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三章 垦地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茫然,这房间怎么看也不像是原主和孩子们挤过的大通铺啊。

  还有,她昨晚什么时候睡着了?

  眨了眨眼,这才看清这是赵珩的房间。

  林玉茗猛地坐了起来,朝身旁看了看。

  还好还好,赵珩没和她睡在一张床上,否则她立时就可以去世了。不过随即她也有些好笑,赵珩都跟原主三年多没同过房了,怎么可能会和她睡一起。

  自从见识了陆安夫妇家里的后院,林玉茗就对在自己家,也整这么个菜园子有了点念想。

  说干就干!南岸村民住得稀稀落落的,林玉茗看来看去选中了自家门前的一块地。本来她心里还有些忐忑,这样划块地会不会违反什么规定啊。没想到她正准备去问问里正,就被上门的邓婆婆喊住了。

  待听了林玉茗的计划后,邓婆婆笑笑,“不打紧的,谁家还没在屋前屋后种点菜什么的,对吧!”

  “不过玉茗啊,我记得你家是有三亩地的吧?有一处就在前边坡坡下,也不远。我看那块地倒是比你挑的这里好。”邓婆婆拉着她的手,絮絮叨叨地说起来。

  林玉茗这才想起,她连声道谢,说自己这两天可能是因为照顾夫君,都忙忘了。

  等她实地看了看,就准备在坡下那块地种菜了。

  挽起裙脚,扎好腰带,林玉茗先好好打整了那块地,将上面的杂草和碎石块都清理了,又用锄头翻整了下。

  等翻好后,她又找邓婆婆买了不少种子,都是些家常的小菜。

  赵珩看着她这几天忙前忙后的,心里也是各种心思翻覆。他总觉得林氏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但不管怎么说,没哭也没往二伯娘家跑,总是一件好事。他也就随她折腾去了。

  他自己还没痊愈,也没法上山,只好在家里做些杂事。

  这几天下了几场大雨,屋里有地方漏水,他便上房顶修整下。

  那位柳小娘子似乎打定主意,赖在他们家了。但人家一个受了伤的姑娘,一直睡在林氏的房间里,林氏都没开口,赵珩便也不管了。

  这不,他在房顶上忙活,柳依依就在屋檐下给他递茅草。因为几个儿子都被林氏拉去垦地了。

  他一边铺茅草,一边看着林氏劳作的方向。

  林氏能坚持几天他心里难道没数?身娇体弱,干不几天活就累得躺床上,这早就是家常便饭了。故而他早已不期待林氏下地,在家带好孩子就行。

  原本他都快要对林玉茗刮目相看了,没想到这天他在柴房里劈柴的时候,老四急急忙忙冲了进来。

  他眼看着老四冲到面前,看他几眼,张张口,“娘,娘她,”但小脸都皱成一团了,也“她”不出个所以然来。

  赵珩放下柴刀,蹲下来,摸摸四狗子的头,“慢慢说,怎么了?”

  “是二伯奶。”老四终于说明白了。

  赵珩立时眼神就是一紧。

  但他很快想到,这么些年每逢二伯娘上门找茬,或者把林玉茗叫过去他去接人回来,林玉茗总是一副不想惹事的样子,跪在二伯娘面前抽抽搭搭地哭。

  他见不得她那副模样,把她拖拽回家来,林玉茗就朝他又是哭又是闹地,一嘴的埋怨,往往以哭晕过去结束。他早就不想管她了。

  想到这,他将老四拉进怀里,

  “将你哥哥弟弟们喊回来,就说爹爹叫他们。”

  老四一脸茫然,但还是很听话地就跑出去了。

  赵珩继续劈柴,但左等右等都不见儿子们回来,他便有些烦躁。最后他还是忍不住从屋里出来,去寻林氏。

  老远就看到二伯娘站在田埂边叉腰嘲讽,

  “哟小贱人,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母猪也要上树啊!你说你这惯会装模作样的,是不是瞅着大郎回来了,就开始做出这幅贤良淑德的样子来啊?”

  “可惜啊!老娘可听说了,大郎这回带了个姑娘回来。我还听说啊,那小娘子长得也蛮俊俏的,不说那杨柳小蛮.腰,脸蛋也比你这瘦不拉几的皮包骨强多了。你这小骚狐狸,就等着被休妻吧!”

  “二伯娘!”

  林玉茗突然出声打断了她。赵徐氏站这骂了半天了都没见她吱个声,冷不丁地林玉茗突然出声,她就磕巴了一下,把舌头咬了。

  “哎哟——好你个贱蹄子,看我今天不撕烂了你这张嘴。”赵徐氏说着就从田埂上冲了下来,“我家珍儿到现在还躺在床上呢!”

  赵珩本想着冲上前去叫住二伯娘,没成想林玉茗提起身旁的桶,就倒在了赵徐氏的前面,然后猛地退了几大步。

  徐氏避让不及,一股屎臭味迅速袭满了她的鼻腔,她的裙腿上也溅上了不少。

  赵徐氏那个恶心啊,她没忍住就朝着一边呕了起来,早上喝的糊糊都吐了出来。

  “我,我,你,”仍旧指着林玉茗想要发火,但随即又是一阵干呕。

  “二伯娘,对,对不起!”林玉茗忽地一下就慌了,她又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假装一脚踩空,倒在了地上。

  “对,对不起,二伯娘,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您要下来帮我,”林玉茗说着说着就开始抽噎起来,很快泪盈于睫,泫然欲泣。

  几个儿子本来还有些茫然,这时一咕噜跑到娘亲面前,将林玉茗团团护住,

  “二伯奶,你休要欺负我娘!要是我娘有个好歹,我,我……爹爹,对的,爹爹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是吧,爹——”老三眼尖,已经看到了走到近前的赵珩。

  赵珩忽然被叫到,他只瞥了林玉茗一眼,就转向徐氏,

  “你又来干嘛?”

  声音说不出有什么起伏,但就是让徐氏猛地一震,

  “滚——”

  赵珩丢下了最后一个字就不再看她。

  他上前将林玉茗拖了起来。林玉茗本来侧倒在田边,正酝酿了泪水准备哭呢,没成想赵珩来了,而且还拽起了她。

  大庭广众之下吧,她也不能不给赵珩面子,就就着他的手站了起来。

  赵珩这才看到,林玉茗脸上还带着一块手帕。

  怎么手帕还用两根带子绑在脸上?赵珩有些奇怪。但他什么都没问,林玉茗起来了,他就退开了。

  赵徐氏捏着自己脖子,咬牙看了看这对夫妻,最终还是跺了跺脚就离开了。赵珩的冷酷她是领教过的,平常也是瞅着对方不在的时候,她才会找林玉茗出出气,磋磨下。

  林玉茗见远近不少村里人,都对着他们这边指指点点的,但她什么都没说。抡起锄头,就将土翻在了刚刚倒屎尿的那处地方。

  短时间内赵徐氏应该不会上门了。掩在手帕下的嘴角挂上了笑意。

  她要的也只是这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