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一章 穿越了!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小贱人!赶紧给老娘滚出来!你这个不知廉耻的!”

  林玉茗躺得难受,不由自主地扯了扯领口。

  外面是激烈的拍门声,还夹杂着各种辱骂。

  “做出这等龌蹉事儿,败坏了我们赵家的名声,非把你逮去沉河不可!”

  林玉茗抿抿唇,真想堵住这人的嘴。

  不想一睁眼就看到身边跪着一个男人。她分明不认识他。

  对方一见她醒来,加快了手上的动作,急急忙忙地想解开里衫的系带。

  “你……”

  后面的话还没问出来,头剧烈一痛,大量的记忆涌入了脑海。

  作为实习医生,上班的第一天,就被救护车撞飞了!

  然后,她穿越了!

  穿越就穿越吧,怎么穿到了这么个受气包身上!

  原主丈夫明明是个猎户,本应吃穿不愁,但是原主不会持家,钱都叫二房搜刮去了。而她只会从早到晚哭,哭自己命怎么这么苦,嫁给赵珩吃不饱穿不暖不说,儿子们还要受罪,自己也要受村里人的非议。她觉得这一切都是因为她嫁错了人。

  本来丈夫赵珩就不喜她,如此一来更是三天两头不着家。以至于他们三年都没再行周公之礼了。

  林玉茗本来挺高兴,这算是给她解决了一件麻烦事。但是原主可真牛,竟然还给她留了六个嗷嗷待哺的儿子。怪不得村里人要当着她面嘲笑她“母猪转世”呢!

  正思索间,男人又对她上下其手。

  “嫂子,这下你可是我的人了!”

  边说着,边扑向了她。

  林玉茗刚从穿越的打击中回过神来,立刻拔下头上的朱钗就朝男人手臂上划去。

  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个男人叫赵珍,是原主丈夫二伯家的独子,经常污蔑原主和他有一腿。

  这不,这回竟然直接和他娘下药把原主弄晕了,想要坐实这个事儿。

  她可不是原主,那个任人宰割的林玉茗了,就算是死,也不能被污蔑而死!

  “啊——”

  赵珍没有想到,林玉茗竟然会反抗,此刻朱钗入骨,纵深几条口子,血流如注。

  门外的人,似乎也没料到竟会听到男人的尖叫,一时也都面面相觑。

  林玉茗不用想也知道外面的人,除了徐氏谁能有谁?正是原主丈夫的二伯娘,赵珍的亲娘,今日还不是两母子安排的好戏。

  败坏她赵林氏的名声,给她安一个通奸的罪名,以此陷害原主丈夫,夺得大房仅有的田产。

  可惜,原主是个逆来顺受的小媳妇,她林玉茗可不是。

  “林玉茗,你敢伤我!”

  赵珍恼羞成怒,再次扑向了她。

  可惜那伤口太深了,赵珍的动作明显慢了一拍。倒是给了林玉茗一个喘息的机会,她再次扬起朱钗,作势就要扎下去。

  赵珍一想到再被扎个洞就心里一慌,翻身往旁边一闪,谁知直接摔下了床。

  还在床棱上砰地磕了一下,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门栓终于脱落了。木门被撞开的时候带起了不小的灰尘,赵徐氏三人扑了扑灰,这才看到里面的情形。

  屋里一片狼藉不说,和设想的场景也不太一样。皱巴巴的床单上有不少血迹,原本应该在床上的赵珍此时却在地上滚作一团。

  这场面把三个农妇着实吓得不轻。

  尤其是徐氏,险些就要倒在地上,幸好其中一个妇人扶住了她。

  她一边尖声叫着“珍儿!珍儿!”,一边提着裙子踉跄着跑到赵珍身边,声音止不住地颤抖。

  待扶起赵珍的头,她立刻朝林玉茗狠狠地剜了一眼,“贱人!你太恶毒了!”

  林玉茗不等她说下去,立刻打断她的话,

  “二伯娘,幸好你来得及时!二叔他失心疯了!”

  林玉茗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朱钗,猛地丢到了地上,然后使劲摇头,边摇头便手舞足蹈比划起了赵珍失心疯的模样,还颤抖地后退了好几步,直到抵住墙,双手又抱住肩。

  “贱人!你胡说什么!”徐氏破口大骂,如何能想到林氏竟会反咬一口。

  “二伯娘,我真没乱说!刚刚二叔非说自己是狗,要出去咬人,我就给他放了下血,好让二叔保持清醒。”林玉茗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楚。

  “放屁!”徐氏气得双目圆睁。

  “二伯娘,我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不然我眼睁睁看着二叔出去咬人吗?”林玉茗不住地去看两位婶子。

  赵徐氏想要把偷人的罪名给她坐实,也不看看她是谁,她真的会任她们宰割吗?

  林玉茗见两位婶子也有些懵了,祭出了她的大杀器。眼睛一眨,泪水就扑簌簌落了下来,那叫一个楚楚可怜啊。

  她身上的衣服穿戴整齐,对比着地上打滚的赵珍,倒确实像是她说的那样,赵珍失心疯了。

  赵徐氏险些背过气去。两位婶子也互相对视了几眼,都在询问对方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收手那就是前功尽弃啊。赵徐氏火冒三丈,叉着腰就尖声骂道:“好个狐媚子!自从你进了我赵家的门,就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四处招蜂引蝶,今天还欲爬我儿的床,如今证据确凿竟敢信口雌黄!”

  林玉茗笑了,好啊你既然装上了,那我就奉陪到底。

  她哭得越发梨花带雨:“二伯娘,我林氏一向不爱与人争辩,但您如今污我名声,这叫我如何有脸去见赵郎,如何面对我的六个儿子啊?我对赵郎的心天地可表,若有二心,我林氏不得好死!”

  赵徐氏听懵了,以往林玉茗虽然也一副弱不禁风的小媳妇样,但并不像今日这么会说话。

  “二伯娘就算不相信我,难道也不相信自己的儿子吗?”林玉茗说着又垂眼往地上瞧了一眼。

  赵徐氏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一边是宝贝儿子满地痛哭的模样,一边是林氏故作柔弱的狡辩。两种刺激之下,她朝地上狠狠地啐了口唾沫,撸起袖子就欲要上前撕了林玉茗这副嘴脸。

  嘴里连珠炮似的:“小贱人!臭娘们!不给你点教训,老娘还治不了你了!胆敢伤我儿至此,我岂能让你好过!”

  林玉茗立刻作出惊恐的样子,往墙角那边爬了过去。

  恰在此时,院子里传来一连串清脆的童声。

  “娘!”

  “娘!”

  “不许伤我娘!”

  领头的是原主的大儿子,大狗子。身后跟着一串小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