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十五章 乔迁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等赵徐氏她们走远了,林玉茗将柴刀放回了原处,上前去将栅栏门关好,这才到西屋里去看看儿子们。

  老二还算镇定,老四直接跑了过来,扑进了林玉茗的怀中。小五和小六“哇”地一声哭出来。

  林玉茗将老四抱起来,放到了床铺上,哄他,“四四乖!四四不怕啊!娘亲没事!”

  见老四眼睛红红地看着她,林玉茗刮刮他的鼻子,“你要是也哭了,娘还怎么哄两个弟弟?”

  老四抹了一把眼睛,很快表示自己好了。林玉茗这才看向小五小六,他俩已经被二哥三哥抱上了床。

  林玉茗看着自己的几个儿子,心中分外柔软,她柔声对几个孩子说道,

  “娘亲刚刚在院中,是吓唬二伯奶她们的。娘一个没上过学的,哪里知道什么大胤的律法啊,也就胡诌了几句。你们不也听见了,二伯奶根本就不信。要不是娘手中的柴刀不是吃素的,娘还真担心你们二伯奶扑上来。”

  “娘,四四……保护你,”老四拉拉她的袖子,小声地承诺。

  林玉茗便哄着他,“那咱们四四就快快长大,将来好保护娘亲。”

  “恩。”老四重重的点头。他又上前擦擦小五和小六的眼角,“别哭,四哥……给你们唱《鲁冰花》……”

  林玉茗从西厢出去,拉上门。靠在门上,静静地听她的宝贝四四唱《鲁冰花》。

  我林玉茗何其有幸,能有这样贴心的儿子。

  没过多久,老大也将邓婆婆请了过来,听着林玉茗简单讲了一下事情经过后,邓婆婆宽慰了她几句,让她不要担心,反正过几天她就要搬走了。

  “这个徐氏啊,特意瞅着珩哥儿不在,上门来赶你。我看她啊,还是惦记着珩哥儿的那几块地,还有这个房子。估计她还不死心呢,”邓婆婆摇摇头,

  “玉茗啊,这几日阿婆白日里带着大丫二丫,到你家来守着。你呢,安心地去修整你的新屋子去。”

  林玉茗拉着邓婆婆的手,有些说不出话。她是真的感谢邓婆婆,这个老太太是真心对她好。这些人情啊,她都记在心上了。

  随后两天,林玉茗又和儿子们将那木屋,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扫了好几遍。这期间还请邓丞跟着去修整了一下灶台。

  之后没过几日,那请来做床的木匠也交货了。按着林玉茗给的图纸,一模一样地做了三架双层床,和一架单人大床。

  林玉茗本来还是想搞成通铺,后来觉得几个儿子最好还是分开睡,就画了上下铺的图纸给他们看了看。儿子们也是第一次见,都觉得很新鲜,纷纷表示这个可以有。

  林玉茗就让木匠去照着做了,图纸上的床栏她也画高了些。那木匠看了图纸倒是有些新奇,毕竟是第一次见这种床。

  林玉茗倒是笑着说,自己是画着玩的,也不知能不能行。她当真是画着玩的,只是这个时代没有而已,她也只不过多了一点点常识罢了。

  那木匠交货时,趁机询问林玉茗能否出售她的图纸,工钱也不收她的。

  林玉茗觉得不是什么秘密,反正对方要是偷着做不告诉她,她也不能怎么样,就让木匠开个价就行。那木匠便给了她五两银子,林玉茗还觉得自己占了莫大的便宜。

  以至于她后来送儿子们去书院上学时,发现书院有了上下铺,林玉茗那个悔啊。她真是太天真了,应该要十两银子的。这就是后话了。

  这样大约一周后,一切收拾停当,林玉茗也挑了一个黄道吉日,举家搬迁了。

  日子定在二月廿六。按前世,她定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但她现在都穿过来了,还是决定要注意下古代老百姓的智慧。

  这日一大早,她就将这几天收拾好的东西搬到了院子里。

  前日,她将这些时日抽空晒的白术和一些山货背到了县城,都卖掉了。进进出出的,加上赵珩那日给她留的,还有自己之前存的,林玉茗发现自己竟然有了十六两的存款了。

  不过这其中大部分都是赵珩那日给她留下的。没想到鹿肉竟然卖了十两银子,她醒来时就在枕头边摸到了。后来想想贾府的人也经常吃鹿肉,想必这鹿肉应该是富贵人家所好的,卖十两银子也不算贵。而且她也看了,那小鹿估摸着约有一百斤吧。

  钱怎么会嫌多,林玉茗没骨气地全收下了。等将赵珩在陆叔那里的医药费结清,林玉茗打算将剩下的银子都花在儿子们身上。

  昨夜,她已经提前将这些钱分散缝在了狗子们的衣服里,就是她之前在县城里买的旧衣。

  等儿子们早上醒来,林玉茗就让他们都换上了。穿新衣服嘛,虽然是陈旧的,但至少是新买的,就得在乔迁这样的好日子穿。喜庆!

  不过这时,她也想起来,之前给赵珩顺带买的一套衣服还没给对方呢。林玉茗只好又将那套衣服装进了包裹。好歹花了钱的,只能之后有机会再给对方了。

  很快邓丞就牵着牛车过来帮她搬东西了。

  其实东西也不多。如姨那木屋虽然搁置了,但好些家用还没扔,也没怎么坏。她也就换了几张床,蛀了的家用能修的都修了。其他的东西,反正手头有点钱了,之后也能慢慢置办。

  这里的东西,虽然赵珩说过,随她带走。但她总觉得是原主的,现在她要和这里彻底画上一个句号了,便没有带走多少东西。倒是把那个汤婆子带上了,还有她添置的米面油等。

  邓丞将她的东西都搬上了牛车,还有些惊讶。

  “林小娘子,真的带够了吗?”

  林玉茗看一眼几个屋子,点点头。“恩,我们走吧。”

  牛车缓缓地动起来。林玉茗和几个儿子走在牛车一旁,回头看了眼。

  想来这地方她再也不会来了。因着今日要走,昨天就把屋中收拾了一遍。在赵珩的床下找到了田契和房契,为避免出事,她带在了身上,等下回见到赵珩再和衣裳一并交给对方。

  路过南岸其他村户门口的时候,不出意外地,那些人都对着她和她的儿子们指指点点。但鉴于林玉茗那日竟然扬杀人,还说要去见官,他们也不敢太过大声。这被休的林氏可能当真疯了!

  林玉茗目不斜视,只管看着前方。还把老三拉到身边,不许他去顶嘴。其他几个儿子也默不作声地跟着她。

  虽然他们听不懂那些话的意思,但肯定都不是什么好话。

  好在这段路没有多长,很快上了山就没人了。

  邓丞直到此时才对林玉茗说道,

  “林小娘子,当真是委屈了你了。唉,这些妇道人家,就喜欢说三道四的。”

  林玉茗倒没想到,邓丞竟然也会出声安慰她。

  她的眼神太直白,邓丞挠挠头,

  “阿珩走之前,曾托我照拂你一下。”

  “要有什么事,都可以来山下找我。要是去县城,提前跟我传个信儿。”

  “那我去县城可就不客气了。”林玉茗目光含笑,“这些事影响不了我的。”

  “倒是我带着儿子们住到南山去了,往后大丫二丫想来玩,可能就有些远了。我还挺想那俩丫头的。”

  “她俩也舍不得你。本来今早想来送你们的,被奶拉住了。说等你们安顿好了再来。”

  “那敢情好。我可等着呢!”

  说着说着,很快就到了新家。林晏如早在院中等着了。

  林玉茗将小五小六从牛车上抱下来,就跟着邓丞往屋里搬东西。东西也不多,木屋也收拾好了。相当于拎包入住,很快就弄完了。

  随即,为了给林玉茗庆祝乔迁之喜,林晏如说什么都要让林玉茗去她家吃午饭。还把邓丞叫了过去。

  “昨日邵家那小子给我逮了两只鹅来,我想着正好予你作乔迁之贺。”林晏如指着院中圈着的鹅,笑着说道,“也算是好事成双吧!”

  林玉茗后退两步,“如姨,”

  “恩,怎么了?”林晏如有些不明所以,怎么玉茗这声音听上去好怕的样子。是她听岔了吗?

  “咳咳,我不会杀鹅。”

  “这算什么事!没事,我来。你把它逮住就行。”林晏如扶着自己的腰,“我这腿啊跑不快,逮不住它。”

  “……”林玉茗第一次感受到了压力。她还记得小时候被外公家的大鹅追杀的事。

  实在是太记忆犹新了。当时她想吃鹅肉,外公让她去后院自己逮,结果那只大鹅把她赶进了池子里。

  但是鹅肉真的很好吃。那道著名的红楼美食,糟鹅掌鸭信,她可是跟她外公专门学了的呢。

  好在林玉茗很快就想到了合适的人选。那个人当然就是邓丞邓大哥了。

  于是,午饭时,陆氏夫妇再次尝到了林玉茗的好手艺。她做了一桌鹅席。

  “这是土豆焖鹅,这是三杯鹅煲,这是醉鹅……”

  光是看着就令人食指大动。林晏如瞧了陆安一眼。看到没,咱让玉茗过来做邻居啊,是来对了。

  陆安点点头,本来夫人跟他提这事的时候,他只想着之后可以有机会,跟林玉茗提拜师的事了。不过现在看来,即使不收林玉茗为徒,倒也可以沾点光大饱口福啊。

  林小娘子这一手厨艺,似乎不比宫里的御厨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