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四十七章 又吃不死人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将那碗螺蛳粉端着,往前伸了伸手。她刚要说话,就见着如姨和随后跟着的儿子们,都往后退了好几步。

  额头划过一道黑线。糟了,看来如姨和狗子们都受不住这个味儿。

  她只得端着这碗螺蛳粉,绕过如姨他们,往院中的石桌而去。

  “如姨,我灶房里没有东西坏掉。您闻到的味道,是我最近研究出来的螺蛳粉的味道。”

  “喏,就是我端着的这碗。”

  林玉茗坐到石凳上,拿起筷子就嗦了一口粉。

  林晏如被她享受的表情镇住了。

  刚刚她在院中和孩子们闻到的那股味道,在林玉茗端着这碗粉出来的时候,达到了顶峰。没想到竟然是吃的!而且玉茗明显不怕这个味儿,还吃得很是满足?

  儿子们一个个都捏着鼻子,林晏如也用手帕掩着鼻,就这样,看着林玉茗坐在石桌上嗦了小半碗粉。

  林玉茗吃得太香了,以及脸上那一脸满足的表情不像是作假。就连林晏如也有些被她勾起了馋虫,但她闻着这股味儿,还是不敢上前。

  林玉茗觑空瞅她一眼。

  “如姨,过来尝尝呗!别怕!虽然它闻着很臭,但是吃着真的很香。只要你忍过了这个环节,保你吃到人世间最美味的食物之一!”

  “这,”林晏如迟疑了下,想着玉茗不至于骗她,又实在被对方享受的表情弄得惊疑不定。最后她跺了跺脚,还是拿着帕子走到了石桌前,坐了下来。

  林玉茗递给她一双筷子,将螺蛳粉推过去。

  “尝一口!一口就是天堂!”

  “啊?”林晏如眨眨眼,在她还没反应过来“天堂”是什么的时候,已经自动拿起筷子尝了一口。

  围着的大狗子他们,眼见着林姨奶从震惊到自己又挑了一筷子,随即小口小口吃起来,很快就将碗中剩下的粉吃光了。

  难得地,她一边用帕子擦擦嘴,一边还问了句“还有吗”。

  林玉茗笑了。她双手做了个欧克的手势,“多着呢,如姨!我再去给你端一碗出来!”

  嗯嗯。林晏如点头。

  等林玉茗去灶房给她盛螺蛳粉的时候,林晏如朝几个小子招招手,

  “你们娘亲做的东西,当真闻着臭吃着香!别怕,都过来。”

  林玉茗又端了一碗螺蛳粉出来,一眼就看到老三坐在了如姨的旁边。

  等她将碗端到桌上,老三便做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拿过了娘亲那双筷子,冲着几个兄弟拍了拍胸脯,挑了一筷子螺蛳粉进嘴里。

  几个弟兄便看到三弟(三哥)也是像林姨奶那般,很快抱着碗不撒手了。还冲着他们哇哇乱叫,

  “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好吃!”又嗦一口粉。再喊几句。再嗦一口。

  老大和老二便去了灶房,忍着味道坐到了饭桌上。

  很快几个儿子就被这味道征服了。

  等到晚上陆安从外面回来,径直过来吃晚饭时,便看到几个小子,正挨着坐在檐下的台阶上,各自抚着肚子。就连自家夫人也靠在石桌上,满足地叹气。

  他一时不明就里,“夫人,你这是?”

  林晏如没有回答他,朝他招招手。陆安走过去。

  但很快他站在了原地,皱起了眉头。

  “……”

  林晏如看他不说话,从石桌上站起来。还朝着灶房喊了一声,“玉茗,端碗粉出来!你陆叔回来了!”

  边说着边走过来,陆安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两步,三步。

  但他哪有林晏如走得快,而且也不能退得太明显了。

  等林晏如一把拉住了他的臂弯,陆安霎时僵在了原地。

  林晏如将他半扶半拖着到了石桌边。陆安僵硬地被她按着坐下来。

  林玉茗已经端着螺蛳粉出来了。

  看到陆叔那样,她偷偷扬起了嘴角,随即一本正经地将碗端到石桌上。然后一声不吭地退开了。

  林晏如将那碗粉推到陆安面前,把筷子递到他的手中。

  “尝尝!”

  “夫人,”陆安眼中难得一见的祈求意味。

  “别怕!尝尝呗!又吃不死人。”

  陆安更害怕了。他拿筷子的手都开始抖了。

  但林晏如只是笑看着他。眼里是不容拒绝的意味。

  陆安与自家夫人对视失败,只得拿起筷子,颤抖地去挑碗中的粉。

  像慢动作回放一般,陆安终于挑起了一根粉丝,吃进了嘴里。随后他眨眨眼,又挑了一筷子。这回多挑了些。

  然后看向夫人和林玉茗,“这是何物?竟如此神奇?”

  “这个也是我跟着先父,在南边吃过的一种粉。只怪当时年纪太小,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因着是螺蛳熬制的汤汁,我便将其称之为螺蛳粉。”

  林玉茗终于敢走到桌边坐下来了。

  “陆叔,你觉得如何?”

  “好!极好!”说着陆安也吃起粉来。

  林玉茗和林晏如对视一眼,笑着说,

  “陆叔也觉着好吃的话,那我到县城里去卖的想法又多了一成了。”

  “加上老夫这一成,现在几成了?”陆安笑着问了句。这螺蛳粉当真令人满足,他的筷子也停不下来了。

  林玉茗看看那边的儿子们,和桌上的如姨,板着指头数到,

  “儿子们各一成,加上如姨和陆叔您,现在就是八成了。”

  “哈哈。有趣!”陆安倒没想到是这么个算法。

  他真诚地对林玉茗提建议,

  “玉茗呀,你这螺蛳粉味道是极好,但光是闻着味儿,便要令不少老饕打退堂鼓啊。若是要去县城里叫卖,可有些难度呢!”

  “你若是愿意,不如,”陆安正想开口,就被自家夫人在桌下扯住了袖子。

  林晏如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说。

  陆安话音便转了个弯,“不如我让师兄家的大郎,就是冬青,帮你想想办法。他在县城里,肯定比你我熟悉。”

  “不用了。陆叔我知道您是好心,但这人情啊,借了就要还的,我可不想您为了去请邵家的人帮忙,背上这人情债。”林玉茗拒绝了。

  邵冬青在她搬过来的这段时间,也来过,给陆氏夫妇送些县城里新鲜的食材。倒是如姨都交给她来料理了。为此,她和儿子们蹭了不少对于玉溪村人来说,吃不起的好东西。

  林晏如拍拍她,“你这孩子,这不是净说些见外的话吗?”

  林玉茗拉过如姨的手,“如姨,我可不是见外。我是把你们都当成长辈,才这样说实话的。再说了,这点小事对于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可别小看我哦!”林玉茗眨眨眼。

  林晏如笑了,她偏向陆安,“看来玉茗啊,是早就想到了好主意了。我们啊,就等她的好消息吧!”

  她又反握住林玉茗的手,“有什么事,只管跟如姨开口,我和你陆叔都会想办法帮你的。别一个人在心里自个儿捣鼓。”

  “恩!我会的,如姨。”林玉茗甜甜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