵魂脱离身体,出现在他面前,“你的罪业不是你死就能赎罪的,我会让你的灵魂永不可得到安息。我诅咒你的灵魂永远只能飘荡在赞利的土地上,每当有一次杀戮,你就会承受万倍痛苦,如果赞利彻底和平,你的灵魂转世去另外一个战争国度,并且必死于战争之中,灵魂飘荡与该土地,继续承受杀戮产生的痛苦,诅咒无尽轮回,直至整个世界的战争彻底消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