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十八章 想收徒弟就直说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晏如当先跑出来,竟然看到的是自己的夫君,陆安正被人扶着躺倒在椅子上。

  她小步跑过去扶住对方,“陆郎!你怎么喝成这样?!”

  “我没喝多!”陆安抓住林晏如的手,安抚地拍了拍,“我记着你的话呢!”

  “你!那你还,”林晏如抽出自己的手,耳根红了红。

  她这才看到一边的年青人。来人身形高大,一身窄衫短帽装束,非常利落。

  “你是?”

  “是林伯母吧?我是邵冬青,也就是邵广白的长子。今日家父硬要和伯父小酌几杯,就将珍藏了十年的女儿红拿了出来。结果父亲和伯父都双双醉倒了。”邵冬青摸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鞠了一躬,

  “伯父昨日才上我家小住几日,没想到今日就喝醉了,还非要见林伯母,我只好把他送回来。给伯母添麻烦了!”

  “不麻烦,要说麻烦还得我说一声。麻烦你这孩子把他送回来了。”林晏如看他两眼,“冬青是吧,既然唤我一声伯母,也便是子侄了。不如留下来吃过晚饭再回?”

  “不用不用。”

  林晏如看向邵冬青望了一眼的方向,原是林玉茗拉着二狗站在过堂的门口。

  林玉茗及时点头致意,“郎君好。既然如姨叫你留下来吃晚饭,那便吃过再走吧。”

  “如姨,我去灶房做几个菜。麻烦这位郎君帮着如姨,将陆大夫搬到卧房去,我等下让二狗把醒酒的端过来。”

  “就听玉茗的。”林晏如觉得这安排甚好。

  林玉茗刚就从园子里摘了两颗白菜,这下倒是直接掰了几片叶子,切成丝,加了糖和醋拌成凉菜;又另外切了片生姜,可让陆大夫含在嘴里防吐,两样让二狗子一并端去给如姨。

  她将盐卤中的料先捞出来,然后将腌制了一个时辰的鸭子放进去。本来计划做到这里她就打算告辞了,后面的步骤跟如姨说好后,如姨来弄也是一样的。

  不过现在陆家有了客人,如姨也在照顾陆大夫,她替如姨弄几个菜,招待一下客人也是理所应当。

  看着案板上剩下的五花肉,林玉茗决定献丑了,就做个家常狮子头吧。

  因为没有荸荠,她便用山药代替了,春季正是食用山药的好时节。当然了,这个其实是随季节换着来的,比如秋天搁荸荠,冬天可以搁冬笋,春天当然还可以放春笋。

  炖狮子头的间隙,林玉茗又做了一道知了白菜和香椿芽拌豆腐,还将剩下的大半蒸饺和锅贴也都下了锅。

  等这些都弄妥后,林玉茗让二狗子去喊陆大夫和如姨,还有那位邵家郎君过来吃饭。没想到最先过来的倒是邵冬青。

  林玉茗正在净手。

  “我,你,”邵冬青站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进来。他其实并不知道林玉茗是谁,但看着对方喊如姨喊得这么亲密,应该也是伯父伯母的侄女吧。

  林玉茗将手擦干,她点头致意,“郎君唤我赵夫人即可。”

  “赵,赵夫人好。”邵冬青没想到,林玉茗看起来这么年轻,都有一个那么大的儿子了。

  “陆大夫和陆夫人呢,他们怎么没过来?”

  “哦!伯父伯母刚在房里说话呢,应该要过来了。”邵冬青在林玉茗的招呼下先坐了下来。

  “他们感情真好,不像我爹,”邵冬青随口说道,后面几个字像是喃喃自语,但耳尖的林玉茗还是听清了。

  这话可不能接。

  “是啊,陆大夫和如姨确实伉俪情深,如神仙眷侣一般,隐居在这世外桃源。郎君,你记性如何?”林玉茗突然问道。

  “还行。”邵冬青笔直地坐着,不知道赵夫人怎么突然问他记性如何。

  “是这样,天太晚了,我还要赶着回家给儿子们做饭,就不陪郎君你,和如姨他们一道吃了。”

  “我先前帮如姨做了盐水鸭,这鸭子在盐卤里要泡一个时辰,然后拿出来风干一整天,然后再泡一个时辰,再风干一整天。如此反复好几次,味道才能够味。到这时,这盐水鸭只剩下一个步骤,就是煮……郎君,你怎么了?”

  邵冬青从凳子上“哗”地一下站起来,“对不住赵夫人,我听着有些晕。我,我不太擅长记这个,我怕到时候给伯母说错了。”

  “也是哈,君子远庖厨,是我强人所难了。”林玉茗说着便出去了。

  直等到陆伯母搀着陆伯父过来,邵冬青也没再见那位赵夫人回来。

  他还问了下陆伯母,想解释下自己并不是看不起做饭的。这才知道林玉茗去堂屋写了张字条,将步骤都一一交代清楚,给了陆伯母就回家了。

  说到这,林晏如还忍不住跟陆安开玩笑,“原先听玉茗说她也就识几个字我还不信,毕竟她看起来还挺知书达理的。不过今次看了字条倒是信了。”

  两夫妻说着笑成一团。

  邵冬青也有些好奇,林晏如便将林玉茗给她的字条递给对方看。

  邵冬青展开来也是睁大了眼睛,他生平第一次看到这么丑的字。说丑都还不能形容赵夫人的字,大概是除了能看明白是哪个字,其它就看不出来了吧!

  “玉茗给我之前还有些不好意思,边递给我边说,要是想笑千万别忍着。”林晏如想到林玉茗当时的样子便有些乐。

  “恩,这字确实有些不忍直视。回头要是那丫头想学,你可以教教她!”陆安状似无意地提了一嘴。

  林晏如哪里看不出来他心里在想什么,她嗔怪地瞪了陆安一眼,“你呀,想收徒弟就直接跟玉茗说。何必拐弯抹角地,说什么让我教她识字的话呀!”

  “哎,这不是,”陆安被猜中了心思,倒是呵呵笑起来,干脆承认了。

  他看了看一旁目瞪口呆的邵冬青,终于意识到师兄的儿子还在这了。

  “来来来,冬青,快好好尝尝这狮子头。玉茗说她做得不好,咱们也得尝尝看,才能知道她是不是谦虚了呀!”

  邵冬青连声道“好”。他心下是真的有些惊讶。

  他父亲是邵氏药堂这一代的当家,但论医术,父亲和这个祖父当年的小徒弟比起来,还是略逊一筹。几十年过去,他父亲的徒弟遍布府城,而伯父至今尚未收徒。

  父亲和伯父聊起来也问过这事,伯父说是想找一个资质上佳,但又谦逊好学肯吃苦的为徒,不过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没碰到有缘的。

  这赵夫人是何等样人,陆伯父竟然起了收她为徒的心思?

  走在回家路上的林玉茗,要是知道陆大夫的心思,恐怕就要惶恐了。她是两世为人,若不是记性好些加上前世也有些基础,也不会成为陆大夫心中“徒弟的人选”了。

  而且,今次她来,除了付柳依依的诊金和药费;另一个就是,想跟陆大夫谈谈卖药材的可能性。只不过时机不太好,她没说出口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