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二十六章 贴心的殷夫人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哎呀!这不是林小娘子吗?”

  林玉茗喝着茶,竟在这里意外地看到了殷夫人。

  “殷夫人好。”林玉茗点头致意。她还记得上回将兔子卖给殷夫人的事,对方当时很爽快地付了钱,免了她往县城跑一趟的辛苦。

  说来这殷夫人是里正大人的大儿媳妇,但里正大人的长子并不是里正亲生的,只是个养子罢了。里正大人竟然能给自己的养子说了这么一门好亲事,足见他大中至正的高尚品德,也因此更受村里人的推崇爱戴了。

  但村民好像只看到了这一层面,反而林玉茗现下想想,倒是有些许奇怪。

  听说这殷夫人在县城里是卖胭脂水粉的,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林玉茗却晓得,女人的钱,不论是前世的现代还是古代,都是非常好赚的。想来这个世界应该也一样。

  所以说,殷夫人虽然说她在县城里做些小生意,也许只是谦虚罢了。这位大娘子应该不简单。

  “林小娘子是现在要回村里吗?”殷夫人从牛车上下来后,也来到这一桌,坐下来叫了碗茶。

  “恩。”林玉茗低下头。

  这殷夫人上回见过一次,眼睛看起来就很利,可别被她瞧出什么来。原主懦弱,倒是个很好的保护色。

  殷夫人看看林玉茗放在脚边的背篓,抿口茶,随意问道,“林小娘子这背篓倒是装得满满当当的,这是买了些什么好东西带回去呀?”

  “一点旧衣,加上一些吃食和调料,都不是什么值当的东西。”

  竹篮和背篓都没盖上,即使她不说,别人也能瞧出来。

  殷夫人心下倒是有些惊讶,以往赵大媳妇有点钱,赵家二伯娘趁着赵大不在的时候,几下就让林氏吐了出来。今次倒是有钱上县城了,还买了这许多旧衣!

  别人兴许不太明白其中关窍,她倒是知道,即便是这种旧衣,在布庄或者成衣铺子里,一般也不便宜,何况对方还买了这么多。

  见林玉茗一直垂着头,她倒也看不出有什么。遂笑着称赞一句,

  “林小娘子,如今倒是挺会过日子了。我正好也要回村里,不如就与我一道走吧。”

  林玉茗婉拒,“不不不,多谢殷夫人了。我是什么身份,您是什么身份。若是与我一道回村,不定会被说成什么样呢?这可不好……”

  林玉茗剩下的话声音越来越小,想来对方肯定能够明白。

  谁知殷夫人倒是一点不介意的样子,“都是乡里乡亲的,坐个顺风车而已,还能被说成什么样。再者,林小娘子可能不晓得,此时尚早,咱们村里赶场子的,一般要申时前后才会回去,毕竟来县城一趟花费的时辰也不短。你若是执意等的话,可就有得等了。”

  既然对方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林玉茗再不识趣就是不给殷夫人面子。她当即弯了弯腰,

  “那便多谢殷夫人了。”

  “说哪里话。”殷夫人看看牛车的方向,“我的车夫刚去替我买些带给公公的礼物了,可能要等一会儿。林小娘子若是还有想买的东西,此时还可前去。”

  这殷夫人也太贴心了吧。林玉茗心下嘀咕。

  她倒也没推辞,当下站起身来。对着殷夫人又道声谢,

  “我原先想着东西太多,这路程又有些远就不方便,也就没有买米面等。现下我就去称一些,倒是还得劳烦殷夫人替我看一下东西。”

  若是聪明人,则不必说最后一句话,像殷夫人这样面面俱到的人岂会不知。林玉茗想表现得自己笨拙些,故而这样拜托一声。

  殷夫人笑着道一声“没事”。

  林玉茗便去跟店家租了个大背篓。她刚才就看到了,墙边堆着不少大大小小的竹筐,上面竟然挂着木牌,写着可租借。

  无论大小,都是一文钱一只,一次十二个时辰。超时一日多付一文,但是租借前要先交三十文的押金。

  然后她直奔米行,称了两石米,两斤白面。没想到太重了,林玉茗压根没背起来。

  她那个尴尬啊,钱都付了。

  掌柜似乎是见惯了这种场面,

  “小娘子是哪个村的人,可有牛车回去?”

  在听了林玉茗的回答后,老板招手叫来店里的伙计。

  “去,替这位小娘子送到玉记茶肆。”

  “好嘞。”

  原来这些南城的铺子都晓得,来这边买米面等生活必需品的人家,一般都是从各个村子里来赶场的,或者是住在南城的平民。相当一部分人家中,是没有牛车驴车等代步工具的。故而当在店里买了一定数量的物品后,也包送。不送出城,也不送远了,但是南城这个范围还是都给送到的。

  这太贴心了。林玉茗热泪盈眶。等那伙计给她背到茶肆,在殷夫人的指挥下,还替她搬上了车。

  林玉茗出于感激,想给伙计三文钱。

  没想到伙计连连摆手。

  “小娘子,可别。回头丢了饭碗,我下回再找同样的活计,就难了。”

  林玉茗立时尴尬得不行。这,这辛苦钱怎么就会让对方丢了饭碗呢?

  但她还是赶紧收了回来,给对方道了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妇道人家,第一次上县城,不知道这事,让你见笑了。你别介意!我没有恶意!”

  那小伙子摸摸头,嘿嘿地笑了。

  “怪道如此呢,原是小娘子第一次进城。”

  “没事没事。那我先走了,小娘子留步。”

  等那小伙计离开后,林玉茗一脸尴尬地回到桌边。

  殷夫人适才看了半天,这时出声替她解了惑,

  “若是他这回收了,可能往后每回给人送了,就想收,不收他这心里就会不平衡。长此以往,干活就会懈怠。那些店铺掌柜是不敢要他的。当然林小娘子也是好意,但你可知,你是在店里买了相当数量的东西,店家才会找人给你送。这里面店家是已经付了工钱的。”

  林玉茗这才明白,这里面竟然还有这么些门道。她刚刚可差点害了人家小哥了。

  这回真是丢脸丢大发了。回村的路上,林玉茗讷讷不说话。

  殷夫人似乎是,终于觉得林氏还是那个林氏了,倒也没再跟她搭话。

  林玉茗当然不会一直陷在丢脸悔恨之中,她调整情绪可是很快的。

  只不过殷夫人解释的时候,她便有了示弱的想法,免得之后殷夫人在牛车上要同她攀谈。

  相反,她倒是靠在车壁上,看着自己的脚尖出神,仿佛是村里人认证的林氏那般懦弱胆小。

  随着晃晃悠悠的牛车,林玉茗又想起了先前被殷夫人打断时想的事儿。

  殷夫人的丈夫,也就是名唤胡丰财的,里正大人的养子,前几年被征去服了兵役,这么些年一直没有消息。

  虽说胡家没发丧,但村里人都默认这胡大肯定死了。毕竟前车之鉴那么多,其中还有赵珩的父亲赵则成。征为兵役不过半年,官府只送回了衣冠和抚恤金。

  而胡丰财虽为青年男子,但他是个蹇者。这样的人被征为兵役,难道能活着回来吗?

  想着殷夫人的相貌,林玉茗也觉得对方年纪轻轻的,家世也不错,怎么竟要嫁给一个乡下的跛子不说,如今还甘愿守活寡?她倒不是看不起跛子,只是觉得殷夫人的双亲,竟真的不介意女儿的后半生吗?

  一时心中纷乱,最终只得出一个结论。父母之命媒妁之,有时候真的挺可怕的,而古代女子开盲盒似的嫁人还不能反悔,最好是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从一而终最后还要做个节妇,才能堪为表率。

  她林玉茗,可不会做这样的女人。

  如若不然,我要不和赵珩和离了吧?反正也没啥感情。即便她曾是个颜控,但一向也讲究,美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林玉茗胡乱地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