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三章 欺负我一个弱女子?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那本官人现在就要问问了,这话可还作数?”申大官人不紧不慢地,在手中敲了敲扇子。

  林玉茗看了看桌边的那些混混。这帮子街头混的,要是闹将起来,如果只是赔钱了事倒还好;就怕缠着她这个小摊不放,那才是有苦说不出。

  林玉茗压下心中乱糟糟的猜测,她带上笑平静地回道,

  “申大官人第一次来我这小摊,实属荣幸之至。既然凉拌腐竹大官人都觉得不错,想来螺蛳粉也定能秉公而论。倘若大官人当真觉得不好吃,我必会赔偿你十倍银钱的。我林氏一向说话算数。即便那只是开业当天,为了打响招牌所作出的承诺而已。”

  “那敢情好。”申大官人头缓缓地点了点,又踱回到桌边,老神在在地坐了下来。

  林玉茗等粉烫熟了,边放上各种配菜,边悄悄地嘱咐二丫一句,“等下情况不对,立刻往集市跑,不要顾忌婶娘。听话。”

  说完亲自端了过去。

  “申大官人,您的螺蛳粉好了。”

  坐他前前后后的小混混,俱皱眉的皱眉,掩鼻的掩鼻,且都是一副忍不下去的表情。倒是申大官人似乎已经习惯了这个味道,这会儿竟然挥挥手,让林玉茗放上桌。

  林玉茗刚将那碗粉端到桌上。正要退开,却见到先前那小混混走到了她的身后,

  “林小娘子,俺们申大官人是给你这小摊面子,还不快坐下,陪陪俺们大官人!”

  林玉茗转头瞥他一眼,见对方脸上一副吊儿郎当的神情,但眼中的神色却是不容拒绝的。

  她笑笑,“若是坐下陪申大官人说说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林玉茗拂裙,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

  显而易见地听到了周围吃瓜的群众,发出了一声“不要脸”的起哄。窃窃私语的声音在周围此起彼伏地响起来。

  林玉茗背挺得笔直。一声不吭,脸上倒是一派从容。

  那申大官人看她一眼,见这小娘子倒还挺识趣,将碗用扇子推了推,

  “喏,你尝一下。”

  林玉茗看看申大官人,见对方玩味地盯着她。

  她扯了扯嘴角的笑,“申大官人,您莫不是觉着,这碗粉有毒?”

  申大官人敲敲桌子,“怎会!这碗粉我就是想请小娘子先尝尝,本官人再点一碗就是。”

  “多谢申大官人的好意,我已经吃过早饭,此时腹内不饿,吃不下。大官人再不吃的话,凉了就不好了。”

  “不给本官人面子?”申大官人脸色变了,眼睛眯了起来。

  他身旁的另一个混混一拍桌子,“不给俺们申大官人面子,就是不给我们面子。”

  那混混的力气一点也不小,直接把桌子拍得震了一震。

  林玉茗放在桌下的左手,冷不丁地抬了起来。一把将反手握住的匕首,“咚”一声扎到桌上。

  “怎么?想欺负我林氏一个弱女子?”

  “……”任哪个混混也没想到,林氏这样一个女流之辈,竟然随身带着一把匕首。这还说掏就掏了出来。

  这把匕首是林玉茗刚搬到南山时,林晏如送给她的防身之物。她一个弱女子带着六个儿子不容易,总要放些趁手的东西在身边。不管是做个样子,还是必要时了结自己保全名声,都是可以随时掏出来的。

  林玉茗晚上一直将之放在枕头下。原先的药房现在的卧房在外间,里间的卧房儿子们住着,她晚上睡觉时就守在外间。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保护好自己的六个儿子。

  “刀剑无眼刀剑无眼,小娘子有话好好说。”那小混混看了看桌前申大官人震惊的脸色,深怕把这回的差事搞砸。只好在旁边点头哈腰地,一边安抚林玉茗的情绪,一边希望对方将匕首收起来。

  林玉茗将那把匕首从桌上拔出来,握在手中,单手支在桌上。

  “申大官人,这碗螺蛳粉还要吃吗?”

  “吃,吃,本官人就是开个玩笑。小娘子多虑了。”那申大官人倒是第一次碰到这么凶悍的,他连忙将那碗粉端了过去。

  拿过身边小混混递过来的筷子,就夹了一筷子进嘴里。

  意料之中的事情发生了。那申大官人只咬了一口,嚼了一下,就立刻吐了出来。

  “我呸!赔钱!这是什么屎一般的,”

  对方话还没说完,林玉茗就扬声打断了他,她将匕首扬得高了些,慢慢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大官人,照您这话的意思,您是吃过屎了?”

  不期然,周围的看客又发出一声哄堂大笑。

  那申大官人的脸上青红交加,骤然脸色黑得像锅底一般,“给脸不要脸!小贱人,不给你点教训,你当我申字是倒着写的?”

  这回亲自拍了桌子,“小子们,给我上!”

  “把这个小娘们给我抓住!今天不给本官人赔偿十两银子,申某就砸了这个破店!”

  眼见着那些小混混淫笑着围了上来,林玉茗一把踹开凳子。后边那个离她最近的小混混,被这长凳子一撞,腿肚子立马疼了起来。

  哎哟一声闪开,“都给俺上!这小娘们忒不是个好货!”

  林玉茗将那凳子又踹了一脚,紧接着往后退了两步。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们这帮臭流氓,今日当街欺负我一个弱女子,若我林氏能逃出生天,必要叫你们都下地狱。”

  那些混混看着林玉茗在这么多人围住的情况下,犹自说着狠话,俱都舔了舔舌头,笑了起来,

  “王法?!俺们就是王法。小娘子,没听过那句话吗?县官不如现管,强龙压不住地头蛇!”

  “都费什么话!给本官人按住这个贱女人!”申钱豹不耐烦道。

  “惹!”

  林玉茗一点点往后挪,就在她想破了脑子也想不出什么办法,能解决眼前这个事的时候,右耳边不远处的人群中,忽然传来一声急切的喊声,

  “嫂嫂!蹲下!”

  行动比大脑快,林玉茗还未反应过来,当即就蹲了下去。

  一只离弦的箭破空而来,穿过林玉茗前方的空气,竟直接射向了那坐在位子上的申大官人。

  申大官人的帽子被射掉了。

  他也吓傻了。

  周围的所有人都吓傻了。

  谁也没想到,这时候竟然有人会在这里拉弓射箭。先前发生的一切他们已经想不到了,这时就更茫然了。

  现场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似乎只有风吹过悦来客栈招子的声音。

  林玉茗眼睁睁地看着,围着她身边的那些混混都跌跌撞撞地退了开去。那申大官人脸上惊惧的神色还没来得及收回,也往后倒退了一步。却被先前屁股下的凳子绊了下,直接从凳子上往后仰倒,立时就要摔下去。

  幸好他旁边的一个混混,眼疾手快地从后面接住了他。

  另一个更不会在此时响起的声音响起了,

  “林玉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