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一章 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珩兄?珩兄!你怎么了?”周轩骑马走在另一侧,看着赵珩明明刚刚还在跟他,兴致勃勃地聊自己的儿子,这会儿竟然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他顺着赵珩的方向望过去。

  此时他们正骑马走在通往玉溪村的河道边。这里距离玉溪村已经很近了,但还是有一段距离。

  此处是个两河交汇之处的三岔口,虽然河面很宽,但水势比较平缓。两河夹角处聚成了一个浅滩,水草丰茂,鱼翔浅底。

  有一位小娘子正高高地扎起了裙脚,露出了雪白的长腿,头发绑成了一束也高高地挽了起来,双手的袖子也撩到了肩弯处,正在浅滩那边弯着腰,双手放在河里。

  似乎是在……捉鱼?

  周轩定睛看了看,那小娘子的腿边不远,确实放了一个很大的背篓。

  赵珩此时勒着马已经停了下来。周轩也跟着停了下来,他看看赵珩,又看看那位小娘子。

  不明白珩兄这是怎么了?总不至于,是对那小娘子一见钟情?

  周轩看不到那小娘子的脸,对方弯腰低着头,正专注地看着河水,倒是从身形上来看,应该挺有几分姿色的。

  他咳嗽一声。赵珩居然没有反应。

  他再次望向浅滩那边,果见那位小娘子眼疾手快地捉到了一条鱼,举了起来瞧了瞧。他这才看清了对方的容貌。

  虽不是他喜欢的那一类小娘子,倒还蛮清丽的。而且脸上的笑意并不是他已经看惯的,那些世家小姐般温雅克制的笑,反而带着一股清新自然,是能让人感同身受的那种愉快。

  他一时也起了兴致,难不成捉鱼竟这么快乐吗?

  那小娘子将鱼扔进了背篓,又在水中往前走了几步,继续做出了刚刚那个姿势。

  而他再看向珩兄时,却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已经严肃得不能再严肃了,甚至还隐隐有了愠怒。嘴唇死死地抿着,仿佛只要出声,必要呵斥。

  他还未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赵珩已经翻身从马上下来,将缰绳递给他,

  “轩弟,对不住,我去去就来。”

  说完转身就下了河岸,不管不顾地往那小娘子那边行去。

  周轩不解其意,但他总觉得此事没那么简单,莫不是那小娘子是珩兄认识的?额,不会是嫂子吧?!

  周轩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

  但他眼睁睁看着赵珩穿过了河岸石地,踏进了河里,渡河而去。

  林玉茗此时正兴致高昂地站在这浅滩处,一动不动地看着水中。吃过午饭洗碗的时候,她问几个儿子晚上想吃什么,有说吃肉的,有说吃鱼的。

  老三砸吧砸吧嘴,说早上出去玩的时候,隔壁何婶家的狗蛋说昨晚上他娘给他烧鱼了,那味道真是吃了还想吃。老三说得其他几个儿子也开始咂么嘴了。

  林玉茗去县城倒是忘记买肉了,有点后悔。最后想着既然几个儿子都想吃鱼,那她就去抓几条回来,既能满足吃肉的需求,又能满足吃鱼的想法,真是一举两得。

  但村里的玉溪河两岸到处是劳作的村民,她实在不想成为被众人围观的对象。于是下午在菜园子里忙活完,她便赶在晚饭前来这离村子里,还有段距离的中游之处碰碰运气。倒没想到这里水势虽然开阔,但是平缓无波,水面也清澈见底,鱼儿很多,看起来也很肥美。

  趁着这里和前边的兰溪村还有段距离,周围几乎没有人家,林玉茗就放开了胆子,脱了鞋子扔在滩边的大石头上,把裙角扎到了大腿处。还把该死的妇人髻直接扎成了马尾,然后弄成了团子头,袖子也撩到了肩膀处。这下捉鱼就清爽多了。

  一条背部呈青灰色,两侧略白,像纺锤一样的鱼从眼前游过。

  林玉茗看准了,两手一捞,一把抓住了这条胖头鱼。

  这一条好肥啊!林玉茗咽了咽口水。就在她旁若无人的时候,殊不知赵珩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后。

  此时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啊——”林玉茗尖叫一声,正想说是哪个登徒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趁她不注意,欲要非礼她。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赵珩。

  林玉茗哪里能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到赵珩,这真是大白天见鬼了。这条路好像并不是通往县城的路啊!

  她再一抬头看看赵珩。想让他把自己的手放开,但是却看清了赵珩脸上的神色,虽和平时一模一样没什么表情,但是从对方的眼神中,还有比平时还要深沉几分的气息,林玉茗敏锐地感觉到,赵珩,好像生气了。

  她虽然不知道对方在气什么,但现在受制于人,她总不能轻举妄动。

  林玉茗打了个哈哈,脸上堆叠起笑意,“赵郎——,你回来了?怎地走的这条路,我记得上回,”

  “林玉茗,”赵珩出声打断了她,一字一句地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哦,敢情这是来质问我了。林玉茗也收敛了笑意,耸耸肩,“你不都看到了。”

  赵珩被她脸上无所谓的态度激怒,他捏了捏手中的绣鞋,深呼吸几口气,才将鞋子提起来,

  “你知道这是哪里吗?”

  “玉溪河啊,”

  “你脱了鞋,在这样的场合,就不怕被人看到?”

  “不怕。本来是没人的,到现在也就你一个人。”

  “……”赵珩捏住她的手腕,转身就往浅滩上方走。

  林玉茗被他拖着。手中的鱼趁着她被拽疼了,松了一下的时候,从掌中蹦了出去。林玉茗霎时恼了,到嘴的鱼飞了。

  她现在光着脚,水中又不好着力,一时情急,低头就咬上了赵珩捏住她小腕的手。口下没有丝毫留情。

  可是赵珩的手连松都没松,一股脑地将她往滩上拽。

  “赵珩,你是不是有病啊?你弄疼我了!”

  林玉茗气极,见赵珩充耳不闻。她倒是有些慌了。

  抬眼往四处看了看。立时就看到了在岸上骑着马的周轩,对方也望着这里。她虽然不解,对方怎么一个人骑两匹马,她还以为是对方的同行人去旁边的小树丛解手了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林玉茗朝着周轩的方向,就夸张地大喊道,

  “救命啊!救命啊!光天化日之下,强抢民女啦!那边那位骑马的郎君,救命啊!我要是死了你也是帮凶啊,我绝不会放过你的!”脸上还配上了阴狠和楚楚可怜的两幅面孔。

  “住嘴。”

  赵珩停了下来,转身朝林玉茗斥道。

  林玉茗看看他,再看看岸上那名男子,撇撇嘴,“那你放开我。”

  “那你跟我上去。”

  “你先放开我。”林玉茗寸步不让。

  见赵珩皱眉,林玉茗咬唇,低头酝酿了几秒。她想到了孤身一人,来到这个世界的委屈和惊慌,还有可能永远也回不去现代的绝望和难过。

  一时悲从中来,泪水瞬时滚了下来。这回她一点没压抑自己的哭声。毕竟有几日做梦还梦到前世,醒来的时候枕头上还有泪痕。

  没想到赵珩立马就放开她了。

  对方眼中一闪而逝的不耐烦,林玉茗一点都没看到。她只听到赵珩在面前说道,

  “鞋子穿上,跟我回去。”

  “我要捉鱼,儿子们要吃。”林玉茗抬头看他,眼圈红红的。那样子,弱小可怜又无助。

  “我去捉。”赵珩立时将鞋子再次递到林玉茗眼前,“上去穿上。”

  林玉茗接过来。

  赵珩又将外衫解开来,丢给林玉茗,“披上。真是成何体统!还有没有个为人妇的样子了?”

  林玉茗接过来,咬了咬牙。“夜不归宿,还有没有个为人夫的样子了?”

  “你——”赵珩哑声。

  这林氏,简直不可理喻。枉他近日还觉得对方有所改变呢,果然是,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