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五章 就当给赵郎赔罪了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嫂子,林嫂子!”胡丰荣摇着扇子,站在田边跟林玉茗套近乎。

  “可别嫂子来嫂子去的。真要论起来,只有赵珍才能喊我嫂子。”林玉茗拄着锄头,瞟他一眼。

  这厮这几日天天过来,可惜柳依依是个冷的,赵珩更是个冷的,院门都不让进。胡丰荣隔着栅栏,跟柳依依套了两日的近乎,最后柳依依直接进了屋,把门拴上不出来了。

  “哎哟,嫂子何必这么生分呢!”胡丰荣嘿嘿直笑。

  他见林氏一直爱答不理地,索性直接从路边下了园子,哼哧哼哧地替林玉茗将肥田的粪水提了过来。

  林玉茗吓得一惊,看着他那摇摇晃晃的样子,深怕他一个走不稳,就磕地上了。好说是里正娇生惯养的小儿子,林玉茗觉得还是别触了里正家的霉头为好。

  她只好后退几步,连连摆手,“胡大官人,胡二少,行了,搁那吧。您有什么吩咐尽管直说。”

  “嘿嘿,嫂子,我就是想问问,那柳小娘子既然和嫂子你非亲非故的,为何一直住在你家?”

  “她脚崴了,走不了远路。回不了家,就暂且住着呗。”

  “真的?”胡丰荣有些不信。这两日村里可有不少传。

  大家伙都以为这柳小娘子是赵珩纳的妾呢,不然怎么非亲非故地一直住在赵大家。

  虽然那日林玉茗就在他面前否认过了,但是后来他寻思,兴许是这林氏啊一向懦弱,对于赵珩纳妾没有办法,故而才一时说了气话。不是都说林氏不受赵大待见吗?

  “胡二少,你要实在不信你可以直接去问赵郎啊,何必站这一直缠着我问东问西呢!当家的想怎么样,岂是我一个妇道人家能够说道的?”林玉茗做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在心里翻个白眼。

  她当然知道,自从柳依依在她家院子里露了面后,村里霎时间传得天花乱坠的谣有多离谱。不过她也明白,像这种闭塞偏僻的小村庄,也就只有八卦这点大众娱乐项目了。

  刚开始她还给那些上门打听的村妇解释,然而那帮碎嘴子八婆也就是趁机探探虚实,并不信她。索性她就随她们去了。

  倒是柳依依,不辩解不回家,俨然想在她家常住的样子,令林玉茗有些不快。但她这几日忙得前胸贴后背,没工夫和柳依依提让她回家的事,毕竟对方一直声称路途遥远,脚还肿着,回城不便。

  这倒也确实是,按柳依依扭伤脚的程度,起码也要一周才能好,何况这是在古代。林玉茗便想着等这波忙完了,亲自送柳依依回县城。

  “嫂子这说的什么话啊!要是珩哥儿能让我进院子,我还何必——”胡丰荣堆起满脸赘肉的笑,林玉茗直觉那缝儿能夹死蚊子。

  “何必来和嫂子你搭话啊,是不?不过嫂子,不觉得这柳小娘子一直住在你家不合适吗?”

  “胡二少你这话说的,难不成住你家合适?”林玉茗似笑非笑。

  “那倒不是,那倒不是。嫂子可知她什么时候回家啊?”

  “要不,我回头帮你问问?”林玉茗好心地提议道。

  “那敢情好!时候不早了,那嫂子我先回了。”说完胡丰荣就一摇一晃地离开了。

  等胡丰荣走后,林玉茗也收拾收拾先回去了。她还得给儿子们做午饭呢。

  果然赵珩又在院子里劈柴。

  林玉茗看看赵珩,又瞧一眼她卧房那道虚掩的门。柳依依那带着盈盈泪光的双眼,含情脉脉地,也只好把情意压在心底,就像这样,远远地从屋里望着赵珩的身影。

  要不是她林玉茗是赵珩的正牌妻子,说不得都要为这样的痴情鼓掌呢。

  赵珩呢,压根不想和柳依依搭话,甚至吃饭的时候,都是自顾自端了碗到堂屋吃去。

  当然林玉茗自个心里有数,赵珩也不想和她一道吃饭。她还乐得自在呢,否则那么个虽帅但冷的脸横在一旁,她怕自己食不下咽,浪费了粮食。

  一边在灶房做起饭来,她一边处理野蜂蜜,这是清晨从后山山腰一处树洞里割来的。说来这也是她无意中发现的,春日山花烂漫,采了蜜的蜂飞得很低,她试探着跟着过去,果然摸到了蜂巢。

  林玉茗虽然不至于天天专门去找,但偶尔割一个回来补充一下营养,她觉得还是可以的。

  早上带回来她就放在簸箕里,割了蜂盖漏着了,这会儿下面的木盆已经接得差不多了。她现在就是用洗干净的棉布,崩在瓦罐上再漏一次,就可以密封起来了。

  林玉茗正兴致勃勃地漏蜂蜜呢,就听到有人推门进来了。

  “林氏,你干什么!”

  赵珩一眼就看到了林玉茗放在桌子上的剪刀,和已经面目全非的一件衣裳,要不是那两只袖子他都看不出形状了。

  他的眼睛眯了眯,那分明是他当年穿过的上衫,后来长大些了穿不了,就收了起来。因为是难得的棉衣,他便留着,现如今正好给长子穿。因为是他唯一一件用棉布做的衣裳,所以他记得很清楚。

  林玉茗看看他,不明所以的样子令赵珩更加生气。他放下挑好的水,上前拽起那件残破的衣裳,狠狠杵到林玉茗眼前,

  “这怎么回事?”

  林玉茗眨眨眼,“你不都看到了吗?”

  赵珩强忍住心中的怒气,棉布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用得起的。而且他爹提过,这还是当年那件事后仅有的补偿。微眯了眼,赵珩语气不善,

  “败家子。”

  “不就是件衣服嘛!”林玉茗嘟囔一声。

  “你懂什么?”赵珩就差将衣裳扔在她脸上了,但是父亲的话还犹在耳。贫贱夫妻百事哀,但也莫要将气撒在妻儿身上,否则家门不兴。

  林玉茗终于觉得有些奇怪,赵珩这几天对她的态度根本就是随她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避之不及呢。这会儿竟然为了一件衣服,搁这冲她发脾气?

  她站起身来,捶了捶腰。

  尽力解释道:“虽说我剪了儿子的衣服不对,但你也不用冲我发这么大的火吧!”

  “要不是为了整这个……”赵珩顺着林玉茗手指的方向看下去。他这才注意到地上的东西。

  “?”

  “蜂蜜啊!”林玉茗兴奋地揭开铺在瓦罐上的棉布,端起最后一罐给赵珩看。

  “可甜了!”说着林玉茗从瓦罐口沿内壁上抹了一把,抿到嘴里。

  那样娇俏的样子令赵珩有些不适应。他转身,准备出去。

  林玉茗伸手拽住他。“转过来!”

  赵珩甩开她的手,继续往外走去。

  林玉茗脾气也上来了,她抱着瓦罐,快步跑到赵珩前面。

  “站住!”

  赵珩冷眼看她,分明是不想和她多。

  林玉茗嫣然一笑,又抹了一指蜂蜜。然后踮起脚,抹到赵珩的嘴上。

  “来,尝尝!就当是我给赵郎——,赔罪了!”

  抹完收手,抱着瓦罐认真鞠了个躬。

  赵珩霎时楞在了当场,耳朵毫不意外地浮上了一抹自己都没察觉的红晕。待他反应过来,林玉茗已经弯下腰了。

  赵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甩手就绕了过去,给直起身来的林玉茗留下了一个冷酷的背影。

  “切——,不识好歹!谁稀罕给你尝似的,”

  林玉茗扁扁嘴,赶紧招呼着儿子们来尝蜂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