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七章 盐水鸭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原来如此,你也是个命苦的。唉。”林晏如又想起了林玉茗生了六个儿子,还不受夫君待见的事,更是一阵唏嘘。

  “既然你不介意让我唤你一声玉茗,那玉茗要是愿意的话,倒可以叫我一声如姨。”

  “好啊,如姨。”林玉茗从善如流,立刻亲切地喊了一声。她看林晏如不时直起腰来,用臂弯捶捶腰际,便劝对方,

  “如姨,这鸭子放着我来整吧,你洗了手去屋里歇着。”

  “好好好。”林晏如很高兴,她倒也不跟林玉茗客气了,“那什么,你家小郎就跟我上屋里玩去吧。”

  “你叫什么?”林晏如洗了手就来拉二狗子。

  二狗子立正站好,“爹娘唤我二狗子,现在还没有大名。”

  “好,二狗,来!随姨奶去房里玩儿。”二狗子和林玉茗打声招呼,便牵着林晏如的手走了。

  林玉茗将已经掏洗干净的鸭子,重新倒了清水浸泡,便去灶房看看,再做点什么配菜或者小食。

  案板上有择好了放在菜篮子里的香椿芽和马兰头,墙上挂着一刀猪肉,架子上有米面以及不少菜和辅料,当真是琳琅满目。

  林玉茗决定做个香菇肉馅锅贴,再加一个蝴蝶蒸饺,这俩都可以用猪肉馅。

  做锅贴最好是用平底锅,但这个朝代应该是没有的,至少陆夫人的灶房没有,所以林玉茗只能试试。

  擀好面皮包上馅料,锅贴好包,但是蝴蝶蒸饺需要点手法。

  这还是她跟她前世的外公学的,她外公退休前是个厨师长。她爹她妈一个忙着赚钱一个忙着出差,基本上对她是放养的;她就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两家跑,倒是从小就学会独立自主了。

  包好后,一个上锅蒸熟,一个起油煎好。出锅的时候她先就尝了一个,锅贴有点焦了。

  这老式的灶火不好把控,倒也不影响味道,焦焦的还有点好吃呢。不过希望陆夫人他们别太介意。

  然后她从架子上找到了花椒罐。这个东西在天朝利用时间已经两千多年了,最早是作为香料使用,《诗经》有云“有椒其馨”。不过作为调味品,大约是从南北朝时期开始的。

  因为对现在所处的朝代不明,她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翻了翻,倒没想到给她找着了。

  但是八角桂皮香叶等香料,她翻遍了也没有找到。看来这些东西在这个时空,大概率还没有被用来做调味品。

  如果是在自己家,她就放弃了。不过陆大夫家可不一样,这些香料本身就是药材。

  她找如姨一问,如姨虽不明所以,但还是依着她的需求给她装了一盘,分别是八角、桂皮、香叶、山奈、草果、干草、白芷、丁香、香茅草。

  “玉茗,你要用这些药材做调料?”

  “对。”林玉茗点头,“八角和灶房里的花椒,我用来炒花椒盐。至于其它的,等会儿要做盐卤。”

  林晏如好奇心顿时起来了。她虽然自小长在应天府,但也不知盐水鸭的做法有这么复杂。

  林玉茗进了灶房,她就也跟着来了。

  将盐倒入锅中,然后用文火炒至微微发黄,再将准备好的花椒和八角倒进去。

  “这两味香料要最后放,这样它们的香味才能和盐充分融合,香味也不容易消失。”林玉茗见炒得差不多了,将花椒盐盛出来。

  趁着花椒盐晾凉的时间,她将蒸饺取出来。

  二狗子眼巴巴地看着,林晏如也看到了,她笑着说,

  “玉茗,让我尝一个。这倒做得挺精致的,像是蝴蝶一样。”

  “对啊,这个就叫蝴蝶蒸饺。”林玉茗将筷子递给林晏如,“如姨,你尝尝,看味道如何?”

  林晏如夹了一只,倒是先吹了吹,却喂给了二狗子,“二狗,你替姨奶尝尝!”

  “啊唔”二狗子一口咬下去大半。林玉茗和林晏如根本来不及叫他慢点,果然就见二狗子跳脚转起了圈来。

  “踏踏踏踏(烫烫烫烫)——”

  “你呀!别一口咬那么多啊,馅料很烫的!”林玉茗拍他脑袋一下。混小子!但是看着一边的如姨一脸宠爱的样子,她倒也不便多说。

  陆大夫看起来起码也过了不惑之年了,如姨想来应该也差不多。古时女子十五岁前后即可婚嫁,她这个年龄,都是当奶奶的年纪了。但她来了陆家也不止一次,却未曾看到小孩,想来这陆安夫妇应该是膝下无子吧。

  “如姨,你也吃!”林玉茗另拿了双筷子给她夹了一只。

  “唉,好!”林晏如高兴地就着林玉茗的手,咬了一小口,咀嚼几下,“面皮不粘牙,馅也很足很香,这是香菇肉馅的吧?好吃!”

  “这里还有锅贴,如姨你也尝尝。我去弄鸭子去。”林玉茗放下筷子,将鸭子提上了案板。

  她开始给鸭子做一个马杀鸡。从里到外她都抹上了花椒盐,胸部和大腿肉比较厚的地方,她多抹了些。

  “得晾一会儿,大约得一个时辰吧。”林玉茗净了手,“现在我开始做盐卤了。”

  她在锅里烧上水,水开后先是将盐倒了不少进去。这盐水鸭就是费盐,但对于陆家来说,倒也不算啥。

  关火,将盐水搅拌均匀。放入事先洗好的香葱和切好的姜片,然后将准备好的香料用洗干净的棉布包起来,放进去。

  “这下就是等卤水冷下来了。”林玉茗洗净手,“我们找个地方坐会儿吧。”

  在后院的台阶上,林玉茗和如姨还有自己的二子,三人嬉笑着吃掉了蒸饺和锅贴。肚子都半饱了,便聊聊天消食。

  林晏如便跟她说起了今日陆大夫为何不在,其实林玉茗猜也猜得到,不是去看诊就是去采药了嘛。

  “他那个师兄,好些年没见了,昨日来了硬要拉着安哥,去县城里住几日。本想叫我也去和他家夫人认识下,我不爱赶那等场子,就谢绝了。”林晏如叹口气,缓了一会儿才说起了原由,

  “玉茗啊,我不像你,不过双十年华,就膝下环绕了。我努力了好些年,也没能给安哥生下个一男半女。妇人在一起,不是谈论自己的夫君,便是炫耀自己的孩子,我要去了不是自找没趣吗?”

  林玉茗附和着点点头。她想安慰对方,但她又没资格说这话,毕竟“她”,可是连着生了六个。

  “如姨要是不嫌吵,下回我来啊,就把我家的狗子都喊上。”

  她拉过如姨搁在腿上的手,握在手里,“我从记事起就没了娘亲,也许正是因为这个,故而我看着如姨平易近人的样子,便有了亲近之意。”

  “好啊,我肯定不嫌吵。”林晏如眼角有些泪光。她多么渴望儿孙绕膝啊。

  林玉茗又絮絮地陪她说了会话,讲了自己最近在家垦地,弄了个菜园子的事儿。林晏如就将自己种菜的经验给她分享了些,还说回头等她下山,要送她点种子。

  “咚——”却忽然有重物落地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闲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