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五章 虫儿飞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在床上坐了好一会儿。腹痛越来越难忍。

  她忍不住脱了鞋,上了床。

  好像有谁在敲门,林玉茗没有应答。于是门外的人似乎就直接推门进来了。

  大狗子走到床边,见娘亲正面朝里躺着,还蜷缩成一团。他便轻轻喊了声,

  “娘,你怎么了?爹说你身体不舒服。”

  林玉茗待听到是儿子的声音,她捂着肚子,深呼吸几口气。这才转头看了眼大狗子。

  “娘没事。”

  老大坐到床边。他已经看到了娘亲额头渗出的汗,这哪里像没事的样子!

  他眨眨眼,从袖子里取出一块蜜饯,递到娘亲面前,

  “娘,吃块蜜饯,就不疼了。”

  这还是林玉茗去县城时买回来的。

  林玉茗看着那块蜜饯,差点绷不住就要落泪了。她眨眨眼,努力将眼泪憋回去。

  人在脆弱的时候,一旦有谁向自己示好,人的感觉器官就会变得特别柔软。何况眼前这个人,还是她名义上的长子。

  她慢慢转过身来。左手依然捂着肚子,右手伸出去。

  但大狗子已经将蜜饯放到了她的嘴边,

  “娘,吃吧。吃了就不疼了。”

  林玉茗再也忍不住,泪水滚了下来。她咬住了那块蜜饯。

  有眼泪滴落到嘴唇上,和着蜜饯到了喉咙里。酸涩的滋味一时间充盈了口腔。

  大狗子却吓到了,“娘,你别哭!不哭不哭!”他一下子慌了,好半月没看到娘亲哭了。今日忽然看到娘亲落泪,他立时就有些慌。

  从床上跳下来,他就要去找爹爹。一定是娘亲太难受了!不然娘亲才不会哭呢!一定是这样的!

  就连林玉茗在床上喊他的声音都听不到。

  而赵珩听到长子跟他说,林氏疼得在床上都落了泪的情况,彼时他正在杀鱼。

  闻听此,他想了想,

  “去,把你三弟叫去你娘亲房里。”

  老三嘴巴甜,让他去哄哄林氏,他这会儿走不开。其实他就是觉得,只是把手指切了一下而已,哪有那么疼。

  老三和老四一块儿随着大哥,去到林玉茗房里。周轩也听到了事情始末,随后他站起来说,

  “小五,小六,跟周叔叔去看看你们爹爹好不好?”

  “好啊好啊。”两个小的拉着他的手,一左一右往灶房前去。

  林玉茗已经扯了被子盖在身上了。没想到老大这回还把老三老四带了进来。

  她没什么精神。刚刚已经找到了之前原主使用的布条,绑在了内衣上。这回只能将就下了,等这次月事过了,她定要好好研究下。

  “娘,你怎么了?”老三坐到她的床边,看着娘窝在被子里,脸上也有些虚弱。

  “娘,三儿给你唱《虫儿飞》吧!”

  这是林玉茗给小六唱过的歌,其实是为了哄小儿子睡觉。不过六个儿子都睡在一张大通铺上,林玉茗一唱,六个儿子都跟着听。

  “黑黑的天空低垂……”

  老三一开嗓子,林玉茗就差点喷了。就没一个调在调子上!

  “……亮亮的繁星相随,”

  林玉茗想让老三停下来,但她又怕打消了儿子的积极性。于是她只能忍着。

  “……虫儿飞,虫儿飞,你在思念谁?”

  但老四听不下去了,他扯扯三哥的袖子,“哥,别唱了。”

  “为什么啊?”老三不开心,亲亲胞弟怎么能打断他呢!

  老四看看他,脸涨得通红。但为了娘亲着想,他还是忍着被三哥掐腰的后果,凑到三哥耳边悄声提醒,

  “三哥,你唱错了。”

  “啊?我怎么会唱错?”老三倒没小声回道,他直接问了出来。还看了看大哥,

  “大哥,我唱错了吗?”

  老大看看他,又看看四弟。倒也不是唱错了,其实就是感觉跟娘亲唱得很不一样。

  他咳嗽了声,直接问老四,“四弟,你说你三哥唱错了?”

  老四点点头。

  老大笑笑,“既然四弟觉得你三哥唱错了,不如你说说错在哪里?”

  老四看看大哥,又看看娘亲,最后对着三哥小声说道,“三哥,那我唱错了你别掐我哈。”

  “好。”老三爽快地应允了。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

  “……”

  不光是老大和老三惊了,就连林玉茗也惊了。她一时都忘了疼痛。

  她家老四竟然是天籁之音啊!

  见三个人都看着他,老四声音越来越轻,“……你在思念谁?”唱完这句就停下来了。

  林玉茗眨眨眼,她唤道,“四四,接着唱啊,怎么不唱了?”

  老三终于知道自己哪儿唱错了,他拍上胞弟的肩膀,“四四,可以啊!比娘亲都唱得好听!”

  林玉茗:……说好的三思而后行呢!

  但她还是望向了老四,试着鼓励四子,“真的很好听,咱们四狗子的歌声让娘亲一时都忘了疼痛!再唱给娘亲听听,可以吗?”

  “好。”老四腼腆地笑了。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见林玉茗听得很入神,老四唱完了一遍又唱了一遍。直到林玉茗闭上眼睛,陷入梦乡。

  老大给娘亲掖好被角,就带着两个弟弟出去了。他们都去了灶房。

  “爹,娘亲睡了。”老三奔到赵珩身边。赵珩正在切小白菜。

  “爹!你不知道咱们四四可厉害了,”

  “恩?”赵珩看他一眼。

  坐在饭桌上的周轩也好奇起来,“三侄子,能不能告诉周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周叔叔,爹爹,咱们四四,唱的《虫儿飞》把娘亲都哄睡着了!”

  “……啊?”赵珩这下倒是停下了菜刀。什么?什么虫儿飞鱼儿飞的?

  倒是小六尖叫起来,“《虫儿飞》!”

  “怎么,小六也知道?”周轩刮刮他的鼻子。

  “周叔叔,小六当然知道啦。”小六叉着腰,神气活现地解释,“这是娘亲给小六唱的摇篮曲,说是听了就能睡得很香。”说着还做了个入睡的表情,这也是林玉茗当时比划的。

  “哦?摇篮曲?那是什么?”周轩倒是第一次听说,他更加好奇了。

  灵机一动,他直接看向四狗子,“四四,要不你唱给周叔叔听听,可以吗?”

  老四看看周轩,又看看三哥,最后望向了爹爹。见赵珩也一脸好奇,他抿抿唇。

  “四四只想唱给娘亲听。”

  “……”

  老三立时伸手就上去掐了他的腰,“四四!唱!给爹爹听听,也,”

  老三看看周轩,“也给周叔叔听听!快!”

  周轩被这个“也”字流泪了,怎么他像是附带的?

  老四抿唇不说话。老三不乐意了,亲亲胞弟怎么不听话了!

  他侧头在老四耳边说了句,周轩和赵珩眼见着老四耳朵都红了。但竟然终于开口了,

  “黑黑的天空低垂亮亮的繁星相随虫儿飞,虫儿飞……”

  一出声就惊住了赵珩和周轩二人。他们对望一眼,先是震惊于老四的声音,太清亮了。又是震惊于这首歌,他们从未听过这种曲子。

  这就是摇篮曲吗?

  “天上的星星流泪地上的玫瑰枯萎冷风吹,冷风吹只要有你陪……”

  赵珩默不作声地听着,他切菜的手慢了下来。

  周轩也静了一瞬。他听过不少小曲,但从未有一首曲子像这个什么《虫儿飞》一样,令人心境平和安宁,仿佛像是有夜风拂过水面一般温柔。

  “虫儿飞,花儿睡一双又一对才美不怕天黑只怕心碎不管累不累也不管东南西北……”

  哥哥弟弟们都听得静下来了,周叔叔和爹爹也静静地听着。小小的四狗子心中,第一次有了不一样的感觉。

  他和三哥自出生起就长得一模一样,但三哥能说好听话,嘴巴利索,爹爹讲的故事三哥一定能第一时间再讲一遍。但是他无论多想说话,都只能说几个字,完整的话要憋好半天。他心中有很多想说的,却只能埋在心里。

  以往娘亲见他说不出来,也就是抱抱他,然后就随他去了。最近娘亲居然告诉他,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不要着急,她会等他说完。还说,若是说不出来,就比划,把想说的用身体表达出来。甚至告诉他,唱出来也行。

  当然,林玉茗说的等有钱了买了纸笔,他还可以把心中想说的画出来。他倒是忘到脑后了。

  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唱《虫儿飞》的时候,一点都没有磕巴。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用一种他不曾感受过的目光。这样的目光,若是出现在三哥的身上,他一点都不惊讶。

  四狗子,心中第一次有了雀跃的感觉。他的心跳得很快。但他能听清自己在唱什么,一字不差。

  但是他唱完了,他们还没有出声。四狗子捏紧了自己的小袖子。

  直到半晌后,他三哥,带头鼓起掌来,“四四!好棒!”其他几个兄弟也相继鼓起掌来。

  周轩再次不解,但他很随大流,也鼓起掌来。边鼓掌边问老三,“三侄子,这又是什么意思呀?”

  “娘亲说,这叫鼓掌。我们要学会赞美对方,比如我们觉得哪个兄弟很棒的时候,就可以鼓掌。”老三说道这里还停顿了下,“不过娘亲说了,这是我们六个兄弟的小秘密,只许给我们自己互相鼓励,不能告诉别人的。”

  周轩点点头,有点意思。真的有点意思。

  他看了看珩兄,发现珩兄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