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喜读书网 > 历史军事 > 血色中国 > 第十七章 坑杀!
    [9xds.com(就喜读书网)]

    德财一旁不由眨巴眨巴眼睛,挖坑?他奶奶的!不会是要坑杀吧?真你么有种!还将自己留下,难道是故意的?这小子早已经察觉了什么,怕我会阻止?

    眨巴着小眼睛,心中同样不由狠狠一跳,几咬到自己舌头,就是局座也没有这么狠的心,将一个中队的rb鬼子坑杀!

    某连长同样是激动的眼睛贼亮,一声不敢吭,但看某人一脸平静的表情就知道,那绝对不是开玩笑,坑杀!他娘的!能干一次,往后就是死也值了!

    很快反应过来的自不止两人,三个排长赵铁柱,李贵,雷师虎,能当上排长,更是一名军官,自也不会一点见识没有;只看胡二狗一副被惊吓到,又激动不已的样子,三人也都很快想明白,互相对视一眼,再看看赵高的表情,瞬间也不由激动无比起来。

    将小rb鬼子坑杀,就这份狠劲,绝对全军第一人!往后老子跟定你了!

    黑洞洞的枪口,肃杀的队伍,几乎悄无声息的便将一个中队的rb鬼子带到坑洼处,距离卢沟桥几条线的阵地都不算远。

    篝火燃起,隐隐的亮光很快便吸引不少卢沟桥守兵的注意,终还是有些远了,不知道他们独立连在干什么?俘虏整整一个中队的rb鬼子啊,这一下他们可算是立大功了。

    坑洼地四周,赵高一手提着军刺,目光幽幽。

    胡二狗眼睛贼亮,一手紧紧的扶在腰间的手枪上,仿佛随时准备拔枪杀人。

    三名排长赵铁柱,李贵,雷师虎,也都是目光吓人,各提着枪紧紧盯向所有rb鬼子。

    其余独立连士兵则都是不明所以,依命令行事,监视rb鬼子挖坑,敢吭一声,直接就是一刺刀进去,尤其是赵高新提拔的“通讯员”,那幽幽的一对眼睛,却是比赵高还可怕,至少对于rb鬼子是。

    在一众rb鬼子中,自也有几名军官,只可惜在赵高眼中都没有区别,只有一名明显级别最高的军官,不停的对赵高怒目而视。

    一路下来,两人自也都已经清楚的感觉到,对方才是真正的长官,或者是连长!

    只是赵高根本没有兴趣知道其是哪位大仙,倒是对方反而是对自己有着无比浓厚的“兴趣”,几乎是盯了一路,目光中满是震惊,不解,明显是在问:‘你们是哪里部队的干活?怎么可能埋伏在那里?你的究竟是怎样做到的?我不信你能知道我大rb皇军的部署,提前去那里埋伏!你的究竟是什么人?’

    那犀利的目光,也让赵高心中有种莫名的畅快,更时而冷冷的与其对视一眼:‘震惊吧?疑惑吧?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能在那里埋伏你?我就不告诉你。’

    另一边德财守着的路口,很快便就是过来几个人影。

    “你们是独立连的?”

    来人不由一脸的惊诧,带着三名警卫。

    “报告营长!我是独立连侦察班邵德财。”

    德财立刻一个立正,大声回道。

    “是你这小子,怎么脸都抹成了这个鬼样,你们连长和赵高呢?听说你们连俘虏了一个中队的鬼子?”

    “回金营长!连长和赵副押着鬼子去后边坑洼那里挖坑去了,让我在这里看着,说要是金营长你们过来,就让我拦一下,告诉你们最好不要过去,如果实在要过去,也不用拦,问什么如实回答就行。”

    “噢?为什么要拦我?”

    “回金营长!不知道!”

    “嘶!赵高和胡二狗在让鬼子挖坑?挖坑干什么?”

    “想是,想是埋什么玩吧。”

    “埋什么玩,放屁!能埋什么?”

    一旁吉营长突然扯一下金营长衣袖。

    “老金,他们两个不会是……”

    终于大名鼎鼎的金营长也不由反应过来,眼睛猛的就是一睁。

    “嘶!真他娘有种!德财!你马上跑步过去,叫胡二狗那孙子,还有那个什么赵高,立即过来见我。”

    “是!营长!”

    德财一个转身,直接便向并不是很远处的灯火亮处跑去,然后不过片刻便就是两个身影晃晃的走来,一点不着急的样子。

    只是明显个子更高大的赵高背上还背着一个人,并同样是两张“鬼脸”,似乎赵高的身上还满是血迹,看又不像受了伤,那就只能是背上的人。

    一瞬间两名营长心里莫名的火气便就不由下去。

    “赵兄弟,你背的这是?”

    “金营长啊,这是我的兄弟,不小心被rb鬼子的流弹打死了,所以我将他背回来。”

    “嗯!没想到赵兄弟竟是这么爱惜独立连的兵,我老金给你敬礼!”

    “龙王庙那边,营长已经收到消息了吧?”

    “嗯!老虎他们连残了,rb鬼子已经完成对卢沟桥的包围,这点还要多亏了赵兄弟,敢动手,他们绝对占不到便宜去!”

    “我赵高算什么,希望没给进营长添乱就好。”

    “赵兄弟不用妄自菲薄,你的功劳我和老金都是记着的。对了,你们那是在干什么?听说赵兄弟你和二狗,俘虏了一些鬼子?”

    “轰!”

    “轰轰轰!轰!”

    另一名营长话音刚落,不想远处阵地外就是一连片的爆炸声,再次刺破夜空,并接连不断,正是宛平城外的“一文字山”地带。

    瞬间两名营长便不由猛的扭头,双眼大亮的直向爆炸声方向望去。

    “轰!”

    “轰轰!”

    爆炸声依旧不断……

    “嘶!那是?”某营长。

    “嘿嘿!我们在那边埋了些雷。”

    终于胡二狗再也忍不住心痒,开口回道。

    “埋了多少?”某营长头也不回,同样双眼大亮。

    “轰轰轰轰轰轰轰!”

    “!!!”

    “呃!埋了有几千个雷吧,不知道怎么就被人弄响了。”

    某连长龇牙咧嘴。

    两名营长不由对视一眼。

    所有卢沟桥守兵也都不由向着爆炸声方向望去,心中更紧张不已。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刺破夜空,终于也惊醒宛平城内所有熟睡中的百姓,这绝对不是演习,大半夜的。

    “几千个雷……”

    终于两名营长都不由无语下来,同时又不禁眼睛亮的吓人,仿佛忘记了过来的目的。

    赵高幽幽的声音也突然响起。

    “趁他病,要他命,老虎半个连队的兄弟都牺牲了,小鬼子也完成了对卢沟桥的包围,我们还等什么?不如趁机轰他娘!”

    两人瞬间不由再次对视一眼。

    “那赵兄弟你和二狗也赶紧准备好防守卢沟桥,鬼子可能随时都会发动攻击,我和老金就先回去了。”

    说完两人扭头就走,三名警卫,一名警卫班长,两名警卫兵紧跟,然后走出一段距离,两人声音才又响起。

    “老金,你是故意的吧。”

    “故意什么?看到那姓赵的小子我才发现,我老金不如他,他rb鬼子杀了我几十名兄弟,更完成了对卢沟桥的包围,他rb鬼子已经开枪!我们当然就可以反击!”

    “那……”

    “轰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依旧在刺破夜空,而整个卢沟桥阵地,宛平城下却是一片寂静,仿佛暴风雨前的宁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卢沟桥中国守军自不能放弃阵地与城墙,但只是依旧在夜色下静静的等待,等待一场血战的来临。同时消息也已经在整个卢沟桥阵地传开,是独立连的兄弟在外边埋的雷,不知道怎么就响了。

    另一边于幕后自也正紧张的交涉,rb方面驻北平机关长正如历史书上记载一般,一个电话直接打到国民党冀察当局,宣称失踪一名士兵,要求立即入城搜查;中国卢沟桥守军同样报告,rb鬼子已经占领龙王庙,对卢沟桥形成了包围。

    就在赵高胡二狗盯着rb鬼子继续挖坑的同时,二十九军司令部也已经根据情况下达命令,“确保卢沟桥与宛平城!”

    然而自都不知道,rb鬼子没有宣称失踪一个中队,卢沟桥方面同样没说,结果就是二十九军军部和冀察当局都不知,rb鬼子实是失踪了一个中队!

    而另一面rb鬼子却仿佛疯了一样,直接硬生生在赵高所布下的雷区开出一条道,迅速分兵开到龙王庙,并进一步对卢沟桥形成包围,只为了一个或许本不该出现在卢沟桥的rb中尉。

    自纵是赵高也不知道,让rb鬼子发疯着急的,正是即将被坑杀的日军中尉,也正像赵高一样,原本并不应该出现在卢沟桥历史的车轮下。

    在一片“轰轰”的清晰爆炸声中,时间很快便在无声中过去两个小时,宛平城下,卢沟桥阵地依旧是一片寂静。

    而所被独立连俘虏的整整一个中队的rb鬼子,也同样没了动静,就只有卢沟桥阵地的中国守军隐约听到了一阵听不懂的惨叫与咆哮,但只在不断的爆炸声下,谁还会去关心独立连兄弟在耍什么。

    终于爆炸声渐渐消失,独立连的兄弟也静悄悄的返回,全都躺卧在卢沟桥边休息,被俘虏的rb鬼子则不知去了何处。

    时间依旧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凌晨2:30分。

    突然就是一枚炮弹落在宛平城下,瞬间火光冲天,爆炸声再次刺破夜空,大地震颤!

    “轰!轰!轰!轰!轰!轰!”

    紧接就是接连不断的爆炸轰鸣声在宛平城下,卢沟桥阵地炸响,火光点亮夜空,硝烟四起。

    “突突突突突突!”

    “突突突突突突突突!”

    “轰!”

    “轰轰轰!”

    无数条火线,同样划破夜空,同时自卢沟桥阵地向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瞬间所有的轻重机枪,同时开火。

    迫击炮对空咆哮,大地再次震颤。

    无数的子弹,如雨幕一般,穿过夜空,纵有阵地防护,同样不断有一名名士兵倒下,身旁另一名士兵赶紧压上。

    营指挥部电话铃声,紧接急促响起,传来几乎咆哮的声音。

    “卢沟桥即尔等之坟墓!尔等即与卢沟桥共存亡,不得后退!”

    夜空下的北平城也终于被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