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八章 喂药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往砂锅里添了最后一碗水。院子外忽然传来了喊声,林玉茗刚准备出去看看,老三一溜烟就跑出去了。

  很快老三一脸兴奋地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老大,

  “娘,是邓婆婆家的二丫过来通知我们,说是那走村串巷的商贩又来咱们村了。正好咱家上午不是采了不少春笋和蘑菇嘛,我们可以去换些吃的了!”

  林玉茗二话不说就去将铜钱都取出来,又将两个背篓一前一后背起来,“商贩到哪了?”

  “村口,就在邓婆婆家。二丫去通知村里其他人了,我们赶着去说不定能先换些好东西。”老三脑袋一转,正准备起身,林玉茗示意他坐下来。

  “你们都在家待着。好好看着你们爹的药,可千万不能出了什么岔子。换粮食的事,娘一个人去就行了。”这么大的雨,几个小孩子要是去了,染上风寒了怎么办?

  “等下这药熬得只剩一碗了,老大,你倒出来,亲自给你爹端去,要全部给你爹灌下去。知道了吗?”

  林玉茗指定了老大,大狗子看着娘亲的眼神,他本来还想跟着去的,看来娘亲是不让了。于是他郑重点头,

  “娘,我晓得了!”

  林玉茗欣慰地拍拍他的头,穿上蓑衣,戴上斗笠,转身头也不回地冲进了雨幕里。

  她刚走没一会儿,灶房的门就被推开了,三个小子看着倚着门的女子,互相看了看,还是老大站了起来,

  “大姐姐,你醒了!”

  “刚刚救我的那位夫人呢?”

  “你是说,我娘啊!她去村口了!你有什么事吗?”

  “我想跟夫人说声谢谢。”

  “那,你要等会儿了。娘刚出去。”老大摸摸头,他第一次和这样的女子打交道,说话都有些紧张。平常村里和他们赵大家交好的也就是邓婆婆一家了,一般人家可受不了他娘那个脾性。

  “我,我还有些事,得离开了。不知这家主人是否也在家,容我当面致声谢呢?”

  老大摆摆手,“不用了,我爹病了,还没醒呢。”

  “哦?如果方便的话,那不如由我给你们爹爹看一看?我姓柳,是县城里邵家药铺的一名大夫。”柳依依看了看三个孩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垂了垂眼。

  老大想了想,他点点头,“那你等等,我们正煎药呢。等下就带你去看看爹爹。”县城里药铺的大夫,就算比不上行医多年的陆伯伯,想来应该也不会差吧。

  很快老大看着药煎得差不多了,将砂锅里的药倒成一碗。三个孩子端着药碗,就去了赵珩的房间。

  随后跟过来的柳依依,刚一看到床上赵珩的样貌,霎时有些不可置信。她本来就扭到脚了,此时更是钻心的疼。

  虽然已经过了十来年,但这家男主人的长相像极了记忆中司鹿哥哥的样子。

  她找了他十年啊,从未想过竟然会在这个海边的小渔村里,遇到了疑似司鹿哥哥的人。但她又觉得可能性很大,毕竟当年司鹿就是在那座海岛上消失的。可是看着眼前这几个“司鹿”的儿子,她又不确信了。

  司鹿哥哥怎么会娶妻生子呢?不可能!不可能!

  四个孩子给赵珩喂药,怎么也喂不进,平躺着的赵珩药一入口就流了出来,他们爬上床也搬不动爹爹。老大的眉头越皱越紧。

  倒是柳依依一下子反应过来,“让我来吧。”

  老大直接拒绝了,“柳姐姐,说来你也是客人。我们可不敢麻烦你。”

  老三倒同意了,“大哥,娘亲不在,这位柳大姐不是说她是大夫嘛。爹喝药要紧。”

  柳依依也立刻补充道,“是啊,你们爹爹的病要紧。”说着她就上前要接过老大手中的碗。

  老大一晃就退了一步,“柳姐姐,你是外人。我们还是等娘亲回来吧。”

  这,柳依依眉头一皱,若是十年前,你以为你们几个还能活着?可惜她现在已是个废人了。柳依依垂眼看了看床上的“司鹿”。

  她忽然放柔了声音:“夫人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呢,你们爹爹得早些服药,不然凶多吉少……”

  几个孩子一听就紧张起来。

  “再说了,我只是喂个药,难道我一个大夫还能害了你们一家不成?你们娘亲救了我,我与你们无冤无仇谈何恩将仇报呢,对吧?”

  柳依依话说得很诚恳。大狗子其实就是觉得喂药这种事,应该娘亲来做。但爹爹又确实等不起了。

  他只好将碗递出去,“麻烦柳姐姐了。”

  柳依依上前将“司鹿”扶起来,这么近的距离,她并没有闻到记忆中的香味。那时候他们一同在十二楼,她还记得司鹿哥哥最喜欢薰什么味道的香料。但此时肩上这个人,平平淡淡的,除了相貌有七八分相似,疏无一致。

  但她好不容易遇到一个与司鹿哥哥如此相似的人,她怎能放弃。柳依依的眼神凌厉了起来。

  她一边给“司鹿”喂药,一边想起了深埋在记忆中的往事。

  这个奇怪的村庄,她可能真的要留下来了。

  几个兄弟围成一圈,看到柳依依将全部的药喂进他们爹爹的嘴里,一颗心才慢慢放下来。

  “哥,爹……怎么还没醒?”等了半天,没想到最先沉不住气的是老四。他扯了扯三哥的袖子。

  老三安慰他,“再等等,爹爹肯定没事的。”

  柳依依也笑道,“小公子说的是,药效没那么快,可能过会儿你们爹爹就醒了。”她喂完了药,也一直坐在床边。

  倒是老大礼貌地劝道,“柳姐姐,陆伯伯说你也有些发热,要不你还是回屋里躺着吧。”

  柳依依嘴上说着好字,但是半天也没有动。

  “我还是在这看着吧,等下若是你们爹爹有了情况,我也好给他把把脉。”

  老大见柳依依并不想动,他也没有什么办法。但是他还是觉得对方一个陌生女子不该在他爹爹的房间里,于是只好嘱咐老三留下来看着爹爹,他和老二老四去厨房继续做饭。

  柳依依盯着“司鹿”,老三一时看看爹爹,一时又盯着她。他觉得大哥说得对,这个女人好像有问题!

  倒是那蝴蝶草果然有奇效,柳依依在床边盯着“司鹿”坐了大约盏茶功夫,赵珩在梦里挣扎了几下,就猛地睁开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