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封小说 第三十二章训逆徒九叔出山

小说:缘封小说 作者:港综开始耕种诸天 更新时间:2021-05-04 18:55:1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来,欧律师的死,也跟这份文件有关?”

  看完资料之后,洪筠微微一皱眉,抬头看向简奥伟。

  “没错,看来,你也明白了这其中的问题。”

  简奥伟说完话,起身拍拍洪筠的肩膀:“原本我以为,洪老先生的亲戚是一位隐士高人...”

  说到这,简奥伟微微一顿。

  “不知道你有什么想法?”

  简奥伟似乎有些看不上自己,洪筠也能理解,毕竟自己现在太年轻了,简奥伟心有估计也是正常的。

  不过,洪筠也没想多掺和这种事。

  虽然他对欧利佛律师的死感觉很可惜,如果欧律师的女儿将来有什么困难,他也愿意出手帮忙。

  但关于文件里记载的这些事,洪筠实在是不想掺和。

  因为那里面,牵扯的东西太多太多,还有很多欧利佛调查的资料,牵扯之广,让洪筠都有些瞠目结舌。

  最重要的是,这些东西,目前为止除了关于洪光的方面有确凿证据外,其他方面没有一点铁证。

  大多都是叔爷和欧利佛二人,通过各种各样的所谓‘线索’总结出来的结果。

  “我没什么想法,其实我来港岛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继承叔爷的遗产。”

  “当然,现在叔爷的遗嘱,既然不想让我那位堂叔好过,而我也不太喜欢这个人,我会请律师帮忙,将洪光送进去。”

  “至于其他的,我不是专业人士,恕我有心无力。”

  这个世界太复杂,自己还有父母要照顾,洪筠不想在自己没有无敌于世并且搞清楚这个世界本质之前,给自己招惹太多的麻烦。

  好不容易重生了,放着好好的田园生活不享受,为何还要劳碌自己?

  “这样也好,不过请律师的话就不必要了,这些资料,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交给我。”

  “现在律师行里的大律师不多,其他人都在忙着案子,而且我和oliver一起整理这些资料已经有一阵子了,我想我应该比其他人更了解一些。”

  简奥伟肯出手,洪筠自然是很乐意的。

  当下,洪筠立刻将手里的文件递给简奥伟,同时起身。

  “这样的话,那就太感谢简律师你了,对了,我希望洪光可以尽快入罪,不知道可不可以?”

  “当然,如果你真着急想要办了他的话,明天一早的新闻里,我想你应该能够看到他的身影!”

  如此自信的态度,让洪筠心里颇为佩服。

  不愧是港岛首屈一指的大律师,未来甚至可以跟律政司司长硬刚的大人物,这一出手就是不凡。

  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有把握将一位纵横港岛江湖数十载,称霸港岛赌坛数年的‘赌王’给入罪进去。

  这样的人脉,这样的实力,恐怖如斯!

  “如此最好,简律师以后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还有那位欧咏恩小姐,如果有什么困难,也可以随时找我,我想我还是有帮助她的力量。”

  洪筠说完,从兜里掏出一张名片,这是他今天白天闲着无聊,突然想到之后印出来的名片。

  上面很简单,就是一个名字和一个电话,电话号码还是他这两天刚办好的。

  “isabel我会好好照顾的,她现在还小,应该不会有什么困难,既然洪先生都同意了,那事情就这么办吧,时间不早了,洪先生请!”

  “简律师留步。”

  二人说着话,走出书房,洪筠在欧利佛夫妇的遗像前上了柱香,真诚的鞠躬致意后,转身离开欧家别墅。

  ...

  任家镇,义庄。

  从洪筠的酒吧走出来之后,九叔心里顿时就充满了气愤。

  虽然在酒吧里,因为洪筠和电视里的那位主持人所谈到的十年后所发生的事,让人震惊无比。

  但这一回来,尤其是看到自己卧室里,那两个四处探头探脑,也不知道在摸索什么的逆徒,九叔心里的气都快爆棚了。

  要不是这两个臭小子,任婷婷怎么会受到如此惊吓?

  “幸亏有大仙在,否则的话,那具僵尸非得惹出大祸。”

  九叔想到这,在文才和秋生二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人一脚,直接将二人从屋内踹到了屋外。

  如此大的力道,让文才和秋生二人都惊呆了。

  “何方妖孽...”

  尤其是文才,还没反应过来,以为自己是被什么僵尸或者鬼怪偷袭了。

  一咕噜身从地上跳起来,就打算迎头战斗。

  结果一抬头,就迎来了九叔那充满杀意的目光。

  “师...师父...”

  “哼,你们两个臭小子,还知道有个师父呢?”

  九叔的一句话,让文才瞬间意识到今晚闯下了什么大祸。

  “师父,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偷看任小姐去你的房间,更不应该...”

  秋生一个小聪明没用到,又提起了九叔愤怒的事情。

  如果不说任婷婷,九叔还没想到这一层。

  提起任婷婷,九叔这才想起来,这俩小子都对人家任家大小姐还有企图呢,甚至连他这个师父都怀疑起来了。

  真是见色忘义,连师父都不顾了。

  “继续说,还有什么不应该的!”

  九叔怒声呵斥,冷眼面对自己这两个劣徒。

  现在秋生和文才二人,在九叔的心中,已经不再像原来那样的溺爱了,甚至他开始慎重的考虑洪筠一直以来给他提出的建议。

  “师父,对不起,我们错了。”

  此时文才似乎也意识到了错误的严重性,急忙耷拉着脑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九叔,既然他们俩人都承认错了,不如就饶了他们一次吧。”

  九叔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倒是任婷婷给这二人求了情。

  “还不谢谢任小姐,今天要不是她放过你们,我饶不了你们。”

  “是,是,多谢任小姐。”

  “多谢任小姐。”

  看到二人这次老老实实的给任婷婷道歉,九叔心里的气稍微平息了点。

  只不过,不知为何,经过了今晚之后,九叔觉得现在越看自己这俩徒弟越不顺眼。

  索性,眼不见心不烦,先离开这里再说。

  “婷婷,我送你回去。”

  “秋生,今晚你不用回去了,跟文才一起,跪祠堂里好好反省一晚。”

  九叔说完话,带着任婷婷走出义庄。

  “九叔,你真打算让他们在义庄里跪一晚上?”

  “当然,这两个逆徒,再不好好管教,非得上天不可。算了,不说他俩了,你这次任务不小,可惜我不懂这方面的东西,没办法帮你。”

  “九叔,没事,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任婷婷对于这些事,没有半点怨,脸上满是兴奋之色。

  “嗯,经商的事情交给你,除魔卫道的事情交给我,今晚我连夜出发去找我师弟四目,尽快想办法召集我茅山一脉师兄弟,我要发天师敕令!”

  九叔说到这,双眸之中,闪过一丝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