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封小说 第三十一章欧咏恩父亲之死

小说:缘封小说 作者:港综开始耕种诸天 更新时间:2021-05-04 18:55: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跟在简奥伟身后,洪筠的心中满是惊奇。

  “这个世界,看起来似乎越发的复杂起来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明明只是重生而已,怎么一下子好像变成了大乱斗一样?”

  心里不断的吐槽起来,越来越多的熟悉面孔出现,让洪筠有些措手不及。

  原本他以为,自己重生一世,能够依靠超前二十多年的记忆,在这个世界抓住机会实现财富和人生的自由。

  过几年之后,带着父母安享天伦之乐,天天就躺着享福了。

  谁知道,刚走出计划的第一步,迎面就是一位大美女绮梦当头棒喝,随之而来的山村老尸差点要了他的命。

  如今,又出现了简奥伟。

  “不行,洪光这件事解决完,我一定要离这家伙远点。”

  “虽然上辈子很喜欢发哥,但这辈子,抱歉了,你毕竟不是发哥,我也不想累着我的脑子,咱们还是各自安好吧。”

  一瞬间,洪筠就做出了决定,今晚打听到叔爷给自己留下的信息,想办法摆平洪光之后,就再也不来这里。

  毕竟简奥伟所涉及到的那段剧情,是他最不喜欢参与的争斗,那些人太会玩心计了。

  别说他这辈子不想劳累,就是真拼了命卷进去,也玩不过人家。

  天天996的码农跟人家这帮上流人物斗心眼,那不是老寿星上吊...找死呢?

  “来,坐!”

  走进书房,简奥伟目光复杂的看了洪筠一眼,旋即脸上露出一抹笑意。

  请洪筠坐下之后,给他倒了杯茶。

  “想必这一路走来,你也看出了什么。”

  简奥伟一边说着话,一边笑着对洪筠做了个请的手势。

  随后,自己也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是啊,没想到,竟然这么巧,看来我今晚来的不是时候。”

  洪筠的眼神,此时也十分复杂,他没想到自己今天到了之后,竟然会遇到这种事。

  欧利佛的别墅外,还看不出什么来,也许是人家不想大操大办。

  但是,走进别墅房间内,客厅里坐着不少人,男男女女,但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悲痛之色。

  在客厅的正面桌子上,摆着一张两张黑白照片以及一些灵堂的应用之物,甚至还有人正在忙碌着。

  这一切无不表明,欧利佛家里刚出了巨大的变故。

  也许,死的人是欧利佛本人?

  毕竟那照片上的一男一女,年纪不算太大,很符合洪筠心中猜测的欧利佛夫妇。

  “不,你说错了,你今晚来的正是时候。”

  洪筠话一出口,却不料简奥伟却立刻反驳。

  看到洪筠有些诧异的表情,简奥伟叹息一声。

  “如果你今晚不来,明天我也会找你。”

  “你可知道今晚出事的是谁?没错,就是oliver和他夫人,如今欧家就剩下isabel自己一个人了,所以,你叔爷的那些事,只能由我来完成。”

  简奥伟一边说话,一边摇头叹息,眼神之中满是痛苦之色。

  看起来,他跟欧利佛的关系是真的很不错。

  只不过,这些港岛人一口一个洋名字,让洪筠听着有些头大,甚至他都弄不懂简奥伟说的这些都特么是谁。

  “那个,不好意思,打断一下你的思路,你说的这几位是?”

  洪筠这话一出口,简奥伟的脸上略微有些尴尬。

  不过,片刻之间,他就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的点点头。

  “不好意思,差点忘了你刚从内地过来,不太习惯我们这边,oliver就是你口中的欧律师,isabel,是oliver的女儿,中文名字叫欧咏恩。”

  “所以,现在你明白了吗?你叔爷遗嘱里应该跟你说过,他有一些事交代给了oliver,但oliver在几个月前就察觉到事情有些不妙,所以提前跟我说了一切,如今...”

  说到这里,简奥伟没有继续开口,而是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其实,不用他再说下去,洪筠也明白怎么回事。

  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

  “我明白你的意思,简律师,你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洪筠心中明白的很,既然简奥伟这么说,没有直接了当的将叔爷交代的事告诉他,显然是有所求的。

  而他刚来港岛,能被人惦记上的东西,似乎不多,也不知道简奥伟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先不着急,你听我讲一个故事,也许你就能明白。”

  简奥伟心中微微叹了口气,看起来,眼前的这个少年,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容易搞定。

  不过,想来也是,这件事如此棘手,就算多了这个少年,也未必能帮得上大忙。

  “三年前,洪先生委托给oliver一份遗嘱,告诉他如果自己的儿子洪光在三年之内,没有如约将小黄山的产权交给一位从内地过来的人,就让他将这份遗嘱公开。”

  “这种事原本很常见,但是,就在一个月之后,洪老先生突然又一次来到律师行,这一次让oliver很惊讶的事发生了,洪老先生竟然委托oliver帮他调查自己的公司账目,尤其是跟自己儿子有关的一切违法行为。”

  简奥伟说到这,嘴角不由得流露出一丝苦笑。

  “原本oliver以为,这不过是父子之间的一点小矛盾,也许过不了几天就没事了,却没想到,就在oliver接到这个委托不到三天时间,突然传来了洪老先生身亡的噩耗。”

  说到这,简奥伟看了洪筠一眼:“我想,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我叔爷的死有问题?”

  洪筠也是一惊,他从来没想到,那位两世未曾谋面的叔爷,死亡原因竟然这么复杂。

  难道说,那洪光真的如此没有人性的谋杀了自己的父亲?

  “是啊,洪老先生的死的确很蹊跷,但oliver调查了几个月,都没发现什么问题,直到有一天...”

  简奥伟说到这,站起身来走到书桌后。

  在里面摸摸索索半天,也不知从哪掏出一份文件递给洪筠。

  “这份资料,是洪老先生在生前发出了一份邮件,而且是定时发送的,可惜一开始oliver没注意。”

  “那天如果不是oliver烦闷的时候翻了翻自己的邮箱,恐怕还不会发现这份文件。”

  听着简奥伟的话,看着手里的这份文件,洪筠的眉头紧锁,他似乎已经明白,欧律师究竟为什么会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