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一章 鲫鱼豆腐汤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直到吃过晚饭收拾好灶房,林玉茗也没看到陆大夫带着药回来,她便有些担心。之前雨势那么大,她就不应该让陆大夫回去的。

  老二一向善于察观色,便问她怎么了。

  林玉茗就将自己的担忧说给儿子们听,老大倒是觉得没什么事,“陆伯伯常年在深山行走,腿脚利索着呢。”

  林玉茗虽然自己也明白,但眉宇间的忧虑还是没能消去,毕竟陆大夫不像是而无信的人。大狗子便自告奋勇再跑一趟陆伯伯家。

  林玉茗看看外面天色,还是决定自己去比较好。

  陆安一回到家就发现娘子倒在灶房,他将她抱回里间,又是药浴又是熬药又是喂药的,折腾了一个时辰多。

  等到他终于歇口气时,腹中早已饿了起来,他看看床上的晏如,又想起中午去邻村行医回来,饭都没吃上一口,便打算吃了晚饭再去赵家。

  正好中午那家的男人给他送了几条鲫鱼,陆安便想着杀了鱼好给晏如炖点汤补补。

  可没成想,往常看晏如料理起鱼来游刃有余的,轮到自己了,陆安将它从水桶里拿出来便握不住,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准备杀鱼了……鱼一抖,手一滑,刀把手指磕了下。

  林玉茗刚到陆安大夫家,便从院外看到了这一幕。昏黄的豆油灯下,陆大夫好像抓着鱼,用刀砍了下去,却很快将刀扔在一边。

  她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推开栅栏门就冲了进去。

  “陆大夫,您没事吧?”

  “啊?……哦!是赵夫人啊。”陆安有些尴尬,他捂着手指,眼睁睁看着那鱼从木板上蹦下去,摔进了泥地里,还欢快地蹦了蹦,仿佛在嘲笑他的手忙脚乱。

  林玉茗轻笑,她上前将那条鲫鱼从地上捡起来,扔进了水桶里。

  “陆大夫,您先去止血吧,这里交给我了。”陆安看她径直进灶房拿了几根筷子出来。

  “这……这是做什么?”

  “很简单,为了防止鱼蹦来蹦去。”林玉茗逮起刚刚那条鱼,将三根筷子插进了鱼嘴里。然后捡起刀,蹲下身,就利落地处理起鱼鳞来。

  陆安看得一阵惊讶。果然见那条鱼不再动了。

  “你怎么来了?”

  林玉茗头也未抬,“陆大夫,我看您一直没来,怕您……出了什么事。”

  “那倒没有,晏如,啊就是我夫人,我回来的时候,她倒在灶房呢……”陆安也蹲在一边,看着林玉茗手下动作不停。这刀法倒是比之晏如还要干净利落啊。

  “这样啊,那夫人现在没事了吧!”林玉茗转头看陆大夫一眼,见他一直按着手,劝他,“陆大夫,您还是先去止血吧。”

  “不碍事。”就是磕了一下,划了道小口子而已。

  “伤口虽小,但是感染了……额就是不处理的话也会变成大问题。陆大夫,这点您不会不清楚吧。我知道您不好意思,不过我夫君已经醒来了,这多亏了您。帮您处理几条鱼也是举手之劳。”

  “我只是施了回针,这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比起你挖来的蝴蝶草,就算不得什么了。”陆安感叹,也是赵珩命不该绝。

  都说这林氏和赵家大郎关系不好,倒没想到她能为了赵珩这么拼命。下午的雨可不算小,林氏说的那个地方他也有印象。听闻那林子里时有熊出没,他一向不往那边去的。

  “那还得多亏了陆大夫您的《草本秘要》。”林玉茗看看陆安,“打住,陆大夫,大恩不谢,我俩也别在这里推来推去了。您要不止血,那便去守着夫人吧,我做好了就去叫您。”

  “那,就有劳赵夫人了。”陆安也不再推辞,起身就往卧房而去。

  林玉茗三两下将几条鱼处理好,便拎着水桶进了灶房。

  她在灶房里翻了翻,从水缸里拎起了一筐用竹篾吊着的豆腐,还找到了一篮蘑菇。陆家的调料也比较齐全,不愧是远近闻名的行脚大夫。

  林玉茗将处理好的鲫鱼洗净,切了花刀。又将豆腐切成块,蘑菇撕成条,还去陆家后院的菜地掐了几根葱。

  陆大夫夫妇挺会过日子的。后院那块地,陆大夫大半种上了药材,陆夫人便在另外一边种了一些小菜。看着这满园郁郁葱葱的,林玉茗羡慕得不行。回头等她有地了,也得搞这么个园子,一年四季都种上爱吃的菜,省钱又新鲜。

  将葱姜蒜都备好后,她上灶台架柴烧了小半锅水,便去找陆安。

  陆大夫正在堂屋里整理药材,“你说烧酒啊,有的。不过你要这个做什么?”边说着边去给她拿了一壶出来。

  “去腥。”林玉茗接过便走。

  锅里的水烧开了,她舀出来到一边的小锅里备用。

  油六成热的时候,撒盐,将几条鱼放进去,煎至两面金黄。此时倒入烧酒去腥,葱姜蒜撒了,便将事先烧开的水舀进去。

  又煮了大约五分钟她就将豆腐和蘑菇依次放进去,估摸着蘑菇断生了,林玉茗便放了盐和糖调味。

  等到一锅鲫鱼豆腐汤出锅后,林玉茗又清炒了一盘笋子。陆大夫虽然不会杀鱼,但他已经把米饭蒸好了。

  林玉茗看了,还不错。她将饭菜都盛好后便去叫陆大夫。

  陆大夫已经从堂屋去了卧房。她敲门进去后,便看到陆大夫正握着陆夫人的手,在床边小声说话呢。

  “陆大夫,都弄好了,我也该回去了。您把药给我就成。”

  “林小娘子,你看……这事,还劳烦你忙一回。”林晏如实在喜欢林玉茗,这闺女长得也合她心意,性情也很好。要是她和安哥有个孩子的话,说不定也这么大了。

  “没什么,陆夫人,举手之劳而已。再说了,要是陆大夫真因为杀鱼把手伤了,可不得影响之后给乡亲们看病不是!我也就是碰巧了。夫人好些没?”

  “我没事,旧疾。安哥,你快去,给林小娘子拿药。天太晚了,你把林小娘子送下山去,再回来吃饭。”林晏如推推陆安。

  陆安也点点头,他将早就准备好的药数给林玉茗。

  “这两包是给那位小娘子的,一包外敷,一包内服。这六包是给你夫君的,用来给他泡药浴,早晚一次,连泡三天;这还有几包也是给你夫君的,一日一包,差不多要吃半个月。”

  林玉茗越听越慌,她的诊金带的可能不够。没想到陆大夫已经看出她的顾虑了,

  “诊金过些时日你再送来,我记在账上。不急。”

  林玉茗松口气,一一接过来放进背篓,“真的谢谢了,陆大夫。”

  “您不用送我,我自己回去就行。不打紧的。”她连推了好几次,才打消了陆氏夫妇送她的意愿。

  来的时候她就带了火把,回去的时候也带着火把,林玉茗心里一点都不怕。

  她真正怕的是,回去怎么给赵珩泡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