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源小神农夏落不明 第九章 麻烦来了

小说:桃源小神农夏落不明 作者:叶阳丁静 更新时间:2021-05-04 18:50:2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老太太接过去尝了一口。

  “滋溜。”

  老太太的眼睛瞬间大睁了起来。

  “好脆,好甜。”

  “脆,西瓜怎么可能是脆的呢?”

  旁边有个人不信,也拿起一小块西瓜尝了一口。

  “真的好脆啊。”那人两三口将西瓜吃了一干二净,连西瓜皮都没有放过。

  “我也要尝一口,我也要。”

  一时间,人群骚动了起来。脆生生的西瓜,又大又好,谁不想尝一尝啊。

  一时间,叶阳的西瓜摊位前被挤的水泄不通,中年大叔那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小伙子,你这瓜真特别,给我挑个最大的。”

  老太太终于是动心了。

  叶阳麻溜的给装了一个大西瓜。

  “二十一斤,105块,您给100就成。”

  “我也要,我也要。”人群像是疯了一样,疯狂的抢购叶阳的西瓜。

  一小会的功夫,带来的西瓜都卖出去了一半。

  老妈李梅的手里已经握着两三千块了。

  “我的天啊,我以前卖一个月的菜也赚不到这么多啊。”李梅激动的都要哭出来了。

  叶阳乐呵呵的说道

  “妈,您别哭啊,放心吧,以后我们的收入会越来越多的。”

  这倒不是叶阳说大话,有了神农仙葫,自己能改良的可就不只是西瓜了,收入当然会越来越好。

  隔壁卖西瓜的中年大叔看着叶阳那边西瓜卖的那么火爆,自己这边鬼影子都没有一个,气的脸都绿了。

  “好小子,你就敢和我抢生意,老子和你没完。”

  他偷偷的发了一个短信。

  不一会,就有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从农贸市场里走了出来。

  “都让开让开,停下来,不许卖了。”

  “给我停下来。”

  “哎呦,是农贸市场的管理员张亮。”

  “亮哥好”见到张亮之后,周围的小商贩纷纷朝着张亮问好,所谓县官不如现管,摊贩们还是很怕张亮的。

  “亮哥,你看就是这个小子在这里破坏行市,您快管管吧。”卖瓜的中年男人一脸献媚,说话的时候还将二百块钱不露神色的塞到了张亮的手里。

  张亮满意的看了中年男人一眼。

  “放心吧,这事儿我处理的妥妥的。”

  张亮一只脚踩在了叶阳的三轮车上,啐了一口唾沫,一脸横相的说道。

  “你小子懂不懂规矩啊,在我的地盘上摆摊,也不给我打个招呼,信不信我把你这个摊给掀了?”

  “你掀个试一试。”叶阳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和张亮犟上了。

  “小子,你有种啊。”

  张亮显然没有想到叶阳敢和自己叫板,一时间有些难堪。

  李梅显然是不想叶阳惹出什么事儿,急忙对着张亮说道。

  “张队长,我儿子不懂事,您别生气。”

  找到了台阶之后,张亮不但是没有下来,反而是继续往上爬。

  “哼,你在这里摆摊不是三天两天了,我早就盯着你了,想摆摊可以,把摊位费交了。”

  “叫,我们这就交。”

  李梅给张亮递过去了一百块,谁知道张亮一把将钱打开

  “你打发叫花子呢,今天没有五千块,这事儿没有完?”

  “五千?”

  场中人都被张亮的话给吓到了,李梅一脸着急的说道。

  “这里的摊位费不是一直都是一天五十吗,我给你一百已经很多了,就算是我今天把西瓜都卖完了,也没有五千那么多啊,你,你……”李梅都快被气哭了。

  叶阳更是恨得牙根痒痒。

  张亮得意洋洋的说道。

  “你在这摆摊有两年了吧,今天我要你把这两年的摊位费都补给我。”

  “放屁。”

  叶阳忍不住发作说道。“这里是大马路又不属于农贸市场,你凭什么要我妈给你补交摊位费,我看你就是帮着这个卖西瓜找我们的麻烦。”

  “嘿,小子,你说对了,我就是在帮着老刘,你能把我怎么样?”

  “交钱,赶快交钱。”卖外地瓜的老刘在一旁煽风点火,一脸阴险笑意。

  “张队长,您吃个西瓜消消气,我们不卖了,马上走还不成吗?”李梅给张队长递过去一个西瓜。

  “谁要你的烂西瓜.”张亮直接将西瓜摔了个稀巴烂,李梅也是一个趔翅,差点倒在地上。

  “我曹尼玛。”

  见到这一幕,叶阳气血上冲,狠狠一脚踹在了张亮的肚子上,叶阳的身体已经被改造过了,力气比起常人要大得多,一脚下去,当即将张亮像是足球一样,踢出去了十几米远,更巧合的是直接砸在了老刘的摊位上,将那些西瓜给砸了个稀巴烂。

  “哎呦,我的肚子。”张亮的身上都是红色的汁水,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

  “哎呦,我的瓜。”老刘心疼的眼泪都下来了“张队长,这个小子太横了,得教训他,得报仇啊。”

  老刘一边搀扶着张亮,一边煽风点火。

  “小子,你别走,有种的你今天别走,老子弄死你。”

  张亮掏出电话开始叫人了。

  “儿子,你闯祸了,我们快回去吧,妈这把老骨头无所谓,你可别受伤。”

  李梅着急无比。

  叶阳却是说道。

  “这个狗东西为难您不是一次两次了,我早就想收拾他了,我哪里也不去,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不多时候,一辆金杯面包车风驰电掣开来,嗤的一声,骤停在了市场门口,七八个黄毛红毛小混混提着棍子下了车。

  麻烦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