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七章 求你救救我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天地间寂然无声,加上越来越大的雨势,林玉茗环顾四周,并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

  她踩着泥地一点点滑下去,朝着那女子连喊了好几声“小娘子?小娘子?”,但对方都没什么反应。

  她轻抚了抚胸口,终于下定决心,一边耙着树枝,一边伸出食指靠到了对方的鼻息处。

  好在对方呼吸虽然轻微,但还算正常。她松口气,放下心来。

  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林玉茗准备径直回家。可就在她跨过该女子腿上时,对方竟然伸出手拽住了她的裙角,

  “救!……救我!……救救我!”

  林玉茗头大如牛,该死,我应该折过去的。她侧身看向对方。

  此时对方迷蒙着双眼,雨水将她脸上的发丝打乱,但还是能看得出对方并不是玉溪村的人。好家伙,你都醒了,难道还不能爬起来自己走。

  林玉茗执意要走,但那女子固执地死拽她裙角,险些给她绊个跟头。

  “我,我……不能死!……求你!”

  说着说着对方竟然又昏了过去。林玉茗一瞬间被对方求生的信念打动,算了,一并交给陆安大夫吧。看这女子穿着也不普通,应该不缺钱。

  她拽起女子,将对方拖到背上,半拖半背着往家里走去。

  即使这女子身形窈窕,但本就累得只剩一口气撑着的林玉茗,将对方拖到家后还是感觉去了半条命。她靠在栅栏门上大喘气,双脚早就木了。

  老大一直在屋檐下等着,看到她回来,什么都没问,但还是帮她把女子卸下来,然后扶住她,“娘,你怎么了?”

  “娘没事,就是跑得太急了。”林玉茗虚弱地笑笑。

  “我去叫陆伯伯,他在灶房里煎药呢。”老大可不认为娘没事,他皱眉又看了看一旁的陌生女子,最终什么都没说。

  陆安正守着炉子,一听到门响,望过去,赵家大儿子上来就拽住他的胳膊,

  “陆伯伯,您快去看看我娘!”

  “什么?”陆安一听就站起来,这算个什么事儿,赵家大郎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呢,这赵夫人怎么也出事了!

  他急忙跟着赶到院子里,却见到林玉茗正拖着一女子往正屋去。

  林玉茗一看他来了,将那女子拖到屋里的凳子上靠好,就几步跑出来,

  “陆大夫,您等下得空也看看她的伤势吧!”

  “她是……?”

  林玉茗却摇摇头,径直从胸口伸进去,准备把包着蝴蝶草的布巾取出来。

  陆安脸色一变,他立时将脸转向一边,“赵夫人,请你……自重!”

  林玉茗霎时愣了一下。她一时心急,倒有些忘了,古人十分注重男女大防,虽说她和陆安差了一个辈分吧,但是此时的举动确实有些不妥。

  她连忙侧身,几下解开来。

  “陆大夫,您别生气!您先看看,这是不是那本《草本秘要》上所说的蝴蝶草?”

  陆安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乍然一听,还以为自己出现幻觉了。待到转头猛地一看,

  “根茎为红,叶片为青绿,花为玄色,一般为五叶一花……”他喃喃念道。

  “据闻寄生于朽木之下、石缝之中,又名枯逢春。其草连花带根食之,或可起死回生。传此花多为蝴蝶尸体覆盖,故名。我找到它的时候,它就长在枯木之中,上面覆盖着一种长得像蝴蝶的枯叶,唯一和书上对不上的是,我这朵只有三叶。”

  林玉茗像献宝似的,将蝴蝶草连花带布巾托到陆安眼前。

  陆安眼睛都直了,呆了半晌,他才回过神,皱眉问道,

  “你在哪里采的?”

  林玉茗这下倒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陆安作为大夫肯定常年在山上采药,“后山有一片深草地,那草地后面是幽深的丛林,一看就有些人迹罕至。我就是去碰碰运气,上午的时候我在那摔了一跤。当我后来又在您的书上看到时,就打算赌一把,想着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吧!”

  说着林玉茗将布巾放到陆安手中,然后深深地鞠了一躬。

  “赵郎的命就拜托陆大夫了!”

  陆安仔细验了验手中的蝴蝶草,“赵夫人,”

  “恩?”林玉茗觉得对方的表情很是郑重。

  “我刚刚仔细查看了你夫君身上的伤势,他似乎是中了箭伤,肋骨也有些断裂,幸亏他自己处理得及时,这才能撑到回家。但这伤势似乎引发了他身上的旧疾,故而极为凶险。我已用银针暂时封住他的经脉,但这《草本秘要》即使是从我师父祖上传下来的,其中也只有一小部分药草有过注疏,也就是说,这蝴蝶草到底有没有那起死回生的功效,恕在下也没多大的把握。”

  林玉茗微微摇头,似乎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陆大夫您说的我都懂,尽人事听天命,我相信赵……我夫君吉人自有天相,若真是发生不幸,那决计也不是陆大夫您的错!”

  “您尽可放宽心。”

  陆安看了看对方,此时的林玉茗似乎早已不是传闻中,那个柔柔弱弱万事只会以哭面对的林怂娘了。

  他暗道一声,“好个林小娘子!”人果然可畏!

  “那你去屋里看着你夫君吧,老夫正好在熬药,我这就一并煎了去。”

  林玉茗叫住陆安,“陆大夫,只是熬药的话,我也会。我夫君可让孩子们看着,您要是不介意的话,现在得空帮那位小娘子看一看吧!”

  林玉茗再次指了指她背回来的那个。

  陆安看了看,“行,那你去吧。记住,先用大火煮开,再用文火熬,三碗水煎成一碗,好了后仔细喂你夫君喝下。”

  林玉茗道一声明白,她直接去了灶房。

  大概过了盏茶功夫,林玉茗正蹲在炉火前,陆安到门口来辞别。

  “陆大夫,那姑娘没事吧?”林玉茗猜测对方的问题应该不大。

  陆安脸色有些沉重,叹息一声,“若说无事呢,这姑娘有先天心疾,不过这病本就无法根治;要说有事呢,其实也就是脚崴了有些青肿,又淋了雨,发起热来罢了。我回去要取些药再来,你好好盯着你熬的药,可千万别弄岔了。”

  林玉茗听了也是一阵唏嘘,但她自己又何尝轻松。

  将陆大夫送到门口后,她让老大老二去好好看着赵珩,老三和老四被她叫过来给自己搭把手,晚饭得做起来了。

  这对双胞胎,老三伶牙俐齿,老四闷葫芦一个。两个人就听着老三活灵活现地给林玉茗讲她走了后,陆安大夫过来是如何给他们爹爹扎针的。

  把个林玉茗逗得不行,这老三宝贝也太会说了吧,就差个板子和桌子了!

  倒打消了她心中的一些忧虑,她实在不想辛辛苦苦采回来的药最后喂给了死人。

  但是赵珩,怎么会中箭呢?总不至于这附近还有山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