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章 立马哭给你看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狗子们,来看看娘带回了什么好东西!”

  林玉茗大踏步地走进灶房。

  老大一看到她就走上前来替她卸背篓。

  “娘,你终于回来了。”

  “怎么了这是?”

  “娘,那个柳姐姐,”大毛有些支支吾吾的。

  “那小娘子姓柳啊,她醒了?”林玉茗将蓑衣挂到门后。

  “恩,她在爹爹房里。”

  “她在赵……她在你们爹房里干嘛?”林玉茗有些奇怪,难道救的是熟人?这女子和赵珩认识?

  “她说她也是个大夫。”

  “哦,怪不得摔在那个地方呢。”林玉茗点点头,采药摔得吧。雨那么大,路又那么泥泞,坡还陡。

  “我去看看。药给你们爹喝了吧!”林玉茗往赵珩的房里走去,她总得去看看赵珩的情况。好歹蝴蝶草是她千辛万苦挖回来的。

  老大跟在她旁边一起过去,“恩!我们看着爹爹喝得一滴不剩的。”越到后面声音越小。

  林玉茗还以为,老大是因为赵珩没醒所以这一脸担忧呢。她牵起老大的手,“乖,你们爹会没事的。”

  蝴蝶草都救不醒赵珩的话,只能说命运如此吧。她已经尽力了。

  “爹爹醒了!”这回大狗子倒是开心地告诉她。

  “那你,”林玉茗适时推开了赵珩的房门。

  床上那个人正闭着眼昏睡着,床边老三也直直地盯着他爹。而被她林玉茗背回来的那名女子,此时正一动不动地望着赵珩。

  那痴痴的样子,林玉茗只消一眼,就明白了。

  敢情这是赵珩的桃花啊!

  心下了然,赵珩长得确实不错。只可惜他已经野草有主了。

  “柳小娘子,”林玉茗轻声喊她。

  老三一听到她的声音,立马转头,林玉茗竖起食指,放在唇边。老三朝她咧了个大大的笑脸,无声地喊她,“娘——”

  林玉茗上前揽过他。

  “夫人。”柳依依急忙站起来。她果然很娇小,比林玉茗起码矮半个头。

  林玉茗眯眼瞧她,“你怎么说也是个病人,醒了应该好好休息,怎么还?”朝赵珩努努嘴。

  柳依依有些不好意思地垂眼看着脚尖,“我醒来本想向夫人道谢,”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要不是你非拽着我的裙角,我才不会把你背回来呢。

  “我听说主人家的受了伤,就想着夫人不在,我便替夫人照看一二。”

  “哦,那我还得多谢柳小娘子了?”林玉茗笑笑。

  她虽然和赵珩的夫妻关系名存实亡,但也不是那种看着别的莺莺燕燕,在自己“夫君”面前晃而充耳不闻的女人。表面夫妻关系还是要努力维持下的嘛,要不然别人还以为她林玉茗好拿捏呢。

  “夫人千万别客气,刚刚的药,”

  “是你端给赵郎喝的?”林玉茗的声音有些冷意。

  “不不不,是我看小公子们给他们爹爹喂药怎么都喂不进去,我毕竟是个大夫,治病救人嘛,所以就自告奋勇将……扶起来,喂了药。”

  “好,谢谢你了。”林玉茗这回是真的脸上带上了笑意。只是这样倒还没关系。

  两人正说着话,赵珩睁开了眼睛。

  “水,”

  柳依依正想走过去,林玉茗看了她一眼,柳依依就被她钉在了当场,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林玉茗走上前,将赵珩从床上扶起来。她刚一碰到赵珩的手臂,赵珩就僵硬了。

  林玉茗嘴上说得轻松,手上使了劲,“赵郎——,来,我扶你起来。老三,去倒水。”老三应声而去。

  她背对着柳依依,将赵珩拖起来,又将枕头垫在赵珩的背后。

  接过三狗子递来的水,坐在床边,就给赵珩喂起水来。

  赵珩虽然有些疑惑此时的林玉茗到底是怎么了,但他还是就着她的手抿了起来。

  喝完了赵珩歇口气,

  “出去——”

  “出去给儿子们做饭,是吧?好的,赵郎,我明白了。那你好好歇着。三儿,你在这好好看着爹爹。”林玉茗从善如流地站起来。

  转身看向柳氏,“柳小娘子,我夫君身子不适,恐无法相陪,不如还是去我的房间里休息休息。我听陆大夫说你的脚崴了。”

  柳依依只好跟着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等到两人都出去了,赵珩僵硬的身体才有些放松下来。那支箭似乎引发了他身上的旧伤。怎么形成的他已经没有印象了,父亲当年只说他遭遇过一场浩劫,故而记性有些紊乱,所以很多事情都忘了。

  这回这支箭……赵珩的眉头皱起来,他当时摔下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片衣角,那花纹有些眼熟,料子也不像是村里一般人家用得起的。

  头还是有些痛。赵珩撑住了头。

  三狗子握住他的手,“爹爹,你要不要紧?我去叫娘亲回来,”

  “别,”赵珩把他拉住,“爹没事。”

  “陪爹说会话。”老三是个机灵的,嘴皮子也利索。他以前常常给他们讲故事,只有老三能最快复述出来。

  “恩!”老三重重地点头。

  林玉茗将柳依依带回了自己的房间,“柳小娘子,你的脚肿得很厉害,最好不要轻易走来走去。陆大夫说去给你拿消肿的药了,你且好生歇着。等会儿饭好了我让儿子给你端过来。”

  柳依依无法,只得上床坐下来。

  林玉茗满意地去灶房了。

  她先是将那颗饴糖兑了两碗糖水,让儿子们分着喝了一碗,还有一碗让老大给他们爹端去了。能补充点糖分也是好事。

  “爹,这是娘换来的糖水。”大狗子捧着碗递到赵珩面前。

  赵珩有些不敢相信,面上还是不动声色,“糖水?你娘换来的?”

  “恩!今天邓婆婆家来了商贩,娘上午和我们上山挖了好些笋子和蘑菇,便一并拿去换了米面。”

  “爹!你是没看到啊,好多米,还有白面。”大狗子说着说着眼睛就亮了起来。

  “这碗糖水是给爹你的,娘说你要补充下,什么养。”大狗子有些不好意思,娘说的那个词他忘了。

  赵珩看着那碗糖水,再听着老大口中所说的,他的心中浮起了许多不解。但他什么都没问。

  只是将那碗糖水推过去,

  “给你弟弟们端去,你们尝尝,爹不需要。”

  “不行!娘说了,我必须看着爹喝下去,否则,”

  “否则什么?”赵珩皱起了眉头。

  “否则……否则,”老大不敢看爹爹了,头都快垂到碗里了,“否则娘现在就过来哭给爹爹看。”

  “……”

  赵珩按住头,他还以为林氏已经有所改变了呢,敢情还是老样子。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就不该有所期待。

  不过他真的是怕了哭起来没完没了的林氏了,现在他病着,家里又有客人,可别让人家听了笑话啊。

  想了想,赵珩还是端过那碗糖水,认命地喝了起来。

  说来,这还是自他父亲走后,第一次喝到甜水呢。他有些感叹,林氏嫁给他倒有七八年了,爹也走了七八年了,可谓是物是人非事事休。

  谁能想到,当年嫁给他时娇娇弱弱的林玉茗,竟然会是这样的性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