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三十九章 休妻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说到这里,抬头看了赵珩一眼。

  赵珩朝她点点头。

  林玉茗便从袖中拿出手帕,挨个擦了擦六个狗子的眼角。将他们脸上的泪痕擦干,又将他们的小手细细擦干净。她做这件事的时候,从头至尾都很温柔,也很平静。

  不知怎地,几个孩子被她这无声的动作渐渐安抚了下来。都互相看看,一时竟不知该问什么了。明明回来之前他们有很多想问的。

  还是老三最伶俐,他怕娘亲哭,

  “娘,爹爹他……他,不是不要你了!他就是……爹爹是想和你暂时分开一段时间。”

  林玉茗眨眨眼。她摸摸老三的头,“娘明白。”

  “那,那娘亲别伤心!儿子们会和娘亲一直在一起的。”老三抓住了林玉茗的手,撒娇般地摇了摇。

  “娘亲有你们几个就够了,怎么会伤心?”林玉茗伸出手,攀住几个孩子。

  几个儿子不知道为啥,总有一种感觉,听着娘亲的话,总觉得娘亲是在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爹爹说和娘亲商量过了,该不是娘亲已经哭过了吧!但他们又觉得,最近的娘亲应该是不会再哭了。

  “咳咳,”此时,院门外响起了一道咳嗽声。原是胡永仁胡里正到了。

  赵珩立时去将胡永仁迎进来。

  林玉茗当即将大狗子的手拉过来,“大狗子,娘亲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大狗子咽了咽口水,他实在没见过娘亲这么郑重的样子,“……娘,你有什么吩咐就直说,不必和孩儿这样客气。”

  林玉茗点点头,“让娘的大狗子受惊了。因为娘亲觉得,这件事只有你能帮娘办。”

  “什么事?”老大也不自觉地郑重了起来。

  林玉茗看看其他的几个儿子,站起身来,“你能不能带着弟弟们,先回房里等着?”

  林玉茗说到这,弯下腰,在大狗子的耳边悄声说了句,“娘怕在你们面前失态,希望你带着弟弟们避一避。等娘处理完这事,再来寻你们。好不好?”

  “娘——”老四拉了拉林玉茗的衣袖。娘亲有什么悄悄话,不能跟他们说啊。

  “大哥,娘跟你说了什么?”老三倒是直接扑向了老大。

  老大立刻作出一副高深状,“想知道吗?那现在就跟我来。”

  说完当先往他们几个的房间走去。那是西厢第一间,离堂屋稍远些。

  老大这一走,就把几个弟弟们都引走了。虽然老四还有些恋恋不舍,但他也很好奇,而娘亲显然不打算告诉他们。

  赵珩引着胡永仁进了堂屋,当然也在关注着林氏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几个儿子都乖乖地跟着老大回了房。

  胡里正进屋后,主动让邓婆婆坐在了主位,毕竟她是村里辈分最高的几位老人之一。等邓婆婆坐好,他在她的右手边坐了下来。

  看大家都相继进了堂屋来,胡永仁咳嗽一声,他转头向邓婆婆叹道,

  “邓婶子,您瞧瞧这是什么事啊?好好的一对夫妻,怎么转头说休就要休了?”

  邓婆婆作势也问道,

  “珩哥儿,你当真是要休掉玉茗?”

  “是。”赵珩声音没有一丝迟疑。

  “老婆子我看玉茗这丫头,也没做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给你赵家延了六支香火不说,你俩毕竟也是多年的夫妻了,这休妻可不是什么小事,你好歹要给老婆子一个理由,不然就枉费了当年,你爹让老婆子我见证了你婚仪的苦心啊。当然,这理由不仅要让老婆子我认可,还得让里正认可。今日他可是也要给你们做见证人的。”

  赵珩看看邓婆婆,又看看故作高深的胡永仁,最后望向了周轩。他昨夜已经和周轩商量好了,轩弟已表示愿意来做这个恶人,成全了他和林氏的和离。

  “阿婆,小子知道这个决定伤了您老的心,毕竟您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更如同您所说,父亲和您的一片苦心。但今日做出这个决定,并不是一时之气,而是林氏的所作所为,的确枉为人.妻,有伤风化。”

  说到这里,赵珩还状似厌恶地看了林玉茗一眼。林玉茗正笔直地站在堂下,她可不想跪着。

  “什么?!有伤风化?”胡永仁听到这,眼睛睁大了。他捋了捋自己的小胡须,状似不信地问道,“赵家大郎,你将此事说清楚。”

  “昨日我从雄安县回来,抄了近路。在兰溪村后边,就是那处浅滩那里。正巧看到了林氏,衣衫不整地在河里做些什么,”赵珩说到这,明显闭了闭眼,头撇向一边,不愿再说下去。

  胡永仁听到这倒是明白了。他看看林氏,

  “林氏,可有此事?”

  “是。”林玉茗仰头说道,“我只不过是在河中捞鱼。”

  “捞鱼我不能去捞吗?”赵珩质问道。

  “你能捞,但是你人呢?”林玉茗冷笑。

  “等我回来即可。难道我还能丢下你们母子不管?”赵珩不悦。

  “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林玉茗无语。

  “林氏,你不要转移话题!我就问你,你为什么大庭广众之下,鞋履未着,衣衫不整?”赵珩冷声。

  “我下河抓鱼,难道还要穿鞋子不成?”

  “住口!阿婆,里正,二位可听到了?林氏此时尚不知悔改,竟还试图强词夺理。如此作为,有伤风化,有违人妇,成何体统?我赵珩若不休妻,岂不是要被他人耻笑?”赵珩从椅子上走下来,当即在堂下拜道,

  “还请两位秉公处理。”

  “林氏一向本分老实,”胡永仁看了看赵珩,这赵大自从那日没有摔死,就成了他心中的一根刺。如今要休妻,他可不得弄弄清楚,里面是否有什么隐情。

  “这休妻之事非同小可,关系到女子的名节。单凭你赵大一面之词,难以服众。”

  “小子也曾读过几年书,当然知道此事不可胡说。正如阿婆所,林氏为我赵大生了六个孩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但此事实在让某寝食难安,他日我若不在,不知林氏还会做出什么事来。二位倘若不信,小子还有人证。”

  “谁?”胡永仁看了看在场众人。

  “便是在下的同窗,周轩。昨日他与我一道回来,且回村的时候南岸有不少村人看到,其中也有邓婆婆和邓丞哥。”

  “……周轩可在此处?”胡永仁当即问道。

  “在下便是。”周轩从椅子上站起来,向邓婆婆和胡永仁拱了拱手,“珩兄所不差,某确实与其一同回来,也看到嫂嫂……”

  周轩看了看嫂子,对方毫无所惧的样子令他心中有些不忍。

  “……当时的确衣衫不整。若某早知是嫂嫂,也不会多看一眼。”

  “嫂嫂,对不住了。”

  “周兄弟,你不必介怀。此事是我和夫君的家事,你只不过说出了事情经过而已,谈不上对不对得住。”林玉茗当下欠了欠身,“既然此事已经明了,还请胡里正即刻便让我签了休书。我好早日与我儿一道离开赵家。”

  “老夫且再问一遍,赵珩你是否打定主意了?”胡永仁再次看向赵珩。

  “小子心意已决,今日情愿立放妻书,任林氏随意改嫁,与某不再相干。”赵珩再次拱手拜道。

  “行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那便签字画押吧。”胡永仁从袖中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放妻书,递给赵珩。让赵珩和林氏自去签字按手印。

  林玉茗看着赵珩在那张休书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她只按了手印。毕竟“林氏”可不会写什么字。

  虽然咬破手指的时候,真的有些疼,但她此时心中一片轻松。

  以后终于不用再演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