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悍妇不好惹 第五十五章 叫姐姐!

小说:农家悍妇不好惹 作者:栗织 更新时间:2021-06-11 05:03:0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顺便,尝一尝‘姐姐’的手艺吧!”林玉茗站起身。

  赵珩没动。

  林玉茗又主动从筷筒里抽出一双筷子,放到那碗粉上。

  “怎么,受不了这个味儿啊?”

  见赵珩还是没有动的意思,林玉茗耸耸肩,真难伺候。

  “爱吃不吃,老娘不奉陪了。”她径直转身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连顾庸都停下了筷子,这小娘子怎么又恁地粗俗!更不要说周轩张大的嘴。

  没想到赵珩反而拿起了那双筷子,挑了一筷子粉丝到嘴里。

  顾庸和周轩都在心中各自无语。珩弟(珩兄)这行为,看不懂啊!

  三人默默地吃完了那碗粉,还有那盘凉拌腐竹。周轩甚至还表示想再来一碗,但被顾庸制止了。

  “切不可贪多。”

  “好的,小舅舅。”周轩便叫那小二上了三碗茶。

  吃着茶,看着林玉茗在桌间忙忙碌碌地,一点都不拘谨。不管是哪位客人,林玉茗都是微笑面对,从容应答。

  “林小娘子,还挺厉害的。”他对着珩兄叨咕了一句。

  没想到赵珩倒顺着点了点头,“确实。”想着刚刚在玉记茶肆,听到阿丞哥说了林氏的事后,他心中全是惊讶。没想到离开他赵珩的林氏,竟过得这般风生水起。

  为何这么多年,他竟不知林氏有这等巧思和手艺?他不得不在心中承认,这凉拌腐竹和螺蛳粉的味道都很好。尤其是这凉拌腐竹,竟能吃出肉的感觉,真是奇了。

  等到林玉茗再次从他身边经过时,赵珩唤了一声,

  “林氏,”

  林玉茗偏头看他,“叫姐姐!”

  “……我比你大,你不记得?”

  也太没意思了吧。林玉茗略过了他,给那桌的客人上了一盘腐竹,回来的时候走到他旁边,

  “说吧,何事?”

  “儿子们可好?”

  “我还道什么事呢,邓丞哥没和你说?”

  邓丞也是个实诚人,听到这话,从炉子间抬起头来,

  “还没来得急呢。”

  “……”得!傲娇加一个老实人,没救了。

  “儿子们可好了,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的。我白日来出摊,由如姨带着,不用担心。”

  “好。下午收摊我随你一道回去。”赵珩这时才说了此行回来的目的。

  “行啊。不过先说好,我家没多的房间住,要么就下山和邓丞哥挤一挤,要么,”林玉茗摊手。

  “阿珩,我没问题。”邓丞听到了又应一声。

  林玉茗崩不住表情了。太好玩了。

  她看了看周轩和顾庸,“这两位也要同去?”

  顾庸点点头,“是的,林小娘子。我听珩弟说,你与陆安大夫熟识,此番可否帮我引荐一番?”

  “顾大官人,这说的哪里话。陆大夫开门问诊,什么人都见得,何须我一个小娘子引荐?”

  “是顾某唐突了,小娘子勿怪。”顾庸也深觉自己失了。

  林玉茗忽然欠了欠身,还了一礼,“顾大官人,何须如此客气。我一介农妇,哪里当得大官人这许多礼?”

  “小娘子可不像是一般的农妇,”见林玉茗的眼神似乎变了,顾庸笑笑,

  “一般的农妇,谁会随身带一把匕首的?”

  “呵呵。”林玉茗竟然笑了起来。她还道是这顾庸,是什么会看相的术士呢。

  “对啊,林小娘子,我们刚骑马过来,就看到你将一把匕首插在桌上。别说,我周轩生平还是第一回见。”周轩觉得林氏有一种温和似的狠绝,更是一种若不是逼急了,不会显露出来的狠意。

  某种程度上,和他的小舅舅顾庸很像。这也是他见到林氏后,就对对方有些惊异的原因。

  “女子想要在世上安身立命并不容易,何况我一个带着六个孩子的。总要放些防身的物件在身上。逼急了我拼他个鱼死网破,也绝不妥协。既是示人以警,也是保全自己。”

  “当然,幸得几位郎君及时赶到,尤其是,赵郎——”林玉茗说到这,对着赵珩郑重地行了一礼。

  “今日救命之恩,小女子没齿难忘。他日我必百倍相报!”

  对方眼中迸发的神采,就连周轩和顾庸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倒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

  而赵珩,还沉浸在那一声“赵郎”的呼唤中,竟没有说些什么。

  收摊的时候,钟掌柜来告了一声惹,说今日真是有些对她不住。

  那申大官人名唤申钱豹,是这附近有名的登徒浪子。却好带着些不三不四的人,专挑那有些姿色,但又无权无势的小娘子调戏。

  他不敢报官,只着小竹子等事态严重时,去求那南巷后边那条街上的洪涯生。

  “洪涯生?那是谁?”林玉茗倒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他是我们这南城,小老百姓的保护伞啊!”钟掌柜叹口气。

  洪涯生开了个武馆,名为洪馆。平素除了收留无家可归的小孩子为弟子,就好打抱不平,专门收拾那些地痞流氓。背景大的他也敢上前理论一番,即使有时候也帮不到什么忙,但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官府强。好在南城不少混混头子,都卖他一份面子。

  “但这申钱豹不一样,他家中有些背景。他是咱们南城兵马司副司使的侄子。原先他那叔叔将他塞进了兵马司里,可惜这申钱豹吃不了那个苦,又做了不少偷奸耍滑的事,就被兵马司开了。后来便跟一些杂七杂八的人搞到了一起。”

  “洪涯生找过他一回,但被他警告了,说再多管闲事就把他也弄了。这年头啊,官兵都是不管老百姓死活的。”钟掌柜摇摇头,不想多说。

  倒是林玉茗安慰他,“钟叔,我没怪你和小竹子。我倒是深怕你和小竹子冲出来,那帮人看着就不是什么善茬,被缠上了可不好摆脱。我自己倒霉就算了,哪能牵连你们啊!”

  “唉,是我这个老头子没用!幸好你们没出事……老夫竟然想不到,你还有个这等英武的弟弟。”钟掌柜看了看门外的赵珩等人。

  赵珩已经熟视无睹了。算了,这样也好。就让这流散开吧,也免得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再来寻林玉茗的麻烦。

  “是啊,我这‘弟弟’啊,是冯家军的一员。冯家军您知道吗?就是,”林玉茗还没说完,钟掌柜就激动了,

  “竟是冯家军的!竟是冯家军的!老夫真是开了眼了!不是说那冯家军的,只在邻县雄安奔走吗?……竟能在本县见到冯家军的人!”钟掌柜竟然从柜台后走了出来,他迈着龙钟的步伐,往门外小跑而去。

  一直到得赵珩和顾庸面前,

  “小郎君,竟是冯家军的?”

  赵珩虽不明所以,略一点头,“是。”

  “好啊好啊,有出息!林小娘子有你这样一个弟弟,真该放下心了!你姐姐每日走恁远的路,来县城里摆摊,也是辛苦了!你也不容易,你也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啊!”钟掌柜不住地点头。

  这小郎君长得真是英气逼人,气度不凡。

  “多谢掌柜的照顾,”赵珩哽了哽,“——我‘姐姐’了!”

  “好说好说!有空常来这里坐坐,要住店什么的,不收钱!不收钱!”钟掌柜笑呵呵道。

  赵珩还是第一次在军营外报上冯家军的名头,倒没想到一个县城掌柜,也对冯家军这般敬爱有加。他看了眼顾庸,顾庸对他摇摇头,又点点头。

  “有劳掌柜了!今日我是来随‘姐姐’回家,这就告辞了。”赵珩看着林玉茗站在后边,一本正经地听着他和钟掌柜的对话。

  “慢走慢走。”钟掌柜将几人送到门口。

  赵珩骑在马上,朝林玉茗伸出手,

  “‘姐姐’!上马吧!”

  林玉茗扬起得体的职业微笑,

  “就不劳烦‘弟弟’了,我得坐邓丞哥的牛车看顾东西呢。让二丫一个小丫头看着,我心里过意不去。”

  “婶娘,二丫一个人也能行的。你坐珩叔的马先回去吧,不然珩叔他们肯定不认路呢。”二丫跳上自家爹爹的牛车,朝林玉茗挥挥手,乖巧地道。

  “……”林玉茗无,她望向邓丞。希望阿丞哥看在这些天跟她一路的份上,能帮她说两句。

  邓丞也同意女儿的话,“玉茗,东西不会出问题的,你早些和阿珩回去吧。骑马快些,也能早点见到侄子们。咱们明日要的东西,等下我会和二丫去采买的。”

  林玉茗眉间一蹙。阿丞哥总归还是为她着想,她也不好不听。

  “是啊是啊!我也想几个小侄子了,想快些看到他们。”周轩附和道,“林小娘子,你不跟我们一道走,我们如何认得路呢?我听说你已经带着侄子们搬家了。”

  林玉茗点点头,来者是客,那行吧。

  不过她还是先去了邓丞那边,嘱咐邓丞等下给她带些东西回去,

  “阿丞哥,记住了!这些肉可都要买好的,今日有客。”邓丞连连点头。

  完了她才走到赵珩的马前,将手递给对方,

  “‘弟弟’,有劳了!”

  坐上赵珩的马,林玉茗压根没注意到周轩和顾庸的表情。

  周轩在顾庸身后偷笑。难得看到珩兄吃瘪。

  顾庸则笑看着两人。这林小娘子还真是恁地有趣,总觉得珩弟和她在一处,表情都丰富了些。