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章 十倍赔偿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又给掌柜的烫了一碗。那店小二见状,也蹬蹬地跑过来,好奇地问道,

  “掌柜的,真有这么好吃?”

  掌柜的边嗦粉边点头,又朝着林玉茗招手,“小娘子,你给他也烫一碗。记在我账上。”

  “好嘞!不过掌柜的可能忘了,我刚刚就说了,送您的店小二一碗。这账就不记了。”林玉茗边烫粉边笑着回道。

  等两人都吃完粉,掌柜的才跟林玉茗接着谈刚刚的生意。

  “老夫姓钟,小娘子称我一声钟掌柜即可。小二是我的侄子,小名竹子。”

  “钟掌柜好,小竹子好。小女子姓林,唤我一声林小娘子即可。这位是我村上的兄弟,他姓邓,单名一个丞字。”

  邓丞点点头,“钟掌柜好。叫我一声阿丞即可。”

  “好好好,林小娘子,阿丞是吧,”钟掌柜叹口气,“二位可知,老夫这客栈的生意为何如此惨淡?”

  林玉茗和邓丞皆摇摇头。

  “两位看上去不像县城里的人,定然不知。待老夫说予二位明白,你们再决定是否要在我这里做买卖。”

  钟掌柜指了指二楼,“我这客栈一楼吃饭,二楼住宿。南城走南闯北的商人居多,我这客栈啊又开在集市南巷,往昔人来人往好不热闹。却是年前有位老翁带着一名孙女,到我这客栈住上半月,他俩是走南闯北说书的。”

  “谁能预料某一日,那老翁竟死在房中。县里仵作验尸后,很快说明老人是死于自身顽疾,和我这客栈并无干系。可是他那孙女怎么都不信啊,非说是我这客栈的问题,定要与我讨个说法。闹将了数日,我这店又是开门做生意的,不吉利的名声算是传扬开了!到如今,只有一些个熟客过来照顾我的生意。”

  林玉茗听完,深觉旦夕祸福。听钟掌柜的意思,这客栈之前的生意还是很不错的。想想也确实是,这地段如此之好,只要店里没啥问题,一般生意都能做起来吧!

  “那钟掌柜为何,”林玉茗看他两眼,没有明说。

  钟掌柜笑笑,“家中老婆子久病在床,这客栈的开销其实也不怎么大。再加上后厨的掌勺是我兄弟,竹子也是我兄弟的儿子,便商量着再坚持坚持。况且,这客栈老夫开了三十年了,岂是说盘就盘掉的?”

  林玉茗点头,话确实是这么个理。

  “那后来呢?那小娘子,?”

  “老夫也是奇了,自从我这店里生意一日不如一日,那小娘子好像就没怎么来了。如今我也不知她的去向,想来这就是她的目的吧!”

  林玉茗心中叹气。

  她当下拱手,“钟掌柜,我不怕你这客栈所谓‘不吉利’的流蜚语。您愿意予我一个方便,和我做这样一笔小生意,已是莫大的恩惠,我岂能因这种欲加之罪的事对您产生误解呢!”

  “唉,林小娘子客气了。虽说老夫对你这螺蛳粉算是改观了,但来来往往的贩夫走卒,商人百姓,倒不一定有老夫这个闲工夫。你先忙吧!就按你之前说的来。”钟掌柜说完,就起身去柜台了。

  林玉茗和邓丞二人将螺蛳骨头汤用小火熬煮着,那烫米粉的锅也咕咚咕咚地响起来。

  螺蛳骨头汤的酸笋味道由此传得更远,直叫路过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林玉茗反而开始叫卖起来,

  “螺蛳粉唉,一碗真味粉,十分有材料!‘享受美味生活,体验百种人生’!这一碗林氏螺蛳粉,虽然闻着很臭,但吃了绝对上瘾,定叫你舌尖起舞,有来无回!”

  林玉茗挑了一筷子,满足地嗦完,接着招呼,

  “唉南来北往的客官啊,有没有兴趣尝一尝哪?”

  林玉茗叫了老半天,大部分路人都用袖掩着鼻子,皱着眉头匆匆地走过了。偶尔有一两位停下来看几眼的,也多是叫骂。

  “呔!你这是什么味儿,快把老子熏晕了?”一个流里流气的小年轻走过,正想多骂几句,林玉茗端起碗递到对方面前,把小年轻直接吓跑了。

  “倒霉催的。”又有人跑过去了。

  林玉茗只好放出杀手锏。她要开门红啊,不能第一天就铩羽而归吧。

  “我这林氏螺蛳粉,十里八县独此一家,客官坐下来尝一尝好不好?不好吃,我十倍银钱赔偿给各位!”

  “十倍银钱?”有人站住了,对方是一位摇着扇子的年轻郎君,带着一个小跟班。一听竟有这等好事,立马站住了。

  “你这甚么螺蛳粉,多少钱一碗?”

  林玉茗看了看对方,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但看这穿着,和周轩比起来,差远了。

  “一碗粉十二文钱。”

  “十二文钱?!那对面的面馆,一碗清汤面才六文钱,你这小娘子怕不是打劫的哦?”

  林玉茗不卑不亢地回道,“像客官所说,一碗清汤面才六文钱,加一个蛋就要八文,加点肉末就要十文。而我这碗粉,用的是上好的骨头汤熬制两个时辰而成的汤汁,再加上我林氏独家制作的豆衣炸片,还要放上蘑菇丝、青菜丝、木耳丝、萝卜丝等各种配菜,这样满满当当的一碗,仅需十二文钱,客官要是嫌贵,可就是强人所难了哦!”

  “哟你这小娘子,嘴巴还挺厉害的啊!”鹿阳茂眯眼望了望那两口锅。

  这味道太怪了,但越怪却越勾着他鼻子。倒是奇了。这集市上什么好吃的他没吃过,倒是第一次闻到这般臭的。

  “客官,我刚刚就说了,如我这碗粉不好吃,便十倍银钱赔偿给你。一碗十二文钱,要是你们尝了当真觉得不好吃,我赔偿你一百二十文。到那时你还会说贵吗?”

  “……”这话还真把对方问住了,别说他还真就是因为这十倍赔偿,才站住了脚的。

  “那要是我和我这小厮一道吃,都觉得不好吃,你便赔给我二百四十文吗?”

  “赔!”林玉茗斩钉截铁。

  “哟呵。你这小娘子还真是有胆量啊!好啊,福园,去,找个位子坐下来。”鹿阳茂收了扇子,当先就往里走。那叫福园的小厮已经噔噔蹬地跑进去,给他拉开了长凳了。

  林玉茗却上前堆了笑,对这位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客人说道,

  “客官,那麻烦您先付账。”

  “……你这是看不起本郎君啊!”鹿阳茂皱了皱眉。

  林玉茗轻笑一声,“那倒不是。别人做生意有别人的规矩,我林氏做生意当然也有我林氏的规矩。不然烦劳这位客官出去打听打听,有谁像我这样说,不好吃便十倍赔偿的?”

  “那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会赔偿?”鹿阳茂转了转眼睛,一副不信的样子。

  “客官,我这开门做生意的,最讲求的就是一个‘信’字。没有诚意的买卖,做不长久,倒不如我收拾了东西趁早回家。再说了,这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肯定有人听到了我的叫卖声,若等下你和你的小厮觉得不好吃,而我又没有付给二位十倍银钱,你尽可拉我去见官。”

  鹿阳茂听对方这么一说,心道也是。不过他早有计较,等下吃两口就说不好吃。

  于是他便用扇子敲敲福园的桌面,

  “给这位小娘子数二十四文钱。”

  福园道一声“唉”,从腰上解下钱袋,给林玉茗数了二十四枚铜钱。林玉茗喜滋滋地收进斜挎在身上的布袋,这挎包是她用麻布仿着现代的帆布袋做的,虽然针脚很垃圾,但足够结实。

  然后才接过邓丞烫好的粉,放配菜,浇汁,端到鹿阳茂的面前。

  鹿阳茂的脸上立时五官扭曲了,他为自己要赚两百文钱的便宜第一次有了迟疑。这值得吗?

  但林玉茗笑眯眯地看着他,他不得不拿起筷子,挑了一筷子粉后,吃进了嘴里。

  唉?不臭了?这是怎么回事?

  鹿阳茂又吃了一筷子,还吃了点配菜。这汁,确实美味!

  美味?这,这不可能!又夹了一筷子……

  等到鹿阳茂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将粉上的小半配菜吃完了,碗中的粉也少了不少。

  他正想撂筷子不吃了,却一眼看到自家的福园,正津津有味地嗦粉,不时发出“哦!哦!”的声音。

  再看看那卖粉的小娘子,对方还是笑眯眯地看着他,仿佛在无声地询问,“好吃吗?”。

  鹿阳茂不得不承认,味道不错。甚至停下筷子后,竟然还想再吃点。

  林玉茗见他脸上的表情变幻不定,笃定心中的猜测不假。但她不动声色,只问了一句,

  “客官,可是味道咸了?”

  鹿阳茂下意识地回了句,“不咸。”随即惊觉自己顺着对方的话头说了。当下就想接着说,太淡了。但又觉得补充的话并不能证明这碗粉难吃。

  而林玉茗则一副放下心来的样子,“那就好。还请二位慢点吃,不要噎着。”

  就转身去招呼新来的一队客人了。这是一位商人,穿着长衫,腰上还挂了佩玉,身后两位应该是他的随从。

  他们主仆三人是刚从集市里出来,想找个地方吃饭,正巧就看到了林玉茗这里发生的一幕。

  他从头看到尾,见那位摇扇子的郎君,脸上表情并不似作伪。他也好各地的吃食,便最终上前要了三碗粉。

  林玉茗朝着邓丞比了个欧克的手势。虽然邓丞看不太懂,但他也能从林氏的脸上看出对方的喜悦来。

  他自己心中也有了计较。这林氏的螺蛳粉生意,说不定真能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