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十章 谢谢你放我自由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拿了休书,向屋内众人微一福身,就往门外走去。

  赵珩也将自己那一份叠好,放进了袖中。他拜谢了邓婆婆和里正大人,向周轩微一点头,也跟着大踏步走了出去。

  没想到院子外面此时聚了好多人,都是村里来看八卦的,但是被栅栏门挡在外面。毕竟没有主人家的同意,他们不敢随意进来。

  赵珩的威名,赵珩的冷酷,连他那个二伯娘都吃不消,更何况他们这些外人。

  一看到林氏当先出来,刚才还小声讨论的人群,此时声音都提高了。她们可知道赵林氏是个什么性子了。

  “我早说了,就林氏这个性子,就算是赵大,也受不了她的,迟早有一天要把她休了。你们看我说得准不?”这是河对岸的薛氏,就住在里正家旁边。

  “但凡休妻,总得有个原由,你说这林氏会犯了哪一条啊?她胆子那么小,难不成真像之前传说的,她偷了赵家那个老二?”这是肖家大婶,和薛氏一向出双入对的。

  “我看不见得,赵珍那个站都站不稳的,林氏瞎了眼才会看上他吧?”

  “嘿你可别乱说,回头徐氏找你拼命。”

  “……多嘴了多嘴了,你们可别跟徐氏那个老婆子窜话啊!”

  ……

  “快看!赵大也出来了。”有三十来岁的大娘子看到赵珩出来,俱是一唏嘘。

  赵家大郎长得一表人才不说,手里也有一番功夫,还读过几年书,可惜不少有女儿的人家还没来得及上门说亲,赵珩就被自己的亲爹配给了林氏这个外来的小娘子。

  这下可好了,赵大休妻了!

  她们得问问,赵大那几个拖油瓶判给了谁。虽然按理来说,休妻肯定是判给妻子一方的。但是这可是六支香火啊,换别人可羡慕不来。赵大的爹爹和阿翁都不在了,又跟二房分了家,这说不得儿子还是要跟赵大的。

  若是儿子都跟了林氏,那她们有女儿的人家可得抓紧着点。听说昨日赵大还骑了高头大马回村里,指不定哪一天就一朝鲤鱼跃龙门了。

  虽说这年纪是稍有点大吧,但不碍事,大点好,疼人儿。

  这帮子八婆心思各异。俱是在栅栏外指指点点。

  林玉茗站在堂屋门口,望了一圈院外众人。随即转身朝着走出来的赵珩鞠了一躬。

  “赵珩,谢谢你放我自由。”

  赵珩皱紧眉,他刚刚休妻的理由,可是不出半日就要传遍整个玉溪村的。林氏当真一点不在意吗?

  “你多虑了,这本也是我的想法。”

  “那便多谢郎君了。还有一事,还望郎君行个方便。”

  “何事?”

  “暂时这几日我还要带着儿子们住在此处,等我找到新的住处后,会立即搬走的。”林玉茗斟酌着说道,她抬眼看了看赵珩的脸色。这点方便应该还是会给她行的吧。

  “你可以带着儿子们一直住在这里。我不常回来。”

  林玉茗道声多谢,“那倒不用。我还是想有个自己的家。这几日就是暂时借住在这里。”

  赵珩耳中闪过轰隆隆的回声。她想有个家?

  她想有个家,自己的家。

  难道这个家不算她的家吗?他似乎越来越不懂林玉茗了。

  “随你。”赵珩转身,准备去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此间事了,他要去冯家军报道了。

  “从今往后,祝赵郎,前程似锦,马到功成,万事如意。我与你虽然夫妻做不成,但总不至于变成仇人。”

  林玉茗心情轻松,连声音都透着轻快。她是真心诚意地祝福赵珩。

  赵珩脚步顿了顿,没有回头。

  这大概是林玉茗最后一次叫他“赵郎”了吧。不知为何,他觉得胸口某处似乎空了一块。

  周轩站在屋中,恰好听到了嫂嫂说的这句话。他竟然想起了他休掉的妻子,夫妻没做成,还做成了仇人。

  林玉茗见赵珩进了自己的房间,她也转身去了儿子们的西厢。

  只是几步的距离,那外面的目光似乎要把她洞穿,但她身无所惧。她相信她很快会带着儿子们离开这个地方的。

  现在就随她们说去吧。林玉茗将儿子们的房门关上。

  赵珩进了自己的房间,周轩也随即跟了进去。

  “珩兄,你还好吧?”

  “我没事。”赵珩走到床边坐下来。

  周轩咳嗽一声,珩兄这样子可不像没事啊。昨晚是没踏在实处,现在他觉得赵珩踩在地上的步子似有千钧重。

  “珩兄,我总觉得昨日我不该随你来。”周轩觉得自己这运道也是没谁了。好些年没见珩兄,因为过两日珩兄就要到冯家军报道,他在路上便提议,昨日能不能跟着来见见侄子们。

  哪里就知道,竟碰到了自家兄弟这档子事。还好珩兄没把他当外人,昨晚上还与他商量怎么办最好。

  “轩弟,你来不来,该发生的事也终将会发生的,你不必如此自责。倒是为兄的我要与你道一声对不住,让你替我作了证,于你的名声有损。”

  周轩上前拍上赵珩的肩,“这算个啥。我能有个什么名声?不打紧不打紧。”

  “小弟就是担心珩兄你……当然也有些担心嫂嫂,咳,是林小娘子。”周轩眼见着赵珩听到他换了称呼有些皱眉,

  “要独身一人带着六个侄子,肯定不易。”

  周轩坐到赵珩的一边。六个侄子太有趣了,这之后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没得机会能再和小侄子们亲近了呢!

  赵珩想着林氏刚刚那一脸轻松的样子,但他又记得这么些年林氏的所作所为,一时也有些难以判断。

  “家中还有米面,够吃一段时日了。也不知冯家军何时能够发放饷银?”

  “这个小弟就不知道了。珩兄若是担心,不如小弟先给林小娘子支些银子,由珩兄代为交给嫂嫂如何?”周轩总想尽自己所能,帮一帮他的兄弟。

  赵珩拿拳头撞撞周轩的臂膀,

  “为兄多谢轩弟的好意了。不急,午后我上山再打些猎物,留给林氏……林小娘子好了,”

  “那也行,小弟到时陪你一道去。”

  “你不嫌累就行。”

  “珩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这是看不起小弟我,”周轩作势就要跟赵珩过两招。

  “哈哈”赵珩勉力打起精神来。

  幸好有周轩在此,他心中空掉的某处似乎渐渐不那么疼了。赵珩按了按自己心口。

  等院外的喧闹渐渐消了,他们方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