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十四章 横的怕玩命的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翌日,赵珩卯时起来随便吃了点东西,就驮着那头鹿去了县城,顺便把周轩送回了周府。那个时候林玉茗和儿子们还没起床呢。

  等林玉茗一早起来发现赵珩人没影了,倒也没在意。只管给儿子们炸了辛夷花酥,还用野鸡蛋煮了蛋花汤配着吃,儿子们吃得很开心,也没想起他们的爹来。早饭后就斗志高昂地跟着娘亲去了陆大夫的家。

  虽然昨晚陆叔走之前就说,会先将木屋给她腾出来,里面还堆了一些杂物。但林玉茗已经很感激陆叔如姨了,不想再麻烦两人,就自个来收拾了。

  那木屋搭在竹林后,距离陆家大约有三百米,非常清幽雅静。如姨告诉她,就是用水有些不方便,这也是他们后来起宅子就起到山涧旁边的原因。

  不过林玉茗看着这四间木屋,心中已经很满意了。有一间卧房,一间堂屋和一间灶房,还有一间药房,她打算也改成卧房。这样儿子们住一间,她住一间。

  “虽然好几年没住了,不过当时起的时候,还是找了工匠好好地打理了一番,房子本身还是很结实的。可能就是需要将屋顶翻一下新,也不知是否会漏水。”

  林晏如也一早就过来陪着她看。

  “让你陆叔找人来看看。他认识的人多。”

  林玉茗点点头,“如姨,你替我带着两个小的去你屋里玩会儿吧。我和几个大的,先清扫一番。”

  “好嘞。”林晏如随即带着小五和小六去玩了。

  陆安下午就找了邻村的一个匠人,来给这木屋里里外外休憩了一番。

  确实很结实,那人花了两天时间就搞完了。还看在陆大夫的面子上,只收了二两银子。林玉茗给他做了两顿饭,还问到了对方家族就是盖房子的,便说等下回她要再起屋子,还会找他们。

  本来她以为只要再等上几日,等她请来的木匠将她订做的床做好,她就可以带着儿子们搬新家了。

  万没想到,赵珩走的第三天,就有人上门找茬了。

  这日下午,她带着儿子们从南山上回来,老远就看到自家院子的栅栏门是开着的。

  待再走近一些,就看到了院中有三个女人正围坐在一起,似乎在嗑瓜子闲聊。

  她拉住了几个孩子们。

  “娘,那好像是二伯奶?”老大也看到了。

  林玉茗点点头。看来徐氏终于按捺不住上门了。

  她想了想,当即叫过老大,“你去将邓婆婆请来。我带着弟弟们先回去。”

  老大想也没想,就立即跑向了另一条路。

  林玉茗带着儿子们镇定地走到自家院前。

  徐氏和她平素玩得好的两个妇人看到她进来,老远就在阴阳怪气了,

  “哟,这不是林小娘子吗?是不是走错门了呀?”

  林玉茗皮笑肉不笑,“这倒是我要问路家大娘子的,是不是年纪大了,看不清自家屋子长什么样,就稀里糊涂地走到这里来了?”

  “要真是如此,我现在就进屋,用菊花给路大娘子你,泡一碗清心明目茶,替您老洗洗眼睛如何?”

  “你——”路何氏站了起来,指着林玉茗就骂道,“好你个贱蹄子,竟敢骂老娘没长眼睛。”

  林玉茗将几个儿子护在身后,往西厢挪去,悄悄地把钥匙递给老二,平心静气地回道,“路大娘子,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眼睛没问题的话,怎么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反而坐在我家院子里不动如山呢?”

  “徐氏,你看看你们赵家的小辈,就是这种态度对待我们这些长辈的?你平素是怎么教的?”路何氏立即不高兴地指着赵徐氏骂了起来。

  “你若是教不好,不如我替你好好教教她?”

  赵徐氏站了起来,双手叉腰,一唱一和道,“老娘的家务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

  说完就转向林玉茗,“咱们家大郎是个有眼光的,晓得你林玉茗是个贱蹄子,终于把你休了。林玉茗,你但凡要点脸,就不应该再睡在这个屋子里。”

  林玉茗冷笑一声,“二伯娘,你但凡要点老脸,也不会将赵珩称为‘我们家大郎’吧!他是赵家长房长孙不错,但和你二房有什么关系呢?多年前就已分家了,毫无瓜葛了,怎么的,今天你倒有脸跑到这儿,代替长房来赶我了?”

  “别说赵珩当着里正和邓婆婆的面,仍旧允许我林氏带着六个儿子住在这里。就是没有,也轮不到你来赶我。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冒领一声赵家长辈?”

  “还有两位大娘子,你们二位不好好回家做饭,此时还赖在我家,就不怕我上里正家,告你们一个私闯民宅的罪吗?”

  “咱们大胤的律法,凡无故入他人家宅者,杖八十;主家登时杀死者,勿论。知道什么意思吗?就是说,三位不请自入我家宅院,闹到公堂上,要被县太爷杖责八十大板的。就算是我把你们都杀了,县太爷也不会找我的麻烦。懂吗?”

  三个妇人先是被林玉茗兜头盖脸地普及了一番大胤律法,随即又轻飘飘地被威胁杀死她们不犯罪。

  起先以为林玉茗这是被休了后疯魔了,但看着林玉茗的眼神和那不卑不亢的态度,怎么都不像是说着玩的。

  路何氏和严冯氏先就有些怕了,横的到底还是怕玩命的。两个妇人挤到了赵徐氏的两旁,用臂弯撞了撞赵徐氏,“她说的可是真的?”

  “真个屁!”赵徐氏当即气得一个仰倒,她伸手狠掐了两个妇人的肩,对方疼得尖叫出声,赵徐氏再骂,

  “就林氏那个怂样,老娘认识她多少年了,她会懂咱们大胤那什么,律法?放他娘的狗屁,老娘才不信。你们若是怕了就赶紧滚,老娘一个人也能料理了林玉茗。我倒要看看,她林玉茗是不是真有那个胆量闹到县衙去?”

  “不然我今日非撕了她不可!”说着就从台阶上冲了下来。

  林玉茗已经带着几个儿子退到了西厢。西厢旁边挨着的是个棚子,是当年搭的可以用来喂牛羊鸡鸭的雨棚,只不过后来闲置了就用来放农具了。林玉茗早已经将钥匙给了老二,他上前去开了门,将弟弟们带了进去。

  林玉茗这时一把从棚子里拿了把柴刀出来,反手举到身前,

  “二伯娘,我最后再警告你一次,倘若你再要往前,我这刀就不留情了。”

  “是吗?——”赵徐氏可不信,她直接抢跑了上来。

  林玉茗举着柴刀,就往前踏了一步,

  “赵徐氏,别怪我没提醒你。正如你所说,我已经被赵珩休了妻,什么骂名我都背上了,我也不在乎再背一条杀人的恶名。你若再不止步,休怪我手中的柴刀不长眼。”说着一把将柴刀砍到雨棚的木柱上。

  那木柱年深日久,本就老化了不少,此番柴刀锋利,直接将木柱砍了个缺口出来。整个雨棚也跟着摇晃了下,簌簌地落了不少灰尘下来。

  赵徐氏霎时就止住了脚步。她忽然就想起了上回林玉茗扎她宝贝珍儿的事,也是丝毫没有手软。以及前次林玉茗朝她泼粪水,也是眼睛都不带眨一下。一时就有些犹豫了。

  这林氏近日是怎么了?竟然变得如此凶狠?往常面对她的磋磨,不都是哭哭啼啼抽抽噎噎地,话都不敢多说一句,嘴都不敢还一口的吗?

  那路何氏和严冯氏瞧着这架势,竟不自觉就退了几大步。还朝着赵徐氏尖声喊了句,

  “她徐家的,我那当家的要回来了。俺这就回去做饭了。”说着两人就朝着栅栏门边退了出去。

  赵徐氏转身就看到那俩八婆被吓跑了,她心中冷笑一声,俩没出息的,活该被自己男人使唤。

  她转身看看林玉茗,再看看林玉茗手中的刀,到底还是有些犹豫。

  林玉茗看她犹疑,将手臂抡高,

  “我数三下,”

  “三,”

  “二,”

  赵徐氏退了。她恶狠狠地瞪了林玉茗一眼,

  “珍儿快醒了,老娘要回去给他做饭,今日就先放过你这个贱蹄子。识相的,赶紧从赵家的宅子滚出去,否则别怪老娘没提醒你!”

  “我呸——”临走前还啐了一口。

  林玉茗扔了柴刀。像赵徐氏这种纸糊的老虎,只要你气势比她足,她肯定不敢再上前的。

  而且她也想好了,要是赵徐氏再上前一步,她就把柴刀扔过去,然后抡起锄头冲上去。她就不信了,赵徐氏一点都不惜命。可惜赵徐氏没给她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