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四章 狐假虎威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林玉茗循声往右边望去。就看到骑着高头大马,背着箭囊,手中的弓还举在身前的赵珩,正远远地在人群后面望着她。

  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不对,是三个人。

  其中一个坐在赵珩的后面,还有两个人也乘着一匹马。

  林玉茗缓缓地站起来。她没理赵珩,反而径直走向申大官人。

  周围的混混被她周身的气势所摄,均不敢上前,却也不想她就这样,往他们的头儿面前走去。于是恶狠狠地叫嚣,但牙齿都在打着颤,

  “你!你想干嘛?”

  “我?我想干嘛?”林玉茗脸上的笑如沐春风,她将匕首换到右手。一把插到桌子上。

  “我劝各位,最好不要乱动。否则等下我弟弟的箭,就会直接射穿你们的脑袋。别以为他不敢哈,要是闹到县衙,我们就是自我防卫。毕竟所有人都已看见,你们是当街行凶,以多欺少,强抢民女,敲诈勒索!”围观的人听得一愣一愣地。

  “所以,若是你们嫌两只肩膀,抗不住你们的脑袋了,不想要了的话,”林玉茗欲又止,还呵呵笑了两声。威胁的意味不要太浓!

  远处骑着马的两人耳力都很好,就连坐在顾庸小舅舅身后的周轩都听到了。顾周二人不约而同地看了眼,在另一匹马上,一动不动的赵珩。

  顾庸笑了下。“弟弟”?有意思!

  几个混混都被吓得不轻。刚刚那支箭有多准,他们都不是没看到。这时俱都望了眼林氏的“弟弟”!

  赵珩周身的气势,被那身戎装衬托得更为有型,脸上的表情也带着显而易见的肃杀之气。那是他们这些混惯了街头巷尾的人,也能感觉得出来的嗜血的意味。这位官爷,想必箭下的幽魂不要太多!

  林玉茗见他们也就是吓唬她一下,更是有恃无恐了。既然赵珩要替她出这个头,那她不狐假虎威一下,似乎太浪费了。她又不是傻子!

  林玉茗三两步走到申大官人的面前,弯下腰就提起对方的领子。那扶着申大官人的混混想要护着大官人,但被林玉茗瞪了两眼就不敢动了。

  “啪!啪!”林玉茗伸手就给了申钱豹两个响亮的耳光,一点都没留情。不光是混混,就连周围的人都看到申大官人的脸上立时红了起来。

  她也不多打,脏了她的手不是。

  但是打完了她倒问了句,“申大官人,我打错了吗?”

  “没错没错!”那申钱豹忙不迭地回道。

  “为什么没错?”林玉茗循循善诱。

  申钱豹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但看了看林玉茗眼中的狠意和温柔,又不敢抬起手了。

  以往他也不是没欺负过像林玉茗这样的小娘子,但倒是第一次碰到这种硬茬,

  “我,我我……我不该没事找事,”

  “还有呢?”林玉茗眯着眼,盯着他。

  “我,我不该,”申钱豹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我不该调戏小娘子你,也不该敲你竹杠,”

  “这就对了。知错就改,善莫大焉。若是你再找我麻烦,我一定把你送进县衙大牢,你信不信?”

  申钱豹想说自己不信。在这地方,还有人能把他送进县衙大牢的,他还没见过。但今次第一回,当街遇到了身负箭囊手挽长弓的军士,他便有些萎了。

  “信,信,信,还请林小娘子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我吧!”

  “申大官人,我林氏最后再警告你一次。按大胤律法,若是当街调戏良家妇女,可处以绞刑。你可知晓?”

  申钱豹那个腿抖的啊,这还是第一次听说。以往哪个小娘子不是半推半就就成了,今次怎么就碰上这母夜叉了呢,“小的,小的不知!”

  “没关系,你只要记住就行了。若胆敢再犯,我必送你见官。”说完林玉茗再狠狠地瞪了一眼申钱豹,才将人放开。

  围观众人俱是心中一凛。小老百姓哪里听过什么律法条例啊,也不知是真是假,但见这小娘子如此信誓旦旦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吧?!

  林玉茗退开几步,从袖中掏出手帕。她平时不怎么用这东西,这还是邓婆婆给她绣的。当着所有人的面,她慢条斯理地擦了擦手。然后对着申钱豹和他的狗腿子们露出八颗牙齿,

  “还不快滚!”

  “滚!滚!俺们这就滚,小娘子大人有大量!”那膝盖被撞得生疼的混混还是有眼力见的,立时上前扶起申大官人,招呼着其他小弟就跑了。他们不敢从赵珩那条路走,只得从集市滚。

  林玉茗见闹事的人都走光了,先将桌上的匕首收起来。又把那几张桌子,那几条凳子都扶正。

  这才回到摊位上,若无其事地又吆喝起来,

  “众位客官,让大家见笑了!‘林氏螺蛳粉’这就开张,要不要坐下来一碗啊?”

  有好些先前就是过来吃螺蛳粉的客人,还没被林玉茗吓跑的,这时都过来坐下了。

  赵珩看了眼林玉茗,他对身后的邓丞说道,

  “阿丞哥,你下去吧。我就不过去了。”

  “唉?这,”邓丞想再说两句,又觉得他没什么资格说。他知道阿珩一贯是个有主意的。

  正准备下马,就听到旁边那匹马上的官人偏头笑问,

  “珩弟,不下去坐坐?我们在那茶肆可听说了,这南城集市最近新开了一家,生意特别红火的‘林氏螺蛳粉’。这可是个新奇吃食,你就没有什么兴趣吗?”

  “没有。”赵珩面无表情地回道。

  顾庸“噗”地一声笑了,他也不揭穿对方。又去问身后的外甥,“阿轩,你有兴趣吗?”

  周轩还记得曾在赵家那里吃过的黄焖鸡呢,这回这个螺蛳粉在南城卖得这么红火,别说他听到的时候也起了些心思。但在见到邓兄之前,他还不曾知晓,竟是嫂嫂开的摊子。现在,可不得去尝尝?更何况,择日不如撞日……

  顾庸见他没说话,许是知道他这外甥啊在顾忌阿珩,想了想他对赵珩又劝了一句,

  “为兄倒有些好奇,究竟有多臭又有多好吃?珩弟可愿意陪为兄的下去尝一尝?”

  赵珩又看了两眼林玉茗,见对方正端了一碗粉给那桌上的客人。

  他到底还是不能驳了顾庸的面子,便从马上下来。

  顾庸笑了。

  四人下得马来,牵着马到悦来客栈近前。这时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蹦出来的竹子,一溜烟地跑过来,

  “几位大官人,这马交给我吧,后院里有马槽呢!”

  他在人群中已经听到了林大娘子喊的“弟弟”,又见邓丞大哥跟这几人走在一起,想必是一路的。

  “我和你一道去。”邓丞接过赵珩手中的缰绳,

  “你们先去坐。我等下就来。”

  赵珩没放手,“不行。”

  “怎么不行?”邓丞不明白。

  但是竹子明白啊,他当即上前,“大官人,我能牵两匹,若不是烈马的话。”

  “那便有劳小二了。都是性子温顺的。”顾庸笑笑。

  竹子便一左一右牵着马去了后院。

  邓丞将三个人带至其中一张桌子前坐下。

  正想起身叫二丫过来招呼,林玉茗就到了近前。

  “螺蛳粉十二文钱一碗,凉拌腐竹八文钱一碗。请问三位客官,各要几碗?还是只是来喝茶的?”

  “林,小娘子。”周轩还是打了声招呼。他想起了他刚刚急中生智喊的那一声“嫂嫂”。

  林玉茗望向他,“周兄弟好久不见,近日可安好?”

  周轩没想到林小娘子对他还挺温和的,他咳嗽一声,指指旁边的顾庸,“这是我小舅舅,顾姓,单名一个庸字。和珩兄一道在冯家军效力。”

  “顾大官人好。”

  “林小娘子有礼了。”顾庸点点头,“请给我们上三碗螺蛳粉,再上一碗凉拌腐竹吧。”

  “好。三位请稍等。”

  林玉茗转身就去忙活了。很快先上了凉拌腐竹。

  在顾庸和周轩都拿起筷子品尝的时候,林玉茗端上了第一碗螺蛳粉,她径直走向顾庸。赵珩背对着她,林玉茗看不到他的表情,周轩倒是立马就看到了,脸上的表情更是精彩纷呈。

  这味儿也太足了吧!

  这真的能吃吗?

  但他看到自己的小舅舅眉头都没皱一下,依旧温文尔雅地笑着。在林玉茗端过来的时候,他还让了让,甚至还体贴地提醒了句,“小心!”

  这份儒雅他小舅妈在闺中之时就未能招架,哪怕小舅舅结了亲娶了妻,不少世家庶女还有上门请说,想入府为妾的呢。

  但见林小娘子眼都没眨一下,放好碗,指了指桌上的筷子,

  “顾大官人请慢用。”周轩就觉得自己想多了。

  “有劳了。”顾庸拿起一双筷子,挑了一筷子粉。

  周轩眼见着自家舅舅,竟然露出了超出他寻常的表情,甚至有些惊喜的意味在里头。

  但顾庸仍旧慢条斯理地品尝,并不像其他的客人那般,吃上瘾了就大口大口地嗦粉。但周轩能看出小舅舅对这螺蛳粉,是真心满意的。

  他赶紧喊一声,“林小娘子,我的呢!”

  林玉茗正在放配菜,听到他的话,显而易见地抬头看了他一眼。周轩立马闭上了嘴,但他很快又补了一句,“先给珩兄上!”

  林玉茗将配好菜的碗端过来,径直走过顾庸,端到周轩的面前,

  “周兄弟,请慢用。我弟弟,不急。”

  “噗”,周轩实在没憋住,呛了声。他赶紧拿过筷子,开始吃粉。不敢抬头看珩兄的表情。

  赵珩脸上的表情崩得更紧了。

  顾庸吃饭时很讲究“食不,寝不语”那一套,哪怕是说话,也会等嘴里的咽下去才会开口,

  “珩弟,不要这么严肃嘛,否则把你‘姐姐’的客人都吓跑了。”

  周轩再也忍不住了,他小舅舅竟然敢当着珩兄的面调侃对方!

  他忍不住悄悄从碗中抬起头来望向珩兄,刚看清珩兄脸上的表情,就见林玉茗端着那碗粉走到珩兄旁边,弯腰,温温柔柔地笑道,

  “我的好‘弟弟’,姐姐今日谢谢你的救驾了。这碗粉,不收你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