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章 挖点银子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天起早,林玉茗用小背篓背了野兔就往县城走去。在路上遇到了坐着牛车的殷夫人,她是里正大人的大儿媳妇,家里在县城做点小生意。

  林玉茗脑子转得很快,她当即喊住殷夫人,将自己的兔子卖给了对方,拿到了两吊铜钱。虽然不多,但也聊胜于无。

  早饭后,林玉茗将小五和小六留在了家里。一个是让他们看着家,二个是万一赵珩醒来了,能给赵珩搭把手也行。四个稍大些的跟着她一起去后山。

  古来农民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玉溪村中有一条玉溪河横穿而过。这样临河傍水的地势,林玉茗觉得,一般只要不是好吃懒做的人家,日子也应该凑合吧。

  她背着大竹筐,拿着镰刀就跟着几个儿子一道往上走去。

  老大一边走一边和林玉茗说:“山很高,爹爹说后山深处常有野兽出没,一般不准我们上来,都是在山脚下挖些野菜什么的,偶尔能在树上掏些鸟蛋。不过,”说着说着就垂头丧气起来。

  林玉茗便想起了不久前的一次,分明是二狗子掏到了鸟蛋,被村里的大孩子堵住了愣说是他们家的。把原主叫过去,原主一边道歉一边让老二将鸟蛋还给人家,回到家就趴在桌上哭了起来。像原主这么懦弱,难怪日子过成这样。

  林玉茗想了想,她压低声音说道,“下回呀,你们要再掏了鸟蛋,就赶紧跑。在村里跑一圈甩掉了他们就回家,要是甩不掉被抓住了就把鸟蛋砸了。”

  几个儿子听到了都有些惊讶地转头看她,林玉茗柔柔弱弱地笑道:“娘是觉着,你们就算把鸟蛋给人家了,人家也不见得领这个情。”

  几个儿子互相点点头。

  林玉茗放眼望去,山林清幽,高处似有涧水潺潺流过,不过她暂时也不敢去,但是往山腰走走还是可以的。

  此时正是春分时节,一路上都有不少好东西,春笋是很常见的,还能挖到一些味道可口的野菜,往僻静处走说不定还能找到长在湿润之处的蘑菇。即使不拿去卖,改善下伙食也是不错的。

  林玉茗正走着,就听到不远处的竹林那边传来一阵笑声,原是村里的妇人组团出动了。看来还是要找个时间,往后山深处走去探一探。

  她让老三老四一个留下来挖些春笋,一个留下来摘些野菜。

  “小背篓装满了别乱跑。相互照应着,娘和你们大哥二哥往那边走走。”

  老三老四点点头,留在了原地。

  三人又走了一段距离,林玉茗瞧得可仔细了,她想看看有没有野鸡蛋能够捡一窝。所以她边走边用镰刀将荆棘丛撇开来看看,两个儿子也有样学样。走着走着,前面传来了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

  林玉茗拉着两儿子就停了下来。她做了个嘘声,希望不是蛇什么的。

  她示意两个儿子待在原地别动,她从旁边绕过去看一眼。两个儿子就站在原地等她。

  然而林玉茗刚放下背篓,蹑手蹑脚地绕过去时,那边就再次发出了细碎的声响。老二一把分开树枝,就冲了过去。

  林玉茗惊呼出声:“二狗子,你小心点!”

  刚说完就听到一阵滑草的声音。林玉茗赶忙跑过去。却见这片树林后面是个小坡地,他儿子已经从上面滑了下去,应该是没刹住。

  林玉茗从上面望下去,有个青衫男子听到动静,转过了身。看到了坐了个屁股蹲的小屁孩,老二先出声:“陆伯伯,原来是您啊!我还以为又碰到小兔子了呢。”

  陆安上前将他拉起来,替他拍拍身上的杂草:“哪有那么多兔子让你们家抓啊。你爹应该把附近的兔子都抓完了吧!”

  林玉茗也反身滑了下去,将老二拉过来:“让你站着别动,你急什么!”

  “嘻嘻!我怕晚了兔子就飞了!”老二一点不在意,他朝大哥招了招手,“哥你下来吧。”

  林玉茗转身朝陆安欠了欠身:“不好意思啊陆大夫,犬子无状,若是冲撞了您,还请见谅。”

  陆安倒是打量了一眼林玉茗。他之前也跟赵珩打过两次交道,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赵家媳妇。和传闻中的唯唯诺诺风一吹就倒的小娘子不一样,今日一见倒是落落大方。

  “陆伯伯好,您是来采药的吧!”老大下来也打了声招呼。

  陆安点点头,他从地上的背篓里拿出几朵野百合,看来是刚摘的,递给二狗子,“不要走远了,早些回家为好。”

  老二回头看看林玉茗,林玉茗示意他收下,“跟陆伯伯说声谢谢。客气了,陆大夫。”

  “陆伯伯,谢谢您!”

  随后,陆安点点头就离开了。

  他和妻子住在山南一处幽静的所在,除了治病救人,几乎从不与人打交道。毕竟他常年四处行医,若是交情过深,离开反而会有顾虑。附近村里的人一面传他医术高明,一面说他夫妻性格孤僻。但他觉得如此甚好。

  “娘,陆伯伯已经走了。”老二不知道她为什么望着陆安大夫的方向发呆,便喊了一声。

  林玉茗回过神来,“没什么,娘就是想到了一些事。”

  “什么事啊?”就连老大也有些好奇起来。

  林玉茗在现代学的是西医,虽然曾经选修过中医相关的课程,但是毕竟是为了学分,所以并没怎么上心,暂时也就能摸摸脉而已,以至于她到了这里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深感痛心。不过她记忆力不错,刚刚她趁陆安从背篓里拿出野百合的时候多看了几眼,结合着书上的图片,她发现了陆安正在采的几株药材,应该就是这附近有的。

  “走吧,和娘去挖点银子。”林玉茗轻笑起来,她拉着两儿子往林子深处走去。

  一直快到未时,林玉茗看了看背篓里的草药,她采了二十五株黄芪,又挖了三十二株丹参的根。品相都依着自己的理解挑了些好的,再细的她也分辨不了,毕竟非她所长。

  和老三老四汇合后,五人一道往家里走去。

  在路上,林玉茗随口问了老大:“陆大夫的家你去过吗?”

  老大点点头:“给爹请过他。不过看病一向比较贵,也就特别严重的时候才会去。娘是觉得要给爹爹请陆大夫过来看看吗?”

  “可是,咱家没钱啊。”

  林玉茗无奈:“那倒不是,娘是想跟陆大夫,做一笔生意。”

  “生意,什么生意?”几个儿子七嘴八舌地问起来。

  林玉茗手指在眼前摇了摇:“回头你们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