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十六章 螺蛳粉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最近阴雨连绵,看来是雨季来了。

  林玉茗都是独自一人去挖山货,她不想儿子们受伤。林晏如平时不怎么出门,她又喜欢小孩子,在她的坚持下,林玉茗便将六个儿子交给如姨带了。

  倒是随着雨季的来临,山中的木耳开始冒头。她摘了不少回来,在屋里烘干。加上砍了不少竹笋,剥下来的笋衣和木耳一道趁着偶尔的晴天晒一晒。

  竹笋本身,林玉茗托邓丞,去县城里的时候给她拉了好几个坛子回来,然后将竹笋用山泉水腌制了。

  还托邓丞给她买了不少黄豆,她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看到陆家有个石磨了,后来也知道陆叔很喜欢吃豆腐,所以如姨自己常常在家中磨了豆腐,做给陆叔吃。

  她泡了黄豆后,用石磨将之磨成生豆浆。上回用来过滤蜂蜜的那块棉衣,林玉茗搬过来的时候也带上了。这回正好用来过滤豆浆。

  滤出来的豆浆,挤掉豆渣,林玉茗倒进其中一口锅里,生大火煮开。

  小五和小六看她这么大阵仗,从院中跑了进来,非要看看娘亲在做什么。没想到林玉茗往里加了些糖后,舀了些在碗中,晾了晾端给他们尝。

  “好喝吗?”林玉茗看他们喝的一嘴白,笑着刮了刮他们的鼻子。

  “好喝!”小五眨巴眨巴眼睛,“我去叫姨奶和哥哥们进来。”

  “乖!”林玉茗看着两个小的又跑出去。

  她将煮开的豆浆倒进木盆里,又将木盆放进另一口煮了清水的锅中。随着加热,木盆里的豆浆表层开始出现一层豆皮。

  林晏如和孩子们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林玉茗正在捞豆皮。

  她也觉着有些新鲜。

  “玉茗啊,你这是在做什么?我原还以为,你只是要煮豆浆呢。”

  “如姨,等我晾好后再跟你说。”

  林玉茗将那些豆皮晾在院中,她提前请邓丞帮忙做好的竹架子上。这才回到灶房,给几个大的和如姨一人端了一碗豆浆。

  “娘……能不能,再,加点,糖?”老四扯了扯她的袖子。

  林玉茗笑着将糖罐递给他,“自己加去。不要太多,牙会坏掉的。”

  老四美滋滋地抱着糖罐去加糖了。

  “我是想做一种豆衣,幼时跟着父亲走南闯北的时候吃过一回。”林玉茗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其他地方有没有腐竹。但腐竹这名字和黄豆、豆腐都不太搭,倒是她随便叫个“豆衣”取个形似。

  “就是你晾在院中的那个?”林晏如喝了几口就放下碗了。她倒不是第一次喝这个,家中偶尔也煮一些。

  “恩。豆衣炒了或者凉拌,味道极好。晚上就可以尝尝了。”

  林玉茗想先试着做一些,如果成功了的话,就再多做点。不过她做豆衣的原因,主要是那天在山中的溪流里,看到了很多螺蛳。

  她灵机一动,此时春笋长得正好,倒可以做点螺蛳粉,看能不能上街卖出去。

  柳州的螺蛳粉讲求一个“酸辣鲜香爽”,龙溪县这边的老百姓口味偏酸甜,她做的时候可以少放点香辛料,侧重酸笋的味道。这也是她看到螺蛳后,仔细想了好几天的。

  估摸着酸笋腌制了有一段日子了,林玉茗趁着这日天气晴好,带着六个儿子去溪流里捞螺蛳。

  这回终于没人管她裙子能不能绑起来,袖子能不能撩起来了。林玉茗光着脚踩在溪流中。被阳光晒过的溪石一点都不凉,反而有些温润。

  老大老二老三都下水了,就连小五和小六也脱了鞋子,坐在石头上划水。老四站在干燥的溪石上,看着水中吸附在石头上的螺蛳,往后退了几步。

  林玉茗不解,“四四,怎么不脱鞋啊?溪水不冷。”

  老四嘟嘟嘴,不说话。

  老三抓了几颗螺蛳,扔进林玉茗带来的木桶里。

  他很快就明白了,“娘,四四怕!”说完嘿嘿笑起来,拿了一颗螺蛳就走向亲亲胞弟。老四看着他手中的螺蛳,往后又退了好几步,眼圈都红了。

  林玉茗看着这一幕,立时明白了。她上前就把老三拎了过来。

  “弟弟怕,你还吓他!”

  老三撇撇嘴,“我就吓唬吓唬他一下。”

  看到林玉茗不认同的神情,老三将螺蛳扔进了水桶,就往溪流中走去。

  “算了算了。不逗他了。”

  “我们来打水仗吧!”说完就捧了一捧水,浇到了二哥身上。小五见状,欢呼一声,也浇到了小六身上。很快,四个小子就混战了起来。

  林玉茗摇摇头,她将手洗了洗。来到岸上。

  还将手心手背给老四看了看,才走过去。蹲下身,

  “四四,下次可以直接告诉娘亲,你不喜欢这种东西。这样娘亲就不会带你来了。”

  “娘……”四狗子低下头,有些不好意思,“想跟娘……在一起。”

  “噗,你这孩子,娘不是天天和你在一起吗?”林玉茗摸摸他的头。四子有时候令她的心特别软。

  “娘,那边……有,百合。我去摘,!”老四指了指不远处的林边。他想帮娘多干点活。

  “你要喜欢就去。别走远了。”这附近林玉茗早踩过点了。老四想必是,待在岸边心里不安吧。

  她嘱咐两句就重新去捞螺蛳了。

  听着溪流中几个儿子的欢声笑语,不时抬头看看,不远处四子摘百合的身影。林玉茗用手背捋了捋垂落下来的发丝,真心觉得离婚后的日子真好。

  当然了,赚钱了更好。

  中午回到家,刚捞回来的螺蛳还不能吃,她便放到木盆里,撒了盐,又滴了油养了一日左右。

  等水中的螺蛳将黑色的泥沙等脏东西吐干净后,她才来搓洗螺蛳。将附着的青苔、草屑彻底弄干净,又用钳子将螺蛳的尾部剪掉,这样方便入味。

  清洗干净后,用热水焯一下。然后便开锅起油,葱姜蒜加上八角、桂皮、香叶等炒热,随后将腌制得差不多的酸笋倒进去,炒到能闻到浓浓的酸笋味时就倒入螺蛳,然后加入烧酒和盐糖、酱油和伪蚝油等,架柴炒至入味。

  之后,盖上木盖焖一会儿就可以舀起来了。

  这时将这盘酸笋螺蛳,倒入早就开始在砂锅上熬制的骨头汤里,用小火煲一个时辰左右。这期间,林玉茗又分别过油炒了木耳丝、蘑菇丝和萝卜丝,还炸了腐竹,又焯了白菜。

  买回家的米粉也烫熟了。林玉茗将各种配菜端到桌上,她自己先就浇了一碗螺蛳汤汁,加了各种配菜。

  刚走出灶房,准备端到院子里让如姨尝尝,就看到如姨走过来,还用手帕掩住了鼻子,当先问了一句,

  “玉茗啊,你这灶房里什么味儿啊,这么大?是不是什么东西放坏了?”

  “唉不对!这味道??也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