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二章 来挑事的?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第二天一早,邓丞就带着二丫来了。二丫一看到婶娘,就亲热地上前拉着林玉茗的手,

  “婶娘,爹爹和我说了你的事,我能跟着去看看吗?”

  “当然可以。要是咱们二丫不喜欢的话,也可以拒绝婶娘的。”林玉茗摸摸二丫的头。

  收拾停当后,一行三人又赶往了县城。

  今日悦来客栈的店门都亮堂了许多,小竹子一早就在大堂里,给三三两两的客人沏茶。看到林玉茗等人来了,又听说了二丫是来帮忙的,自告奋勇地带着二丫去了后厨。

  东西搬下来后,林玉茗开始摆摊,邓丞去后院安置牛车。

  今日店中有那么几位客人,就是打算在林玉茗这里尝尝螺蛳粉的。等林玉茗那炉子上的螺蛳骨头汤一热起来,众人皆掩了鼻子。但到底心中好奇,强忍着坐着不动,然后叫了碗粉。

  待吃进嘴里,才明白昨日吃过的客人,那赞不绝口的神情皆不是装的。确实很香!

  随着吃过林玉茗螺蛳粉的人越来越多,慕名而来的客人也多了起来。渐渐地,林玉茗每天都能卖出三四百碗。她每日就卖两个时辰,到得申时二刻左右,就收摊回家了。

  有不少食客甚至带了朋友,也专程来尝尝这“闻起来奇臭无比,吃起来酸爽够味”的螺蛳粉。一时“林氏螺蛳粉”的名声大噪,连带着钟掌柜的悦来客栈也门庭若市。

  钟掌柜甚至将和林玉茗的书契,在他的坚持下,重新改了。每日只需给他两百文的摊位费即可,勿须再交付其他费用。林玉茗没再坚持。

  二丫在林玉茗这摊位跟了几天后,倒是留了下来。后来钟掌柜的后厨招了人,不需要她再洗碗筷,这些钟掌柜都包了,二丫便跟着林玉茗烫螺蛳粉。

  她爹邓丞也有了空闲直接去集市上,采购各种需要的东西。

  由于客人很喜欢豆衣,林玉茗便加了一道凉菜,取名“凉拌腐竹”。

  有客人不解其意,为何豆衣要改名叫腐竹。林玉茗笑笑,说这才符合她“林氏螺蛳粉”的招牌嘛。毕竟腐竹和有点臭的螺蛳粉一搭,单就名字来说,就更加“臭味相投”。

  客人虽然还是有些不明白,但对她这道凉菜倒是甚为喜爱。有吃不惯她那螺蛳粉的,专门过来买了“凉拌腐竹”带回家去,做佐餐小菜。林玉茗这盘凉菜定价为八文钱,由于很多人没吃过,倒也不觉得贵。

  钟掌柜还私下问过林玉茗,这豆衣的做法可否卖给他。林玉茗一时没同意,只说等再过一段日子会考虑。钟掌柜想想倒也是,他似乎显得有些急功近利了,好在林小娘子并没有因此生气。他也真是颇为喜欢这道凉菜。

  林玉茗是想等赚的钱足够了,盘个店面下来再做个大点的生意。而且这螺蛳粉的生意做得久了,食客应当就能明白做法的,纵然一时做不到她这般,但食材有哪些想必也能大致弄出来,就除了那油炸的豆衣要费些功夫罢了。

  林玉茗现阶段只想赚个快钱。或者说,因为前世这螺蛳粉的红火,她才对做法胸有成竹罢了。细节上肯定没她做得地道,但样子应该也能做个大概。聪明些的老板,只消定价比她低些即可。

  也许是这几日赚的银钱多了,日子也风平浪静得紧,以至于忽然有人上门找茬,林玉茗都没能事先多个心眼。

  这日,林玉茗刚和邓丞二丫到了悦来客栈,就看到门口的桌子上坐了几个流里流气的混混,其中有一位还很眼熟。林玉茗从牛车上下来,仔细一瞧,这不是那天来过的那位嘛!

  她刚站到地上,那位她很眼熟的小哥就从长凳上起身,大摇大摆地走过来,

  “喂,你就是那卖螺蛳粉的林氏林小娘子?”

  林玉茗将二丫抱下来揽在身后,“客官,您也是来吃螺蛳粉的?”

  “那不然嘞。俺们申大官人屈尊来你这小摊,准备尝尝你那甚么螺蛳粉和凉拌竹子……”

  “螺蛳粉和凉拌腐竹。”林玉茗一本正经道。

  “对对对,就是这个。俺说你这小娘子,忒不识好歹!俺们申大官人一大早就来等着了,你怎地现在才来开摊?”那小混混皱皱眉头,手背在背后,左右走了几步。

  “对不住,客官稍等。我们这就开摊。”

  “搞快点!没看到俺们申大官人就坐那干等着嘛!”小混混指指当先那桌,林玉茗刚刚就看到了。

  那所谓的申大官人,一副众星拱月的样子坐在桌边,看样子约莫有三十来岁,应该是个混混头。一身的行头确实要比来跟她传话的这个要好得多,不过就是行头再好,这样一副架势过来,也并不能让人瞧得起他。

  好在林玉茗没那么多想法,交钱吃饭,吃完走人。就行了。

  她道声惹,“几位官人稍等,很快就好很快就好!”

  林玉茗边说着边跟邓丞使眼色,两个人赶忙搬下东西来。邓丞去后院安置牛车的时候,二丫帮着林玉茗生火。

  没想到那申大官人倒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还踱到了两炉子前面。

  看着林玉茗将那螺蛳骨头汤舀进炉子里加热,他皱皱眉头,“听说就是这劳什子发出的臭味?”

  “是这个。是这个。”那小混混跟上来,站在一旁一叠声地应道。

  “你吃过没?”申大官人瞪他一眼。

  “小的没。小的还没。”那小混混点头哈腰地回道。

  “没有说个屁。滚开。”申大官人伸脚,就将那小混混踹到了一边。

  林玉茗将一盘腐竹拌好,跟二丫叮嘱一声,便端着腐竹从摊后走出来,

  “申大官人,凉拌腐竹做好了,要不您先尝尝?”

  那小混混正好又滚回来,立马上前叫道,“给我!给我!”

  林玉茗看看申大官人,见对方背着手看着她,一不发。林玉茗只好将那盘凉拌腐竹递给小混混,“凉的,不咸。若是要味重些,我便再加些盐。”

  小混混端着腐竹,走到申大官人的面前,“大官人,你尝尝!”还把筷子恭敬地递到对方的面前。

  那申大官人接过筷子,仿佛恩赐般地,夹起一块腐竹尝了尝。慢慢嚼啊嚼啊地,终于咽了下去。

  林玉茗看他一眼,手中还搅拌了一下螺蛳骨头汤。

  那申大官人这才点点头,“不错!不错!”

  “给小子们赏了!”

  “申大官人赏!”那小混混端着那盘腐竹到得桌前,放在了中间。申大官人的那些小跟班,这才拿起桌上的筷子一人尝了一口。

  林玉茗继续搅螺蛳骨头汤。没想到申大官人直直地盯了盯她,竟然又站到近前看那锅螺蛳汤。

  火势渐渐起来,锅也渐渐热开。汤面发出咕咚咕咚的响声,味道散开了。

  申大官人被那味儿一冲,当即用袖子一挡,嘴里发出厌恶的一声,

  “这玩意儿,真的能吃?这么臭,可别吃死了人!”

  “……申大官人,来我这吃‘林氏螺蛳粉’的客人,不说三五十,至少也有上百位了。像您所猜测的会‘吃死个人’,那肯定是对我这个小摊位的,无中生有的胡乱猜疑。还请您慎!”

  “慎?哟小娘子还知道慎啊,那你刚卖这螺蛳粉的时候,可有慎哪?本大官人可听说了,不好吃要给十倍赔偿的。”申大官人眯了眯眼。

  “……大官人倒也没听错。那是我开业的头一天,为了吸引客人,许诺过的……”林玉茗垂了垂眼,掩盖了她脑中的想法。

  敢情这申大官人,是来挑事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