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四章 老娘不想装了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

  赵珩张张嘴,想说什么,却一时什么都说不出口。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第一反应是林玉茗疯了,第二反应是自己疯了,他竟然觉得有一丝轻松。数年来,和林氏的点点滴滴就像走马灯一样闪过脑海。

  最终,只定格在了他十三岁那年挑起了林氏的盖头时。当年他年纪不大,林氏就更小了,只有十二岁。在爹爹和卧病在床的岳父两人的期待下,他和林氏简单地拜了堂,成了亲。洞房那一晚林氏还是哭着的,许是想到了自己爹爹命不久矣。

  他俩也只敢和衣而卧。毕竟他的翁翁才下葬不久。但他也明白了自己的责任,是有妻子的人了。这一辈子要对她好,要让她过上衣食无忧的生活。赵珩记得爹爹在拜堂前细细和他说了一夜的话。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呢?他想不起来。也许成亲当夜,林氏的泪水就注定了他俩往后的生活,将在林氏以泪洗面的日子里过下去。最初林氏落泪的时候,赵珩依稀记得自己拿出了手帕,为她擦掉眼泪,将她揽在怀里。轻声安慰她。

  他告诉她,“别怕。有我。”

  可是,当林氏哭的次数多了,尤其是这哭的对象,主要是他赵珩时,他与日俱增的不耐就开始在心中生根发芽,逐渐变成不想在家,不想看到林氏这副嘴脸。和这个女人根本讲不通。但她面对二伯娘徐氏的欺辱时,却连哭都不敢哭,竟然只敢回来对他哭。他觉得自己的耐心耗得差不多了。

  要不是林氏给他生了六个孩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但他又做不到将林氏休弃,他的爹爹教给了他许多道理,一生一世一双人也说过很多次。每当看到爹爹念叨起逝去的娘亲,那一脸怀念的样子时,他就期待自己也能和林氏这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

  许久,赵珩终于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林氏却没了踪影。

  原来,林氏是来告诉他,并不是征求他的意见啊。他不知不觉冷笑起来,向院子里望去。

  林玉茗回到灶房,从水缸里舀了水,到门口冲洗了手指。她不想被儿子们看到。

  水从手指上流过,流进了院子里,渗入了泥土。

  赵珩望过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玉茗冲洗手指的身影。他的目力很好,当然能看得到林玉茗在做什么。

  林玉茗冲洗完毕,就进灶房去了。她放下水瓢,打算出门去找点止血的野草。

  刚走出灶房,迎面就撞上了赵珩。

  赵珩就站在灶房门口。他伸手拽住她的手,把她往旁边拉。林玉茗怎么都挣不开,正想出声骂人。就见赵珩把她的手扯了起来。

  赵珩一眼就看到了还在冒血珠的指头,即便清水冲过了,但只是冲洗干净了鱼鳞。甚至此时还有一股鱼腥味。

  林玉茗甩了甩,“放开。”

  “我屋里有止血的药粉。”

  “不需要。”林玉茗还是要甩开,但赵珩的劲儿太大了。她这时才深深感受到男女之间气力的差异。眼见眼泪又要滚下来,林玉茗狠狠憋了憋,又眨了眨眼,终于将眼泪憋回去了。

  “即便是要和离,也不急在这一时。只要我还没写和离书,你就还是我赵珩的妻子。我为你止血,天经地义。”

  “少假惺惺了。”林玉茗冷哼一声,“老娘不想装了。懒得和你废话,你放不放开?”

  “不放,你还能怎地?”赵珩竟然觉得好笑。这真的是林玉茗林氏吗?

  他使劲拽着林玉茗,将对方拽进了自己的怀里。

  低头,在林玉茗耳边说道,“你若不想儿子们知晓,就乖乖地跟我回房。”

  “你,!”这厮竟敢威胁她。她就是不想儿子们知道。

  赵珩见她不说话,便当她是默认了。拉着她往林玉茗的房间走去。

  林玉茗瞪了他一眼,但显见对方也看不到。只得跟着进了房间。

  赵珩拉她进屋后,就出去了。

  出去前还警告她,“你若是跑了,和离书就飞了。”

  赵珩还以为她是想一个人逃掉呢。其实林玉茗刚刚只是想出去摘点小蓟,止血而已。

  既然赵珩非要给她拿药粉,她就坐下来等他好了。

  靠在床头的时候,林玉茗隐隐觉得小腹有些阵痛。她一个激灵,站了起来。赵珩正巧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她的样子,“很痛吗?”走上前来,拉着她坐下。

  林玉茗还没看清床上有没有血迹呢,一时尴尬得要死。只得跟着坐下。

  赵珩将她的手抓过去倒药粉的时候,林玉茗还在想这件重要的事。这来例假了她该怎么办!

  一时只好闭上眼开始回忆原主的记忆。赵珩还以为她痛得不行,倒药粉的手却丝毫不停。

  但嘴上还是安慰了句,“忍着点。这药虽然痛,但药性强。好得快些。”

  林玉茗回忆了半天,发现原主对这事基本上不怎么有记忆,似乎是不想记得。

  她叹口气,原主从有记忆起就没有娘。嫁给赵珩后,也没有婆婆。二伯娘那么差劲,她肯定不会将这种私密之事告诉对方。因为一直都在怀孕和坐月子,原主来月事的日子便极不稳定。

  每次来了后,就是用一块布条绑在内衣上。被血渗透了就换一条。再将那条清洗干净,循环利用……

  睁开眼,赵珩已经在用干净的布条给她缠起来了。

  她抓住赵珩缠布条的手指,“别缠了,不透气。会好不快。”

  “什么?”

  “我是说上了药粉就行了。”林玉茗不耐烦。

  “好。依你。”赵珩站起来,“你在这歇着。我去灶房做饭。”

  林玉茗冷哼一声。“都要分手了,还献什么殷勤。”

  虽然声音很轻,但赵珩还是听到了。他回头看她,

  “就算是要和离,今晚总要吃饭。”

  “你今天话怎么这么多?”林玉茗瞥他一眼。

  赵珩哑然。他甩袖而去。

  这林氏,当真是不识好歹。

  林玉茗不明白,怎么又刺激到对方了。

  这赵珩,仿佛有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