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四章 露出了狐狸尾巴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继续撒种子,没成想赵珩朝她冷哼一声。

  莫名其妙!林玉茗转头看他一眼。

  赵珩警告她,“少惹徐氏。”说完转身就走。

  林玉茗心下腹诽,当我想惹徐氏啊,是她自己非得上门找茬,好不啦!但她又不能跟赵珩计较,毕竟这是原主遗留的问题,她也只能认了。

  赵珩还没走远,又有个一脸肥肉的胖子,从坡后摇着扇子转了出来。

  “哟,这不是赵家嫂子嘛!赵大哥呢?”

  林玉茗心道,怎么种个菜也不让她安生,抬手指了指。听这声音就知道是里正大人的小儿子了,一向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假公子哥,胡丰荣。

  只见胡丰荣嘿嘿地跑过,径直往赵珩那边而去。林玉茗看不关她事,倒也放下心来。

  “珩哥,珩哥,你慢点!等等我!”胡丰荣气喘吁吁地跑过去,终于赶上走路回去的赵珩了。

  赵珩停下来,见是他,虽然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倒是没有出声呵斥。他猎的不少野味有三分之一是卖给了里正家的,里正家比较殷实,平日在村里吃穿用度也是最好的。

  “说。”

  “嘿嘿!珩哥,我听说你上山打猎时受伤了,好些了吗?”胡丰荣舔着脸关切道。

  赵珩有些奇怪,虽说胡二对他一向比较客气,但也未像今日这般亲近。

  “无妨。”

  “哦?哦!那就是好了?”胡丰荣眼珠子一转,摇了摇扇子。

  “陆大夫的医术还真是高明啊!”

  “……”赵珩转身就走。他可没时间陪人客套。

  由于赵珩走得很快,等他到自家院子后,才发现胡二竟然也跟了上来。

  他皱眉,“什么事?”

  胡丰荣喘口气,“珩哥……你……走的,额……忒快!”说着他还从袖子里不自禁地掏出帕子,擦起了额头上的汗。

  赵珩本来都想进屋了,晃眼看到他帕子上的花纹。怔住了。

  那收边的花纹,定睛一瞧,竟然和他那天匆忙中看到的花纹一模一样。

  他那天在山上寻摸了好几日,才跟上了一只野熊。和野熊周旋了几个时辰,眼瞅着野熊就要被他弄死了,他被人从背后射了一箭。

  本来胳膊上就有伤,那支箭射过来,他虽然立时察觉到了也避开了要害,但对方还是射在了他的手臂上。加上林深路滑,他一时不慎,就从坡上滚了下去。

  掉下去的瞬间,他看到了那棵树后飘过的一角人影。

  还好他滚下去的时候抓住了一棵树,才险险支撑住了身体。将箭从胳膊上拔了下来,然后等上面彻底没声了,他才拖着一身伤回到了家。

  那支箭被他扔进了柴房里,这两天他已经将箭头取了下来。

  没成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是里正家吗?!

  他眯了眯眼,“说吧。”

  对方显然还不知道他已经察觉了,这是上门来看看他死了没吧。毕竟从那么高的坡上摔下来,不死也得残了。

  但他想不通,他和胡家有什么深仇大恨,值得对方射冷箭?而且据他所知,胡丰荣根本没那拉弓的力道,里正显然也不可能没事上山。那到底是谁呢?还是说,他小看了胡丰荣?

  “嘿嘿,其实我就是想问问珩哥,可有打到好的野味?我这两天可馋得慌呢。我娘又不准我吃肉了。”胡丰荣扇子摇得呼呼地。

  “只有兔子。卖了。”

  “就就就,兔子?”胡丰荣不信。但他见赵珩不接话,很有些尴尬。

  随即想起另一件事来,“珩哥,听说你带了个美人儿回来,是不是?”说着还用胳膊撞了撞赵珩。这才是他过来的目的。

  也不知道他爹为什么要叫他跑这一趟,看看赵大伤势如何,要不是他爹透露,有个小美人被赵珩带回来了,他才懒得从北岸跑过来呢。

  “林嫂子都不够珩哥消受的吗?”胡丰荣嘿嘿笑道,眼神里的下流样让赵珩一阵恶心。

  他冷了语气,“那是林氏带回来的。”

  “嫂子带回来的?”胡丰荣惊了,他的眼睛也瞪得溜圆,“珩哥,难不成嫂子要给你纳妾?”

  “没那回事。”赵珩甩袖子就要进屋。

  胡丰荣赶忙拉住他的袖子,“嘿嘿,珩哥!既然不是纳妾,那是嫂子的亲戚?”

  “见见!让我见见!行吧,哥?”

  “哼。”赵珩甩开了他的手,径直就往堂屋进去了。

  而在林玉茗屋里看书的柳依依,一早便听到了院里两人的说话声,此刻她闻声就从屋里走了出来。

  掀开布帘,倚在门上,轻轻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叫住赵珩,

  “两位,可是有事寻我?”其实她就是想趁机跟赵珩说两句话。

  这几天林玉茗没在家,她想方设法想跟赵珩多说几句,都被对方身上的冷意逼得后退三步。热脸贴了冷屁股,就算是她也有些受不了。更何况她心中念念不忘的“司鹿哥哥”,更是叫她咬碎了银牙。她见林玉茗没送客,还客气地说等她腿好后再回家不迟,便舔着脸留了下来。

  胡丰荣一看到柳依依的身段,半边身子都酥了。

  我的个娘咧,这赵大是什么福气啊!有了林嫂子那样娇弱还能生养的小佳人不说,这屋里竟还藏着个这样的美人,就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似的,那什么,鸟鸟那那,对对对,就是这个词。

  胡丰荣将扇子“啪”地一合,就要上前打招呼。

  赵珩看他那样,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思。虽然他对柳依依存着戒备之心,但是姑娘家家的,被胡二这种人缠上,不好;何况对方好像还对他有那么一丝情意。

  “进去!”

  柳依依惊了,她瞧向赵珩,泪盈于睫。虽然赵珩的语气不善,但她竟能从对方的口中听出关切之意。

  她微微低眉,“恩。”遂转身进去了。

  此刻她像踩在云上一样轻快,而某个猪头似的色胚,也像踩在云上一样轻飘飘的。

  胡丰荣怔怔地看了柳依依那门好久,直到赵珩已经进屋,重重地关上了门。他才回过神来。

  见两人都不待见他,他也不恼。嘻嘻哈哈地往回走,林嫂子肯定会告诉他,这小娘子是谁。毕竟林氏是什么样的人,他又不是不知道,只消吓吓她就什么都抖露出来了。

  他慢悠悠踱到林玉茗那儿,站在路边套近乎。

  “嫂子,赵家嫂子!林嫂子!”

  林玉茗抬头看他一眼,不明白这厮怎么又来了。不过她仍旧秉承着,非必须不吱声的原则,低头继续劳作。

  胡丰荣还以为对方是害羞了,他也不介意,“嘿,听说嫂子带回了个小娘子?”

  “我瞧着那小娘子面生,是嫂子带回来给赵大哥做妾的吗?”

  林玉茗终于没有低着头了,冷冷地瞧过来,但很快又温和了眉眼。她何至于为了不相干的事,跟这种人置气。

  “不是。”

  “唉!那她是嫂子的什么人?”

  “这和你无关吧,胡大官人。”

  胡丰荣嘿嘿直笑,今天林氏怎么倒像是第二个赵大了。他还是不恼,扇子呼呼地摇着,头也一晃一晃地。

  “那就是和嫂子非亲非故了?妙哉!”胡丰荣很开心地就转身离开了。

  林玉茗看着他的背影,一阵恶寒。这厮不会看上柳依依了吧?

  看来她得早日让柳依依离开赵家了。她可不想徒增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