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六章 覆水难收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轻轻推开门,赵珩走进了林氏的房间。他来到林玉茗的床边。

  对方还在熟睡着。

  这是第二次了。晚饭做好的时候他就让长子过来看了几眼,当时林玉茗就没醒。他想着倒也正常。毕竟以往也是如此,林氏有时哭累了,就直接睡觉,饭也不吃了。

  不过真的有那么疼吗?就算是熟睡的时候也眉头紧皱着,脸上似乎还有汗……

  不会是发烧了吧?赵珩觉得奇怪。只是手指切了下,又上了药粉,不至于伤口溃疡啊!

  他伸出手背,靠上了林氏的额头。

  确实没发烧,那是怎么回事?

  赵珩仔细看了看。林氏不仅是眉头紧皱,似乎一直蜷缩成一团。已是春日,被子只有一床,林氏虽然瘦弱,但也能看出被子下的形状。好像是身体有哪里不舒服。

  赵珩盯着看了好半天。忽然一下子明白过来。

  这是来葵水了啊。

  怪不得如此痛。他为自己之前的想法自责。

  当年他和林氏刚结为夫妻那几年,除了礼成当夜躺在一张床上,后来一直都是分房睡,毕竟要给林氏的生父和自己的父亲守孝。

  大约婚后两年左右,有一天早上林氏从床上醒来,发现床单上有血迹,吓得缩到了床角。他一个早上没见到林氏,当然就以为出了事。等他到了林氏的房间,看到吓得眼泪横流,紧紧抱住自己的林氏时,心中有了一丝怜惜之意。

  那血迹他当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林氏又没怎么出门,前日也没受伤,夜晚睡觉也关好了房门,他临睡前都会检查。甚至在分房而睡时就跟林氏说过了,夜里有事,只要喊叫,他必定听得到。所以怎么都不知其意。

  于是他便去喊来了邓婆婆。其实是想让邓阿婆守着,他去请大夫来。因为林氏真的怕极了。

  结果转头邓婆婆就笑着出来,说不用请大夫了。

  还把他拉到一边,细细地跟他讲了葵水是什么,要注意些什么。他听得是有些尴尬,但想着岳父临终时将唯一的女儿托付给他,他便早就暗暗下决心,要照顾好林氏。所以记得甚是清楚。

  邓婆婆走之前,还恭喜他。等孝期一过,就可以和林氏商量着要孩子了。

  赵珩起身,他在林氏床下的箱子里,找出了一个异常小巧的汤婆子。这个东西是林氏的父亲留下的,说是林氏冬日怕冷,林父便专门打造了一只给女儿御寒,从幼时就一直带在身边了。

  他好像有两三年都没好好和林氏说过话了吧,甚至冬日也不再给对方装这个东西。六子出生的时候,他甚至都不在家。等到两日后他从山上下来,才知道林氏临盆了。当时他就被邓婆婆拉到一边,数落了半个时辰。

  说他这个当爹的,儿子出生了都不知道在哪。

  赵珩回到灶房,往里灌了水。灶上的小锅里有热水,不是很烫,这个水温灌了正合适。

  从侧面撩开被子,赵珩将汤婆子放了进去。

  迷迷糊糊中,林玉茗感觉到有什么热热的东西,靠近了自己捂着肚子的手。

  真好啊,做了梦还能梦到热水袋。林玉茗无意识地把汤婆子抱过来,抵在了肚子上。半睡半醒之间,她觉得腹部的痛楚减轻了不少。

  赵珩给她掖好被子,关好门,回到自己房里换床单被子。今夜周轩要跟他睡在一起。

  此时周轩在柴房里沐浴。本来对方说不用的,也就一晚上。他硬要周轩洗个澡,好歹人家也是个豪绅家的小官人,跟他一起回家就已经很屈尊了,要是夜晚睡得不好,他会更加愧疚。

  周轩看起来就不是很能吃苦,毕竟从出生起就奴仆环绕。

  有时候人跟人之间,真是有着奇妙的缘分。

  他竟能和周轩成为好友。虽然一开始他也没有主动结交过周轩,甚至对方还老打扰他。但后来不知怎么地,周轩就跟着他了。加上父亲说过,这世上总有些人愿意和你结交,不是为了钱财地位。一旦遇到,便难能可贵,千万要珍惜。

  他不能明白的是,他怎么就和林氏结为了夫妻。他知道父母之命媒妁之,十三岁的他,为了让父亲安心,掀开了林氏的盖头。但他从不敢想,若是当年他跟父亲说一声不愿意,父亲会不会放下这个心思。

  以至于他和林氏竟然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他也未曾想到,竟是林氏主动跟他提了和离。

  暮色下,林氏背光站在廊檐下,对着他说,“赵珩,我们和离吧。”

  他现在知道他当时为什么说不出话了,因为仿佛已经预知到,两人的关系走到头了。即便开口,也没有了挽回之地。

  他一向认为林氏懦弱,若是这样懦弱的人都能说出那样决绝的话,想必是覆水难收了。他也很庆幸,竟是林氏开了这个口。

  他或许也曾想过,但毕竟没有说出口。是因为六个孩子吗,还是因为林父和父亲生前对他的嘱托?

  周轩推门而入。

  “珩兄,我好了。”

  赵珩点头,“轩弟,你先睡。为兄也去洗一下。”

  “好。”周轩看着赵珩出去,他敏锐地发现,珩兄走路好像有些没落在实处。

  等赵珩洗好了,回来,却看到豆油灯被挪到了床头。周轩正拿了他的书,没睡,在随手翻阅。

  听到赵珩进来,周轩扬起书册笑了下。

  “珩兄,你竟在看《孙子兵法》?这字我看着不像是你抄写的。”

  “是韩山长送予我的。”

  “原来如此。珩兄似乎很喜爱此书,我看书页都翻得有些折了。”

  赵珩点点头,将布巾搭在衣架上,灭了灯,也上了床。

  “珩兄,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不妨说予小弟听听。”周轩斟酌着说道。

  赵珩躺在了另一头。并未开口。

  过了许久,周轩也没睡着,他也没听到赵珩的呼吸,对方似乎一动不动的。

  他悄声唤了唤,“珩兄,你睡着了吗?”

  “没。”

  夜很深了,就在周轩以为珩兄不会再说话了的时候。

  静夜里,只听到赵珩发出一声很淡的叹息,

  “她说,要和我和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