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二章 药浴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等到林玉茗到家后,儿子们果然已经睡了。倒是赵珩和她的房里还亮着灯,她径直去了自己房里,柳氏果然没睡。

  “柳小娘子,”林玉茗推门进来,对方竟然坐在床头看书。

  林玉茗心下无语。看来这位姑娘没吃过什么苦啊,还有闲情在这看书。

  “啊……是夫人,你回来了。夫人叫我依依吧,这是我的闺名。”柳依依从床上下来。

  “我看夫人你出去时已经很晚了,心下担心,睡不着,就起来翻翻书。”

  林玉茗看了眼她放下的书,“我一介农妇,大字不识几个,这房里平日可没什么书好看。”

  柳依依霎时红了脸,“我,我知道。我是借的。问的……问的郎君借的。”

  林玉茗抿唇一笑,“没事,赵郎倒是在书院读过几年。”

  “药我放这了,你自己上灶房熬。走路轻些,别吵着我儿子们了。”林玉茗将“儿子们”几个字格外咬了咬,满意地看到柳依依捏紧了袖子。

  她见好就收,转身就去了赵珩的房间。

  原本以为儿子们都睡了,没想到老大在房里和赵珩说话。

  “恩咳。”林玉茗打断赵珩给大狗子讲书的兴致。

  赵珩冷冷地望过来。林玉茗无动于衷,将那带回来的药一起放到桌子上。

  “除了这些是每日内服的,这几包则是陆大夫让我拿回来,给你泡药浴所要用的药。从今天晚上开始泡,每天两次,连泡三天。你看是我给你去烧水呢,还是你自己下来烧?”

  “放那吧。”赵珩看她一眼,便起身欲从床上下来。

  林玉茗叫住他,“你既然要自己泡,那我就先去睡了。不过今天我摔了好几次,这泡澡嘛,我得先泡。等我泡完了你再来。另外,老大,你该睡了。”

  说完林玉茗就去灶房烧水了。

  赵珩看着林玉茗离开的背影,想着她说的话“摔了好几次”,又想起老大说娘亲去邓婆婆家和商贩换米面的事。他的眼神有些晦暗,这林氏何时这么积极了?

  林玉茗烧了一大桶水,舒舒服服地躺进去。

  这一天从中午到晚上,精神一直处在紧绷之中,就没舒缓过。现在这个时辰估计都快子时了,她实在累得不行。蒸腾的水气打在脸上,林玉茗枕在桶沿,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等到她再次惊醒,是有人在撞门。

  她手忙脚乱地拿起一边的布巾,想把身上的水擦干,“谁啊大半夜的,”林玉茗皱眉嘟囔。

  总不至于是登徒子吧!赵珩的身手在玉溪村还是有两下子的,林玉茗虽说常被村里的妇人欺负,但除了赵珍,倒确实没几个男人敢明着碰她的。

  就在她从水中踏出去,想要披上衣服的一刻——

  赵珩撞开了门。

  “林氏,你,”赵珩愣住了。

  林玉茗也愣住了。她真没想到会是赵珩。

  等反应过来,她猛地踏回去,“哗”一声坐进了浴桶里。

  “赵珩,你有病啊!”

  “老娘在洗澡,你没事进来干吗?不知道敲门吗?再说了,我在柴房洗澡还能耽误了你烧水啊?”

  林玉茗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赵珩也自知理亏,一时没注意到林氏何时这么凶了。

  等林玉茗骂完,他才皱眉看她,“你洗了多久你知道吗?”

  林玉茗尚在气头上,不过她也确实感觉到,桶里的水好像只有一点点余温了,所以很快冷静下来,但还是非常不满,

  “不关你事!请你出去!”

  赵珩靠在门上看了她片刻,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你倒是把门给我拉上啊!”林玉茗真是服了。还好她没正对着柴房门,这里面也没有窗子,只有顶上有天光。

  她三两下擦干身子,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她拉了拉门,才发现门已经坏了,对不上了。

  她哑然。

  好吧,是她错怪赵珩了。好歹对方是怕她出了事,才过来叫她的。

  林玉茗往灶房走去,推开门,正看到赵珩在往锅里倒水。兴许是右手受了伤,赵珩正单手提桶。

  林玉茗上前就接过赵珩手中的桶,可惜赵珩握桶的手纹丝不动。林玉茗拽不过来。

  “我来。放开。”

  赵珩转身,从水缸里继续舀水。

  林玉茗便只好走到灶孔前烧火。

  等到锅里盛满了水,赵珩站在灶台前,看着林玉茗,冷冷地吐出两个字。

  “让开。”

  “要不是看你是个病人,你以为我会帮你吗!”林玉茗也不客气了。

  “不需要。”

  “你可以不要我帮,”林玉茗抬头看着他,脸上也带着不耐烦,“但你下午喝的药是我上山给你挖的,亲自给你熬的。但凡你没在床上要死不活地躺着,我也不会管你。那蝴蝶草有多珍贵,你是不知道,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拿去卖给陆大夫或者县里什么药铺,说不定就能大赚一笔。”

  “别不识好人心。”林玉茗从凳子上起来,“既然你还有力气撞开我的门,那说明没事了。”

  “爱谁谁。”林玉茗准备出去。

  她经过赵珩旁边的时候,没成想赵珩拉住了她。

  “干嘛?”

  这人是不是有病?

  林玉茗想甩开他,却不成想,一抬头正看到赵珩幽深的双眸盯着她,她咽了咽口水。好吧,站直的赵珩比她高了很多,倒显得她有些娇小了,气势也很是不足。

  却在这时,赵珩身子忽然晃了晃。

  林玉茗眼疾手快扶住他。

  赵珩又想甩开她,林玉茗紧拉着不放。

  “你要是倒在这里了,大半夜的我一个人可搬不动你。你躺这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明天早上被儿子们看到了,你父亲的形象毁于一旦……呵呵。”

  竟然敢威胁我!

  赵珩还是咬牙冷冷地看着她,林玉茗便半拽半扶着他到了桌边坐下。

  “病人,就不要逞强。好好坐着,水我来烧。就算是你叫醒我的回报了。”

  林玉茗再次坐回灶孔前。

  赵珩半靠在桌子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等到水开后,林玉茗要去将他房里的浴桶搬过来,却见赵珩快睡着了。

  半撑在桌子上,发丝落在眼睑前,脸上的气色也好了不少。虽然豆油灯的光线很昏暗,但还是能瞧出赵珩的容貌,像是玉雕一般精致。

  林玉茗不得不感叹,赵珩这样貌还真是百里挑一。不过长得好看的人,历来好恃美而骄,赵珩的脾气这么差,也就是睡着了才能少了那么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意。

  她轻轻地去搬了浴桶过来,倒上水,将药包浸泡进去。约莫十分钟后,她上前将赵珩摇醒。

  “好了,你自己进去泡吧。我到外面等你,有事叫我。”

  “好了?”赵珩还有些迷茫。

  “恩。这布巾想必是你擦澡时用的,我看放在衣架上,就一并拿来了。”林玉茗将衣服和浴巾放在凳子上,就出去了。

  她拉上门,坐到了门前的台阶上。

  背靠柱子,她难得地看起了星星。

  明天也许是个好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