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二十八章 男儿何不带吴钩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龙潭湖边,伊人轩三层。

  赵珩熟门熟路地寻到了,上回他和周轩喝茶的地方。轩内侍女本想亲自送他上去,他不爱与女子打交道,直接拒绝了。

  敲了三声门,门从里面拉开了。

  周轩拱了拱手,“珩兄,快请进来坐。”

  “轩弟。”赵珩也拱了拱手,随即进屋。果见周善又在屋中烹茶。

  二人刚一坐下,赵珩就开门见山地问道,“可有结果?”

  “珩兄,你且听我慢慢道来,再做决议。”周轩指指榻上的几案,上面有一些时令果蔬。赵珩摇摇头,周轩便随他自在。

  “小弟我在南城和东城都有些门路,替你问了不少,结果我都不很满意,无非是替庄家掌柜的做些苦差事。倒是一些镖行,每年都在招人。但今年情况有所不同,西北那边好像在打仗,所以来咱们龙溪的商队也少了一些,招人的也就少了,甚至还有一些镖师也转了行,或者也在找些兼差。我本想着给你塞进武威镖局,他家倒是与我家有些合作,”

  “恰在此时,前几日我小舅舅又来信,阅信后小弟我倒是有了新的想法。”

  “……?”赵珩等着他继续说下去。

  周轩笑着问道,“珩兄最近可有听说,邻县雄安那威名赫赫的冯家军?”

  赵珩点点头。这冯家军不仅在雄安声名鹊起,甚至远近几个沿海的县城都有人传说。听说这是一支民间自发组织起来的,抗击海盗山匪的队伍。

  “大家都说,这是被海盗骚扰得狠了,官府又疲于应付,故而雄安的百姓才自己组织了一只队伍,发展到今天成了冯家军。其实不少人实不知具体情况,这冯家军的主将姓冯,名唤子真。因为妹妹结亲的时候,被附近的海盗掳走了,虽然报官但官府无能为力,一怒之下自己纠结了村里人,组成了一支乡兵。”

  “据说,这冯子真祖上也曾出过将军,驻守过银门县,所有很有一套本事。而我小舅舅,是雄安县的一名秀才,之前也一直在县上的私塾教书。这冯子真组织了队伍后,我小舅舅不知怎地,就去投奔他了。现在倒是成了冯家军的一名副将。”

  “你别看冯家军是渔民自发组织的,但发展到今天也有三千多人了。官府虽然没有收归,却也派府城的知监和冯子真商讨过了。由官府出一半军饷,但要派一名驻军里的文书过去。其余的由冯家军自发筹集,这队伍的管辖权仍归冯子真。我母亲娘家倒有一些家资,见我小舅舅入了伍,倒是投了不少银子进去。”

  “珩兄,你若是有意入冯家军,我即刻便带你去雄安走一趟。前几日收到小舅舅的家信后,我便已去信一封,跟小舅舅说了你的事。想来我小舅舅定会帮这个忙的。”

  “若是进了官军,回家便不容易了。但是冯家军并不由官府所管,每月上中下旬会安排时间回家探亲。就是平时的训练比官军的苦些,这个冯主将倒是来真格的。另外,军饷你也不用担心。咱们这几个县苦海盗山匪久已,不少有点家资的商铺,都自发给冯家军送银子,只求保一个家宅平安。”

  “珩兄,你看看你是怎么想的。或者,要不要回家和嫂子商量下?”周轩小心翼翼地问道。

  “不必。”赵珩直接就冷了脸。

  他听了一半后就有意了。他的父亲当年服了兵役,后来据说就是在剿海盗的时候牺牲了。如今若是能入冯家军,便可以为父报仇。更何况,当年龙溪书院山长的教诲他也牢牢记在心里。

  男儿何不带吴钩?

  如此几番,思量来去,赵珩很快就下了决定。

  但他首先问了个问题,

  “轩弟,你有没有意,和我一道同去?”

  周轩苦了脸,“珩兄,不是小弟的不陪你去,是我爹不放人。我小舅舅时常来信,便是劝说我父亲,将我送去冯家军磨练磨练的。但我爹深知我的秉性,怕我去了坏了冯家军的风气,给我们周家丢脸。若是在咱们龙溪县,他还能兜住一二。若是去了雄安,我爹怕我有去无回。”

  “……”赵珩叹息一声。其实说什么怕给周家丢脸,那都是搪塞话,他知道周府的情况。周家只周轩这么一个独苗,若是出了事,家业可就败了。

  倒是他赵珩,虽然也曾是父亲的独子,但好在,他给赵家留了六个后。

  “那我们何时启程去雄安?”

  周轩立即起身,“今日可去。我已经让周善准备好了马匹和干粮,脚程快的话,下午可到雄安。晚上就能见到我小舅舅了。”

  “好,那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上马之前,周轩还是问了问赵珩,“珩兄,当真不跟嫂子打个招呼吗?若咱们现在去了雄安,今夜可能就回不来了。”

  “无妨。走吧。”赵珩当先驾马而去。

  周轩叹口气,看来珩兄和嫂子的关系真的不太好。他用眼神跟周善示意了下,周善表示明白。

  先斩后奏,等晚上再告诉阿郎,郎君去雄安了。不过留下挨罚的,也就是他了。

  随即周轩也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行的官道,沿途每个驿站都停下来歇息了片刻,让骟马吃够了粮草,终于赶在傍晚时分到了雄安。

  “走,珩兄。带你去看看我娘娘家祖宅。”周轩和赵珩进了城,带着赵珩径直往西城而去。

  顾家祖宅,府上没有多少家眷。也就小顾夫人带着一双儿女,以及老管家一家,并几个奴婢书童常年居住。

  一听说夫君的外甥周轩来了,小顾夫人赶紧从后院来到花厅。

  “轩儿,轩儿!”小顾夫人进门就喊道。

  周轩立即从椅子上站起来,“小舅母,外甥周轩来给您请安了。”

  “这是哪阵风,竟把你给吹来了!”小顾夫人上前打量几番周轩。见外甥周身无恙,只是脸上稍有些风尘仆仆之意,这才放下心来,和旁边的赵珩见礼。

  “这又是哪位小郎君?快,顾叔,快上茶。”顾夫人坐上主位。

  周轩将自己的来意三两句秉明。

  “哦,原是这事。无妨。”顾夫人很快将顾林叫过来,派他亲自去二十里外的柳城,送信给夫君顾庸。

  “既然你要见你舅舅,可见是有要事,舅母就不留你在府上吃饭了。我让顾松去东城仙留居给你叫一桌席面,你且去那里等你舅舅。”

  “晚间等要事谈完了,你和小郎君记得回府里歇息。我定让婢子们将你母亲的院子打扫出来。”顾夫人将一切安排妥当,便让顾松给周轩二人套了马车,直奔东城仙留居。

  赵珩依旧不多语,脸色也没什么疑惑之色。倒是周轩主动和他说起,

  “珩兄,我小舅舅顾庸是我外祖父老来得子,比我大不了几岁,故而小舅母看着也和我们一般年纪。”

  这样啊。赵珩点点头。实际上他也并不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