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二十五章 古代女子的基本素养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很快踅摸进了一家最近的布庄,她问了问老板,布料多少一匹。

  没想到,那料子最次的也要五百文一匹,稍微贵些的都是一吊钱,更不要说丝绵都是按两算。

  她想想袖中准备拿出来用的,不到三两的银子。按照一匹布十三米长算,成人做一套衫裙要三米多,小孩就算两米。她得买两匹布。

  但是问题是,她根本不会做衣裳。于是她又咨询了下,要是在店里做,加工费要多少呢。

  “小娘子,在咱们店里做一套衣裳,少说也要两贯钱。”掌柜给她比了两个指头。

  “……”林玉茗咋舌,做衣裳这么贵的吗?

  掌柜似乎是看出了她心中的疑惑,好心解答,“这绣娘的手艺啊最值钱啦,什么直针、套绣、洒插针等等,能让一块布料瞬间增色不少呢。”

  林玉茗诚心诚意地解释,“掌柜的,我这衣服不需要什么复杂的绣法,就是简单地做成衣裳的样子即可。”

  “那一件褙子也要五百文,衫四百文,下裙要八百文。男子上衫四百文,下裙三百文。小孩算你便宜些,一套四百文吧。”

  掌柜边说还边打起了算盘,“按照你要的套数,一共需要四千八百文。”

  林玉茗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要不回家跟邓婆婆学学,如何做衣裳吧。

  边盘算边感叹,做套衣服这么贵,怪不得女红是古代女子的基本素养呢。

  “掌柜的,我做这么多,能不能便宜些啊?”

  “小娘子,我看你是从旁边济民堂来的吧?咱们这条街上,都是老百姓喜欢来逛的铺子。我这布庄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咱能坑老百姓吗?”

  看林玉茗一脸淡定的样子,掌柜又着重指了指衣架上挂着的成衣,

  “我这店里的绣娘手艺,都是一等一的,就算是简单的成衣,那穿上也让人眼前一亮。小娘子你若是不信,可以出门去问问的,这附近好多店里的掌柜都是在我这做衣裳的。”

  林玉茗转身就走。那掌柜没想到她倒真走了,又急急忙忙把她叫住。

  “唉,小娘子,你别急啊。”

  林玉茗脚踏在门槛上,转过头来,“你不是叫我去问问嘛!”

  “我,你,”掌柜心下一嘀咕,这小娘子可真实诚。你这一走可能就不回来了,这条街上又不止他一家布庄。

  “要不这样吧,我看小娘子也是成心买。你选的这两匹布,一匹五百文,也就是一钱。加上做成成衣,一共是五千八百文。我这钱真没办法少你,不过剩余的布料我可以裁一些,给你家里人免费每人做双鞋子,你看如何?”

  林玉茗想了想,就算是这样,我今天这刚赚的钱,加上之前存的,那也剩不了多少了,总不能之后喝西北风吧!

  当然就算她能跟邓阿婆学,短时间要做这么多,她有那么多时间吗?要不,还是花点钱买现成的吧。

  思忖片刻,林玉茗试探性地问道,

  “掌柜的,不知道你们铺子里,有没有那种……就是卖不出去的旧衣裳啊?”

  掌柜心下奇怪。

  客人订做了觉得不符合要求,退了货的;买了退回来,再卖卖不出去的;做了又不想要,连定金都不要了丢给铺子的……倒确实有不少压在仓库里,但他没想到,这小娘子竟会问到这个。明明看她的样子,就是第一次来布庄啊。

  “有倒是有,不过倒也不便宜哦。小娘子要是想看,我可以带你去后堂。”

  林玉茗马上点头。

  那掌柜的叫来伙计看着铺面,就带着她去了后堂。靠墙就摆着几个大竹筐子,上面堆叠了不少,衣架上也挂得满满当当。

  “竹筐里的便宜些,大人的一件八十文,小孩的一件五十文。架子上的,大人的要两百文一件,小孩的要一百文一件。”

  林玉茗上前翻了翻,就是有些陈旧,还积了不少灰,但胜在料子结实,价格实惠。她给自己挑了两套,又给六个儿子各挑了两身,方便换洗,花了两千四百文。

  犹豫中,她还是给赵珩选了一套,合计两千八百文。

  林玉茗从袖中取出了二两银子递给掌柜,又给对方数了八百文,“我就要这些了!”

  掌柜拿到了银子,脸上笑开了花,“小娘子,那两匹布可还要?”

  林玉茗摇摇头,“下回我也不知道何时能来,暂时就先不要了。”等我有钱了再来买!

  “这个无妨,一般在咱们布庄上做衣裳,工期短则七日,长则一月。做好后,正常两个月内来取都是没问题的。”掌柜收了钱,倒也不再劝她。他倒也看得出来,这小娘子谈不上有钱,但愿意将钱花在成衣上,说明对方的女红很可能一般或者不好。

  林玉茗又将所有选好的衣服,再翻了翻接线口,确认没有问题,才叠好收了起来。掌柜也帮着她一起叠好。

  收拾好后,她抱起来放进了背篓,“多谢掌柜了,有机会我会再来的。”

  掌柜又将她亲自送到门口。

  从布庄出来,林玉茗又去了调料铺子,买了一斤盐并油酱醋糖。为免打翻调料,她只好在附近买了个竹篮提着。下回真要计划好,可不能花冤枉钱!林玉茗暗暗提醒自己。

  必要的东西都买完后,她便去了附近的糖果铺,称了半斤饴糖并一些零嘴。她自己先尝了下,就是最原始的味道。倒真有些怀念,各种零食琳琅满目的二十一世纪呢。

  再次路过早上的包子铺,她又买了十二个肉包子。

  “小娘子这是要出城了啊。可有看过济民堂的大夫?”那老板还记得她。

  “多谢老板了。”这老板的记性真好,怪不得生意这么旺,这距离城门口的位置也选得极好,“见过了,沈大娘子看着还挺亲切的。”

  老板笑笑,没再多。用油纸将林玉茗买的包子包了好几层,放进了林玉茗的篮子里。

  “小娘子下次再来照顾我生意哈。下回你来,肉包子五文钱两个,菜包子三文钱两个。”

  “好的好的。”林玉茗道了声多谢。这老板真挺会做生意的,还懂得一回生二回熟,给她一个老顾客价。

  她往南城门口右边那条巷子慢慢走去。

  邓阿婆早上跟她说了,玉溪村相邻几个村的农户,从县城里回村的时候都会在那里一家,名为玉记茶肆的地方汇合。有牛车驴车的也可以顺带蹭一蹭,到时候象征性的给个一文钱就行了,或者给点吃的也行,就是意思意思。

  可能时间还早,喝茶的三三两两,但她并没看出来,哪些是自己村里的人。倒是店家主动上前问了问她,听了她的来意后,便给她指了张桌子。她就过去坐着,还要了杯茶水。

  好在很快就有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