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二十七章 给大丫二丫的小礼物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殷夫人将林玉茗载到了邓阿婆家,毕竟阿婆家是南岸离村口最近的一户人家。

  林玉茗说什么都不同意,让殷夫人将她绕路送回家。殷夫人见她坚持,也就不再勉强了。车夫还帮林玉茗卸下了米面。

  等都搬下来后,林玉茗将一文钱递给了殷夫人。

  “殷夫人,这您可别说不收哈。不然下回,我再也不好意思坐您的车了。”

  殷夫人笑声爽朗,将一文钱接过来,转手就给了车夫。

  “给车夫的茶钱,我当然会收。别说你不好意思坐,赶明儿我也不好意思,带其他乡亲们回来了。”

  说着就让车夫赶着牛车走了。

  这时已经听到声响的邓丞从屋后走了出来。

  “是林小娘子啊!”

  “邓丞哥,你在家啊。”

  “恩。”邓丞看着地上的东西,心下也有些惊讶。

  他晌午从隔壁村子,拉了小猪仔回来时,却没在家里看到人。不过当时他还以为,是阿奶带着大丫二丫,上阿珩家去寻林氏说话了呢。

  他本想着先开火做饭,没想到刚烧了水,大丫就来叫他,过去阿珩家里吃午饭了。

  原来今日,阿珩和林氏一同去了县城,留下家里的六个儿子不放心,他阿奶过去帮着照看一下,也就顺带在那边开火做饭了。别说他当时听到的时候,还有些惊讶。阿珩和这林氏,何时关系又和好了?

  “阿珩没和你一道回来吗?”邓丞去后院棚子里,将牛车套好了牵出来,帮林玉茗将地上的这许多东西,一起搬上去。

  “你说赵郎啊,他有些要紧事去办。到县城时,我就和他分开了。”林玉茗道声多谢,也一起帮着搬。

  “哦。”邓丞是个不太会说话的汉子,听林氏这样说他也不知道怎么问。

  他比赵珩稍大一些,也算是赵珩的发小了。幼时,赵珩常同他在一处玩。

  邓丞的娘亲,是带着邓丞从北地流浪到此处的,当年多亏了赵珩的父亲赵则成的接济。再加上邓阿婆,也曾受过赵则成父亲的恩惠,这一家子对赵大家,才多有亲近之意。

  “邓丞哥,听阿婆说,你今天去邻村逮小猪仔了?”林玉茗没话找话,不过她也真想问问。

  “是。逮了两只回来,大丫二丫说,以后早起多挖点野菜喂。”

  “那敢情好。早知道,我也让邓丞哥你,帮我逮两只回来了。”林玉茗叹口气。这里消息闭塞,很多时候,除非是和村里的妇人关系好,不然不少事可能都不知道。

  邓阿婆虽然年轻时也曾因为被婆家赶回来,娘家也不要她,而被村里的那帮子妇人孤立,但好在她年纪大了,辈分熬出来了。而且邓家又处在村口,阿婆又有一双巧手,做的衣服结实好看,纳的鞋底舒服好穿,以前在村里也时常接些活,消息倒还蛮灵通的。

  不过她现在年纪大了,除了接些老主顾的活儿,村里那些来请教的大小娘子,她也就是指点一二,甚少亲自拿针上手。

  倒是邓丞那一双女儿,在阿婆的教导下正学着绣活呢。林玉茗现下,倒是有些羡慕起邓丞有俩女儿了,怎么原主就净生儿子了,没给她生两个小棉袄啊?

  “早说你要啊,我就顺带给你逮了。”邓丞看林氏有些失落的样子,虽然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一时兴起,但他还是出宽慰了一下,“你若是还想要,不如下午我再跟你一道逮去?”

  “那不太麻烦了!”林玉茗倒有些不好意思起来,“邓丞哥你上午刚跑一回,家里总有些活,今天还没做完吧。不如这样,明日一早,你若是方便,便陪我跑一趟?”

  邓丞觉得无所谓,“这个随你。”

  “好咧,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辰时三刻我直接过来,到时候就麻烦邓丞哥了。”

  “有啥客气的。”邓丞隐隐觉得,林氏有哪里不太一样了。但他又说不上来。

  “恩!倒是现在,还得麻烦邓丞哥将我送回去一下。”林玉茗见东西搬得差不多了,站在一旁指了指牛车,“我不太会赶牛车。”

  赶牛车,她可不会这个,虽然看别人赶还挺简单的。但是!

  以前农村里有三轮车,她以为和自行车一样简单。直到,她将三轮车蹬进了田里……往事不堪回首!

  “这算啥,正好我也去接了阿奶,和大丫二丫一道回来。”邓丞上了牛车,指指后座木板,“林小娘子,上来吧。”

  “唉,好。”林玉茗爬了上去。

  邓丞驾起牛车,没过多久,就到了林玉茗家。

  邓阿婆正坐在椅子里,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家的两个小丫头,和玉茗家的几个男娃娃,在院子里玩老鹰捉小鸡呢。

  大丫年纪最大,今年有九岁了,几个小孩都愿意让她当母鸡头。林玉茗倒没想到,老鹰竟然是四狗子。

  她从牛车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老四正鼓了腮帮子,弯着腰,大张了双手,要去抓大丫后面的几个小鸡仔呢。

  更好笑的是,老三在后面可着劲勾老四,“四四,来啊,抓我啊!抓我啊!”

  林玉茗觉得照这么下去,老三迟早药丸。毕竟有句俗话叫,人喜有三忧,狗喜挨石头。

  果然,就在她家三狗子幸灾乐祸地扮鬼脸,挑衅胞弟时,老四虚晃一枪,然后一个斜刺冲了过去,一把将他胞兄的袖子提溜住了。

  “你,你,你!四四,你敢偷袭我!”老三气晕了。

  “愿赌服输。三弟。”这是站在台阶上,作壁上观的老大。

  “愿赌服输啊三儿,”众人这才注意到,娘亲回来了。

  霎时一窝蜂地奔了过去。都冲着林玉茗问东问西的,当然无非是娘亲带了什么好吃的。

  林玉茗从篮子里,拿出了装着肉包子的大油纸。

  “来来来,每人一个肉包子!不准抢哈!”

  四个大的将小五小六迅速推到了前面,林玉茗将肉包子递给他俩。老三和老四这会儿感情又和好了,互相拉着手站到娘亲面前,拿走了肉包子。林玉茗又将两个递给老大和老二。

  老大一溜烟跑去,将包子拿到了邓阿婆面前,递给阿婆,“阿婆,娘买的肉包子,我和阿婆一人一半,好不好?”

  “阿婆不饿,大狗子乖!你自己吃。”邓阿婆笑着摆摆手,又摸了摸大狗子的头。珩哥儿家的几个小郎都挺好,老大最是懂事。

  “老大!就把你那个递给阿婆好了,不用一人一半。娘亲给每个人都买了一个。”林玉茗看向大丫和二丫,果见俩小姑娘正站在一边,腼腆地笑着。但喉咙动了动,似是在咽口水。

  “大丫,二丫,你们也有的!过来过来,”林玉茗招招手,见俩小姑娘先是看了看她们婆奶,又是看了看阿爹。见两人都点点头,这才小跑到林玉茗面前,接过了林玉茗手中的油纸包。

  “谢谢林婶娘。”

  “乖。”林玉茗递完了油纸包,“你俩等会儿。婶娘还有东西给你们。”

  “啊?”两人刚咬了一口包子,顿时眨了眨眼。

  林玉茗再拿出一个油纸包,递给跑过来的大狗子后,又拿出一个递给邓丞。

  “邓丞哥,你也尝一个!不要客气!”

  “好!”邓丞二话不说,接过就吃起来,“好吃。”

  林玉茗见分完了包子,她进灶房里洗了洗手,这才将袖子里的两把木篦子拿出来。

  “这是婶娘送给你俩的小礼物。不是什么值钱玩意儿,拿着玩耍吧!”林玉茗将两只木篦子递到大丫二丫的面前。

  两个小丫头这还是第一次收到这种礼物呢。顿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互相看看,

  “这,这,婶娘,弟弟们都没礼物呢,怎地我俩就有?”大丫话都有些说不利索了。

  “那是因为啊,女娃娃要娇着养,男娃娃要糙着养。婶娘帮你们戴上好不好?”

  “嗯嗯!好!”二丫甜甜地笑道。

  林玉茗将篦子插在大丫和二丫的丱发上,还半蹲下身左右审视了一番。

  “恩,不错!咱们大丫二丫长得真是俊!戴上篦子就更好看了!”

  “谢谢婶娘!”两丫头弯腰道谢,转头就跑去给邓阿婆看了。

  林玉茗笑看着这一切。

  两丫头路过三狗子面前,老三也惊呼出声,“大丫姐,二丫姐,头上那个,什么篦子,戴上真好看!”

  林玉茗抚额。

  等邓阿婆一家走了,她拉过老三,“三儿,以后见到女孩子,切记,不可当面评论她们的相貌。”

  “为什么啊?”不仅老三不解,小五和小六也不解。

  林玉茗叹口气,“你们还小,若是长大些就会知道,女孩子的相貌是不能随便议论的,尤其是当着她们的面。别人会说你们轻浮,这些话也会影响女孩子的清誉。到时候啊就会有人在背后,骂你们娘亲没教好,知道吗?”

  “哦。”老三撇撇嘴。这是什么狗屁歪理!不过,为了娘亲,他下回还是注意些吧!

  林玉茗见老三似有不服之意,她摸摸三狗子的头,“若是你真觉得对方好看,要放在心里。娘知道咱们老三说的是真心话,但有时候,即便是真心话也要先在心里过一遍,看到底能不能说。这叫三思而后行,知道吗?”

  老三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但娘亲说的他都记住了。想说的话先在心里过一遍,这个简单。

  林玉茗满意了。她这时才招呼着儿子们,到屋里试新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