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八章 你爹是个好人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和离?什么是和离?”小五和小六根本不懂。

  大狗子当然知道什么是和离,他立即从凳子上站了起来,“为什么?爹你不要我们了吗?”

  “什么,爹不要我们了?”老三急了。他想跑到爹爹面前去,却被丞叔一把抱住了。

  “三儿,乖。”邓丞抱着老三,任他拳打脚踢也不放开。到后来他也累了,就扒着丞叔看爹爹,看爹爹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小五和小六早已经吓傻了,被阿婆拉进了怀里。

  老四第一时间想跑出去,他要回去看看娘亲。虽然他不懂什么是和离,但是爹爹说了,他们往后跟着娘亲过,那不就是爹不要他们了嘛。那娘怎么办啊?

  周轩上前一把抓住了老四,将他抱了回来。老四喊又喊不出个所以然,眼圈一红,当即张嘴咬了周轩一口。

  周轩龇牙咧嘴地,这小侄子还挺倔。但他还是把四四牢牢抱在了怀里,拍着他的背,“四四乖,四四别急。咱们等下一道回去见你娘,好不好?”

  刚刚珩兄就跟他们几个打过招呼了,就怕侄子们受不了。

  老二站在老大一旁,两个最大的,都倔强地看着他们的爹爹,他们定要讨一个说法。一向被他们崇慕有加的爹爹,他刚刚说了什么,要跟娘亲和离?!

  许是被他俩的目光看得无所遁形,一向在他俩心中伟岸高大的爹爹终于开口了,

  “爹没说不要你们,爹只是要跟你们娘亲分开而已。”

  “那爹为什么让我们跟娘亲生活,那不就是不要儿子们了吗?”老三立即反问。

  “爹要去投军,要去军营。爹爹没办法带着你们一道去。”

  “阿婆,呜呜呜军营是什么地方?我也要去呜呜呜!”小五哭了起来,不管不顾地扯着邓阿婆的袖子开始赖皮。

  “乖啊,小郎乖。军营是个吃人的地方,小娃娃去不得的。”邓阿婆开始哄小五和小六。

  小六不信,五哥一哭,他也跟着哭,“那是不是也会把爹爹吃了啊?”

  “那肯定不会噻。你们爹爹啊,就是去抓那些吃人的怪物的。爹爹是去为民除害,爹爹很忙的,没有办法照顾你们,所以让你们跟着娘亲。这样爹爹才会放心,知道吗!”

  “再说了,你们爹爹啊,得空了也会回来看你们的。”阿婆继续哄道。还抬头看了赵珩一眼,眼中带着嗔怪。

  这珩哥儿,怎么一声不响地就要和林氏和离啊,还这么决绝!

  当年这小夫妻结亲之日,她家和另外一位姓韩的先生是唯二的宾客。赵父甚至都没请自己的弟弟一家,却把她和丞儿请过去了。

  这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呢?前日珩哥儿不还领着玉茗去县城里了,怎地今日就要和离?也没个什么征兆,她也好劝说劝说啊。

  “爹爹,你真的要去军营吗?”大狗子知道军营是个什么地方,他听说过。

  里正爷爷的大儿子,去了就没能再回来。

  赵珩点头,“爹没办法带你们去,但是爹会常回来看你们的。无论如何,你们都是我赵珩的儿子。”

  “军营那么危险,那爹爹为何一定要去?”大狗子直直地盯着赵珩,他需要一个理由说服他。毕竟他不再是三岁小孩了。

  赵珩起身走到大狗子面前,蹲下身来,平视他的长子。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告诉他,

  “爹有非去不可的理由。你们阿翁曾经服了兵役,后来没能回来。爹想去查清你们阿翁去世的真相,为你们阿翁报仇。当然,爹也是为自己的爹爹报仇。这样说,你能理解吗?”

  “既然如此,如果爹爹真要去军营,儿子不再阻拦。但为什么一定要和娘亲和离?”大狗子实在想不明白,一日夫妻百日恩,连他都懂得这个道理,爹爹岂会不懂?

  “是娘亲哪里做得不好吗?”

  赵珩沉默了。片刻后,他站起身来,看了一圈自己的六个儿子。

  “这是爹爹和你们娘亲商议后的决定。不是谁做得不好,是缘分尽了,没有办法再一起生活下去了。虽然现在跟你们说这话太早,但你们可能也有注意到,爹爹和你们娘亲分房而睡很久了。”

  小六拉拉小五的手,“五哥,不在一处睡,就是关系不好吗?”

  “好像是哎。”小五偏着脑袋,又抓住六弟的手,“还好咱们一直在一个屋里睡。”

  “咱们六兄弟永远不会分开。”

  “恩!不分开。”两个小孩子天真的话,令几个大人都沉默了。

  没想到老四心中想的却是,那我今晚要和娘亲一道睡。

  “爹爹,那儿子是否能问问爹爹,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娘亲了,真的对娘亲一丝感情都没有了吗?”许久没说话的老二出声问道,他一直是唯大哥是尊的,这回就连他也没办法沉默了。他当然也知道和离是什么意思。

  赵珩也没想到自己的二子会问这个问题,他看向老二,

  “是的。”

  这应当是一句真话。或许很久以前就有这种想法了,只不过这几年才渐渐明白。但今日为何说出答案的时候有一丝迟疑呢,他不知道,也没有深想。

  赵珩再次看了看几个儿子,见他们都不再开口,便准备出门。总要给孩子们留些时间消化一下,而且他得狠下心来。

  “既然没问题了,”

  没想到这句话还没说完,小六就“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舍,舍不得爹爹,呜呜呜呜!”

  小五也跟着哭了起来。其他几个儿子眼眶也逐渐发红,滚下泪来,甚至连老大都红了眼眶。但他还是克制了自己,这里面他最大,要是他也绷不住,那场面肯定更加难控。

  他知道爹爹和娘亲商议的结果是很难更改的,目前他们也并不能对这样的结果产生什么影响。老大心中便有些自责,自己为何不快快长大,那时候是不是他就可以替爹爹到军营,去寻找阿翁去世的真相,而爹爹也不用和娘亲分开了呢。

  他的内心产生了一种,只要自己长大了,就可以阻止这一切发生了的可能性。但他现在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大狗子看着爹爹郑重其事地承诺,

  “爹爹不在,往后就由儿子代爹爹照顾娘亲了。”

  邓婆婆听着这话,也红了眼眶。多么懂事的小郎啊,珩哥儿怎么忍心要离开他们而去的呢?

  赵珩进来跟他们说这件事的时候,她就知道珩哥儿是下定了决心了,今日非休妻不可。

  只不过是想跟他们三人说清楚,孩子们还小,想瞒着他们,就说是和离。其实本来也是和离,只不过珩哥儿说了,若是和离,恐怕他二伯娘那里不好交代,若是那徐氏再在胡里正面前叨叨几句,他这和离还真的有可能出问题。

  为了让自己的六个儿子不落入二伯娘之手,他只能选择对外宣称是休妻。

  理由珩哥儿都想好了。而且听珩哥儿说,玉茗也同意了。

  当然,恐怕邓婆婆和邓丞永远也不会知道,这和离之事是林氏首先提出来的。他们还以为赵珩真的是为了断绝跟孩子们的关系,方便他以后在军营行走,这样也不会给玉茗和六个孩子带来麻烦呢,毕竟休妻了就再也没有关系了。

  这事从头至尾只有周轩清楚原委。从昨夜到今日,除了赵珩,也就他的心中最震惊了。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未听说过哪个娘子为了和夫家断绝关系,宁愿舍弃自己的名声的。

  嫂嫂竟是这样的女子?

  待得几个孩子都哭出来了,情绪随之渐渐稳定下来后,赵珩才与他们一道回家。

  接下来就是等里正过来,签了放妻书,这事就算告一段落了。

  “你爹是个好人,娘配不上他。”

  林玉茗将大狗子搂了过来,轻怕他的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