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章 您收不收药材啊?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请问陆大夫在家吗?”

  “陆大夫!陆大夫!”

  林玉茗站在竹门外朝院里喊了好几声。

  “娘,陆伯伯会不会出诊去了啊?”老大走到一边,扒拉着栅栏往里看了看。

  “要不我们也回去吧?”娘都走到山下了,又把几个弟弟们先打发回去,让他带她来寻陆大夫的家。

  说实话,陆大夫住得挺远的。他们得从另一条路翻到后山,陆大夫就住在这背临竹林,面朝山涧的山谷里。

  “是不是饿了啊?”林玉茗上前揽住大狗子。

  老大当然不会承认:“不是,我就是怕我们白跑一趟。”

  这孩子,小小年纪就学会忍辱负重。林玉茗真是有些心疼。

  还好没过一会儿,陆安就拉开门,从屋里走了出来。

  陆安一看是林玉茗,眉头皱了皱。但还是上前将竹门拉开。

  “赵夫人,可是要寻陆某上你家出诊?”陆安挡在门口,并没有要让林玉茗进门的意思。

  林玉茗摇摇头,“不是。”

  陆安有些不耐,“那赵夫人请回吧!”说着就要关上竹门。

  林玉茗急了,她将一旁的背篓扯过来,“陆大夫,您收不收药材啊?我这里采了一些,您瞧一瞧!”

  陆安倒是没想到,他看了看背篓,眼里倒是实实在在透露出了不解和惊讶。

  “这……都是你自己采的?”

  林玉茗腼腆地笑了笑:“是啊,也不知品相如何?”

  “你懂,医术?”

  林玉茗摇摇头。

  “那你怎么会认识草药?”

  林玉茗看了看陆安,抿了抿唇:“家里曾有一本药材相关的书,我闲来无事翻过。”

  “你识字?”陆安想了想,终于把手从门上放开了,“听说你公公家以前也是读过书的。”

  “那这倒是奇了,你家怎么会有药材相关的书?”

  “陆大夫,您一下子问得有些多,我都不知道先回答哪一个了。”林玉茗状似局促。家里怎么会有药材相关的书,还好老大没揭穿她。

  就在这时,屋里又有一位妇人挑帘走了出来,冲着林玉茗笑了笑:“林小娘子,你别生气。内子就是这样,一听说有人识得药材就要问东问西的。”

  “你,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去躺着!”陆安连忙上前将妇人扶住。

  林玉茗站在门口朝妇人行了个礼:“陆夫人安好。”

  “好好好,难得有女眷上门,快请进来。”陆夫人由陆安扶着,朝林玉茗招招手。

  林玉茗遂提起背篓,“打扰了。”她进来将背篓放到陆安夫妇面前,又将药材一样样拿出来摆在地上。

  “其实陆大夫,还是多亏了您。我先前在山上遇到您了,正巧看到您采了这两样。虽说书上有图,但我毕竟没见过实物。故而对照着采了一些。”

  “想来这个就是黄芪,这个就是丹参了。也不知我有没有挖对?”

  陆安夫妇:“……”

  林玉茗见他们不说话:“难不成我挖错了?”

  “那倒不是。”还是陆夫人先开口,她蹲下身仔细翻了翻地上这几十株草药。

  “草药这个东西,内子也不是没有请人帮忙采过。但是就算是我们将实物给人家看了,多半也不一定挖对。没想到林小娘子竟然只是对照着夫君采过的,和书上瞧来的,就能挖了这么些品相还不错的,着实令我们夫妇有些惊讶罢了!”

  “陆夫人快别这么说,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林玉茗脸上泛起了红晕。这算不算对得起选修课老师了?

  “夫君,既然林小娘子跑这一趟,这两种草药品相也还不错,咱就收了吧!”陆夫人倒是听说了不少林玉茗的事迹。这也是个可怜人啊!生了那么多儿子都不被丈夫待见,唉真是各人有各人的命。想她林晏如想了多少法子都没能为夫君诞下一男半女,但陆安待她却一如初时。

  林玉茗一听这话,立刻当着陆安夫妇两人的面点了点株数:“陆大夫,陆夫人,一共二十五株黄芪,三十二株丹参。说来我也是第一次卖草药,对这个价钱也不是很懂,你们若是不介意,就看着给吧!”

  陆安终于开口了,“你把它们拿进来吧!”

  “唉!好!”林玉茗将草药放进背篓里,跟着夫妇二人往屋里走去。

  这堂屋里摆满了架子,架子上全是放的已经晒干了的药材,靠窗那边则摆放着一架子医书。陆安给她指了指进门的那处架子。林玉茗看到上面凌乱地放着一些大小不一长短不齐的草药,顿时明白了陆夫人刚刚的话。

  她将自己采来的一一摆放整齐。陆夫人就将三吊铜钱递到她的手上。

  “收好了。”

  “谢谢陆夫人。”

  “你说的本草图谱可是这本?”没想到陆安竟是从书架上取了一本古籍过来递给她。

  林玉茗看着书名,《草本秘要》。这一看就是不知名的图谱,她就算在现代也从未听过。

  “你怎么又把这书拿出来了?”陆夫人看林玉茗有些茫然,连忙想将书籍收回去。

  倒是林玉茗伸手接过来,好奇地翻了翻。她毕竟是学西医的,多看点古代医书说不定假以时日有用得着的地方呢。

  第一页她都没见过。

  蝴蝶草,根茎为红,叶片为青绿,花为玄色,一般为五叶一花,据闻寄生于朽木之下、石缝之中,又名枯逢春。其草连花带根食之,或可起死回生。传此花多为蝴蝶尸体覆盖,故名。

  林玉茗的眼睛睁大了,开玩笑的吧!起死回生?

  不过她中午采药时倒是和两儿子走着走着,就在深草丛中绊了一跤,倒是摔到了一根枯木上。早知道她就搬开来看看是不是有这种草了!

  林玉茗将书还给陆安,“多谢陆大夫陆夫人,我得回去给儿子们做饭了。这就告辞了。”

  “林小娘子,要是再有药材,也可采了上我家换钱啊。”陆夫人和她道别。

  “一定一定。”不知道为什么,林玉茗觉得陆夫人对她挺热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